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掌欢 > 第11章 害人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方多水,骆辰虽因体弱养在外祖家,可他有四个表哥,自是少不了下水的机会。

    要说精通水性,那是没有的。

    浸在早春的湖水中,骆辰生出一股绝望感,无力阻止身体的下沉。

    那股突然传来的推力令他下意识睁开眼,水雾朦胧中少女瓷白的面庞若隐若现。

    骆辰欲要说些什么,唇一动就呛了一口水,被红豆拖上岸时已是虚弱不堪,咳得惊天动地。

    很快骆笙与盛佳兰就先后被救了上来。

    骆笙是被一名容长脸婆子救上来的,救盛佳兰上来的则是盛三郎。

    盛三郎拖着盛佳兰上岸后见她没有大碍,立刻把人交给一旁的丫鬟婆子,吩咐围满湖边的下人:“快送二姑娘与表姑娘回屋换衣裳,并请大夫来表公子房里!”

    说完这话,他弯腰抱起咳嗽不止的骆辰眨眼跑没了踪影。

    骆笙与盛佳兰落水的动静很快传遍盛府上下。

    一名穿青色比甲的丫鬟快步走进盛佳玉的闺房,急声道:“大姑娘,二姑娘与表姑娘落水了!”

    盛佳玉今日因为没有约到盛佳兰去逛脂粉铺正无聊得绣花,闻言把绣绷子一扔,腾地起身:“她们人呢?”

    青衣丫鬟回道:“两位姑娘换完衣裳就被老太太叫到福宁堂去了——”

    盛佳玉顾不得听完,提着裙角向福宁堂赶去。

    福宁堂的院子里,盛大郎兄弟四人比盛佳玉先一步赶来,正站在橘树旁小声说话。

    “我一听二妹与骆表妹掉进湖里可急死了,见表弟已经跳下去救骆表妹,就赶紧把二妹救上来了。”盛三郎说起刚刚的惊险,脸色有些难看。

    盛二郎皱眉:“这么说,你赶到时二妹与骆表妹已经在湖里了?”

    “是啊。”

    盛二郎望一眼屋门口,冷笑道:“二妹可真是流年不利。”

    盛三郎没听太明白,抹了一把脸:“二哥这是什么意思?”

    一旁盛大郎不赞同道:“二弟,二妹与骆表妹正被祖母问话,事情还没弄清楚,不要乱说。”

    盛二郎撇了撇嘴:“是不是乱说很快就知道了。”

    盛三郎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失声道:“二哥,你是说二妹是被骆表妹推下去的?”

    “你是不是傻?”盛二郎拿折扇敲了敲盛三郎的头,没好气道,“不知道什么叫意会么,非要嚷出来。我问你,那时候要是表弟没去救骆表妹,你跳下去后先救哪一个?”

    盛三郎被问住了。

    盛二郎这个问题引起盛大郎与盛四郎的强烈好奇,三人皆目不转睛盯着盛三郎等答案。

    盛三郎只觉压力如山,讷讷道:“不知道……”

    “不知道?”盛二郎声音微扬。

    盛三郎感受到来自兄长的鄙视,忙解释道:“一个堂妹,一个表妹,这不太好选啊,等我纠结完人就淹死了,我觉得哪个离着近就救哪个吧。”

    盛三郎觉得这个答案很完美了,没想到迎头又挨了一折扇。

    “当然是救二妹啊!”盛二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训着兄弟,“那么多下人赶过去了还能让人淹死?大庭广众之下你把骆表妹抱上来,那祖母就找到外孙女婿了!”

    盛三郎张大了嘴:“还,还能这样?”

    盛二郎冷哼一声:“说不准这就是骆表妹的计划——”

    盛大郎皱眉打断盛二郎的话:“二弟,这话说得有些过了。”

    盛佳玉一阵风般冲进了院子:“大哥,二妹她们在里边?”

    见盛大郎等人点头,盛佳玉匆匆上了台阶推门而入。

    盛四郎毕竟年纪小,见盛佳玉进去忍不住了,小声道:“我去听听祖母他们在说什么。”

    眼见盛四郎也跑了,盛二郎一脸严肃道:“男人怎么能听壁脚呢,真不像话!大哥、三弟稍等,我这就把四弟拎回来。”

    盛三郎望着盛二郎的背影摸摸下巴,喃喃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盛大郎摇头笑笑,静静立在橘树旁。

    屋子里红豆一手掐腰,正痛陈盛佳兰罪行:“我们姑娘吩咐我回房拿些瓜子来,没想到我刚带着瓜子赶到花园就瞧见二表姑娘把我们姑娘推下去了……盛老太太,今日这事您要是不为我们姑娘做主,那我,我就收拾包袱回京告诉大都督去!”

    小丫鬟快言快语,一番话把盛老太太等人说得面罩乌云。

    骆笙垂眸而立,在心里叹口气:小丫头还是单纯了些,这么凶悍哪有苦主的样子。

    不过——骆笙想到自身,勾了勾唇角。

    她也不是那种受了委屈就哭哭啼啼求同情的人,这样看来她们主仆还算相得。

    在红豆的一番恐吓下,盛老太太皱眉看向盛佳兰。

    换了一身月白衣裙的盛佳兰乌发半湿,垂落下来几缕青丝贴着面颊,衬得脸色越发苍白。

    盛佳兰未等盛老太太开口就跪了下来,颤声道:“都是孙女的错,请祖母责罚。”

    除此之外,她再未说一个字,以额贴地浑身轻抖。

    红豆抬脚把盛佳兰踹翻,啐道:“我呸,装什么柔弱娇花啊,看我撕烂你的嘴!”

    小丫鬟可不是只说不做的人,当即就撸袖子去撕被踹懵的盛佳兰。

    盛老太太哪见过这样的丫鬟,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骆笙轻抿薄唇,毫无制止的打算。

    面对害人者,她不介意先收些利息。

    “住手!”一声娇叱传来,盛佳玉冲进屋子把单方面殴打盛佳兰的红豆拽开,指着骆笙骂道,“骆笙,你非要置我二妹于死地对不对?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恶毒的人!”

    红豆跟着以前的骆姑娘连相府千金都揍过,哪会怕了盛佳玉,当即抡起拳头准备先收拾了这个强壮一点的表姑娘再说。

    骆笙示意红豆停手,平静望着盛佳玉:“表妹没听到红豆的话?要置人于死地的是盛佳兰。”

    盛佳玉冷笑:“红豆是你的丫鬟,自然是你想让她怎么说就怎么说!”

    盛老太太听到这话,闪了闪眼神。

    想一想外孙女来到盛家后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说长孙女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比起盛佳玉的盛怒,骆笙依旧神色从容,轻飘飘问了一句:“那么表妹不好奇盛佳兰为何出现在湖边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