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四百零六章 组团现代游(17)

第四百零六章 组团现代游(17)

        城隍庙这边,繁华热闹,外地游人众多,他一天下来,哪怕只逮住个把客人,也能混一口饱饭,大部分找他算命的客人,心里也不很信,寻个乐子罢了。

        “别说,今天小道士骗的是有点狠,赚个十块二十块的还不行?一张口就五百,确实多了。”

        “这回遇见狠人,小道士要倒霉!”

        “刚才就有个小姑娘过来找他麻烦,还抓了好几把,都见了血,现在过了没十分钟呢,又闹起来,我看小道士要真能掐会算,也该先算一算,他今天到底有没有血光之灾!”

        那胖子老秦,一听周围诱人嘀嘀咕咕地絮叨,心中更气。目光越发不善。

        看来,眼前的小道士竟然是惯犯。

        老秦到不在乎那五百块,就是看不惯这人骗自己老妈,他妈那病本来就让他日日都挂心,现在冒出一骗子,不光骗自家母亲,还诅咒他妈。

        这怎么能忍?

        说他妈人气低,容易招鬼魅邪祟,不就是诅咒他妈身体不好?

        “我呸!”

        老秦越想越怒,“你个混账玩意,他奶奶的,我今天……”

        话音未落,就见小道士目光略显迷惘,抬手向前一张,一阵风吹过,正好吹起老秦手里捏着胡乱挥舞的黄符。

        黄符一飘,落在小道士的掌心,他拿起来仔细看了几眼,轻轻一抖,黄符就完全没有征兆地老化,泛黄,最后化作飞灰。

        小道士吹落了灰,才认认真真打开包,数出五百块钱递过去:“给你。”

        老秦手里被塞了一叠钞票。

        周围围观的游人们都愣了一下。

        “魔术?”

        老秦更是心里一哆嗦,却皱起眉头,迟疑道:“你,这是变戏法呢?”

        话虽如此,可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一股寒气,心中略有些惊恐。

        华国人就是这般。他们什么都不信,却偏偏抵不过心底深处,源于灵魂的某种东西,一旦遇到算命先生一类的人说了什么,口中叨叨不信,心中也难免要信一下。

        此时,老秦心口就和揣了只兔子似的,砰砰砰地乱跳。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戏法?我跟你说,用不着吓唬我,老子,老子不信邪!”

        小道士盯着老秦看了半晌,轻声道:“唔,你既不信……是我学艺不精,看错了相,钱还你。”

        围观人群:“……”

        老秦:“……”

        小道士说完,平平淡淡一笑,他不笑时相貌就不错,此时一笑,仿佛天地的光芒都落在他身上,竟有种圣洁之感。

        众人都一怔,只见他低头就收拾桌上东西,把罗盘收起来,八卦图折叠好塞在易经里面,一块儿往背包里一装,背在身后,起身大大方方地推开老秦,就要走。

        老秦是来找麻烦的,可他不由自主感到一股压力,愣是没敢再阻拦。

        小道士一路穿过人群,朝杨玉英他们走过去。

        周重皱眉,眉眼间露出些许嫌弃,捂住鼻子向旁边一让。

        小道士就忽然驻足,回过身看向周重,朝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一通,忽然道:“你这人可真有胆量,啧啧,都这样了,还不知道行善积德……好生不怕死。”

        周重蹙眉,冷笑道:“城隍庙这边的环境可真该整顿整顿,怎么什么人都敢跑过来招摇撞骗?小子,你在别处坑人,不干我事,警告你,别招我,你招惹不起!”

        小道士瞬间冷下脸。

        不知为何,他脸一沉,周重竟感觉肩膀一重,腰身就抑制不住地弯下去。

        小道士此时脸色到缓和过来,一笑摇头:“和个死人生什么闲气。”

        嘀咕了句,小道士就溜溜达达走人。

        “唔。”

        他一路走到杨玉英身边,面上忽带出一点为难,耳朵根泛红,又回头对那个老秦道,“你妈是个好人,替我谢谢你妈,她老人家会有福报的,必得安泰。”

        老秦愣了下,心中的忐忑还在,怒气到一点点散去,小声咕哝:“早表现得这么好,我……”

