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密战无痕 > 第137章:其心可诛

第137章:其心可诛

        纪云清遇刺,76号上下也是人心惶惶,如丧考妣。

        凶手当场潜逃。

        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能描绘的出来,纪家也是乱成了一团,纪云清这一死,喏大的家产该怎么继承?

        纪家的儿女们,平时没见他们有什么本事,尽是一些就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老头子本来身体还不错,能庇佑他们多过几年醉生梦死的日子。

        现在好了,老头子一死,纪家衰落已经成为定局,说不定那些惹眼的生意还会被人直接抢走。

        当然,纪家这一代,除了辈分之外,谁还有能力维持这份家业?

        不但分家是迟早的,就连生意也是迟早会被人吞下去。

        纪云清这一死,标志着横行上海多年的纪家从此走向没落,甚至是消亡。

        陈淼对这个事儿,到不是太关注,第二天正常上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倒是有关纪云清遇刺的各种谣言满天飞。

        又说凶手戴着青面獠牙的面具的,还有说身高八尺的……

        一个身高八尺的汉子,他用一把掌心雷?

        陈淼想想,都觉得这幅画面有些令人哭笑不得。

        也有人说凶手是一名年轻的女子,所以才会被保镖忽略大义的……

        “咚咚……”

        陈淼手里捧着一张报纸,正在上面搜寻有关欧洲战场的消息呢,这德国突然进攻波兰,一路示弱破竹,简直令整个世界为之惊叹。

        这是一种新的战术。

        他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今后战争的形势可能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可惜他手头的资料不足,要是能有第一手的资料,他必定能能出一篇文章来。

        这是他职业的一种习惯。

        情报编审不光是把有用的情报按照等级挑出来,或者说,把一个个数字统计出来,这是最基本的素质,如果想要做一个高级情报员,就得需要有丰富的军事和政治常识,开阔的视野,以及敏锐的观察力等等,能够给上级部门提供自己的分析判断。

        因为情报员是接触情报的第一人,他的分析判断是最直观的,是可以作为上级主官做出决策的重要依据。

        陈淼正沉浸在千军万马的遐想之中,冷不丁有人敲门,直接打断了他的思绪。

        放下报纸,看到唐克明背靠门框站在门口。

        “怎么了,这是,感觉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陈淼一看唐克明那张怨妇脸,不禁有些好笑,放下报纸,起身过去,将他请了进来。

        “调查纪老遇刺的案子交给你的死对头,行动科的陈明初负责。”唐克明愤愤不满的说道。

        “这有什么,陈明初是行家,他负责这个案子,挺好的。”陈淼呵呵一笑道。

        “这陈明初是老丁的人,你难道看不出来?”唐克明道,“老丁让自己的人主持案件的调查,这不明摆着要抢功吗?”

        “没那么严重吧,这个案子除了子弹和手枪型号的线索,其他线索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想要确定凶手都困难,更别说抓到人了。”陈淼呵呵一笑,“丁主任就没下限期破案的命令?”

        “当然有,一个星期,破不了案,有这陈明初好果子吃。”唐克明骂骂咧咧一声,76号各部门争功的情况非常多,情报科和行动科是结怨最多的部门,本应该是通力合作的两个部门,现在是各干各的,谁都不鸟谁。

        勾心斗角可见一斑。

        这种事儿,换做陈淼一点儿都不生气,这个案子本来就相当棘手,谁接手,谁倒霉,这样算起来,陈明初才是那个倒霉蛋儿呢。

        “唐兄,别生气,来,坐下来喝口茶,消消气。”陈淼将唐克明摁在自己位置上道。

        “你还有闲情看报纸?”

        “呵呵,看报纸也是为了工作嘛,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陈淼亲自给唐克明倒了一杯茶道,“你想呀,纪老是咱们主任的恩师,主任是不是理应为纪老找出杀他的真凶,可为什么丁主任让陈明初负责这个案子,他却没有反对呢?”

        “是呀,主任为什么不反对呢?”

