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五千年来谁著史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埋下钉子

第三百七十八章 埋下钉子

        张灏看着手中的书信,双手都在颤抖。明明房间里暖和的很,四角的火盆烧得正旺,这从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绵袍便能知道。但此刻心头却如坠进了千年冰窟之中,冰寒刺骨!

        简简单单的一封信,寥寥三二百字,此刻却重若千斤,压得他都要承受不起了。

        因为这是赵构的亲笔信!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收到来自大宋亲王的亲笔劝降书。

        因为在太原之役后投效金人的他,早已经认定大宋不可能打得过金兵了,一个是江河日下,一个是旭日东升。张灏就打定主意跟着金人混日子了。

        粘罕与斡离不两路大军会师汴京,他的眼中,赵宋国运已然就是风中的残烛,随时都能够熄灭。哪里想得到,再次得到从前线传回的消息时,却是一个巨大的惊吓。

        康王真做的好大事!

        什么是挽狂澜于既倒,什么是扶大厦之将倾,康王就是。

        而且随着局势的翻转,随着消息的扩散,河东的形式也迅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仿佛一夜之间诸多州县都变换了颜色一样,甚至靠近岚州、石州等地的州县已经重新打出了大宋的旗号。

        徐徽言、孙昂这俩硬骨头与折可求这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会师一处,这般晋西北宋军的实力就猛增了老大一截,就是他和金人齐心协力,亦奈何他们不得。

        张灏是张孝纯的儿子,张孝纯就是跟王渊一同死守太原三百日的河东宣抚使兼知太原府。

        作为一个宣抚相公的儿子,张灏当然不是武将,别看他屡屡领兵,那却是一个标准的再标准不过的文臣。只是大宋朝历来都以文压武么,张灏有张孝纯这个老子在,在太原之役期间,那可是宋廷立起来的一块牌匾。

        先升知州,转瞬升任河西访察使,这在赵宋一朝可是很盛大的皇恩了,一多半是看在他的老爹张孝纯守太原的份上。当时归于张灏指挥的兵马多达五六万之众,比如折可求就在其麾下。

        不过折家军在金军南下之初就已经吃了个大痛,先是折家的嫡支折可存受命驻兵于崞县,崞县城陷被俘,押往应州,被金人囚禁了大半年才逃回了府州,继而便含恨而死。折可求部也损失惨重。也是打那之后,折可求就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临阵转进’这一盖世绝学。然后的时间里,在太原战场上,折可求是一次又一次转进开来。

        宋军第一次救援太原的时候,折可求率领漉延、麟府两军,还未接战,刘光世所部失踪了,折可求与金兵小战后迅速转进。

        第二次救援太原,种师中姚古等部从东路金兵,折可求从西路进兵,然后折可求干脆就没去,只因为姚古焦安节怯战,吸引了朝廷的注意力,一个被贬,一个被砍,替折可求顶了雷。

        朝廷虽然没有责罚折可求,但清楚折可求两次转进的事情,于是第三次李纲救援太原,专门把张灏任命为何西路访察使,希望张灏以父亲被围,而严厉督促麾下诸将进军。

        结果,折可求给张灏报了一个“麟州知州杨宗闵建言,当攻敌所必救。吾虚建上将军旗号而赴晋州,太原之围必解。”这段话的意思就是在说:麟州知州杨宗闵建议,攻打敌人必须救援的地方,我折可求假装打着上将军的旗号去晋州,则太原之围就可以解除了。

        从此之后,折可求所部就失去了联系,等再听闻他部消息的时候,折可求军已经回到府州了。

        随后,张灏部军心大乱,只好率军退到郭栅驻扎,可金兵紧跟其后便杀了来。统制官冀景所部先行溃逃,遂引得全军大败。随后在水文县,统制官张思政偷袭金寨,斩首数百,得了一个小胜,但次日金兵就以三千铁马来冲击,张思政全军大溃,数万宋军至此尽没。张灏仅带着数百牙兵逃去。

        然后太原就失陷了,他老爹被金人俘获,不降,送去了云中囚禁。

        张灏呢,却得了赵桓的一御批——“不忠不孝若此!”

        消息传出后叫张灏如何立于世间?

        对第三次救援太原的失败,赵桓责罚李纲提举洞霄宫,赦免了解潜、刘岩的败军之罪,而只有对他,竟开金口说了一句如此的评价:“此人不忠不孝若此!”

        等张灏听闻这句话的时候,不忠不孝的评价已经传遍天下。他索性就投了金人。“全天下都以灏不忠不孝,我便弃忠而独得一孝。”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是被赵桓逼到金人那边的。当然,这是真的‘被逼无奈’还是假惺惺的作态,那就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了。

        可不管怎样,金人对他还是很相信的。只看他手下还握着上万军兵,那就可见一番。

        这些人都是被张灏竖旗招揽来的宋军败兵和本地青壮团练,可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一旦他动了心思,金人在河东怕是连最后的一丝儿希望都没有了。

        但赵构也是历经了明末风云的人物,岂会就那么轻易的便叫张灏做出选择?赵构根本就不把河东的宋军放在眼中,他的眼球盯着的是燕云十六州。哪怕短期内很难拿下,宋军粮食转运已经不足了。

        金军在河东注定是不能成事的,与其叫人守在河东等死,赵构相信粘罕更会把人通通撤往大同。

        张灏的老爹在云中,也就是大同的边上,后者还是跑去大同了再发难不迟。

        他在信里就直接写了这一点。

        张灏额头上浮出了一层明淅淅的汗珠。

        这回归赵宋,他是愿意的。哪怕被赵桓说是不忠不孝呢,他发自心底的还是更认同中原王朝。

        而对比赵桓,眼前的赵构就是更加理想的投靠对象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亲王,但赵老二不也是从亲王变成皇帝的么?

        赵构手握重兵,身负大义,更有震天雷这种叫女真人都闻风丧胆的神器在手,天下如何得不了?

        张灏根本不担忧自己投靠赵构之后,前途无亮。

        但他担心自己亲老子的命,他都不要忠要孝了,这要是把孝字也丢了,那他就真是不忠不义了。

        赵构没逼他当即跳反那还真是体恤他。

        但他这万把人在太原起事,那绝对能把金人坑的一个不剩,可要是跑去大同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不说驻大同的金军又有多少,也不说他到了大同还能不能执掌实权,只说他这万把人跑到大同后还能剩下几个人,那都是个悬念。危险性自然是直线升高。

        “可真是世事多艰啊!”张灏叹声说。

  https://www.65ws.com/a/137/137123/514043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