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凤倾九重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戏话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戏话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一立马撇嘴,一脸的恶心,“莫不是这老东西的什么侄女儿外甥女什么的吧?”

        龙三嘴角抽了抽。

        萧厉珏却支起侧脸,有些嘲弄地笑道,“他倒是心不小,想彻底把持青云国了不成?”

        龙三一脸的凝重,“苗疆春月族人,擅长用蛊。可下毒,可控人。万久福这是明摆着的居心叵测,殿下,可要咱们提前……”

        他做了个手起刀落的斩杀姿势。

        萧厉珏低笑。

        龙一鄙夷地看龙三,“好歹是个女孩子哎!你居然……这样辣手摧花!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将来可怎么娶媳妇哟!”

        “……”龙三用眼神戳死他!

        见萧厉珏似是没有动手的意思,龙三转而又道,“另外,方才三皇子与苏将军,也来了这茶楼。分别在天字五号房,和地字一号房。”

        萧厉珏唇角一挑,“他们竟也来了?”

        又拈起了那块血玉,夹在指间把玩。

        龙三瞄了眼那血色纯正的鸳鸯佩,眼神沉了沉。

        接着说道,“只怕也是来听近日这京华茶楼的戏的。”

        “哦?他们难道也有兴趣不成?”

        龙一将果盘子里剩下的几块果脯一口吃下,站了起来,“话说,这戏里头到底唱的什么啊?咿咿呀呀的,我瞅半天,跟号丧似的,没意思得很!”

        “……”

        龙三已经对这人彻底无语了。

        转过脸直接对萧厉珏说道,“属下已悄悄命人跟这戏班子的班主打听过。班主只说,这戏本子,乃是无意得来,里头唱的,都是杜撰的故事。”

        顿了下,又道,“却说这戏本子提到的山神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哪里!还以为青云国没有这样的地方。”

        萧厉珏原本随意淡慢的眼神里倏然滑过一道冷意。

        旁边一直迷迷糊糊的龙一却先惊了,“山神县?哎呀!该不会是……十年前,闹了疫病,被全县围杀了的那个县吧?”

        说起来,山神县当年出的乱子,因为被镇压以及隐瞒,青云国大多百姓不知晓,可朝廷之中却有不少人是知道的。

        据说这个县,当年突发疫病,导致整个县里民不聊生,凄惨无数。

        还是当时在任的常州指挥使徐之行发现疫情,及时上报朝廷。

        后经过太后、皇上以及内阁各方的私下商定,为了避免消息扩散引起,以及疫病的进一步扩大。

        便由当时初初在太后跟皇上跟前露脸的万久福,亲自带着密旨。

        命徐之行暗中操作,将一个县城,包括县令全家在内的四百多口人,尽数绞杀!

        因着立了大功,万久福也是从这之后一步登天,而徐之行更是青云直上,不过短短数年的时间,便迅速蹿到了从一品的镇远大将军的位子!

        彼时的萧厉珏尚且年幼,偶然之间,听大臣们悄悄议论过此事。

        本觉不妥,试图跟父皇进言,反而还被太后呵斥,甚至直接关入家庙,最后还差点落了个一命呜呼的绝望之地。

        谁都没想到,时隔多年,‘山神县’这三个字,居然还能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众人耳中。

        龙三说道,“是不是那个县,属下不知晓。不过,那戏本子唱的,却是……”

        他顿了下,说道,“戍守的军爷以权谋私私造兵器,被正直贴面的青天县老爷发现。县老爷不忿军爷如此大逆不道,便设法阻拦。不料却被官爷陷害,以县城闹了疫病之由,将其全家杀害!”

        龙一瞪大眼,“这……”转脸又看萧厉珏,“殿下,这分明就是……”

        萧厉珏却看着龙三,幽冷的眸子里,隐隐泛出阴戾的光来。

        龙三接着说道,“且,这戏本子后头,还说,那军爷先是杀了县令一家,本想以疫情掩盖过去,好圈起整个山神县,再慢慢地处理了县里知晓此事的其他人。不料,朝廷却派了钦差。那钦差也不是个好的,居然与军爷勾结,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全县几百口人命!只为掩盖罪行。”

        龙三说到此处时。

        底下那白脸的奸相钦差,正尖细着嗓子唱道,“宁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军爷,何作畏首畏尾的懦夫行径呀?”

        一阵紧碎密致的锣鼓后。

        那半面血红半面黑的罗刹军爷猛喝一声,“杀!”

        “咿呀呀喂!”

        锣鼓骤然喧闹起来!

        龙一张大了嘴。

        “这说的不就是当年的山神县?难道当年之事,还另有内幕?!”

        龙三看向萧厉珏,低声道,“殿下,前几日,镇远将军徐之行,回京了。”

        龙一又眨了眨眼,有些反应不过来。

        萧厉珏却低笑起来,“倒是有人坐不住了。只不过,用这老东西为饵,能钓出哪个……”

        话没说完,突然顿住。

        一双邪诡冷眸,猛地朝下方看去!

