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朝富家子 >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县城这天酸死人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县城这天酸死人

        县试只是科举考试的第一站,就算过关了,也没有什么功名,甚至连童生的称号都没有,所以,各级衙门,包括各地士绅,对县试过关的考生并不是那么看重。

        县试过关了又如何,就算过关了你也是个白丁,以前是白丁,现在还是白丁,除了有资格参加府试,没有其他任何意义。

        这种小考,没有多少人会放心上,县试都过不了的读书人还没有资格入大家的法眼,就算过了,也一样,还是没有让人重视的资格。

        不过,也有一小部分人对县试特别关注,这些大多是考生本人又或其亲友,也有一部分是天生就爱凑热闹的闲人。

        按科举考试的规矩,一般是在考试之后第三天放榜,也就是公布成绩。

        这天一早,卯时未到,县衙外面又站满了人。

        这些人当然不是来参加县试的,县试都考过了,没有特殊原因是不会重考的,他们是来看榜的,也就是看成绩的。

        话说这放榜又不是考试,人家主考官会这么一大清早就把榜单公布出来吗?

        这个也不一定,有的做事比较呆板的,有可能卯时就会把榜单公布出来,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卯时之后,不过一般也不会拖到辰时,因为县衙也是卯时准时点卯,然后开始办公,放榜这样的事自然不会拖拖拉拉一拖就是一两个时辰。

        果然,卯时刚过了一会儿,县衙大门便打开了,几个衙役提着浆糊桶,拿着个大纸筒飞快的涌了出来。

        他们也没说什么,就是逮着县衙围墙的布告栏一顿刷,刷完又合力将那两尺许的纸筒展开,拉平往墙上一摁,然后又在四边拍了几巴掌,随即便收工走人了。

        这就是县试的榜单了,不过上面并没有多少字,因为参加县试的也就三十多号人,按五取一左右的比例,能挑出十个过关者就顶天了。

        那几个衙役刚刚走开,看榜的人群便哗的一下围了上去,更有好事者为了显摆自己认识字,大声的朗读起来。

        嘉靖十一年惠安壬辰县试

        文榜

        第一名,杨聪!

        “哗”,他刚念到这,人群中便响起了无数议论声。

        “杨聪?不会就是杨家那败家的祖宗吧?他也参加县试了吗?”

        “参加了啊,县试那天我也来看了,他还是第一个进考场的呢。”

        “这败家玩意参加县试干嘛,闲的蛋疼吗?”

        “嘘,你小心点,要被那家伙听到了,非揍你不可。”

        “怕什么,他又不在,这会儿杨府也在点卯呢,没人会这么早跑出来的。”

        这些大多是看热闹的,他们是看杨聪不在,又没穿着杨府家丁护院衣服的人在这看榜才敢这么“大放厥词”。

        有的人就不一样了。

        人群中,一个酸不溜秋的声音道:“唉,这年头,有钱就是好啊,一个不学无术的败家玩意都能名列榜首,我们这些寒窗苦读十余年的莘莘学子却连文榜都上不去。”

        很显然,这是县试没过的考生。

        榜单并没有多长,这次县试总共才录取了八个人,加上排名,巴掌大的字总共才不到五十个,一眼就看过去了,自己中没中,自然立马就能见分晓。

        这人的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人接腔道:“是啊,杨聪那败家玩意肯定有鬼,我当时就坐他对面,他好像事先就知道题目一样,刷刷刷几下就把考卷做完了,后面他都坐在那里扇风纳凉呢。”

        这肯定又是一个没考过的考生,说的是有点夸张了,不过大致还是实情,前面杨聪虽然不是刷刷刷几下就把考卷做完了,后面杨聪的确坐那里扇风纳凉。

        这时候,又有人接腔道:“真的吗,这杨聪真的在考场扇风纳凉吗?”

        很显然,这是看热闹不闲事大的。

        这时又有一个酸不溜湫的声音道:“那还能有假,大家都汗流浃背,冥思苦想,拼命在那做题呢,就他一个人悠闲自在的扇着风,额头连一丝汗渍都没见着。”

        哇,这八卦,够劲爆啊!

        惠安最有钱的杨家公子参加县试,坐那里纳了一阵凉就夺了个第一。

        这话题,说出去就能吸引一大批人啊。

        有好事者忍不住追问道:“真的吗,真的吗,你们都看到了吗?他除了纳凉还干什么了吗?”

        很显然,这好事的想挖掘进一步消息,好拿回去到处显摆。

        这时候又一个酸不溜湫的声音道:“当然是真的,我们会骗人吗,他还在那里吃东西呢。这么个傻帽,那时候考场都跟茅坑一样臭了,他竟然还吃的下去东西”

        紧接着,一个酸的倒牙的声音接腔道:“是啊,这个傻帽,连香臭味都分不清楚,坐那么臭的地方吃东西,他竟然还在那傻笑,这种傻帽如果会做文章,我把拉出去的那半桶金汁吃了!”

        尼玛,这家伙也太恶心了,大家大多都没吃早饭的,他竟然说起喝金汁这么恶心的事情来了。

        有几个人明显眉头一皱,随即便摇了摇头,叹息了一阵,然后便慢慢分开人群,走了。

        这些应该就是县试过关,名列文榜的考生了。

        这县试第一名又不是乡试第一名又或者殿试第一名,乡试第一名好歹有个解元之名,能名震一方,殿试第一名更能博个状元之名,名传天下,这县试第一名是个屁啊,有什么好争的。

        所以,榜上有名的,或者榜上考生的亲友都默默离开了,毕竟杨家可是惠安出了名的有钱人家,一般人可得罪不起,就算是读书人,如果没有功名傍身就去招惹人家,人家能虐的金汁都喷出来。

        那些没考上的酸了一阵也走了,他们也知道,杨家势大,招惹不起,而且这里是县衙门口,酸几句就得了,要是敢瞎起哄,非被县太爷逮进去打板子不可。

        不过,他们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十年寒窗苦读,竟然顶不上人家那铜臭之物,有钱真的了不起吗?

        明面上他们不敢跟杨家作对,暗中散布谣言,吐酸水他们还是敢的。

        于是乎,惠安县城开始谣言满天飞。

        什么“杨聪作弊,县试第一。”

        什么“姓杨的事先买到了县试题目,进考场走了个过场就夺魁了。”

        什么“杨家那败家玩意请人代笔,写了篇锦绣文章,用卑劣的手段夺取了县试第一。”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一时之间,整个县城简直酸气冲天,能把人都酸死!

  https://www.65ws.com/a/137/137770/49412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