        他会暴怒,一来母亲受骗,二来也是瞧不上那小道士装神秘,装高深莫测那架势。

        缓了好一会儿,沉重的压力才消退,周重按了按肩膀,掏出手机打给自家秘书:“给我预约,我要做一个全身体检。”

        刚才奇怪的感觉只有一瞬间,可就那一瞬间,周重简直要怀疑自己被人下了药。

        杨玉英和小道士一前一后出了人群。

        程寒和齐为民就齐齐朝这小道士拱手行礼:“岳国师,别来无恙。”

        杨玉英:“……”

        这还是头一个不用自我介绍,大家伙就分辨出来的主儿。

        岳东楼,大顺京城最显耀的大人物之一,对着皇帝陛下也是说踹就踹。

        宫里人都很了解这位国师的做派,别看他如今换了一身特别年轻的皮囊,但行为举止都摆在那儿,想认不出来都难。

        岳东楼身为国师,但他其实不修道,不读道经,只是他自幼便有异能,能观气运,改气运。

        他三十岁后又修一门异术,普通人在他面前,就如一本被摊开的书,人生皆可翻阅。

        当然,其中有种种限制,不是说改就能改,说看就能看,可在大顺,岳东楼坐镇京师,整个天下精通异术的高人们便自动退避三舍,对大顺敬而远之。

        这个国师的位置,可不是胡乱什么人都能坐。

        程寒和齐为民你一句我一句,为国师大人解释了现在的状况。

        岳东楼转头冲杨玉英一笑:“走吧,我饿了。”

        杨玉英领着岳东楼去烤鸭店吃烤鸭。

        岳东楼爱吃鸭子的事,大顺朝廷上下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国师吃了一口烤鸭,就叹气道:“杨大人,如今换了个世界,我养老的事就全托付给杨大人了。”

        杨玉英:“……”

        小道士十六七,一副聪明相,张口闭口,却是要养老!

        岳东楼和齐为民,丽妃,程寒不同,人家齐为民他们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打算着自食其力,连丽妃在内,也没真想让杨玉英‘养’。

        可国师当年年轻的时候就赖上陛下,让陛下供养他,一应花销走内廷的账,听说连出门听个戏,去青楼和小姐姐聊个天,也找陛下报销。

        仙风道骨的国师大人,身上是从来不染铜臭味的。

        他现在开口让杨玉英给他养老,皇城司能说不给他养?

        国师附身的这小道士,却是个正经有证的道士,孤儿,从小被一个老道士收养,六岁就开始修道,可惜运气不好,老道士去世之后,道观也就破败,连口饭都吃不上,小道士只好自己出来找个活路。

        只是,他虽然是个真道士,但比起那些假道士更没有‘江湖经验’,哪怕装神棍也没人家装得好,大半年下来,只做些坑蒙拐骗的小买卖。

        今天倒霉,撞上硬茬,小道士饱受惊吓,不知何故猝死,换成了岳东楼。

        岳东楼品一口茶,把原身的记忆一点点捋顺,轻轻一点头:“还好,无父无母,没有麻烦。”

        杨玉英正领着岳东楼去安顿,却说去找小道士麻烦的那老秦,此时很有些心不在焉,脑海里回忆那小道士说过的话。

        他老母亲前几日回老家去,是不是真招惹到那些脏东西?

        那小道士,当真是骗子?

        周重皱眉:“行了,老秦,你还真信那骗子的嘴,都什么年代了,还信那些招摇撞骗的混账东西!”

        老秦没吭声,他长得有点像伙夫,说话不文雅,还挺暴躁,可实际上人家是颇有名气的大导演,好几部电影都拿过国际大奖,这次纯粹是带自家母亲到锦城来旅游。

        周重和他是高中同学,正好遇见这才聚在一起联络联络感情。

        要说多深的交情,那肯定没有,可人在这世上,总免不了要有点人脉关系,酒肉朋友也一样不可或缺。

        老秦心里琢磨,带母亲到正经的道观寺庙转转,哪怕无事,求一个心安也好。

        唔,对了,小道士说自家母亲会有福报?那她的病是不是能好?

