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87.真爱的表现

187.真爱的表现

        邵玲下飞机的时候,格里高利就在候机室里等着她。

        仅仅十多天不见,格里高利已经满脸胡茬,蓬头垢面了。

        邵玲吃惊地望着他问:“蒙季齐,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

        格里高利看着她,一往情深,摇着头说:“玲,甜心,你不在,我的整个世界都垮塌了。你不要再离开我,我请求你,好吗?”

        邵玲的眼里,一下就充满了泪水,扔了行李,忘情地扑入格里高利怀里。

        邵玲已经三十四岁了,还结过一次婚。

        她不知道西方女子的感受如何,可是她知道她自己,她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和格里高利在一起,也仅仅是因为格里高利看似威猛高大,却对她极尽温柔。

        和前夫离婚以后,留学期间,她也有过几段感情。在她看来,没有一个男人不现实,没有一个男人不自私。

        这世界上,没有爱情,只有互相之间的利用。你享受我的容貌与身体,我享受你为我提供的舒适生活。

        只有格里高利不一样,他没有多少钱,有时候甚至生活拮据,可是,他对她十分照顾,哪怕身上只剩下了一千里拉,他饿着肚子,他也会把这一千里拉先给邵玲花。

        即便如此,邵玲也只是把格里高利当个好男人,当个自己可以和他在一起的男人。

        人都是会变的,谁知道嫁给他以后,他还会不会是这个样子?他对她的好,又能维持多久?

        可是,今天,看到格里高利为了她变成这个样子,邵玲的心被深深打动了。她终于决定,打开自己的心锁,释放自己的全部热情,再不顾一切地爱一次。

        所以,她忘情地扑入了格里高利的怀里,再不顾及自己已经不年青,再不管这机场里人来人往的人流。

        两个人相拥着走出机场,叫了出租车,赶回格里高利的住所,一路絮絮叨叨,有说不完的情话。

        激情过了,吃过晚饭,两个人才算彻底安静下来。邵玲拿出自己在飞机上未完成的作品,把它们一一着色。格里高利则在大工作间的聚光灯下,对着塑胶模特上他那件未完成的作品,一动不动地思考。

        这件作品,邵玲走的时候就摆在那里,她回来还是老样子。这说明她走之后,格里高利就再没有工作。

        不知道这个男人在她走后的十多天里,到底都在干什么?

        邵玲有心问问他,但还是忍住了没问。

        在完成了自己的服装款式着色之后,她从画板前的椅子上站起来,慢慢踱到格里高利身后,和他一起看着他的那件作品。

        过一会儿,邵玲才问格里高利:“感觉哪里不对了吗?”

        格里高利这才发现邵玲,回过身来,从身后搂住她,和她一起对着那件作品,然后说:“我总觉得它缺乏一种灵动的气息。可是,无论做成不对称还是增加泡纱,又都显得十分不协调。我正在考虑,是不是放弃它?可是放弃它,我这一季整个的服装系列,似乎就没有灵魂了。如果在下个服装周的展会上,我们还不能卖出自己的作品,恐怕就真的要吃一个月的意大利空心面了。”

        格里高利就是靠向各大服装商人出售自己的作品吃饭的。

        西方的服装经营方式,和我们有很大的区别,是一个个服装产业链组成的。从服装设计到服装制造,再到销售,都形成了各自的产业链,各自独立。

        时装周会吸引全球各地的商人前来参展和观摩,商人们选定了新的服装款式,买下它的版权,再委托服装厂加工。

        甚至服装周上,模特展示的只是一种理念,而根据这种理念制造出来的系列服装,又与t台上模特们穿的样品有很多不同。模特们穿的是理念,都进行了夸大,过于暴露了。

        像格里高利这样的非著名服装设计师,虽然在这里还算有些名气,却也没有资格参加四大时装周的正场表演。

        平时格里高利只在自己的工作室工作,有需要的商人会主动来找他,给他布置设计任务,或者直接从他这里,买走所需要的服装样板。

        这样的收入毕竟不是很多,也就刚刚可以维持温饱。参加服装周则可以得到更多的订单,因为那时候全球的服装商人都会云集于此。

        格里高利虽然无法参加主场发布会,却可以在其周边租展厅,向从全世界云集到这里的服装商人展示自己的作品。

        往往这时候,他的生意是最好的。

        所以,邵玲走的前后,他一直在为下一个服装周做准备,设计新的服装款式。

        邵玲就和他一起研究那件作品。作品的确有自己的特色,也很新颖,但做为主打作品,又感觉哪里有些不足。

        两个人一直商量到深夜,也没有一个可以切实让作品提升一个档次的好办法。

        最后格里高利就说:“我们不弄了,休息,休息!”

