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朝富家子 > 第二卷 第四章 传闻严嵩很不简单

第二卷 第四章 传闻严嵩很不简单

        杨聪看着那何公子仓惶而去的背影,轻轻的哼了一声,这才带着胡宗宪等人来到早已备好的酒席旁围坐下来。

        说实话,这会儿,一个南京礼部主事他真不放在眼里,这并不是他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他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阳明一脉在南京势力也不小。

        徐阶可不是光送了他一张王栋签署的差遣公文,他出发的时候,徐阶还亲自跑来给他送了几封书信,其中,就有三封是写给南京阳明一脉大佬的。

        这些信都是徐阶亲笔手书的,大致就是借杨聪赴两京赶考的机会,让他捎个信,向阳明一脉的各位大佬问个好,联络一下感情,说的都是些没甚营养的话,不过,信的最后都顺带提了一下,这位杨聪乃是弟子的至交好友,请各位师门长辈照拂一二,弟子感激不尽云云。

        这信的意思阳明一脉在两京的大佬自然一看就能明白,前面没营养的话都是瞎扯,只有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徐阶的意思,这杨聪很有前途,各位大佬,请好好栽培栽培。

        那么,阳明一脉的大佬这会儿都是些什么官呢,京城暂且就不去说了,金陵城里这阳明一脉的三位大佬职权可不小。

        其中一位,就是阳门七子之一的邹守益,他这会儿就在南京担任国子监祭酒,这国子监祭酒虽然只有从四品,管的却是诸生的教导和东南各省的治学,权力大着呢。

        还有一位,资历比邹守益还要老,因为这位就是和王守仁创建阳明一脉的大佬湛若水,他这会儿正好在南京出任礼部左侍郎,一个小小的礼部主事,在他面前就是个屁。

        剩下这位,资历也比邹守益老,而且官职大的很,他也是王守仁的至交好友,名叫张邦奇,乃是南京吏部尚书,这南都留守朝廷可没有内阁,六部尚书就算是顶天的官了,这吏部尚书更是更是天官里面的天官。

        这三位,随便一位就能捏死那什么何公子他爹,杨聪怕个球啊。

        胡宗宪见杨聪这牛逼的架势,心中着实震惊不已,他爹虽然是锦衣卫,但也只是最普通的那种,也就是锦衣卫里面专门站班值守的,说白了就是皇城里面的护院,并没有什么职权去收拾什么官员。

        其实,锦衣卫里面并不是所有人都杀人不犯法,也就那些专门负责外出公干的缇骑和北镇抚司那帮阎王殿里面的索命无常才有权收拾各级官员,其他的根本没这权力。

        所以,他这锦衣卫军户的身份也就能拿出来唬唬老百姓而已,连赵老头这样没有品级的驿丞他都唬不住。

        这杨聪可就不一样了,一个南京礼部主事的儿子都被人家三两下就吓跑了,这家伙,那是真牛逼啊!

        这么牛逼的人物,自然要好好结交一番,不管人家出于什么目的对自己这么亲热,那都得贴上去啊。

        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不管什么人,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他都会想办法结交。

        或许,他认为这人与人之间利用与被利用都是相互的,别人能利用他,他也能利用别人。

        又或许,他认为只要自己把事情办好了,比什么都强。

        可惜,这会儿朝堂之上已经出现了党争的苗头,那些所谓的清流可不管你有没有能力,也不看你的功绩,为了争权,什么人他们都能下得去手。

        这也正是他历史上被严嵩牵连,冤死狱中的原因,他没想到,那些所谓的清流黑起来,比贪官污吏还要黑!

