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佳上门女婿 > 第四十九章 老友相聚

第四十九章 老友相聚

        “老师,你怎么在这?”我猛地站了起来。

        “呵呵,这该是我问你吧,你怎么在这里?”说话的人,是我大学时的导师,也就是带我做课题的负责人。

        我微微一笑,“跟冬子一起约了吃烧烤。”

        董冬,是继我之后,新加入的课题研究的成员,所以导师也同样认识。

        导师一听,笑得跟弥勒佛一样,“坐,你们还在联系呢?”

        “嗯,都在同个城市上班,也方便。”

        “我记得他是医学世家的什么继承人吧,后来是继承家业了?”导师随意问了一句。

        一个经济学院电子商务的高材生去继承家族医院,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我忍不住轻笑出声,“冬子大学都没学过半点跟医学有关的东西,就知道他很抵触家里的继承了。一踏入社会,他就开了一家理发店,边学边做,现在已经有好几家分店了。”

        “呵呵,这小子选择的路也真是跟电子商务都没沾半点关系啊。他开的理发店是什么店名啊,我要是去他店里钱,还可以省不少钱呐。”导师边说边笑。

        他是个很健谈的中年男人,以前就跟我们没什么距离,现在更没有距离可言了。

        他没有变,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开玩笑。

        我跟着他一同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更多大学的会议,我脸上的线条更加的柔和起来。

        “有没有想过,再回来?”导师突然严肃地看着我。

        我笑笑,“确实有这个打算,但是我还不清楚是去自考还是选择成人读本。”

        “你只要有这个心,后面的事就交给我,我帮你搞定。”导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简单的动作,简单的话语,让人心生暖意。

        他并没有因为那件事对我有什么想法,记忆里,导师确实为我争取过。只是当时的他话语权太少。

        “老师现在是……”我下意识地问道。

        导师微微扬起下巴,双臂抱胸,“南大的教导主任。”

        颇有种洋洋自得的味道。

        我不禁笑岔,还是一如既往的幼稚。我们在私底下就给他取过外号,叫金三岁。

        因为他姓金。

        但是,他确实肚子里装了很多知识,而且深受学生的爱戴。

        “主任。”我立马改口,再接再厉道,“我的学习之路能不能继续,就全靠你了。”

        拍马屁我也会,只看我有没有心。

        闻言,导师笑的一脸开怀,“我看你倒是把冬子的油嘴滑舌给学的很透彻。”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对吧!”我委屈地耸了耸肩。

        “哈哈哈,你小子有自知之明,不错,不错。”

        “你们在笑什么?大老远就听到两个疯子在狂笑,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有病是不是?”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不用看就知道,除了董冬,也没人敢这么说导师了。

        我淡然地坐着。

        导师快速起身,一把拧住董冬的耳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懂不懂?”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快,快放手,我的耳朵要撕裂了!”董冬疼得嗷嗷大叫。

        “哼,一点也没有尊师之道。”

        我摇了摇头,只觉得这两人,还挺像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反正,他们还要闹好一会,他们这样我也习惯了。

        我被南大退学之后,萎靡了很久。

        先是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那会,董冬怕我想不开,有事没事来我的出租房。而当时,他跟导师就是这么个相处的模式。

        只不过那时,我都是听着董冬在电话里头跟导师对骂。也是这样热闹的环境,才让我出了那片被阴霾笼罩过的低靡。

        想到以前的事,我总能一个人呆很久,且不知时间。

        “楠子,楠子?”董冬给了我一个暴栗,疼得我龇牙咧嘴。

        “哇靠,下手这么重!”我看了一眼四周,“导师呢?”

        “呵呵,早走了,那老头喊了你好几声你也没理他,你的号码还是我给他的!”董冬鄙视地扫了我一眼。

        我自知理亏,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想吃什么?”

        冬子人生有两大爱好,一是理发,二,就是吃了。

        “哼,又想拿吃得来转移话题,老子不吃这套!”董冬一巴掌又呼在我的头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再次抬起手,“就没见过这么会做梦的男人过!”

        我条件反射地往后一倾。

        心想着,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冬子都转性了?

        “咳,什么做梦,我是个爱幻想的大好青年。”我略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董冬抬起手,突然只露出小拇指往上一竖,用极其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切,一张嘴!真不知道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生物!”

        嗤之以鼻,并上下扫视了我一眼,还配上一个骚气十足的动作。

        我无语地扯了扯嘴角,嘀咕了句,“娘炮!”

        “再说一遍!”董冬撸起袖子。

        “行,行,我错了。”我举起手作投降状。

        董冬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

        “诶呀呀呀,你们的感情还真好呀。”老板娘突然出声,并且指了指冷藏冰箱,“呶,自己挑,新鲜刚串起来的。”

        “谁跟他好,老板娘你眼睛不好使怎么不让你家老头子带你去看看。”被人打断后的董冬就像个骤然没了气的气球,干瘪又好笑。

        不过,脾气暴躁。

        “噗嗤。”我一个没忍住嗤笑出声。

        “笑个屁!”董冬起身走向那些美食。

        这家店之所以让那么多人来了又来,不只是因为老板的手艺好,更是因为他们的蔬菜都是自家种的,新鲜又安全。

        不过,这么早过来吃烧烤的,除了我们,也没谁了。

        ……

        “冬子,嫂子……如何?”我一脸坏笑地看着董冬。

        第一胎双胞胎,第二胎是双胞胎的几率可是非常大的。

        看到他眼底的阴沉,我笑得更欢了,“怎么了这是,你不是要生一个足球队啊,按照这个效率,你再来两次就凑齐了。”

        “滚犊子的,爱谁谁生去!”董冬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肉串,好像跟它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一手还用筷子顶啤酒盖。

        这模样,绝了。

        叮——

        啤酒盖掉在了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才停。

        我摇了摇头。

        这跟土匪还真没什么区别,别人喝酒喝的那是一个爽气,而董冬活像是刚从牢里放出来饿了好几天的模样。

        我的眼底布满了笑意。

        粗鲁,却乃真性情也。

        等他狂灌了几口,响嗝从口中溢出,“爽,真太tmd爽了。”

        相较于他,我是尽显绅士风格,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轻轻抿了一口。

        淡笑不语。

        “卧槽,楠子,你在夜色女人堆里是不是呆太久了,怎么这么的淑女。”董冬抬起脚往椅子上一搁,一副大老爷们地说道。

        我瞪着他,“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是文明人。”

        暗指他低俗。

        “你高尚。”

        “嗯,谢谢。”

        “……”

        对于一个被烦闷所困扰着的男人,是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的。

        他只适合化悲愤为力量。

        我继续慢悠悠地吃着,丝毫不被他影响,不过,两人的气氛是越来越和谐。

        董冬一开始吃得太快,到中途突然往外奔去。

        我听着漏风似的传来的呕吐声,顿时没了再吃下去的欲望,干脆喝起了闷酒。

        “楠子,我可真命苦。”估计是在外头吹了会风,他的脑袋也不热了。

        他还命苦?

        就看我犀利的眼神就知道我非常不认同,不过我还是很给面子地问了一句,“说说,怎么了?”

        毕竟,我有求于他,总得抚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我这样想着。

  https://www.65ws.com/a/137/137184/48227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