        他也当真是厌烦了。说罢率先走出那件带聚光灯的大工作间,走向邵玲刚才呆着的小工作间。

        小工作间里没开大灯,只邵玲坐的那个画板跟前开了一个台灯。格里高利径直走向邵玲刚才坐着的那把椅子,一屁股坐下来,端起邵玲刚才喝了一半的水杯,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都喝了。

        邵玲看着他,心里却在想,不知哪本书上说的,当一个人愿意吃对方吃剩下的东西,喝对方喝过的水的时候,就能够说明,他是真爱着对方了。

        格里高利是真的爱她,很自然的就喝她喝过的水。

        这时候,格里高利根本没有注意到,邵玲在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他放下杯子,就看到了邵玲画板上那几份服装样稿。

        “这是什么啊?”他顺手翻看着,嘴里嘟囔。

        邵玲想着走过去,和她说说这些样稿的来历。还没走到他身边,格里高利就高叫了一声,吓邵玲一跳。

        “上帝!”就听格里高利叫一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图案,还有这样时装!这些样稿都是哪里来的?”

        邵玲默默走过去说:“是我在飞机上的时候,闲着无聊画的。”

        “你画的?”格里高利回过身来,一脸吃惊地看着邵玲,“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画过这种时装!”

        邵玲就问他:“怎么,不好看吗?”

        “不,不,”格里高利摆着手说,“这是一种独特的美,另一种抽象的美!这带着长尾的鸟,是什么么?”

        邵玲就告诉他说:“这鸟叫凤凰,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鸟。”

        “啊,凤凰,凤凰。”格里高利嘴里嘟念着,“我听说过,听说过,没想到是这么的美。啊,这一定是中国龙了!那么这个呢,这是什么?”

        邵玲就一一给他解释那些样板上的中国元素。

        邵玲一边介绍,格里高利就一边赞叹,这古老的国家的确蕴藏了大量的唯美元素,无论是夸张还是内敛,都那么收放自如,每一个图案都堪称经典,绝对不亚于西方的抽象艺术。

        “你是怎么想到,要把这些古老元素运用到时装上的?”格里高利不由问邵玲。

        邵玲就把在姚远那里的时候,姚远说的一些设想都说了出来,并告诉格里高利,姚远还想着要在欧洲参加著名的四大时装周发布会,把自己的时装卖到欧洲来。

        格里高利听了,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言语。

        都介绍完了,邵玲就小心地看着他问:“你说,这样的时装,能够登上欧洲的大雅之堂吗?”

        格里高利摇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敢确定。因为从来没有中国的公司来这里参加过这种顶尖的时装发布会。至于这样的时装,过于新颖,这样的创作方法,从来没有出现过,能不能引起那些大佬们的共鸣,就实在不好说了。

        不过,就我个人来说,从纯艺术的观点,我是非常欣赏这些艺术品的。可是,亲爱的,你也应该知道,有时候艺术并不一定代表时装的流行趋势。时装的流行趋势,有时候是艺术家与世俗的喜好融合的产物。更多的流行趋势,则是业界大佬们的有目的提前推动,最不靠谱的时候,能跟美学一点关系都没有。”

        邵玲也认可格里高利的观点,就忍不住叹口气说:“看来,姚大厦的那些观点是不合实际的,可怜他还信心满满的要投资欧洲市场,准备让他的时装进入欧洲市场呢!”

        格里高利说:“小国家想进入这里,”

        邵玲就打断他说:“中国可不是一个小国家,论国土面积,是世界第三大国。”

        格里高利就笑笑,继续说:“我和你说的不是一个概念,我是说在商业上,在服装市场,她占有的比例还微乎其微。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好是和我们本地的服装销售商合作,借用他们的品牌进来,这样一样会获得利润的。”

        邵玲就摇摇头说:“他不会同意的。他的愿望,就是要在这里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

        格里高利就摇摇头说:“这个太困难了。中高档服装这块蛋糕,早已经经被各大品牌商瓜分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品牌,又是和我们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的企业,想在这里站住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邵玲看着格里高利,眼睛中就露出了祈求的神色来说:“你认识那么多经销商,对时装销售也内行,你就给帮着想想办法吧?”

        格里高利看着邵玲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心疼了。他重新坐回椅子里,点燃一颗香烟,慢慢吸着,皱眉思索。

        邵玲就默默站在他身边,等待他思索的结果。

  https://www.65ws.com/a/137/137491/50444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