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佳上门女婿 > 第四十七章 小三的女儿

第四十七章 小三的女儿

        “怎么?”我问道。

        蒋丽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沙发上的某一角。

        我不明所以,疑惑地走向她。

        当我的眼眸触到沙发上的某一团时,脑海中的某根线断裂了。

        轰——

        只要靠近,那股特殊气味还是能够分辨出那团纸巾中,包裹的究竟是什么。

        我要不要这么倒霉?

        欲哭无泪。

        活了二十五年,我第一次做人做的这么失败且抬不起头。

        我红着脸低着头抓过那团纸巾,脚步虚浮地往洗手间再去走去,直接扔在了马桶里。

        冲了不下五次,在确定马桶内已经没有那团纸巾的渣渣碎片,我才重重地呼出来了一口浊气。

        天要亡我啊!

        此刻,我就像个腼腆的小男孩。

        当我红着脸害羞地走到她的身侧坐下后,我紧张地开始解释,“那个,独居的男人,总是需要用特殊手段来处理一些比较难以启齿的需求。很正常,对,很正常。”

        语言是苍白的,解释是没有条理的。

        在心里,我暗骂着自己在说什么胡话。

        “呵呵,害什么羞,大家都是成年人,不就是做了一些事,解决需求嘛,至于说的这么的深奥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哪个学校里的老师,呆板,无趣。”

        跟风轻云淡地说着关于这种男人私密话题的蒋丽相比,我显得更加局促不安些。

        只是,她每说一个字,我都觉得特别扎心。

        虽然我在行为上,常常有那些暧昧挑逗人的行为,可是我并没有对哪个女人真正乱来过。

        当然,除了我那个名存实亡的妻子,也就只有眼前的蒋丽了。

        一个,只是遵从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欲望,而另一个,是我情不自禁更是情难自禁时的渴求。

        越想,某一个地方越发的涨了。

        我不动声色地抬起屁股,往旁边挪了挪。

        鼻尖萦绕着的是蒋丽身上淡淡的体香,让人春心荡漾。

        如果我此时的窘迫样被她发现,我真的不只是丢脸那么简单了,更是变态猥琐大叔了。

        “咳,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我随意地扯开话题,身子微微向前倾,两手交叉放在大腿上。

        这样的动作,刚好能够掩盖住那个让人尴尬的地方。

        “没事就不能来吗?”蒋丽的声音有些飘然,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但是,那无疑让我很雀跃。

        我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她。

        她今天确实很漂亮,淡淡的妆容,殷红的嘴唇,身上穿着一套极为简单却又显身材的衣服。

        那裸露的肩膀雪白又惹人遐想,让人想到了一个花骨朵。

        含苞欲放的美。

        如果她能够再次在我的身下绽放属于她的美丽,我想我定能甘之如饴,且珍惜万分。

        不过,我要的不只是她的身,还要她的心。

        不是心与心之间的交融,就算缠绵在一起,那也只是身体上的愉悦而已。

        我要的,是全部。

        都说身心结合的交缠,那是怎样都不会腻味的。

        为了这个目标,我必须坐怀不乱。

        “有事没事,你都能来。”有些话我还不敢说的太过于直白。

        因为她怎么想,我不知道。

        蒋丽灵动的双眸泛着点点星光,煞是迷人,她笑了,“你怎么会跟我姐姐在一起?”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我不知道蒋青是如何跟家里说的。

        一天是协议上的夫妻,我仍旧不能自顾自的胡来。

        “这种女人的话题,蒋青应该跟家里都交代过吧。”我轻声说道,但是语气非常肯定。

        只不过,提到蒋青,反而让我们难得生出的淡淡涟漪尽显尴尬,无不提醒着彼此的身份。

        一个是小姨子,一个是姐夫。

        怎么都透露着诡异。

        我的心思不纯,她的暧昧不清。

        明知道这是不对的,我们却见面了,她,更是进了我这个独居男人的房子。

        现在,是早上5点。

        正常的小姨子会在这么早的时间出现在姐夫的家里吗?

