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35.做规矩的商人

135.做规矩的商人

        两个女人各怀心思,姚远可没那个闲工夫和她们玩。



        有了先进的现代化制衣设备,服装的质量和生产效率,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在新设备进来之前,他必须有一个与之相配套的运营机构,来扩大自己的销售范围。



        找房子,招员工,新员工培训、实习,一大摊子事儿在等着他。



        小慧的那些企业建立的时候,也是白手起家。没有姚远不断地给她培养管理人员,建立管理机制,她哪儿有那么顺利就把这些企业给办起来呀?



        为这个,姚远瘦了有十斤。小慧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可是,这些东西她不懂啊,只能看着姚远做,自己一点一点地学。



        就冲这个,小慧也不会看上别的男人了。



        这世界上,那里还会有另一个姚大傻,会这样没死没活地帮她啊?



        可小慧的那些企业都是以农牧业为主,好多还是资源类产业,相对比较粗糙、简单,培养几个聪明点的,再招几个懂行的就行了。



        他这个不同啊,他得有一套完善的管理体系,销售体系和财会体系,才能顺利运作起来。



        他骑上摩托车,围着城里转了一个礼拜,才在和原来公司相隔着两条街的地方,找到一个空闲的院子,把这个院子给租下来。



        小慧的钱也有限,更不是大风刮来的,再说他还要还利息,也得省着点用啊。



        院子里有一座三层的小楼,是过去的那种筒子楼,原来是一家纺织厂的女工宿舍。后来工厂搬迁到市外去了,女工住这里不方便,也就跟着搬走了。



        小楼和院子都是五十年代建的,有些破旧了,但价格便宜呀。



        姚远就去火车站那边的劳务市场,找了几个找活干的人过来,买来了涂料,那时候已经有涂料了。



        几个人用涂料连院子带小楼内外粉刷一边,再把围墙刷上一米半高的一圈淡绿涂料,又花了三天功夫,他的“抗抗品牌服装有限公司”就算是成立了。



        马副县长年纪大了,现在是马副书记了,但还在位上,他变更工商登记手续,也就不是难事。



        然后,他又找人把二楼中间两间宿舍内部开门,外面堵死一个门,另一个门装上最早的那种格栅式的防盗门,就做了公司财务室。



        会计好办,矿机退下来的,为人老实巴交的会计,不是很难找,姜姨就给他办了。



        那时候车间会计没有编制,属于工人,女的也是五十退休。姚远找的这个会计姓孙,是刚刚退下来的一个女会计。姚远从姜姨那里论,叫她孙姨。



        出纳就得找个年轻人了。姚远就让小慧从农村里给他找个高中毕业的女孩来。



        这女孩叫王梦丽,还是小慧一族的。王梦丽干着出纳的时候,可以跟着孙姨学会计。



        等孙姨年纪大了,不干的时候,她也就学差不多,可以顶上会计了,然后再找个出纳就行了。



        这就算有财会部了,等以后公司大了,招人也就相对容易了,姚远也就不用处处操心了。



        接下来,他就得印了招聘广告,到处张贴了。



        那个时候,不客气地说,全国也没有多少私人公司。像姚远这样的,恐怕都属于最大的了。



        姚远还记得,有位大佬弄三百块钱就成立了公司,后来连飞机都能倒了。



        他的这个公司,虽然比那位大佬晚两年,但他的资本,可比对方要大的多了。



        那位大佬没得善终,他也总结了人家的经验,就是过于胆大,不着调了。



        他只做服装业,其他什么飞机、卫星、土地一概不掺合,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应该就不会出漏子。



        当然了,如果想发横财,姚远知道的办法,现在恐怕比那位玩开发的大佬要多的多。



        但是,姚远不干。



        正如廖景荃说的那样,投机最终的结果,就是不得善终。所以,廖景荃宁可错过发财的机会,也要把握住自己,规规矩矩做商人,挣自己可以挣的钱。



        这一点,给了姚远很大的启发。他决心学他这位舅舅,做个规矩的商人。



        抗抗不知道姚远心里想的这些,也并不知道做大了的危险。她只担心姚远这边投资干起来了,廖景荃那边要是只给他开个空头支票,弄不来设备,可怎么办?



        花了小慧这么多钱,将来拿啥还她啊?



        姚远就嘿嘿地笑:“没钱就拿你老公我还她!”



        抗抗就急眼了,追着他打:“姚大傻,你要敢打小慧的主意,我就先阉了你!”



        其实,姚远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他已经看出来了,那只樽,在廖景荃那里,比他要的这些设备重要的多。廖景荃为那只樽,是不敢糊弄姚远的。



        可是,那不是一般物件,让廖景荃带出国去,这个是要惹大麻烦的!



