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 153|儿行千里师担忧

153|儿行千里师担忧

        苏纯钧洗尽铅华,    脸上多了三个硕大鲜红的蚊子包,周身上下共数出来三十余处蚊子将军留下的战绩。

        幸而有未婚妻特意送来的风油精。

        他捧起风油精涂遍全身所有能看到的地方,    再喊师兄来帮他涂看不到的后背。

        施无为替他涂了。

        苏纯钧浑身上下弥漫着风油精的香气,眼睛都有点刺得要睁不开了。

        他呼扇了两下扇子,    哎哟,    那叫一个凉快!

        冻得人都有点哆嗦。

        他拿起风精油对施无为说:“转过来,    我也给你涂点。”

        施无为说:“我没被咬。”

        苏纯钧:“……”

        施无为没办法,说实话:“我们乡下人皮厚,蚊子咬不动。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才容易招蚊子。”

        苏纯钧气煞,    说:“那明天你把我家大姐送你的风油精还回去啊!别白饶我家的东西!”

        施无为将风油精的小瓶子抓在手心里,    说:“你这二姑爷还没进门呢,    别管得太宽了。”

        苏纯钧:“嘿,    你还不想还?”

        两人正斗着嘴,代教授也洗完了,    穿着背心裤叉子,    摇着一柄大蒲扇进来了。越过两个同室操足的同窗师兄弟,代教授坐在唯一一张床上,往上一盘,    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本书来,翻开,做睡前阅读。

        苏纯钧在下面说:“教授,你别看了,一看就放不下来,又该看到天亮了。”

        施无为也这么说,    在小红楼待过的学生都知道代教授的这个毛病。

        代教授没办法,只好放下书,无事可做,就问:“我进来前你们吵什么呢?”

        苏纯钧说:“施无为骗人东西不还!”

        施无为:“苏剑嫉妒我不招蚊子。”

        代教授盘问一番,对施无为刮目相看。

        哟,铁树开花。这小子开窍了?

        大学校园中,青春的少年少女聚在一起,很容易发生爱情。施无为虽然没钱,但有才,并非没有少女对他投注目光,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并非施无为不解神女之意,而是他说自己没钱没房出不起彩礼,又不愿意入赘改了祖宗姓名,所以遇上女孩子对他有意,他就直言:我没钱出彩礼,我不入赘。

        学校中的女学生大多只想谈爱情,并不想这么快就进行到婚姻的地步,见施无为毫无风情,不够浪漫,都纷纷离他而去。

        他也没有丝毫流连后悔。

        跟苏纯钧这类人不同,施无为很害怕占别人便宜,别人给一分,他必要还一分,还不起就干脆不要。

        可现在他却不想把他用不着的风油精还给杨玉蝉。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代教授思前想后,觉得杨玉蝉与施无为是很合适的一对男女。

        杨玉蝉这个女同学是很单纯的。她的心思直来直去,从来不会转弯,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很少多想什么。换句话就是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跟她妹妹不同,杨玉燕是别人说什么她都不信。

        这一对姐妹竟然养出完全相反的脾气性格来,真是有趣。

        所以,杨玉蝉是很容易被人骗的。在感情上,在生活上,她要摔很多次跤,才能记住教训,学会避开危险。

        他是如此爱这些学生,却对他们天生的性格束手无策。万幸杨玉蝉身边还有家人在,能帮助她警惕危险与陷阱。

        而施无为天生就不会骗人,性格又软弱胆小,还有点一根筋,除了在做学问上有一些才华之外,其余一无是处。他就像一头羊,需要有人圈着他,他才能安稳生活。

        祝家这个圈就很合适嘛。

        这两人是天生一对。

        但是——

        代教授仔细打量施无为,叹气:“无为,你……唉……”

