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白夜猎凶 > 【88】催心

【88】催心

        “白哥,你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吗?”

        我坐在轮椅上,前面,已经失去理智的枪手用手枪顶着林彦儿的脑袋,林彦儿和刘影被拷在了一起。

        枪手周丞丞借着教学楼顶部一个高台的位置,跟警方形成了对峙。

        高台墙体颇厚,有一个角落,刚好能容下一个人,周丞丞就躲在角落里,把林彦儿和刘影当成人盾,挡住了狙.击.手的视线。

        在这种反侦察能力极强的凶手面前,强行击毙几乎是不可能的选项,所以谈判是唯一可以选择的路子。

        我来了。

        我知道只有我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因为凶手的目标就是我。

        所以我出现在了天楼,叫退了所有跟周丞丞对峙的警察,现在天台上只有我和周丞丞,还有两个人质。

        我心平气和的说:“兄弟,你不是需要我吗,那我跟你谈个条件,要不让我和两位女孩交换吧,或许我的利用价值比她们更大。”

        “如果有可能,我需要让这座城市毁灭。”

        周丞丞咬牙切齿,就像一具怨毒的幽魂,竟然说出如此赌咒般的话语。

        我点了点头:“一个想让城市毁灭的人,可以想象这座城市给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说出你的过去,让我来帮助你。”

        我的话,永远直接击中别人的心脏。

        这是谈判的技巧,没必要拐弯抹角,因为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浪费时间相当于变相的谋杀,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让我们来消耗了。

        那边的周丞丞冷笑了起来:“白小天,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凭你的能力,能够改变一切吗,你改变不了什么,这个世界到处是鬼魅魍魉,你永远抓不完的,白夜猎凶,这就是一个笑话,猎到最后,你会让你自己也变成一个凶手,请你记住一句话,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那我还你一句话,如果深渊真的有眼睛,那我白小天会把它填平,不给它任何凝视我的机会。”

        我微微一笑,淡然道。

        周丞丞在那角落里,笑得有些张狂,声音充斥着冷漠:“曾经,你们心中那所谓的信仰,也是多少人心里指路的明灯,当有一天这灯突然熄灭,你会发现,明灯下面的黑暗深处,伴着黑夜跳舞的人,全是人面兽心的恶鬼!”

        有人说,蜕变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没有谁从生下来就是恶魔,也没有谁从一开始就能根正苗红。

        周丞丞记事起从一岁开始吧,为什么那么早,因为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世界观的事情。

        他亲眼看见,自己父亲的同事开枪击杀了自己的父亲。

        那件事后,父亲被评为英雄,同样被一起评为英雄的人,就是那位亲手击杀了他父亲的父亲同事。

        “杀人灭口,你们这些所谓的警察,也会做。”

        周丞丞咬牙切齿。

        这难道是一个关于报仇的事件吗,但在我看来,所有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我非常冷静的问道:“吴晓是谁?”

        听到我这么一问,他似乎吃了一惊。

        他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扯到吴晓,更不明白我为什么对他所说的一切不感兴趣,但是沉吟了片刻,他便回答到:“我想你们一定也查过了资料,那吴晓不过是一个已经去世了的心理医生,跟今天我们要聊的东西没有太大关联。”

        “表面上的资料,的确如此。”

        我沉声说:“但是,据我所知,这个名叫吴晓的人,其实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周枭,周枭有一个儿子,名叫周丞丞,你们之间的关系,就是父子关系,周枭的妻子名叫莫霞,二十年前被杀害碎尸,而这个杀人者,真是周枭本人。”

        那边的周丞丞沉默了。

        林彦儿和刘影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林彦儿说:“白小天,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难道你对周丞丞,很早之前就进行暗中调查了吗?”

        “人在做,天在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没调查,自然会有人去调查,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是它绝不缺席。”

        我没有直接回答任何问题。

        而是用这句话,来解释了一切,或许我这是敷衍,或许是另外一种说辞,但是都已经不重要了。

        周丞丞深吸了一口气:“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罪恶,白小天,你觉得你自己能给出一个真正的答案吗?”

        他这么问,我并不意外,或许在他的眼里,所有东西都已经变质了。

        我没有跟他浪费时间:“直接说吧,你需要什么条件,如果你想一命换一命,那我们也奉陪到底。”

        我直接亮出了底牌,今天,他走不了。

        周丞丞呵呵一笑:“照你的意思,就算我投降了,你们也会在现场击毙我对吗?”

