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佳上门女婿 > 第二十八章 折磨

第二十八章 折磨

        我虽然疑惑,但并不打算一探究竟。

        蒋青可是明明白白地告诉过我,让我少管她的事。

        所以,我何必浪费自己的情绪。

        “姐夫,你怎么也不说说姐姐呢,我们可是客人,居然还赶我们回去!”蒋雯丽嘟了嘟嘴,俏皮又甜美。

        她甚至还对我眨了眨眼。

        我没想到她会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有种惹火上身的感觉。

        只不过,我温润一笑,“我有些天没见你姐了。”

        卡在喉咙里的“想念”二字,还是无法轻易地说出口。

        但是,聪明人都知道我要表达的意思。

        而很明显,在场的人,没有愚笨之人。

        我看到蒋雯丽的眸色有些复杂,可以说,我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的异样,但是我立刻撇开了视线。

        毫不留恋。

        巧的是,我看进了那个男人的眼。

        狠厉且阴沉。

        跟刚才的气息判若两人,我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这个男人我知道,是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的CEO,杰克给我的任务里面,就有关于A市所有大大小小企业的领导的了解。

        我花了这么多功夫,如果没有想起他这个人,那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不过,他这背景不知道比我出色了多少。

        我想起了我离开前蒋青对我说的蒋雯丽要带男朋友过来……

        就是他了吧。

        但是,我跟他这个鲜明的对比,蒋青会不舒服吗?

        毕竟,我在她眼里心里,懦弱地让她嫌弃。尽管我这个男人是她自己找来的。

        她们俩姐妹看似平和,实则针锋相对的情况,着实让人觉得奇怪。

        而她一直想着让我更加努力地去学习怎么当个小白脸。

        可她妹妹的男朋友却这样的出色。

        说实话,我到现在也没明白蒋青的脑回路。

        她之所以找上我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男人,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个原因我不得而知。

        而且我问了,也不见得她会告诉我。

        难道她骨子里就是想找个不会反抗她的男人?

        我不做他想。

        这个时候,从进门到现在还未说过一句话的那个男人慢悠悠地起身,骨节分明的左手随意地放进裤袋,慵懒至极。

        他勾了勾性感的薄唇,沙哑的声音随之响起,“雯雯,走吧。”

        说话间,他伸出了空着的大掌自然地牵起了蒋雯丽,温柔却又霸道。

        而蒋雯丽立马化作娇羞的花骨朵,妖艳却又可爱。

        我的眼神闪了闪,唇边的笑意依旧是温柔的。

        看到蒋雯丽乖顺地随那个男人离开,我的心是复杂的。

        可是就在要离开我的视线之际,蒋雯丽突然回眸,投以挑衅的笑容。

        我淡淡地撇开眼。

        砰——

        没了蒋雯丽以及那男人的公寓,无疑是冷清且寂静的。

        诡异的沉默。

        老公的戏演完了。

        我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开了些,保持了一个最安全的距离。

        明明两个人近在迟尺,却陌生的如同路人。

        这个举动,是多么有自知之明,我这样想着。

        “你不该跟我解释一下吗?”耳边是蒋青独有的清冷话音。

        我微微侧头,在看到她黑白分明的瞳眸时,顿了一下才哑着嗓子说道:“之前被我父亲的债主绑了,早上刚……”

        “哼,谁关心你这个,我说的是,谁允许你碰我的?”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蒋青冷漠地打断。

        她依旧是那样高傲。

        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所做的,她是不是看得上。

        “蒋青,在你家人面前,你不是更想我扮演好你的丈夫吗?”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我淡淡地看着她。

        一如她淡淡地看着我。

        只不过,我的眼底没有任何情绪,而她,眼底的漆黑渐渐转深。

        最后,她冷哼了一声,“算你机灵点,你可以走了。”

        “明天你妈的生日,我们要去吗?”蒋青就是这样,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都不会考虑我,但是离开前,我挂着笑意随意地问了一句。

        蒋青很注重形象,可能是跟她的工作性质有关,所以很少不化妆。

        可是我觉得她还是不化的好看,此刻,肌肤若冰雪,体态出尘绝艳。

        但是我的话一出口,蒋青的脸色立马变了。

        如果说刚才的她是漫不经心的漠然,那此刻就是张狂的冷艳,她的眼布满阴沉,冰冷如寒霜的声音响起,“她是你妈?这么想给她过生日?”

