万书网 > 逆袭回档1996 > 第五十四章 你爹我,会去的

第五十四章 你爹我,会去的

        等到梁起和方静就近找了家饭馆吃完饭回到宿舍之后,迎接他的是三个光荣负伤的同志躺在床上哀嚎着,齐望席这时候则是忙碌着给三位伤员端热水,洗脚洗脸,表情上满是内疚。

        “来,老吕,抬手,我帮你热敷一下,放心吧,这么一点伤没事的,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吕成伟这时候脸颊位置已经淤青了,认真看的话,甚至还能看到些许的脚印。

        齐望席也没有照顾人的经历,拧了一把毛巾,直接往吕成伟的脸颊一盖,回忆一下小时候擦玻璃的方式,开始用力的揉,搓,按,其力之大,甚至于毛巾都搓出来一层垢。

        齐望席把毛巾摊开,放在吕成伟面前晃了晃,嘲笑着,

        “来来来,你看看这是啥?吕成伟,你可真脏,平常都不洗脸的嘛,你看这黑乎乎的,你说说,你存了多久的精华了,就等着我给你搓呢是不,怎么样,我搓的爽不爽?”

        “爽你妹啊,那是死皮,我真是见了鬼了,你丫的就不能好好调查好别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再追吗?”

        “我踏马还没说干啥呢,一脚丫就呼到我脸上了。”

        “咯咯咯咯咯咯。”齐望席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但嘴里还是传出拖拉机般的笑声。

        “笑你妹啊,得了得了,你去帮良彪吧,他比我还惨,直接被踢成180度大转体,倒地还来了个劈叉。”

        “你们干嘛去了?”梁起大概听了一阵,没听出什么头绪来,皱了皱眉便走进去。

        齐望席倒是最先反应过来的,憋着笑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出去和别人干干架而已。”

        “是嘛?”梁起瞄了一眼用力揉搓着大腿的张良彪,再看看熊猫眼吕成伟,又看了一眼新伤添旧伤的吴锐,这货头上的绷带也不知道是哪个恶作剧的包扎成了一个蝴蝶结,甚是滑稽。

        “没事没事,你大忙人没必要管这些小事了。”齐望席面色紧张的说道,实际自从上次被人戏耍之后,齐望席就很在意“舔狗”这两个字。

        往往被梁起这么戏谑,他也只能无力的反驳自己根本没有伸舌头怎么能算舔呢,但梁起舌功了得,他根本辩不过,所以这一次他决定等事成之后再告诉梁起,重捡形象,证明自己,舔狗也是有house的!

        摇了摇头,梁起索性也不问了,他走到天台处,唤了一声齐望席,齐望席也跟着出来,

        “怎么了?啥事?”

        “这样,我在岛内也开了一家饰品店了,那里吧,刚开张,缺人,所以我把方静调了过去,至于商业街那家店,我本意是想让你去管管试试,你觉得呢?”

        “认真的?不太好吧,我感觉不太行啊。”齐望席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么问倒不是因为他不愿意,而是他怕自己难以胜任,毕竟也没有过类似的经验,怕拖了梁起的后腿。

        对于梁起,齐望席自认为自己是掏心窝子把他当兄弟,所以最近一段由于梁起旗下店面的曝光,学校里好多闲言闲语四起,大概就是“这些人运气真好,碰到个老板舍友。”“我要有这种舍友就好了,不但有白玩的游戏机,还能试试当老板的感觉”这一类话,而每每听到这些,齐望席都会莫名的黯然神伤,所以自梁起饰品店开业以来,齐望席也都下意识的控制自己不插手饰品店的相关信息。

        怎么去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大概就是你身边的朋友越变越优秀,而自己无论是在悠悠众口里又或者是现实里,都仿佛成为了累赘,自己似乎和挚友已经不起一个层次上的人了。

        其实不只是他,几个舍友或多或少也有这种意识,所以压根没去询问梁起有关于容起饰品店的任何细节,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能力摆在那儿,的确感觉帮不上什么忙。

        而在这种潜意识的自卑作用下,倒不是说有了隔阂,只是一种摸不透碰不到的距离而已,这种距离是一种希望挚友越来越成功的眺望,但绝不是疏远。

        看了一眼齐望席为难的表情,梁起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有什么不可以的,我知道你没经验,但哪个人一出生就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的。”

        “没必要,你别想太多,失败就失败了,失败了就算交学费了。”

        “可是……”齐望席为难的说道,“我感觉我真做不好,你看我平常在游戏厅干的活,也只是数数账什么的,经验这方面真的没有,万一把店搞砸了怎么办?”

        “我也不是你儿子啥的,你没必要为我买单的,不太靠谱。”

        “哈哈。”梁起闻言莫名一笑,而后扯了扯嘴角,“谁说你不是我儿子?”

        “草,你明白我意思的,别占我便宜。”

        见齐望席一脸认真的模样,梁起索性也不开玩笑了,敛下笑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我觉得吧,做兄弟和做朋友是不一样的,狐朋狗友他也算朋友,但兄弟就不一样了,一辈子就那么几个甚至一个。

        朋友不一定在困难时期伸出援手,当然他们也有很多很多属于自己的理由和苦衷,这里面有家庭,有生活,有孩子等等等等;但是做兄弟的,他们第一时间想的肯定是切身实地的代入你的角度去看,怎么解决问题,怎么拉你一把,而不是我要不要帮他,帮了他要付出什么代价,这个代价我能不能承受得起这一类问题。”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家里条件也不好,每天吃着馒头省些钱,全拿来救助我了,我都懂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也许是因为帅,又或者是英俊,但我的确是真心实意把你当兄弟的,所以没必要和我见外,也不用和我虚虚实实的,我是希望你将来哪怕没跟我一起,至少也能有一条不错的生活,你明白吗?”

        梁起望着自己的眼眸很真诚,齐望席鼻子一吸,有些动容,但还是重重地捶了一下梁起的肩膀,骂骂咧咧道,

        “你他娘好恶心,这不是邓馨月对你说的话吗,你拿来撩劳资,你还是个人嘛。”

        “哈哈哈。”梁起突然也被齐望席这一语出惊人给逗笑了,“不一样的,咱们是父子关系,这是爸爸对你的爱。”

        “滚滚滚,再乱说,小心我拿枪毙了你。”

        齐望席直接转身走了,有的时候还痛骂着,没有留下任何答复。

        梁起摇摇头,冲他喊了句,“喂,儿子,到底去不去的?”

        宿舍里沉默了一会儿,紧跟着响起齐望席的回复,“你爹我,会去的。”

  https://www.65ws.com/a/141/141545/539428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