        周重摇摇头:“走吧,先去吃饭,城隍庙这边有几家好饭店,咱们去‘满园春’,满园春今年刚请了一位鲁菜大厨,在锦城可显少能吃得到正经的鲁菜……”

        砰!

        老秦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刚想说话,一回头就感觉一阵风声,猛地抬头,正好看到头上一黑影落下。

        周重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砸倒在地。

        骨碌碌,骨碌碌,一个红花白底的陶瓷盆子在地上弹跳了几下。

        老秦吓得手足冰冷,连忙走过去看了一眼,周重闭着眼倒在地上,他连去摸一下都不敢,到是他的女伴镇定地拿出手机叫了救护车。

        跟着救护车,看着街边倒飞的建筑物,老秦小声咕哝:“我得赶快去找我妈。非去道观一趟不可。”

        第二人民医院

        “什么意思?”

        老秦茫然抬头看向眼前的中年医生,又低头看手里一叠报告,ct。

        “组织块影?应该是小病吧?”

        周重在半路上就迷迷糊糊醒了,只是有点脑震荡,吐了两回。但还是彻彻底底地检查了一遍。

        做完检查,老秦作为朋友就被医生喊了过来。

        医生眉头紧蹙,声音有点低:“肝癌的可能性很大,我建议马上通知病人家属,立即做进一步检查……”

        老秦:“……”

        等周重家里人到了,老秦忽然伸手抓住丝丝:“丝丝,我们再去一趟城隍庙,再去找找那小道士!”

        周重可是周家的公子哥,这位惜命的很,基本上过不了多久就做一次体检,有专门的医疗团队负责,每一次检查都很全面。

        可刚才听医生的意思,他的肝癌已经到了中晚期,基本上没得救了。

        老秦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脑海中回忆起小道士对周重说过的话,如今再想,怎么想怎么别有深意。

        岳东楼此时吃完饭,回到大顺公司,见了丽妃,听程寒说了些丽妃如今正在做的事,大感兴趣,笑道:“丽妃气运旺,都不用改运转运,就能心想事成。”

        别看岳东楼的师妹是当今皇后,将门虎女,可岳东楼一早看过,他师妹的气运没有丽妃高。

        后宫的娘娘们,都属于命格贵重,运气也不错的那类人,气运低,也不可能进宫,还升到高位。

        可所有的后妃里面,丽妃的气运也数一数二。

        岳东楼果然是一副养老的架势,每天吃吃喝喝,看看电视剧,每天连打坐练功都不超过两个小时。

        “眼下这世道,这环境,练功两个小时就是极限,再多也没用。”

        闲来无事,他也指点杨玉英,只是这一指点,岳东楼就忍不住长吁短叹,愤愤不平。

        “小姑娘,有你练得这般顺得吗?人体小天地,三关九窍想要通透,何止是难如登天?每一关都足以让资质平平的修行者绝望,到了你这儿,简直就是普通的灵气集聚过程,丝毫不见困难!”

        岳东楼连连感叹,“幸亏你生在大顺,若是落在别的国家,非被当成异种,或者人宝之类,让那些邪术师抓走生吞活剥了去。”

        杨玉英莞尔:“我也没觉得自己多特殊。”

        她遇见的多是天才,大家修行进度都不慢。

        岳东楼瞪了她一眼,到底没再吭声。

        在这个时空,或许是有壁垒一类的东西,修行事倍功半,十分艰难,杨玉英也学着岳东楼,每日只练功一两个小时,只为打磨身体,温养精神,到不追求进境。

        其他人也一样,都沉浸在当下轻松愉快的氛围中。

        丽妃悄无声息地同天桥公司和平解约,一点麻烦都没有,只有孙姐例行公事地劝了两句,她不听劝,也便无所谓。

        解约的事办得特别低调,没有掀起丝毫风浪。

        丽妃现在的那点粉丝,一部分是‘星火’粉丝,一部分‘票友’,好多甚至都不知道丽妃签过经纪公司。

        只是,目前只有丽妃一个,大顺的架子还没搭建完,杨玉英并不急着让大顺出现在公众面前,也用不着丽妃去宣传,她还是每日拍些自己练功的小花絮,偶尔也拍一拍杨玉英他们,上传到网上和网友粉丝们互动一下。

  https://www.65ws.com/a/137/137252/537935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