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掌欢 > 第15章 病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骆笙走得利落,留下表兄弟四人面面相觑,尴尬油然而生。

    盛二郎不快道:“你们听听那丫头说的话,多谢表哥表弟送舍弟回来。呵呵,分明我们与表弟感情更深厚,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顺耳呢。”

    盛大郎不赞同瞥盛二郎一眼:“表妹这话说得没错,二弟你不要鸡蛋里挑骨头。”

    盛二郎眉峰微扬,笑意颇深道:“大哥,你以前提起骆表妹可是带上姓叫的,现在怎么一口一个表妹叫得亲近?”

    盛大郎面色微沉:“二弟莫要乱说。倒是你,是不是应该向表妹道歉?”

    “道什么歉?”盛二郎把折扇一甩,转移心头的不自在。

    盛三郎好心提醒道:“二哥你之前误会骆表妹害二妹咧。”

    提到盛佳兰,气氛陡然凝重。

    盛四郎小声问:“大哥,你们说祖母会如何罚二姐啊?”

    盛家人口简单,气氛和睦,兄弟四人虽与盛佳兰相处时间不多,情分却很不错。

    盛大郎沉默良久,摸了摸幼弟的头:“长辈的事我们就不要多问了。”

    他说着,眸光深沉扫过几个兄弟,正色道:“三位弟弟要以此事为戒,以后莫要犯二妹犯的错。”

    “是。”三人齐声道。

    盛大郎察觉骆辰院中下人已经好奇往外瞄,以拳抵唇咳嗽一声:“走吧。”

    再待下去就要让人误会他们是见了骆表妹舍不得走了。

    对于盛大郎来说,骆笙今日的表现令他转了印象,颇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却绝没送上去给祖母当外孙女婿的准备。

    兄弟四人瞬间走了个干净,守着院子的小厮转着眼珠暗想:今日四位公子有些不一样呢,难道是遇到了表姑娘的缘故?

    要说起来,表姑娘虽然凶名在外,长得却是一等一好看。

    小厮目光投向屋门口,默默想着。

    屋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是骆辰熟悉的味道。

    “公子,表姑娘来了。”

    骆辰一听下人禀报,当即眉头一皱。

    都说不用骆笙送了,她来干什么?

    见骆辰迟迟不语,小厮忙道:“要不小的请表姑娘回去?”

    骆辰横了小厮一眼,不悦道:“谁让你自作主张?请表姑娘进来。”

    小厮马屁拍到马腿上,满心苦涩应声是,忙去请人。

    竹帘轻动,骆笙带着红豆走进来。

    “你来干什么?”骆辰绷着脸问。

    骆笙微微弯唇:“来看看你有没有好一些。”

    骆辰脸一别:“你又不是大夫,来看有什么用。”

    见骆辰精神还算好,骆笙不准备久留:“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骆辰嘴角抖了抖。

    这是来看人的态度吗?一点诚意都无。

    眼见骆笙转身走向竹帘,骆辰喊了一句:“等等。”

    骆笙驻足:“小弟还有事?”

    “小弟”二字令骆辰颇为不适,皱了皱眉才对红豆与屋内伺候的小厮道:“你们两个先退下。”

    红豆瞄了骆笙一眼,见她微微点头,扭身就出去了,还不忘拉小厮一把:“没听主子吩咐么,没个眼力劲儿。”

    就这种反应迟钝的小厮连给姑娘提鞋都不配,更别提争到上街名额了,也就是金沙这里没啥竞争力。

    站到廊芜下的小丫鬟惆怅想着,格外怀念京城的繁华肆意。

    屋中只剩姐弟二人四目相对。

    骆笙不愿把时间浪费在猜测上,开门见山问:“小弟有话对我说?”

    骆辰靠着屏风沉默着。

    骆笙不再催促,静静等对方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骆辰突然问道:“你会凫水?”

    骆笙意外动了动眉梢。

    骆辰这个问题,可有些意思。

    骆辰突然靠近一步,眼中带着探究:“当时在湖里我要沉下去,你把我推给了红豆,那个瞬间无人助你,你却安然无恙……”

    静静听着骆辰指出其中疑点,骆笙忍不住笑了。

    骆姑娘的这个弟弟倒是聪明,更难得的是面对盛老太太等人时半点不露声色。

    要知道,他才十三岁。

    “你笑什么?”

    “我是高兴。”迎着少年疑惑的眼神,骆笙唇角微弯,“高兴小弟没有胳膊肘往外拐。”

    骆辰脸一黑:“我只是不想让事情变得太复杂。盛佳兰把你推入湖里是我亲眼所见,无论你会不会凫水都改不了她害人的事实。我若是说太多,或许会影响外祖母他们的看法。”

    骆笙眨眨眼:“既然如此,小弟在气什么?”

    骆辰被问住,愣了一会儿才没好气道:“你既然会凫水,做出那副要淹死的模样干什么?就不怕弄假成真?”

    哪有随便拿自身安危开玩笑的,骆笙到底有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骆辰越想越气,特别一想自己跳下去救人的举动就觉得很蠢。

    “好了,我知道你关心我。好好休息吧,明日我再来。”骆笙顺手摸了摸骆辰的头,不紧不慢推门出去了。

    骆辰:“……”她又摸他的头!

    “扶松——”骆辰喊了一声。

    正与红豆互看不顺眼的小厮蹬蹬跑进来:“公子有什么吩咐?”

    骆辰黑着脸道:“明日表姑娘再来,给我拿扫帚扫出去!”

    扶松应一声是,心中却直打鼓。

    公子刚刚还恼他自作主张,现在怎么又变了?

    明日他真把表姑娘扫地出门,说不定公子就要把他赶出去了。

    罢了,明日的烦恼还是留到明日再发愁吧。

    只是过了一夜,盛府发生了不小变化:二姑娘不见了。

    那些不知内情的下人之间开始流传一种说法:表姑娘把二姑娘推入湖里还嫌不够,又威胁去大都督面前告状,老太太无法只好把二姑娘送出去避风头。

    啧啧,哪有这样的道理,表姑娘在京城惹了大祸被送到外祖家避风头,结果不知收敛不说,还把二姑娘给逼走了。

    红豆撸着袖子进来,仰头灌了一杯凉茶消气。

    “怎么?”

    “您不知道那些乱嚼舌的奴才有多过分,婢子刚把守二门的婆子打了一顿。”说到这,红豆心虚看了骆笙一眼。

    姑娘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该不会生她的气吧。

    “打赢了?”

    红豆一时忘了心虚,猛拍胸脯:“那是必然啊。”

    骆笙微微颔首:“打赢了就好。小公子情况如何?”

    一提起骆辰,红豆皱起脸:“婢子去打听了,小公子夜里开始发热,如今大夫还在那边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