        姚远的招聘广告贴出去了,可作用并不大。



        那时候,大多数人还是看重国企的,哪怕没地方去,去街道的集体小厂,也不肯到私营公司去干。



        姚远现在要的人,将来要从事管理和营销策划工作,从个人性格修养到文化知识,都得有一定要求。素质太低了,是做不了将来的工作的。



        这样一来,就更难招到人了。



        但他也不着急。城市这么大,他就不信没有死耗子,让他这个瞎猫给碰上。



        首先就是干服装设计的。你还别说,姚远打听到,这个市里原来有个服装厂的,里面有几个专门搞服装设计的技术人员。



        后来运动开始,人们穿的衣裳千篇一律,也就用不到他们去设计新款式,他们也就被下放劳动去了。



        再后来,服装厂被被服厂合并,就不出服装了。



        姚远骑着摩托车满城的找这几个人,总算是找到了仨已经退休的,把人家请过来,帮着抗抗教学员。



        人家毕竟是科班出身,虽然多少年都不干了,可看看书,还是能想起许多的东西来,有些经验,连抗抗都没有。



        姚远又给抗抗配备三个高中学员,把年轻学员增加到五个,跟着那仨老技术员学服装设计。



        这些人,将来可就是他保持服装款式,走在流行趋势前列的希望啊。



        花了俩月的时间,姚远头都大了,总算在这年夏天的时候,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凑了二十个人,真是不容易啊。



        加上原来的那几个学员,公司就算初具规模了。



        这些姚远招聘来的人里面,有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家待业的学生,也有下乡以后一直没有正式工作的知识青年。



        别说服装知识,就是工作经验都一点没有,完全是一批生瓜蛋子。



        姚远弄这帮人来干啥呢?嘿嘿,给他们上课。他还是原先那个主意,没大学生用,他自己开课,培养自己的大学生。



        当然了,录用之前,首先就得签合同。我教你知识,把你培养成可用之才,你也不能说跑就跑。我按时给你发工资,你五年之内,不经公司同意,不许离开。



        要不他招人困难呢,不但要招有一定素质的,还有附加条件啊。



        大家一听是私营公司,本来就不怎么愿意来,他还弄这么一堆一般人看不明白的合同,还要公证,好多人就给吓跑了。



        但真正留下来的这些人,将来都会成为社会的精英。



        姚远租的院子里,小楼对面还有一排平房,原来当仓库用的。这里面空间大,他就把二十几个人都收拢到这里来,弄个大黑板,开始过自己的办大学瘾了。



        就是这大学惨点儿,拢共就二十几个学生,只有姚远一个老师。



        大学一年级的什么高等数学,高等物理的,当然就略过去了,那个估计姚远也忘没影了。



        那就直接从专业课开始,管理,营销,策划,调研,广告。



        他讲课,也没啥开场白和过多的废话,直接就奔这主题。



        比如谈营销,就先说销售。很简单,把东西卖出去呀。可为什么同样的东西,你卖的好,他卖的一般,还有卖不出去的呢?这就是营销学。关键在前面那个字,“营”上。



        你如何经营你的销售计划,从策划到行动到市场调查,怎样去做一份完整的调研报告,又怎样去做一个有效的推销方案……



        如此,这些办公套路化的方案和计划书的完成办法,格式,就都给引出来了。



        得亏无所不能的姚大傻知道的多呀,要不一般人还真讲不了这个。大学教授也不行啊,他没他那么宽广的知识面,没法把所有东西都结合在一起讲。



        估计姚远的课都讲完,这帮学生要么变白痴,让他给洗脑教傻了,要么就真变精英了。



        灌输的东西太多了,一般的脑子还真一时半会儿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不过姚远也不死教理论知识,为让大家印象深刻,还经常结合着实际,来点即兴表演。



        比如他会演一个那时候被称作“大款”的人,然后让学员们向他推销自己的加盟店计划。



        学员在推销的过程中,就暴露了自己知识点的不足。比如对推销对象了解不多,先前的资料准备不足,甚至连kpi考核机制都给用上了。



        为什么让你提前做客户的功课,为什么要细分这些功课为每一个具体行动和具体步骤,这下明白了吧?



        无疑,姚远能培养出姜美美、小慧这样的企业管理者来,说明他的教学办法是很有一套的。



        在他这种实践教学的引导下,二十几个学生就不断渐渐开窍。



        到这年秋天,廖景荃给姚远定制的设备,就开始分批过来了。



        小慧的工厂里,已经有不少懂技术的工程师,很快就将设备组装完毕,开始调试运行。



        廖景荃也在这个时候,又带着女儿来了,他来拿那个樽啊。



  https://www.65ws.com/a/137/137491/49858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