        龙一龙三都愣了愣,跟着朝底下人来人往的喧闹大堂看去。

        龙一忽然疑惑地说了声,“咦?那不是……”

        偷偷地瞄了眼萧厉珏,竟然聪明了一回,没说完。

        而龙三,也发现了,大堂的一侧走道边,一个头戴长帷帽,几乎遮蔽了半个身形的少女,正低调安静地从人群里穿过。

        不想,路过的一个上茶水的伙计身形匆匆,竟一不小心带着了她的帷纱。

        差点将她整个帷帽掀翻!

        幸而后头的丫鬟反应快,忙稳住了帽子,又推开那伙计,才不至于让少女失态。

        可饶是如此,电光火石间,少女还是露出了半面梨花照水的姣好容颜。

        正是那个让太子殿下惦记在心里的陈家小姐,陈怡!

        龙三没见过陈怡真容,下意识皱了皱眉。

        随即看到,少女又扶着丫鬟的手,轻轻巧巧地拾起莲步,竟朝三楼这边走来!

        龙一眨了眨眼,忽而兴奋地一拍手,“哎呀,殿下,那陈小姐莫不是知道您来了这里,嘿嘿,特意来寻您的?”

        “瞎闹!”

        萧厉珏还没开口,旁边的龙三倒是呵斥了一句,“未出阁的女子,出门私会外男,是何等不检点的行为?!休要胡说。”

        龙一愕然地看向骤然发怒的龙三,“我说着玩的,老三,你怎么啦?”

        龙三的脸又黑了黑——还当那少女是谁,竟然是那个背地里做了那样恶心事情的陈怡?!

        萧厉珏垂眸,看向手中的半块血玉鸳鸯佩,唇角掠过一抹妖艳如花的笑意。

        片刻后,幽然吩咐,“去接她。”

        这是认定了她就是来寻他的?

        龙三皱了皱眉,“殿下,这陈小姐心机颇深,且殿下此番出行本是隐匿行踪,她居然都能打听得来,足以证明其用心不善。殿下,还是……”

        话没说完,萧厉珏冷冷地扫了一眼过来。

        龙三顿时只觉如坠鬼窟,森冷之气,骤然兜头而下!

        额角陡然便见了冷汗。

        龙一忽而上前,打趣地退了他一把,“你这是嫉妒殿下有人惦记吧?还不快去!再多话,将来你娶媳妇了,我也到处说嘴去!”

        龙三顷刻回神,不过一刹那间,半边的身子都寒如冰霜,连手脚都隐隐发颤起来。

        他垂下头,不再多言,“是。”

        便躬身退了下去。

        龙一扭过头,看萧厉珏还阴气森森的脸,嘻嘻笑道,“殿下,待会要不要属下也回避呀?上回陈小姐那样跑了,您心里一定记挂得很吧?嘿嘿……”

        “本宫瞧你这舌头,也是多余的了。不如给你割了?”萧厉珏森笑看他。

        龙一立马抿嘴,一个劲地摆手。

        “嗤。”

        萧厉珏嗤笑一声,方才因为‘山神县’而起的阴鸷,已然消失。

        惬意松懒的神情里,隐隐夹杂了一丝愉悦的离光。

        ……

        地字一号房。

        费鸣站在苏离身后,低声道,“将军,您没看错,方才那位,是……迟家九小姐。”

        苏离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她今日也来听戏?”

        费鸣顿了下,又道,“她去了天字五号房。”

        苏离回头看他。

        费鸣道,“三皇子在天字五号房。”

        苏离意外,随即,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看向对面戏台上,横尸遍野的布景。

        忽而说道,“你说,今日这场戏,跟她,有没有干系呢?”

        费鸣惊讶,“她竟还能布下如此大局么?”

        苏离笑着摇了摇头,又道,“去瞧瞧,看能不能打听到,她跟三皇子都说了什么。”

        费鸣看了他一眼,抱拳,“是。”

        戏台子上。

        一身血衣的县老爷,蓬头垢面地,将自己的小女儿交给家奴。

        血泪托孤。

        ……

        天字一号房。

        等了许久,也不见龙三回来。

        龙一觑着萧厉珏愈来愈阴沉的脸,忽然笑道,“这龙三,磨磨蹭蹭的。属下去瞧瞧怎么回事……”

        话没说完,门上传来叩门声。

        随即。

        龙三走了进去,脸上的表情,活像吞了一只苍蝇似的。

        龙一看他,“你干嘛呢?人呢?没接着?不是来寻咱殿下的?”

        话音刚落,就感觉背后一阵寒气扑来。

        他赶紧缩了缩脑袋。

        龙三朝萧厉珏行了一礼,随即闷声闷气地说道,“没接着,陈小姐……并非来寻殿下的。”

        龙一傻眼了,刚才的讨好卖乖,那不等于直接打了太子殿下的脸?

  https://www.65ws.com/a/137/137466/48534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