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94.不活在光环里

94.不活在光环里

        动乱结束以后,姚虎的好多部属,都逐渐恢复工作,成为手握重权的地方官员。

        面对老师长唯一留下的儿子,大家还是格外关怀的。

        许多人就对姚远说,可以到他那里去工作,甚至可以带上妻子孩子。实在不行,不放心你岳母自己留在家里,以后再想办法把她也调过去。

        抗抗的工作也可以解决,尽量安排在政府机关里。如果不能适应工作,再去下属事业单位也没问题。

        就是姜姨过来了,也可以安排进机关,去吃皇粮。

        更有上面的首长,询问姚远,愿不愿意去首都工作的。

        姚远都一一拒绝了。他说,他爹妈清廉一生,他不能给他们丢脸,他必须自食其力,靠自己的本事吃饭。

        姚远态度坚决,大家除了夸赞老师长夫妻教子有方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依依不舍地离去。

        但姚远也留了个心眼儿,把这些人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都留下来了,将来说不准就能用的上。

        接着,就是张代表要把他调到厂里,干些力所能及的技术工作。凭姚远的工作能力,现在干到张代表这个厂长位置,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有张代表在,他过去需要奋斗十几年,甚至奋斗二十几年的人生目标,很可能用不了几年,就会顺利实现。

        可是,姚远又拒绝了。

        他告诉张代表,他不能在父母的光环下生存,那样做是对父母的不尊重,也对不起他们的教诲。

        所以,清洁工他都不打算做了。他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来。

        所以,他请求张代表同意他从矿机辞职,自谋生路。

        张代表不能理解他这种做法,但这孩子拒绝了那么多他父亲过去的老部下对他的照顾,就说明他有志气,有他父亲当年白手起家的气魄。强将手下无弱兵,老子英雄儿好汉。

        可是,辞去了正儿八经的工作,你将来靠什么吃饭呢?

        姚远就笑笑说:“张叔,这个你不用操心,我会有办法的。只是这样,我感觉活着安心,觉得可以面对自己的父母,不用沾他们的光活着。”

        张代表说:“你现在也没有沾他们的光啊,而且还救了我,你对的起他们的培养啊?”

        姚远就摇摇头说:“张叔,你不用劝我了。只要我人一天在矿机,我就有沾他们光的机会。所以,我必须要和矿机划清界限,让爸妈的在天之灵安心。”

        姚远说的很有道理,张代表一时也无法反驳。但他还是没有同意姚远辞职的请求,只允许他停薪留职。可以不来上班,但矿机永远给他保留一个职位,随时可以回来。

        张代表是要给姚远留一跳后路。他的心思,姚远明白,也就只能这样了。

        可姜姨就更不能理解他了。好端端的,人家给那么多飞黄腾达的机会不要,连矿机这个铁饭碗都不要了,这不傻子吗?

        你不去飞黄腾达,不愿意沾你爸妈的光,怕给他们脸上抹黑,这个还说的过去。可是,你把好好的矿机铁饭碗都不要了,你这不是作死吗,脑子进水了吧你?

        抗抗也不理解,她想进厂当工人还进不去,姚远却要从里面自己出来。这以后俩人都没有个正式工作,日子怎么过下去呀?

        姚远就神秘地一笑,对她们说:“国家要变了,咱们的好日子不远了。你们放心吧,不远的将来,咱们会过上你们现在想都不敢想的好生活的!”

        姜姨和抗抗都知道,姚远的主意都在肚子里。他只要拿定了主意,是任何人劝说不动的。但他的主意,也从来没有失败过。

        姜姨就问:“你不上班了,打算干什么呀?”

        姚远说:“和抗抗一块儿做衣裳啊。”

        姜姨就傻了。做衣裳这个东西,怎么可以当成长久之计呢?

        姚远就说:“这不但是咱们的长久之计,还是咱们的事业啊。将来抗抗做的衣裳,会卖到全国各地去,妈你信不信?”

        姜姨就板着脸说:“我信你个鬼!明天给我老实上班去!”

        上班姚远肯定是不会去了。他不愿意沾姚叔父母的光,也是发自内心的。他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资格沾他们的光,更不愿意破坏这对夫妻的光辉形象。

        所以,随着又一个燃情时代的到来,发展自己的服装事业,是他唯一的选择。

        抗抗觉得姚远不上班这事,是不得了的大事,她和她妈劝不动姚远,论道理也讲不过他。再说他这样干到底是对是错,她心里还真拿不定主意。

        她和她妈知识少啊。知识少,见识就不行。所以,她就跑到厂里找刘夏,让刘夏给美美打电话,想问问美美。

        美美听抗抗讲了事情经过,轻笑一声说:“放心吧姐,要是论挣钱吃饭呢,姐夫比你聪明多了,他说将来会越来越好,就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最后就加一句,“姐夫就是个小市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的聪明才智,都用在怎么让你过好日子上了,你听他的,错不了。”

        抗抗听了个稀里糊涂,但有一点她明白,就是美美说的,姚远会让她过上好日子。

        可是,她心里依旧是忐忑不安,那种风卷残云,疾风扫落叶一般的运动,真的会就此没有了吗?