        “你别蛮不讲理,我先回去了,如果要我出演丈夫,你提前告诉我,今天我得去夜色上班。”说完,我便抬脚打算离开。

        每次牵扯到她的家人,她总是异常敏感,像只刺猬,一碰就露出自己的尖锐。

        “哼,一个月没见,倒把性子给野坏了,怎么,三十万是不打算要了,我让你学怎么伺候人你倒学会了跟我对付了?过来!”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刚刚让我走的是她,现在让我过去的又是她!

        理智,使我不打算继续傻傻地往前凑,但是,想到这一个月以来的付出,我攥了攥拳头。

        尔后,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

        看到蒋青依旧是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此时尽显猫儿一般的邪魅,可是却让我很不舒服。

        美,却让人心生抵触。

        因为她的眸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

        “给我倒杯水来!”她就像是个高贵的女王,傲慢地吩咐着。

        我没有作声,但是下意识地抬脚往厨房走去。

        这该死的骨子里的懦性!

        没一会,我一手插着口袋,单手拿着装有温水的玻璃杯往蒋青的面前一递,“喝吧,温的。”

        语气里,没有一丝怯意。

        我的眼底闪动着一抹坚定的光芒,此刻,我低头俯视着她。

        女人的唇边轻轻一勾,她双手抱臂,懒懒地又换了一个姿势,她裸露在外的脚丫子俏皮地往前一勾,对着我摇了摇。

        这个举动,似是挑衅。

        让我很不舒服。

        紧抿的唇被我压成了一条直线。

        她精致的五官透着难以亲近的淡漠,幽深的美眸中绽放着炫丽的光芒,“嗯,我又不想喝了,你给我按摩吧。”

        我今天见到的蒋青,与往日的尖锐好像有那么些不同,但具体因为什么,我也懒得去想。

        而且即使我问,她也不见得会搭理我,只是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一如既往的变着法找茬。

        现在,高高在上的她,正悠然地等着我去伺候。

        明明高冷地让人不想接近,却又让我从心底油然而发地震撼。

        即便是经历了一个月非人类的折磨,我看到蒋青,仍旧会产生不一般的情绪。

        隐忍,使我骄傲,却又使我跌宕起伏。

        这次是按摩脚吗?

        我突然想到了见蒋青家长的那日。

        在她家,她也是用这般似是女王般的高傲嘴脸命令我去舔她的脚。

        插在裤袋里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青筋凸起的地方涨得有些生疼。

        过了好一会,眼底的深邃自然地被藏了起来,我的脸上有点僵硬,该是冷峻且生人勿近的。

        一个月的日子让我学会,尽可能地隐藏自己的情绪,别让对方一眼就看透自己。

        “我一直有个疑问。”抬手间,我把水杯往旁边的茶几上一放。

        看过去的时候,蒋青正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瞧,“哼,怎么?”

        清冷幽深的眸光使我心底一滞,连灵魂都止不住颤抖。

        我压下在胸口乱窜的气焰,露出一副谦卑态度,“你为什么让我去夜色,只是让我学习怎么当小白脸吗?”

        要知道,蒋青是绝不允许我忤逆她甚至挑衅她的。

        而现在,我却这样直白地问她,尽管我的语气非常平稳。

        蒋青没有动怒,她的眸色越来越淡,露出一抹探究的眼神,甚至对我投以笑容。

  https://www.65ws.com/a/137/137184/482274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