        “主任知道,这件案子棘手,不好查,纪家那边肯定是要有一个结果的,现在有人愿意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接过去,那还不顺水推舟?”陈淼小声解释道。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三水老弟,你现在对主任的心思揣摩的这么厉害了。”唐克明一拍桌子激动道。

        “我只是就事论事,唐兄,你可别出去瞎说,我可没有揣摩主任的心思。”陈淼忙矢口否认道。

        “陈明初接了这个差事,这下子有戏看了……”

        “小声点儿,不过,咱们还是要表达一些不满的,这案子,咱们也得暗中查一查,这陈明初要是限期破不了案,估计还会落到咱们头上,唐兄,你可要做好准备。”陈淼提醒道。

        “为什么是我?”

        “除了你,还有谁适合来调查这件案子呢?”陈淼道,“苏德昌去了南京,老马避之不及,老傅没这个经验,剩下的就是你,老凌还有吴云甫这几个人选了,你觉得吴云甫能胜任吗?”陈淼道,“所以,最大的可能还是你跟老凌之间选一个。”

        唐克明一抬头,表示怀疑的问道“为什么不会是你呢,陈三水?”

        “我,我没有半点儿查案的经验,这么重要的案子,主任怎么会同意交给我呢?”陈淼呵呵一笑,解释道。

        “也是,你是一直都是干内勤的,查案这种活儿,还真不是你擅长的。”唐克明点了点头,“对了,是不是你让吴天霖挖墙脚的,我可听说了,找两位主任告你状的不少?”

        “我这是自愿原则,又不是强买强卖,要告状,让他们告去。”陈淼还真不在乎,反正纠察大队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儿,反正都是要得罪的,早得罪,晚得罪都一样。

        “行,听你这么一说,舒坦多了。”唐克明哈哈一笑,起身道,“走了。”

        走到门口,唐克明又回头过来“我听说上海总商会给新政府买了一批新车,美国福特牌的轿车,咱们特工总部也分了两辆。”

        “那自然是两位主任一人一辆呗,还有什么可说的?”陈淼道。

        “这买车的钱可是你弄来的,这新车都没给你一辆,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唐克明不满的道。

        “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要不是两位主任,那老袁能肯花这个钱?”陈淼呵呵一笑,这是76号答应释放袁杰的条件之一,直接给钱不太合适,就想到了一个买车捐赠的办法。

        除此捐赠汽车之外,还有其他一些条件,总之,这一次袁杰能捡回一条命,要不是他老头子有钱的话,还真是不好说呢。

        不过,就是这样,老袁可是跟76号结下了大梁子了,他跟丁默涵的关系也不复往日了。

        “这可是你拿命换来的……”

        “唐兄,此事,你不要提了,我也不在乎这个。”陈淼忙抬手打住。

        “明白。”

        ……

        “陈科长,丁主任找你有事儿,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唐克明走了没多久,茅子明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内,还带来了两个人,表情冷冷的盯着他。

        “好的,容我把事情安排一下。”陈淼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丁默涵召见自己,直接让人传个话,就算茅子明亲自过来,也犯不着后面跟两个人。

        茅子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陈淼把韩老四唤到跟前,把事情交代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襟,坦然的跟着茅子明去了。

        茅子明带来的两个人就跟在陈淼身后,寸步不离,进入高洋楼,例行检查后,一直跟着上了楼。

        这让陈淼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等到进入丁默涵办公室,见到的不只有丁默涵,还有林世群和陈明初的时候,他感觉就更加吃惊了。

        “丁主任,林主任,明初兄。”

        “陈淼科长,有件事需要向你核实。”丁默涵一脸严肃的问道。

        “丁主任,您请问。”陈淼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儿,他向林世群望去,希望能够从他脸上得到一些提示,但是林世群也是一脸的肃容,丝毫看不出半点儿喜怒来。

        “你是不是从枪械室领过一把勃朗宁1906型袖珍手枪?”丁默涵目光一闪,厉声喝问道。

        陈淼闻言,立马心中“咯噔”一下,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自己从枪械室领过一把勃朗宁1906,这把小手枪他送给梁雪琴防身了,而刺杀纪云清的手枪型号正是这一款。

        这种型号的手枪非常少见,国内也无法仿制,只能进口,子弹也是一样的。

        而现在对于刺杀纪云清的线索,全部集中在这一款型号的枪上,谁拥有这一款枪就会自动成为怀疑对象。

        “是,我第一天进76号,是傅科长带我去的枪械室,当时我见到这把勃朗宁1906型袖珍手枪,小巧玲珑,非常喜欢,为此还跟交际科的张露副科长闹了一点儿不愉快。”陈淼坦然道。

        “枪呢,是否一直在你手中?”