        但她既然劝不动姚远,美美也说没问题,她就只好听姚远的,从此和他一起给人家做衣裳,还得和姚远一起哄着她妈。因为姜姨到现在还是反对姚远不上班,甩脸子给他看的。

        姚远也在准备着大干一场。可是在正式开干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

        那就是,不能让张顺才这家伙安安稳稳地活着。

        追悼会后不久的一天下午,天气乍暖还寒,姚远去了矿机六村,找到了那几排充当单身宿舍的房子。

        房子和一村没有多少区别,只是整个村落的规模小了一些。

        六村是姚虎在位的时候,建设的最后一个矿机宿舍,也是像一村一样,依山而建。宿舍建到一半,另一半刚刚在山坡上开出平地来,动乱就开始了,工程就此止步。因此,六村相对于其他几个村子,规模就小了一半。

        村子规模小了,姚远找张顺才就好找。找到张顺才家的时候,透过铁院门上的小窗户,他看到张顺才就坐在屋檐下晒太阳。

        这时候正是上班时间,张顺才家里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姚远就抽开铁院门的门栓,直接走进去了。

        乍看到姚远,张顺才吓一跳,扶着一边的窗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屋里去,嘴里叽里咕噜,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姚远就过去,强行把他按在原来坐着的马扎上,自己在他身边蹲下,看着他笑,然后说:“张叔,这大太阳地里不会有鬼,你害怕啥啊?你心里有鬼,对不对?”

        张顺才知道跑不了,四周住的都是单身,这时候都上班没有回来,喊也没人听见,只好坐在那里,可怜巴巴地瞅着姚远。

        姚远说:“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打你,更不会骂你。我就是好长时间没见着你了,想你了,过来和你聊聊天。”

        张顺才就眼睛直勾勾地瞅着他,不说话。

        姚远就问他说:“我爸妈的追悼会,你听说了吧?你说,咱们都是老邻居了,俗话说,远亲还不如近邻呢。我爸妈开追悼会,你怎么好意思不去呢?你不怕我妈怪罪你,找过来对你兴师问罪呀?”

        张顺才的手就开始哆嗦的厉害,嘴里含混不清地说:“没……没有,鬼!你……你,吓……吓我!”

        姚远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说:“没有鬼你害什么怕,搬到这里来干什么?没有鬼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就感慨着说,“疑心生暗鬼啊。张叔你看看,咱们这宿舍区,还有这工厂,都是谁带领着建起来的?我爸妈啊!没有他们,你现在肯定还在农村里刨土坷垃呢,对不对?我爸妈为了这个工厂,还有工厂里这些工人,算得上呕心沥血,公而忘私吧?对得起大家伙吧?

        他们是不是好人,是不是好干部,值不值得你尊敬?就是这么好的人,你怎么忍心害他们,把他们置于死地呀!你摸摸你的胸口,里面装着的,是人心还是狼心狗肺呀?害死他们,你能活的安宁吗?”

        张顺才的目光不敢看姚远,看向一边说:“大……傻,你不要,怨……我,我……也是,没……没法子。”

        姚远轻蔑地看着他说:“你就不要为自己开脱了。你如果有一丁点良心,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去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张顺才无言以对,眼睛望向远处。姚远看的出来,他的眼神是空洞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活力。

        至少,这家伙知道,他过去做的,都是伤天害理的缺德事。

        姚远就继续说:“伟大领袖说过,人总是会死的,为人民利益而死,就重于泰山。我爸妈的死,是重于泰山的,对不对?当然,你肯定轻于鸿毛。不过对你这种良心让狗吃了的人来讲,你也不会在乎,只要活着,活的舒坦就行。”

        话锋一转就说:“不过,张叔,我告诉你,我妈的鬼魂是不会让你舒坦的,她会不断过来拷问你的良心,直到你再也不好意思在这世上苟活着。”

        就看着他诡异地一笑,然后说:“你知道的,我原来肯定是傻子。傻子是不会变成正常人的。我变成正常人,是因为我妈就在我身体里活着。”

        接着就尖起嗓子来喊一声:“张顺才,你还我家老姚的命来!”

        这一句,他在家里模仿姜姨学姚叔他妈的那声音,模仿了许久,喊出来倒跟姜姨喊的相似度极高。

        张顺才身子往后面一仰,就昏死过去了。

  https://www.65ws.com/a/137/137491/485716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