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掌欢 > 第9章 巧合

第9章 巧合

        盛佳玉与盛佳兰离开后,花叶一阵颤动,一名男子鲤鱼打挺从花丛中跳起来。

        “骆表妹果然还是那么可怕!”把骆笙主仆谈话听进耳中的盛三郎抹了一把脸,一阵后怕。

        他心情不佳,一大早喝了一壶闷酒就倒在花丛里发呆,之后就听到湖边隐隐飘来声音。

        本来他还想出于礼貌打声招呼的——盛三郎打了个激灵摇摇头,拂去身上花叶快步离去。

        骆笙回房后,红豆有些迟疑问:“姑娘,咱们那样说真的会引蛇出洞么?”

        骆笙望着窗外芭蕉神色平静:“总要试试再说。”

        她无法保证旁人一定按着她的意思行事,但对方既然是一条咬过人的毒蛇,寻到机会很可能会再出手。

        红豆歪头看着骆笙,很是不解:“为何这么麻烦,放以前姑娘不会这样咧。”

        骆笙收回目光望向红豆,弯唇而笑:“哦,我以前是什么样的?”

        她生得明艳,笑起来本该明媚灿烂,可此刻眼波幽深,笑不及眼底,使得整个人清冷起来。

        红豆瞧着不由一阵心疼。

        想想她们姑娘以前是多么肆意的人,走了一遭鬼门关喝了孟婆汤,都变小心了呢。

        红豆决定鼓励一下自家姑娘,手一挥道:“以前想都不会想啊,觉得二表姑娘不是个好的,扒光了揍一顿丢到大街上就是了。”

        骆笙眼神微闪:“我以前这么干过?”

        “差不多吧。”红豆说得含糊。

        “具体说说。”

        红豆咬咬唇;“婢子是怕提起来惹姑娘生气。就是那次嘛,府上有个小蹄子冲着司公子抛媚眼——”

        骆笙拦住红豆的话:“司公子又是谁?”

        红豆扶额,一脸心疼道:“姑娘竟然连司公子都忘了,司公子是您逛街时抢回来的面首啊。”

        冷静如骆笙,此刻表情一阵扭曲。

        面首?

        听一听这位骆姑娘的过往,为何她觉得她的郡主是白当的?

        “罢了,不谈这些,你去看看那两个小丫鬟打探消息回来没。”骆笙觉得自己需要缓一缓。

        红豆端了一碟蜜饯摆在骆笙面前,笑嘻嘻道:“姑娘吃点蜜饯心情会好,婢子这就看看去。”

        小丫鬟扭身出去,留下骆笙出了会儿神,拈起一颗蜜饯放入口中。

        酸酸甜甜的梅子,对骆笙来说却算不上可口。

        她盯着指尖的梅子思绪飘得更远。

        她曾经把青梅雕成花朵形状制成蜜饯哄母亲开心。如今她困在金沙成了骆姑娘,也不知父母亲人都如何了。

        旁敲侧击过红豆后,骆笙不敢随意对其他人提及镇南王府。

        从红豆对镇南王府的一无所知,还有她那一晚见到的层层把王府包围的官兵,对于家人的命运她其实已经有了猜测。

        可到底是不甘心,她还是要去看一看!

        骆笙指尖发冷,梅子落回碟中。

        红豆风风火火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小丫鬟。

        两个小丫鬟见了骆笙忙见礼,比起昨日的惶恐,今日竟多了一丝兴奋。

        银钱开路,大部分时候是行得通的。

        “说说吧。”骆笙开门见山。

        一名小丫鬟忙道:“回禀表姑娘,婢子去打听了,钱姑娘是钱举人之女,钱举人去年给她与自己学生定了亲,谁知道钱姑娘倾心苏二公子,死活不愿意嫁过去,眼瞧着要出阁又无法违抗父母之命,竟投缳自尽了……”

        另一名小丫鬟唯恐功劳被同伴抢了去,插嘴道:“婢子是托兄长去打探的,除了轻红说的这些外头人都知道的事,婢子兄长还打探到一件事呢。”

        骆笙看向开口的小丫鬟,神情淡淡。

        小丫鬟不敢卖关子,忙道:“婢子兄长是从钱家车夫那里打听到的,说这位钱姑娘路上偶遇过苏二公子,痴心大发,一路追着苏二公子到了苏府外才离开。”

        说到这里,小丫鬟掩口笑:“虽说金沙暗暗倾心苏二公子的小娘子不少,可敢像这位钱姑娘一样明目张胆追着人跑的还是罕有的——”

        一旁小丫鬟猛拉了她一把:“含翠!”

        叫含翠的丫鬟突然反应过来:眼前这位表姑娘干的事比钱姑娘还令人瞠目结舌呢。

        糟糕,一时语快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小丫鬟吓得脸色发白,战战兢兢望着骆笙。

        骆笙依然神色淡淡,吩咐红豆:“取二两银子给含翠。”

        红豆自是照办。

        得到赏银的含翠脸色这才好转。

        轻红盯着含翠手中的银锞子羡慕不已。

        二两银,顶她几个月月钱了。

        “再取一两给轻红。”骆笙吩咐完,示意两个小丫鬟退下。

        得到赏银的两个小丫鬟走出去,坐在游廊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有些无法置信。

        含翠捏了捏银锞子,不可思议道:“这么简单就得了四两银子?”

        昨日二两,今日二两,加起来比她半年月钱还多。

        这可是不用上交爹娘的私房钱。

        轻红托腮回望房门,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表姑娘没有那么……坏?”

        含翠啐了一口:“给钱就好了?”

        轻红仔细把银锞子收好,翻了个白眼:“给钱的主子不好,难不成打骂你的主子才好?再说,不是钱的事……”

        究竟还因为什么才有这种感觉,她却说不清了。

        屋内,红豆没有为给出去的银钱心疼,反而唏嘘道:“姑娘可比以前会精打细算了。”

        骆笙眉头一皱。

        随意赏了丫鬟七八两银子叫精打细算?

        红豆忙宽慰道:“姑娘是不是忘记了,咱们手头上什么都不多,就是银钱多。”

        大都督送姑娘走的时候可给了不少银票呢,可惜往日那些跟着姑娘一起上街逛的小伙伴除了她一个都不许跟来。

        想一想离开前险些哭瞎眼的另一个大丫鬟蔻儿,红豆又是一阵庆幸。

        骆笙对骆姑娘有多少财帛并无兴趣,摆手示意红豆退下。

        轻轻的关门声传来,在孤身一人的房间中显得分外清晰。

        骆笙端坐在方桌旁,若有所思。

        骆姑娘因为苏二公子“投缳自尽”,钱姑娘也因为苏二公子投缳自尽。

        这样的巧合还真是令人惊悚。

        她微微抿唇,在桌面蘸着茶水以手指写下两个字。

        那两个字,正是苏曜。

  https://www.65ws.com/a/137/137096/482173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