        当然,这会儿胡宗宪遇着了杨聪,算是时来运转了,杨聪可是知道严嵩最后的结局,他是不可能带着自己人去寻死的。

        杨聪对胡宗宪的能力那也是相当看重的,他知道,这家伙办事能力相当的强,甚至比俞大猷和戚继光都强,如果能把这家伙忽悠到自己手底下办事,那自己绝对如虎添翼。

        众人一坐下来,杨聪便开始了他的拉拢大计。

        他对胡宗宪的脾性还是比较了解的,这家伙,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个趋炎附势之徒,当然,胡宗宪趋炎附势并不是为了个人的荣华富贵,而是为了把事办好。

        这种一心把事办好的人,实质上来说,就是为国为民,所以,客观来说,胡宗宪不是坏人,而是好人,一个趋炎附势的好人。

        这种人,要拉拢并不难,只要你展现出足够的权势,人家自然会想办法攀附上来。

        杨聪心中略微算计了一番,又亲自给胡宗宪倒了杯酒,随即便举杯道:“相逢便是有缘,今日能遇到胡兄这样的俊杰,着实高兴,来大家干一杯。”

        俞大猷等人闻言,心中着实一阵嘀咕,这家伙从哪里看出来是才俊呢,怎么看都是一个拿着刀子吓唬驿丞赵老头的无赖啊!

        当然,这话他们是不可能说出来的,表面上,他们还是很热切的和胡宗宪碰了一杯。

        紧接着,杨聪就开始介绍众人了,他不但介绍了众人的名和字,甚至连家世他都大致介绍了一番。

        胡宗宪听了,这心里着实吃了一惊,这家伙,俞大猷竟然是实职千户,汤克宽竟然是原江防总兵的儿子,这杨聪,着实牛逼啊,这样的人都跟他称兄道弟。

        还有,王宣、薛南塘、李杜这几个家境虽然都不怎么好,但是,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不是什么官宦子弟,无形中,他也觉着跟众人亲近了几分,因为他也不是什么官宦子弟啊。

        这年头,官宦和士绅跟农户、军户、匠户、商户之间已然出现了一条无形的鸿沟,两者仿佛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般。

        当然,不管是农户子弟,还是军户、匠户和商户子弟,都想通过科举,博取功名,踏进官宦和士绅这一特权阶层,只是在没踏进去之前,还是隐隐存在隔阂的。

        大家都是同类人,这气氛无形之间就融洽了几分,几杯酒下肚,席间的气氛慢慢热闹起来,杨聪忽而借着“酒劲”拍着胡宗宪的肩膀道:“胡兄,不瞒你说,我已经和锦衣卫都指挥佥事陆松陆大人之女定下了亲事,这次考完就要成亲了,所以一听说你也是锦衣卫军户之后就觉着特别的亲近。”

        他这貌似是在解释为什么无缘无故对胡宗宪这么亲热,胡宗宪听了,却是暗自咋舌不已。

        锦衣卫里面谁不知道陆松啊,人家可是兴献王府的旧臣,而且,陆松的夫人李氏还是当今皇上的奶娘,皇上对陆家人那简直跟对自家人一样。

        这杨聪,真是牛逼大发了,竟然跟陆松的女儿定下了亲事。

        至此,胡宗宪便已暗自下定决心,再怎么滴,那也得跟着杨聪混,这家伙前途简直无可限量啊!

        杨聪见他意动了,连忙趁机表示,大家既然这么投缘,不若一起赴金陵赶考,并表示沿途食宿他包了。

        胡宗宪自然是欣然应了。

        他为了表示自己不是白吃白喝,还特意跟杨聪显摆了一下自己对金陵城形势的了解。

        传闻,这会儿金陵城里最牛逼的不是吏部尚书张邦奇,也不是那什么兵部尚书又或是镇守太监,而是礼部尚书严嵩。

        传闻,严嵩这个人很不简单,凡是跟其作对的,没一个有好下场。

        他这意思,大致是让杨聪小心点,毕竟先前他就得罪了礼部主事的儿子。

        杨聪当然知道严嵩不简单,这家伙太不简单了,在历史上那都是出了名的,当然,都是些污名。

        不过,越是这种人,就越要小心提防。

        有句俗话叫“宁可得罪君子,不可招惹小人。”,因为君子有时候还跟你讲讲道理,小人压根就不讲道理,只会耍阴招,这家伙,严嵩可是千古闻名的小人,不得不防啊!

  https://www.65ws.com/a/137/137770/50290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