        从祝家楼搬回来以后,施无为大变样了。头发整齐了,胡子也能刮干净了,衬衣也不再是一穿一学期不换了,袜子也能找到了。

        让人刮目相看。

        但回来以后就又慢慢变回原样了。

        代教授虽然有心化身月老牵线,但也不能当那不识趣的人。他觉得以施无为现在的打扮来说,是无法打动少女的芳心的。

        “你呀你,唉,唉,唉。”代教授连叹三声,躺下翻身不管了。

        施无为变成了丈二和尚,不明白代教授怎么看着他叹起了气。

        苏纯钧有几分领会到了意思,却自觉他是祝家的人,应该先去探一探杨玉燕的口风,看看杨玉蝉那边有没有意思。要是没意思,那就是施无为有意思,他都要帮着棒打鸳鸯。

        所以苏纯钧也打了个大哈欠,说了声:“晚了,睡吧。”也躺下了,不一会儿就扯起了呼噜。

        施无为去拉灭电灯回来,三人就都睡下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施无为就爬起来去厨房帮忙做早饭了。

        代教授和苏纯钧也醒了,但两人都装睡不起来,都不想一大早去厨房做饭干活,热一身的汗。

        听着厨房那边的动静,代教授翻了个身,对地上装睡的苏纯钧说:“无为每天早上都去帮张妈做早饭。等他把灶烧起来了,把面揉好了,把水烧热了,把野菜给洗干净了,张妈才起来,一进去稍一料理,早饭就做得了!”

        苏纯钧感叹:“那以后施无为不教书也可以去外面支个摊卖早点了,多个手艺啊。”

        代教授笑眯眯的说:“你不去帮忙?”

        苏纯钧干脆的说:“我就会吃,不会做。”

        代教授点点头:“个人有个人会做的事,我也不劝你去干无为的活,无为也干不了你的活。”

        苏纯钧看着代教授:“您别拿话哄我,我不会去干活的。再说了,您不是书童出身吗?应该从小会干活啊,您怎么不去帮忙呢?”

        以情动人是没有用的,说不干活就不干活。

        代教授笑了,苏纯钧也笑了。

        两只狼狈坐起来,开始商量。

        代教授说:“无为的船票已经买好了,坐日本人的船先去日本,再从日本转航去美国旧金山,再从旧金山坐船去英国。”

        苏纯钧倒抽一口冷气:“您也不怕施无为丢在半路了,这一通绕,把地球都绕了半圈了吧?”

        代教授叹气:“怕啊,可没办法。英国船不来了,现在港口只有日本船停,我花大价钱才买到船票,你知道花了我多少年的积蓄吗?我还要给他准备生活费和学费,我还担心他会不会把钱包丢了,换成支票不知道他会不会用,唉……”

        他当年出国比这容易的多。少东家在他们镇上找了一家商行就把他给送出去了,现在回想起来,那商行还真是信人,没把他随便丢在哪里,真把他送到英国去了。

        现在在大城市了,出去反倒没有以前简单了。

        苏纯钧也没说话了,他当年出去更简单,他是坐清政府的船出去的,当年官船出去一趟,既贩货,也送人,不少有钱有势的人家送子弟出去都搭官船。

        苏纯钧说:“不然,给他找个向导?”

        代教授摇头:“向导都是只导一段路,从中国到日本可以找向导,从日本去美国也可以找向导,但没有向导能跟着他坐三条船跑大半年的。”就是真有这样的向导,他也请不起!

        为了送施无为出去,他已经把钱花光了。除了买船票,剩下的钱全都留给他做生活费了。

        本来他还想找校长要钱的,可是最近学校也有许多花钱的地方,近来学校的经营也不太好,校长能弄来那些官凭文书就已经帮了大忙了,他实在没脸再去找校长要钱了。

        他要是去,校长只会自掏腰包送钱给施无为。唉,那又何必呢?

        何况,现在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他不放心施无为一个人出去。

        可是不让他出去又十分可惜人才。

        两难啊。

  https://www.65ws.com/a/139/139970/549357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