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掌欢 > 第31章 旧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骆笙垂眸听着,心中悲凉难言。

    是啊,可真是傻啊。

    那晚风很大,夜很黑,穿着嫁衣的她骑着马拼命往家中赶,穿着喜服的卫羌在后边追。

    她看到了镇南王府门前屋檐下悬挂的大红灯笼摇摇欲坠,看到了手持利刃的官兵把镇南王府一层又一层包围。

    只恨她还没见到父王与母妃,还没见到尚在襁褓中的幼弟,就从马背上跌落,摔在围杀王府的领头人面前。

    一箭穿透后心的疼及不上绵绵不绝的心痛。

    她的新婚夫婿把她杀死在家门口,甚至容不得她与家人团聚。

    她挣扎着往前爬了爬,迎着围杀王府的领头人错愕的神情从身体涌出的热血中爬过,却永远没有机会爬过那道大门。

    她带着无尽的恨与遗憾闭上眼睛,再睁眼成了骆姑娘。

    而卫羌,她的青梅竹马,她的新婚夫婿,成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大周第二尊贵的男人。

    骆笙用尽全部力气冷静下来,对老乞丐露出个漫不经心的笑“这么说,郡主那位夫婿大婚头一日就成了鳏夫——”

    老乞丐脸色顿变“公子可别乱说!”

    看在那角银子的份上,老乞丐压低了声音“公子是不是一心读书不知外头的事,郡主那位夫婿可是太子。”

    “当今太子居然是那位郡主的夫婿?”骆笙面露惊讶,“可郡主不是嫁到平南王府的么?”

    她说着,把一块碎银不动声色塞过去。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这种在南阳城有些年纪的人都知晓的事,老乞丐收好银子又开了口“太子有功呢,镇南王通敌叛国的证据就是太子从镇南王府找到的。后来天家要从宗室挑一位子弟为皇太子,就选中了当时的平南王世子,也就是当今太子……”

    这些往事若是问其他地方的人,甚至京城的人,恐怕都所知不多,南阳城却不一样。

    老乞丐从一开始也不是乞丐,只是十二年前那场惨事改变的不只镇南王府,也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骆笙沉默许久,露出一抹浅淡笑容“原来如此,太子殿下可真是有勇有谋。”

    问到了想知道的,骆笙换回原来装扮,带着红豆慢慢往客栈的方向走。

    “红豆。”

    “怎么啦,姑娘?”

    “你觉得太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红豆扫一眼四周,压低声音道“婢子有什么想法都不瞒着姑娘。以前啊,婢子觉得太子运气可真好,人也挺和善的样子。”

    “现在呢?”

    红豆撇了撇嘴“现在觉得太子就是个贱渣,那位郡主太可怜了。”

    骆笙眸光闪烁,把水雾逼退。

    她可真喜欢红豆这丫鬟。

    “不过——”

    “不过什么?”

    红豆咬咬唇,声音更低“太子早早找到了镇南王通敌叛国的证据还若无其事把那位郡主娶进门,娶进门后又利落把人杀了,那位郡主难道就从来没察觉这人又狠心又坏吗?”

    骆笙面色平静道“大概是她眼瞎。”

    小丫鬟猛点头“就是眼瞎啊,还是姑娘聪明。”

    骆笙弯唇笑了,笑不及眼底。

    感谢上苍给她一次机会当个聪明人。

    卫羌,你且等着。

    骆笙与盛三郎在客栈碰了头,由他陪着去了路边烧纸。

    清明将至,出门在外的人在路边烧纸祭奠逝去的亲人并不会引人注意。

    等着纸钱烧成灰烬,盛三郎打量着骆笙面色,开口劝道“表妹,咱们回去吧。”

    他总觉得刚刚烧的纸钱只有他买来的一半,可又没证据,也不敢问。

    咳咳,也许是错觉,毕竟他从小到大算学这一科学得不大好。

    骆笙盯着燃成灰烬的纸钱化作灰蝶飞舞,轻轻颔首“嗯,回去吧。”

    夜色渐浓,弯月静静挂在树梢头,有种孤零零的冷清。

    一身黑衣的骆笙走出房门,十分顺利离开了已经陷入沉睡的客栈。

    街头空荡荡,远远的有打更声传来。

    “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夜确实深了,特别是在这么一座久离了繁华喧嚣的小城。

    骆笙脚步轻盈沿着路边飞奔,很快来到那座破败的府邸前。

    门前石狮子威猛依旧,却不复当年光鲜。

    她绕着围墙走了一阵停下来,往后退几步一个助跑攀上墙头,轻轻松松落在了里面。

    骆笙稳了稳身子,环视四周。

    入目是一片荒凉。

    半人高的茂盛杂草,遮天蔽日的树木,还有交织成夜曲的虫鸣。

    骆笙一步步往内走,浑身发冷。

    物是人非,不过如此。

    也许是巧合,更或许是天意,十二年前的今夜正是那场祸事发生之时。

    这一日是她出阁之日,也是全家人乃至她自己的忌日。

    骆笙摸了摸臂弯挎着的包袱,里面装着的是盛三郎买来的烧纸。

    她目前还做不了太多,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亲人烧些纸钱,告诉他们她还在。

    曾经清澈见底的湖面浮满了枯枝败叶,淡淡的腐朽气息直往人鼻端钻。

    骆笙停在湖畔一座绣楼前。

    那是她的闺房,不过如今也没有旧地重游的必要。

    那里承载着她最快活的年少时光,也承载过她出阁前的紧张与期待。

    她是南阳城百姓眼中高高在上的清阳郡主,可在嫁人这件大事上,与寻常少女没有什么不同。

    卫羌是父母替她选的夫婿,样子不丑,性子不坏,又是认识多年的,她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那时候,她靠着床头绣屏也曾悄悄想过,她将来与卫羌也能像父王与母妃那样恩爱吧。

    谁知没有将来。

    骆笙垂眸盯着修长纤细的手指自嘲笑笑。

    谁知现在才能谈得上将来。

    骆笙最后看一眼矗立在腐朽湖畔的绣楼,欲要转身离开,可眼角余光的一瞥令她僵在当场。

    一瞬间的惊惧过后,骆笙立刻闪身躲在树后,手摸上匕首。

    那是一柄镶满宝石的匕首,是骆姑娘留下来的。

    骆笙已经试过,削发如泥,足够锋利。

    借着月光,她的视线紧紧追逐着那道身影。

    那人罩着头脸难以看出男女,一步步离骆笙越来越近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