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命清风赊酒来 > 20.燕来楼

20.燕来楼

        人,喜闻乐见于利益的变多,却更为在乎利益的减少。

        世间门派无数,真正能号令武林的却也寥寥,那歌诀中的武道势力之间,更是为这天下利益竞争激烈。

        而最大的利益执掌者,必然是一世皇朝。

        如今,大梁皇帝竟可能会有龙子,这于后宫,于朝廷,于大梁江湖,都不是一件小事。

        此前梁帝方景然年近而立却无子,朝堂诸公恐怕早将心思放到别处,比如方景然还有一个亲弟。在国无储君时,各方已经维系好了平衡,或者说,是已经将既有包括日后的利益有了划分,此事当然涉及朝野。

        可现在,很可能有龙子降生的消息一出,便如巨石投进本是平静潭水里,又该激起多少寒波?

        一些人便忍不住要做些什么了,因为先下手为强,晚一步,可能就步步晚,在这种几近变天的事情上,你晚了,就要死。

        苏澈对这些并不知情,因此也没那么多的顾虑,即便是听乔芷薇说了只言片语,也没法联想到这么多。

        可称辉煌的燕来楼里,苏澈扶在二楼雅间前的阑干上,看着门口进出的人。

        苏清在领了他来之后,便去寻他那些同窗好友了。

        雅间里早来了府上的四位夫人,此时她们在饮果酒。于情于理,苏澈自然是不会跟她们独处的,便来到外面,等苏定远和周子衿来。

        他心里隐有期待,因为他记得在武举之前,周子衿说过这回武举后便给自己一个答复。

        “说的应该不是殿试吧。”苏澈心里想着。

        他脸上带着笑意,对方应该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的,这么多年同处,自己的心思何曾瞒过她。

        至于周子衿年纪要比他六岁这一点,苏澈根本不在意,如此一来,周子衿说不定会更疼他,日后若在有考校,想来她也会手下留情。

        苏澈这么想着,脸上的笑有些傻傻的,更是不免脸皮薄红,有些不好意思。

        但好在四下客人众多,热络非常,当也是无人注意,即便有人看到,也会以为是酒酣而已。

        “想什么好事呢,脸红成这样?”苏清一手拿扇,一手拎着酒壶,摇晃过来。

        苏澈脸色如常,道:“什么脸红,我这是喝了果酒,不太适应。”

        “噢”苏清故意拖了个长音,瞥他一眼,道:“难道没人跟你说,你从来藏不住心思吗?”

        苏澈一愣,“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苏清白了他一眼,“不过现在看来,你小子心里肯定藏了事儿,而且还是跟女人有关。”

        苏澈心里一乱,嘴上却不在乎,“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动不动就想女人。”

        “看来我是猜准了。”苏清眼神一亮,伸胳膊勾住眼前人的脖子,“快说,是子衿还是乔芷薇?我说你可以啊,跟乔芷薇不过初见,竟然能跟她喝酒,你们的交情进展很快嘛。”

        在来时,经过那小酒馆,苏大强付酒钱的时候,苏清已经打听清楚了,苏澈竟然是跟乔芷薇来喝的酒,而且还是两人独处!

        当然,对于乔芷薇杀人的事,苏澈没提,而苏大强自然是打听明白了,不过他也没跟苏清说。

        这种事情,不适合跟这个玩天玩地的大哥来说。

        苏澈嫌弃地推苏清的胳膊,“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啊?”

        苏清不以为忤,反而挤挤眼,“为兄那边有不少唱曲儿的姑娘,那嗓音,那身段,啧啧。”

        苏澈眉角一跳,“你这若是让父亲知道了,不光你倒霉,你那些所谓的同窗,也得受牵连。”

        “你想到哪里去了!”苏清义正言辞道:“文墨风流你懂么?君子淑女,盛情难却,这能怪我?”

        苏澈一噎。

        “我们几个同窗之间,是为了几日后的春闱来这里讨论学问。”苏清眼神有些瓢,“是吧,同窗里就不能有女子了么?啊,咱们男人喜欢射箭骑马,女子就不许喜欢弹曲唱词了吗?这是音律,将来也是要考的。”

        要不是苏澈也读过书,从小跟着白先生学过些文章学问,他现在还真信了。

        苏清的嘴,骗人的鬼!

        “随便你吧。”苏澈说了句。

        “咳,那什么,看来你是不信啊。”苏清眼珠一转,以折扇抚了抚两撇小胡子,“这样,你跟我过去,看一眼你就信了。”

        苏澈白眼给他,“你是喝多了么,让我去听曲儿?”

        苏清噎了噎,脸色一红,“你看你,就爱乱想。”

        苏澈笑了笑。

        “是这样,我那几个同窗吧,文采是没的说,但这拳脚上是不太擅长。”苏清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要是请别人来教,传出去难免让人小看,我寻思要不你过去教他们几招?”

        苏澈无语摇头,“看样你还真是喝了不少。”

        “别啊。”见他想拒绝,苏清连忙拉他一把,不过接着松开,“他们品行都不错的,不会惹恼你,你别不信,我给你说说他们,有礼部侍郎包大人的二公子,户部郎主事家的老三,陈员外的儿子……”

        苏澈听明白了,这些人要么是家里小妾所生不得宠的庶子,要么是有些钱财却只算小富的商贾之后,在这梁都,他们其实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起码吃喝不愁,比寒门要强出不少。

        可实际上呢,真才实学先不说,他们的身份地位有些尴尬。跟寒门子弟融入不进去、勋贵圈瞧不上他们,官宦子弟都是嫡子之间来往,或者是有手段有本事的,他们这些不受待见的后辈,若想出人头地,有些难。

        而跟朋友厮混,也是各有团体圈子的,无疑,在这些人里,将军府的苏大少爷便是其核心人物。

        虽然苏清名声不大好,多为人瞧不上,可他风评狼藉只是因为风月,因为他不通武功,可他除此外,品性上没有太大的劣迹,欺压良善更是没有。

        所以,他的朋友一直不少。

        现在,能让苏清给苏澈引荐的,想来也都是能算是朋友的人,这虽然也有想借自家弟弟充面子的意思,不过也没什么恶意。

        就像是一种朋友间的善意的显摆,无伤大雅。

        苏澈看着苏清飘忽不定,有些忐忑的脸色,摇头一笑。

        “子衿姐教我的,我不会交给别人,我会的,他们也学不了。”

        他这么一说,苏清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但马上,他便听眼前人说道,“不过嘛,你说他们文采好,我却是不怎么服的。”

        苏清心中一喜,“就是,你可是我弟,这文采可是仅次于我的。”

        苏澈不由抚额。

  https://www.65ws.com/a/137/137109/48654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