        我冷笑。

        我缓缓点头:“其实,你劫持的两个人质,对于我们来说,毫无任何威胁,因为两个人质里,一个是你心爱的女人,另外一个,则是你自己的同伙。”

        我的话让三个人都惊呆了。

        他们同时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为好,可能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作为警方的谈判代表,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吧,这是逼迫凶手杀死人质的节奏啊。

        周丞丞声音在发颤:“白,白小天,没,没想到你特么的有,这,这么狠……”

        “别跟警方开玩笑,警方狠起来,连自己都杀。”

        这是在玩心理战术,必须在他醒悟过来之前,在心理上彻底摧毁他,我这是在刀尖上舞蹈,在悬崖边睡觉,一不留神就会跌下深渊,摔成粉身碎骨。

        周丞丞用枪顶着林彦儿,咆哮了起来:“草泥马,这是你逼我的,如果我杀死了她,你白小天也不会好过,你逼迫凶手杀害人质,你是要被送上法庭的。”

        他的眼眶在充血,嘴里唾沫星子横飞,但是他不敢探出头来,因为他知道百米远的地方,狙.击.手正在用枪对准他。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活下去,尤其是走到极端位置的人,他们更怕死。

        多一秒就可以多呼吸一点新鲜空气,这就是他们最害怕失去的东西,也是他们身上最大的弱点,暴露得如此的明显。

        我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没理会周丞丞,而是跟林彦儿交谈了起来:“林彦儿,你老实告诉我,刘震在警方队伍里的帮手,就是你对吧?”

        林彦儿身体一震,脸色突变:“何以见得?”

        “当初我跟欧夜出任务的时候,你曾经给我一把手枪,但是在手枪里面装上了空包弹,导致我们在高速路上被追杀的货车撞飞,沦陷于灯塔之下,空包弹你怎么解释。”

        我毫不留情的质问。

        林彦儿缓了缓情绪:“白小天,你这是秋后算账吗?”

        “不要说任何其他的话,给我一个正确的解释,我不要搪塞,因为我们都是聪明人,不需要带着面具面对彼此。”

        这是我对林彦儿说得最狠的一句话。

        林彦儿泪花在眼睛里打着闪闪,她似乎已经对我失望了:“白小天,你真是一个混蛋,如果当初我不在手枪里装空包弹,你开枪击毙了货车司机,那现在你还能再这里安安全全吗,你特么早就坐牢了,还说自己是聪明人,你白小天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蠢的蠢货。”

        她说的没错,如果我击毙了货车司机,我面对的即将是牢狱之灾,林彦儿的空包弹间接的救了我。

        但是今天我却用这空包弹反咬一口,看起来我白小天的确是一个不懂感恩的疯子。

        我不为所动,因为我这一刻真的是一个疯子:“实话说了吧,从我师父欧和伟牺牲那一刻起,我就对你产生了怀疑,因为欧和伟的死,跟你必然有着莫大的关系。”

        “白小天,你是疯狗吗,开口就乱咬。”

        林彦儿已经被我说崩溃了,泪水从腮边滚了下来:“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被我自己最信任的人怀疑,白小天,你今天的话让我太失望了,你已经刷新了我对人性底线的认知,你白小天就是一匹活生生的白眼狼。”

        连旁边的刘影都看不下去了:“小天哥,你疯了,没有证据你胡说八道什么,林警官是好人,你这是冤枉好人知道吗?”

        我面无表情。

        冷漠加上冷酷,泪水不能解决一切,哭泣也不能证明清白:“林彦儿,不要在我面前装哭,当天我们拼凑出来的死亡刺青档案其实就是欧和伟的笔记,但是最关键的一页却不见了,鸵鸟肉案件里,当我问到敖荣谁是警方内部双面人时你却出现破坏,所有的巧合和疑点都指向你,你觉得你自己可以清白脱身吗?”

        林彦儿被我这么一逼问,当场就蒙了,她缓缓问到:“所以,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请你自裁以谢天下吧。”

        我尖酸刻薄的说道,林彦儿心丧若死:“白小天,你会后悔的。”

        绝望而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突然一把抓起周丞丞顶在自己脑门的手枪,对周丞丞说:“开枪打死我吧。”

        周丞丞见林彦儿失去了理智,起身想要把手枪抽回,“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空气。

  https://www.65ws.com/a/137/137242/488924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