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090可疑

090可疑

        “呜呜……”



        李辉放开手机外音,一阵哭泣声从手机里传出来。



        “曾队,你那边咋了?”



        “死者家属过来认尸。”曾平叹了一口气,大声喊道:



        “网络公司已经下班了,只能等明天再查支付记录了。”



        韩彬接着说道:“曾队,有件事还得麻烦您。”



        “什么事?”



        “据金沙酒吧的酒保说,昨晚疑似何诗蕊的女人的确来过酒吧,他虽然记不清对方长相,但是认识帽子和衣服,还说这个女人涂着浅色指甲油。”韩彬说道。



        曾平迟疑了一下:“我记得,死者尸体没有涂过指甲油啊。”



        “我和李辉猜测,要么是指甲油被海水分解,要么那个女人就不是何诗蕊。”



        “正好我在法医室这边,一会我让吴法医帮忙鉴定一下,看看指甲上有没有残留物质。”曾平经验丰富,自然不用韩彬提醒。



        “等您消息。”韩彬道。



        “酒吧的事查完了,你们就去乾豪酒店吧,再给唐瑜做一份笔录。”曾平吩咐道。



        “是。”



        “唐瑜不是做过笔录了吗?曾队怎么还让咱们给她做笔录?”李辉疑惑道。



        “如果法医室的检测结果,何诗蕊的指甲没有指甲油的残留物,你觉得案子接下来该怎么调查?”韩彬不答反问。



        “那就说明去酒吧的不是何诗蕊,而是有人故意冒充何诗蕊,目的就是为了迷惑警方,制造何诗蕊还没有死亡的假象,肯定要追查那个冒充何诗蕊的女人。”李辉分析。



        “你觉得谁最有可能冒充何诗蕊?”韩彬追问。



        李辉顺口说:“唐瑜?”



        韩彬点上一根香烟:



        “唐瑜在做笔录时提过酒吧,否则咱们也不知道死者去过酒吧,不会那么快找到酒吧附近的监控。”



        “第二田丽做笔录时,询问过何诗蕊出去的目的,唐瑜说她是出去买纪念品,而酒吧附近的监控里何诗蕊就戴了一个圆顶花帽,这种因果关系看似能解释得通,但更像是为监控视频的异常行为进行遮掩。”



        “最关键的一点,我给唐瑜递纸巾的时,发现她就涂着浅色指甲油,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并不能作为证据。”



        “你这么一说,这个唐瑜的嫌疑还挺大的。”李辉嘀咕道。



        “一会跟唐瑜做笔录,记着拍一张她的照片,发给酒保蒋安阳辨认。”



        “你为什么不拍?”



        “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韩彬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他看似表面淡定、心里却有些乱。



        从已有的线索看唐瑜的嫌疑很大,她熟悉何诗蕊、两人身材相仿,是最有可能冒充何诗蕊的人。



        但现在的问题是,唐瑜去派出所报案的时候,虽然是田丽做的笔录,但韩彬也在一旁观看,他没察觉到唐瑜有撒谎的迹象。



        微表情分析法失灵了?



        还是冤枉了唐瑜?



        ……



        带着疑问,韩彬二人赶到了酒店。



        乾豪酒店为了协助警方办案,专门准备了一间会议室给田丽和赵明使用。



        田丽和李辉虽然来了一段时间,但唐瑜和男朋友在餐厅吃饭,还没有来会议室做笔录,两人也只能干坐着等。



        赵明靠在椅子上,有些无聊、打了个哈欠:“彬哥,你们那边有发现吗?”



        “等做完笔录回去再说。”韩彬道。



        唐瑜有一定的嫌疑,万一谈论案情时她突然开门进来,岂不是打草惊蛇。



        没多久,酒店的服务员走了进来,给韩彬和李辉一人端了一杯热水。



        下午查监控茶和咖啡都喝腻了,再喝就该吐了。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后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



        唐瑜走进会议室脸上带着一丝歉意:“不好意思,我们刚才在餐厅吃饭耽误了一会。”



        “没关系,随便坐吧。”田丽道。



        “几位警官,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向鸿波。”



        男子点头示意。



        “向先生,请坐吧,我给你做个笔录。”赵明拿出了笔和日记本。



        向洪波应了一声,坐到了对面的位置。



        田丽打开执法记录仪,例行询问:



        “姓名、性别、年龄、籍贯……”



        “我……我叫向洪波,今年25岁,男的,籍贯是高隆市。”



        “你不用紧张,只是做个笔录。”田丽道。



        “好。”



        “向洪波,你跟死者何诗蕊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你们怎么认识的?”



        “何诗蕊是唐瑜的同学,我们是通过唐瑜认识的。”



        “私下有联系吗?”



        向洪波摇了摇头:“没有。”



        “你最后一次见何诗蕊是什么时候?”



        “昨天一起吃的晚饭,然后就没再见到她。”



        “吃完饭何诗蕊出去干什么了?”韩彬插口问道。



        “她说快回家了,想买一些纪念品。”向洪波眼神闪烁、飘忽不定。



        这是一种常见的撒谎表现。



        “何诗蕊房间的费用是谁支付的?”



        “何诗蕊房间的费用是我支付的。”向洪波重复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何诗蕊死了?”



        “今天中午唐瑜打电话告诉我的。”向洪波眼睛向右瞥。



        眼睛向左看是在回忆,向右看是在思考谎话。



        韩彬连着问了三个问题,向洪波都表现出撒谎的迹象。



        给向洪波做完笔录,韩彬又望向一旁的唐瑜:“唐小姐,之前的笔录有些不详尽,我想再问你几个问题。”



        “唐小姐,昨天吃过晚饭后,你做了些什么?”



        唐瑜瞥了一眼旁边的向洪波,脸色微红:“我跟洪波在一起。”



        “昨晚,你离开过酒店吗?”



        唐瑜摇了摇头:“没有。”



        “何诗蕊有没有跟你说过,毛毅然在琴岛的事。”韩彬问道。“毛毅然来琴岛了,什么时候的事?”



        “有两三天了吧。”



        “他来琴岛干什么?”唐瑜露出诧异的神色。



        “根据我们的调查,昨晚何诗蕊约过毛毅然,两人可能在金沙滩见过面,跟何诗蕊死亡的时间很接近。”韩彬目光犀利,一直在观察唐瑜的表情。



        “这……”



        唐瑜紧皱着眉,嘀咕道:“难怪昨天那么晚了诗蕊还要一个人出去,原来是去见毛毅然了。”



        “唐小姐,你觉得何诗蕊的死会不会跟毛毅然有关?”韩彬问道。



        唐瑜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



  https://www.65ws.com/a/137/137939/50096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