        答案是,不会。

        我拧着眉头,不安且莫名。

        她来,我欢喜。

        为何?却不明不白,不言不语。

        “你那天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蒋丽突然出声,我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什么,什么对不起?”

        可以想象,我的表情,一愣一愣。

        蒋丽细眉一挑,眼底的笑意透着淡淡的忧伤,“怎么,吃了不认账,怕东窗事发用对不起三个字打发我了?”

        “我……”我僵硬着脸,很想说不是,但是事情上她说的一点都没错。

        如果那日见面时,她未嫁,我未娶,我定不会放她走,可是我是她姐姐的丈夫。

        当时,就是趋于胆小懦弱怕事,我做起了缩头乌龟。

        我害怕我跟她的事被蒋青发现。

        难道现在就不怕了吗?

        不,我同样怕,不过我更想得到蒋丽的心。

        因为欲念,因为贪。

        突然,我鼓足勇气猛地拉住她的手臂,“你不是有男朋友吗?怎么这么早来找我?”

        我一定要问清楚。

        “你觉得呢?”蒋丽没有甩开我的手,只是用另一只弯曲着的手支撑着她的头。

        美若惊鸿。

        她又把橄榄枝丢给了我,这种感觉很不好。

        我不禁想到,之前我的故意冷落促使她主动来找我,可是现在,主动权却掌握在了她的手上。

        果然,谁若动心谁便输了。

        倏然间,我放开了她的手,尔后掩藏起了所有情绪,淡淡地说道:“呵呵,我怎么知道呢?我问了,你不说,你却让我去猜,我猜不到。”

        心依旧,只是也同样带起了面具。

        她不笑了,皱着眉看我。

        “我在她的房间里看到你了穿着迷彩服的照片,你跟她是同学吗?”

        我没说话,心底却波涛汹涌。

        不用去想就知道蒋丽说的那个她就是蒋青,可是她为什么会有我的照片!

        大一新生入学前的军训因为家里的原因我缺席了,所以,唯一一次穿着迷彩服的只有大二时的野外求生。

        我突然想到了汪筝那没头没脑的问话,也是关于我的大二野外求生。

        但是记忆中,大学时我的班级里并没有一个叫蒋青的女人。

        “不是。”我认真地回答,转而又问道:“你姐姐以前是不是改过名字?”

        心里有个未成形的想法,急需我去验证。

        只不过聪明如蒋丽,她的眼底划过一抹讽刺,“她是你老婆,你不去问她,反而向我打听她的事,合适吗?”

        我确实不报希望。

        耸了耸肩,无所谓地笑了笑,“突然想起了而已,你可以不说。”

        反而我对这个事情的淡漠态度让她感到非常不快。

        “她以前跟她妈姓,哦,对了,我跟她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应该跟你说了吧。”蒋丽冷哼了一声,反而跟我讲起了蒋青的事。

        她顿了顿,低下头在包里翻找起东西。

        当蒋丽点起了女士烟冒着火星儿夹在指尖时,才继续说道:“我爸跟她妈是家族联姻,但当时我爸爱的是我妈,迫于爷爷的施压,我爸只能妥协,只不过我爸一直跟我妈藕断丝连,后来有了我。”

        她只是点着,并没有吸一口。

        我看着她,眼眸闪烁着,但是我识趣地没有打断她。

        “呵呵,蒋青十几岁的时候发现了我的存在,然后就改了姓换了名,呵呵,我从小就不喜欢她,凭什么她可以过的那么肆意挥洒,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我,被人指手画脚,我是小三的女儿?呵呵,凭什么?!”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有些激动,她的面容有些扭曲变形。

        可是,我并不讨厌。

        相反,我很心疼。不过,我依旧没有说话。

        我想,她现在需要的并不是我的安慰,当她的听众,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

        尽管,我很想抱住她跟她说,别难过,你有我。

        可是,不行。

  https://www.65ws.com/a/137/137184/48227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