        “是,也不完全是。”

        “什么意思?”丁默涵脸色瞬间就阴冷了下来。

        “我相中这把枪,其实是想把它送给我的未婚妻梁雪琴小姐防身的,所以,这把枪一直都是由我的未婚妻保管着。”陈淼解释道。

        “这么说,刺杀纪老的人是你未婚妻梁雪琴了?”丁默涵直接指证道。

        “丁主任,虽然,您是我的上官,但也请你不要胡乱猜测,血口喷人!”陈淼怒了,丁默涵急于找个人顶案,居然凭一把枪就武断的认定梁雪琴是杀人凶手。

        “放肆,陈三水,有你这么跟丁主任说话的吗?”一旁忠心护主的秘书茅子明严厉喝斥一声。

        “我是就事论事,纪老遇刺之时,我正在跟我的未婚妻在开纳路看房子,怎么可能分身去威海卫路开枪杀人?”陈淼驳斥道。

        “证据呢?”丁默涵问道。

        “我的手下吴天霖,还有牙行的中介都可以作证。”陈淼理直气壮的道,这本来就跟梁雪琴半点儿关系没有。

        就因为他当初领了一把跟刺杀纪云清同型号的枪而已,上海滩就没有第二把勃朗宁1906不成?

        “丁兄,我说过,此事跟陈三水无关,你不信,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林世群终于站出来为陈淼说话了。

        “就算他有人证,可他也可以把枪交给别人使用?”丁默涵道。

        “丁兄,你这就是强词夺理了,不能因为陈三水领走了这把枪,就说陈三水是凶手或者背后指使,他跟我的恩师无冤无仇,有什么理由刺杀我的恩师?”林世群道,“再者说,你怎么就确定陈三水手中这把枪,就是刺杀我恩师的那一把呢?”

        “林主任,这种勃朗宁1906型手枪极为罕见,国内并不多见,所以,只要拥有这种型号手枪的人,都是值得怀疑的。”茅子明替丁默涵解释道。

        “既然这把枪如此罕见,我和我的未婚妻若是凶手或者背后指使,又怎么会把留下这个明显的线索,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陈淼冷哼一声,反问道,“茅秘书,我陈三水有那样愚蠢吗?”

        “这……”茅子明为之语塞。

        “丁主任,我想知道,到底是何人在背后胡乱诬陷,此事本来非常容易查证,却要三水当成嫌犯押了过来,一见面就认定我是凶手,既然信不过我陈三水,那我又何必再留在76号?”陈淼愤然说道。

        丁默涵尴尬起来,相对于陈淼的理直气壮,他刚才的指证根本就是自己的臆想,没有丝毫的根据,更经不起推敲。

        “三水,我是相信你的,清者自清,有些人太过分了,如果当初这把枪被张露领走的话,那凶手岂不是就成了张露?”林世群也很恼火,他是力挺陈淼的,因为他是知道陈淼行踪的,凶手绝对不可能是他,也不可能是梁雪琴,他派了人在麦琪公寓附近保护梁雪琴,自然对梁雪琴的一举一动也是掌握的。

        自从梁雪琴住进麦琪公寓,就没有踏出公寓半步,也没有见有任何陌生人来拜访她。

        唯一巧合的是,就是陈淼有一支跟凶手一模一样型号的手枪,这能算什么证据?若不是这种型号的手枪稀有,根本连证据都算不上。

        丁默涵分明就是借题发挥,想要给他身上泼脏水。

        陈淼是他的人,要是让外界乱传,是陈淼刺杀了纪云清,还不得让人误会是他背后指使的?

        欺师灭祖,这名声要是传出去,他林世群还不众叛亲离,死无葬身之地。

        太狠毒了。

        这简直其心可诛!

        。

  https://www.65ws.com/a/137/137628/50090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