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锦华谋 > 第一百一十章 顶撞

第一百一十章 顶撞

        程夫人从来就不是那种攀龙附凤的人,自家又是外戚,比谁都明白后宫的艰险,先帝的那些宠妃如今在何方?偌大的后宫最后也只剩下一个程太后,她家好端端的女儿为什么要送到宫里去受那种罪?

        “既然我伤了脚,还不知道会不会残疾,太后该是不会再打让我进宫的主意了,若是她真要我进宫,大不了废了我这双脚,也比进宫强。”程钤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模样,也不知是她真下定了决心,还是在说气话。

        “不可!”程夫人和程锦齐齐出言反对。

        “身体肤受之父母,你怎可动此念头?是要气死阿娘啊!”程夫人气得眼泪直流,程钤的脚崴了,她已经够心疼的了,她竟然还想废了自己的脚,教她怎能不动怒伤心,“你要是废了自己的脚,今后也别想说个好婆家了!”

        程钤紧抿着双唇,她在京中有不少小姐妹,已经嫁为人妇的也有不少,她算是看明白了,嫁人生子哪有在家做姑娘快活,哪怕是做个老姑娘也好过做小媳妇立规矩。

        想到这里,她突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索性心一横,突然跪了下去,“孩儿也想像阿锦那样读书考科举,还请母亲成全。”

        程夫人正欲端茶盏的手一抖,打翻了茶盏,“什么?!”

        “请母亲成全。”程钤深深拜了下去,大有程夫人不答应,她就不起来之势。

        “阿锦是迫于无奈才要读书科举的,你不必进宫,又何必去参加那什么科举?你如今名声已经有碍,若再去科举,你还要不要名声?还要不要嫁人?”程夫人没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的程钤会有这样离经叛道的想法,“若是你不想随便嫁人,阿娘也依你,等祁王世子这阵风头过去后,阿娘定会给你说个好人家!”

        “阿娘,什么样叫好人家?您是侯夫人,姑母贵为太后,算不算得好人家?”程钤推开程锦欲扶她的手,直挺挺地跪在地上。

        程夫人绷着脸,不一语。

        “表姐嫁给了安州才子谢元直,两人青梅竹马,婚后琴瑟和鸣,堪为一段佳话,却因为表姐婚后迟迟无所出,谢元直纳了妾,生了庶子,表姐为讨公婆、夫君欢心,四处求医问药,竟因服食汤药过量而亡,谢家这样的人家算不算得好人家?如果不算,那请母亲告诉我,什么样的人家算是好人家?”

        程钤昂着头,眼眶泛泪,她所说的表姐,正是程夫人的侄女刘氏,这位刘表姐比程钤大上四岁,也是个美貌端方的好姑娘,幼时两人常在一块儿玩耍,进京之后也多有往来,感情一向不错,刘表姐去岁年底惨死,不仅程夫人为之心伤,于程钤而言更是打击不小,最可恨的是那谢元直丧妻不久便又定了亲,不日就要娶新妇过门。

        “阿娘,嫁为人妇后,我的命便不是自己的了,握在公婆、夫婿的手里,他们要我活便活,要我死便死,这样的日子,我不想要。”程钤将头狠狠地磕在地上,很快就有血痕浮了出来,“阿娘,您若真疼女儿,便随了女儿罢!”

        “你,你……”程夫人指着她,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拳拳爱女之心,却被她如此针锋相对,偏偏还无法辩驳,怎能不让程夫人气急攻心。

        她体内的蛊虫虽然已除,但这些日子血气两虚,被程钤一气,脸色雪白,几欲昏倒。

        “夫人,您快喝口茶。”胡嬷嬷见她脸色不对,连忙新倒了一杯茶送到她唇边,程锦却接了过去道,“嬷嬷,这茶先别喝了,还是给阿娘倒一盏白水来。”

        胡嬷嬷闻言立刻去换了一盏温水过来,程锦则捋起程夫人的袖子,找准了一个穴道不轻不重地揉按着,程夫人这才缓过一口气来,但还是不一语,直盯着程钤瞧。

        “我的大小姐啊,您就少说两句吧!”胡嬷嬷眼泪都快流下来了,程夫人家里家外地忙着已是不易,还成日受气,这日子实在是难过,偏偏最乖巧懂事的大姑娘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竟也同她闹了起来,“夫人的身子本就不好,莫怪老奴说句不中听的话,若是夫人被气出个好歹来,你们几个,你们几个……唉!”

        胡嬷嬷比程夫人还要大上好几岁,是程夫人幼时的大丫鬟,几乎可以算是拉扯程夫人长大的,与其说是程夫人的心腹奴仆,更是如姐如母的存在,对程夫人的心疼也绝对是实实在在,真心实意的,程钤今日一反常态顶撞程夫人,最生气不满的就是她,可她毕竟是奴仆,面对眼下的局面也只能干着急。

        程钤的眼眶也红了,但还是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肯让眼泪落下来。

        她如何不知道胡嬷嬷的言下之意,阖府上下,只有程夫人是真正为他们几人考虑的,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他们那万事不管的祖母和父亲,恐怕会任他们自生自灭。

        但是长痛不如短痛,此时的她赌上了所有的勇气和决心,好不容易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如果不继续坚持搏一把,恐怕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世间女子并非只有嫁人一途的,孩儿不甘心一辈子被困在内宅,围着一个自己不知性情的男人转。”程钤的声音哽咽。

        程锦也跪着拜了下去,“阿娘,大姐自幼熟读经义,天赋过人,族学里的范先生都说若大姐若去科举,必能一举得中。我大梁并非没有女官,女子也能参加科举,为何不能让大姐搏一把?”

        “非是我有意泼你们冷水,你们可知科举一途有多难?”程夫人从最初的惊怒中缓过神来,冷静道,“咱们大梁有多少读书人,能过乡试的也就那么一些,其中女子更是寥寥无几,阿钤素来聪明稳妥,我也是听范先生提过的,后来进了国子监女学,在年末大考中也是回回第一,若她是男子,莫说是考中科举了,便是考出个解元,阿娘都不奇怪。可阿钤是女子,这些年读的是女学,可曾对经义、策论上过心?又不像男子那样可以常去书院听先生讲课,便是阿娘让你去考了,恐怕忙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坏了自己的名声,耽误了自己的青春。”

  https://www.65ws.com/a/137/137472/505264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