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初唐大农枭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和稀泥的李渊

第一百六十四章 和稀泥的李渊

        李世民很果断的给长孙无忌下达了一个以低于市价两成的价格,向西域胡商出售秦王府门下各库房储备的丝绸的命令。

        可不是他傻,不知道直接用这些丝绸去各个世家开设的商铺里,去买一些保值的东西,比如,秋收之后,再度大跌的粮食。

        而是,他必须要给这些西域胡商一些好处,把所有世家子们都带进去。

        董放说李世民带着三万新招募的府兵去朔方,就能轻轻松松拿下梁师都,那可不是白说的。

        因为,这些西域胡商手中,有八千多匹马,五千左右擅长骑术的骑兵,李世民只要以保护他们出关的名义到朔方,他们也就很自然的成为了李世民可以指挥的兵马。

        毕竟,没有人愿意把自己手中的财富白白的贡献给别人两成多,尤其是他们手中的财富价值高达两千多万贯的时候。

        五千多骑兵的力量可不容小视,李世民的天策上将府,现在都没有养这么多的骑兵呢!到了战场,他们绝对是让手上总兵力不过两万多的梁师都最害怕的力量。

        因为,西域胡商在商路上行走的时候,容易被抢,但通常也会抢别人,一般是看谁的规模大,手上的刀子更锋利一些,这些走货的胡商通常是西域诸国最不怕见血的人,否则,之前梁师都也不会只收他们两成多的关税,就放他们走了,实在是与他们开战,梁师都没有必胜把握,而且搞不好自己的头都有可能会磕掉。

        让李世民比较意外的是,他这一降价向西域胡商兜售丝绸,瞬间就引起了市场上的恐慌,不管是不是秦王府阵营的人,还是其它权贵勋贵,纷纷都开始折价向西域胡商出售自己的丝绸,并且,开始拿着自家丝绸去市面上大量扫货。

        从早有所备的长孙氏商行最先开始拒收丝帛之后,所有商家和害怕做接盘侠遭受损失的世家子们就纷纷下令门下的商铺,禁止收丝帛货币了,一时之间,长安市面上的交易几乎陷入了停滞,李建成和李世民两兄弟,也被李渊叫到了皇宫去询问。

        然之后,李世民将从董放手中得到的羊毛线,羊毛布,羊毛衫,牛羊鹿皮等制作的皮衣,皮靴,还有兔皮大氅,狐皮大氅,貂皮大氅,羊绒大氅等全套服装店推出的产品全部都搬到了大殿。

        “父皇,您看看这些衣物如何?”李世民走入大殿之后,还不待李渊询问或指责,就指着一队捧着托盘的內侍盘中的衣物布料道。

        最近这段时间,李渊倒是已经习惯了洺州出产的东西与众不同了,亲自从榻上起身,开一件件观看起来。

        羊毛线,羊毛布他只是用手摸了一下,便感觉十分柔软,至于那羊毛衫,还有各种皮质的衣衫,他看过了之后,直接叫内侍换到了身上,外型感觉十分精神,他还询问了那些内侍穿衣的感受,得到的回答,除了略紧之外,基本都是好评,不仅舒适,而且保暖。

        等到看到那些大氅的时候,李渊甚至亲自试穿了起来,像兔子皮毛制作的衣服,他平时是不可能穿的,不过,当他将这身明显是由灰兔的皮毛制作而成的大氅披到身上的时候,顿时就有种说不出的舒爽。

        那种柔软的短毛,让他的皮肤触碰到的时候,感觉十分的舒适,而且,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他就感觉到了,这些毛发之上传过来的温度。

        农历九月的长安,天气已经有些凉意,但这件兔皮大氅穿上身之后,他竟然感觉微微发热。

        “朕从前怎么不知,区区兔皮,就可制作出如此柔软舒适,且保暖生温的大氅?”李渊忘记了向李世民问责,甚至都忘记了将身上的兔皮大氅脱下来,开口向李世民问道。

        “这就是于秋的厉害之处了,他的师门‘极北天山灵鹫宫’是个了不得的存在,对于人世间的任何事物,就研究了数千年的时间之久,能将农作物种的高产,能让食物变的好吃,自然也能让这皮裘变的舒适保暖。

        您穿的还只不过是兔皮大氅而已,还有狐皮,貂皮的,即便是寒冬腊月的时候,只消将其中一件披在身上,也能保证您周身温暖,不被寒气所侵。

        这些东西都是好东西,您和儿臣知道,西域胡人也知道,所以,来年的时候,他们采购纺织品,恐怕会以这些皮毛制作的为先,今年,那些胡商就在洺州采购了八千多套皮衣,和一千多件大氅,若不是洺州来不及制作出更多的,他们可能采购的更多。

        儿臣之所以折价出手府中的丝帛,正是因为这种新的织物,可能会大面积替代丝绸。”李世民详细给李渊解释道。

        在一旁早就知道李世民憋着什么坏的李建成这时插嘴道,“你在各家与西域胡商们即将谈定价格的世家,突然压低价格出手大量的丝帛,受损的会是我们所有人,真是糊涂。”

        李世民没给李建成什么好脸色道,“我如果不出手,受损的就会是我自己。恕我不能像大哥一样,自己贴钱去讨好别人。”

        “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贴钱去讨好别人了。我是为了社稷稳定的大局考虑,不像你,鼠目寸光,只知道赚一些眼前小利。”李建成恼火道。

        长幼有序,做弟弟的直接跟他这个有太子身份的哥哥顶嘴,可是很挑衅他威严的事情,吵开了,甚至可以给李世民扣上一个不敬尊长的帽子,搞臭他的名声。

        “像你这样只顾着讨好那些世家子的做法才叫鼠目寸光,西域胡商不管是采购我们的皮毛纺织品也好,还是采购我们的丝绸纺织品也好,都是会为我们带来财富的商业贸易。你强行干预,让那些世家盈利,自己却亏了本,长此以往,那些世家子会越强,你会越弱,到时候,他们还让不让我们李家坐江山,可就两说了。”李世民回怼道。

        他一早就在心里有打算,今天最好是跟李建成把关系闹僵了,让心里一直琢磨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李渊把自己打发到外面去。

        听了李世民一番话,已经脱下兔皮大氅,穿上羊绒大氅的李渊心里倒是觉得,似乎有几分道理。

        见李建成又要开口,李渊却是伸手示意他闭嘴道,“二郎你刚才说,不管西域胡商是采购皮毛纺织品,还是丝绸纺织品,都是为我大唐带来财富的贸易,可今年长安的市税并没有收到钱,只是便宜了于秋那小子一个人,貌似,这小子也是出身范阳卢氏的士族吧!你倒是说说,富他一人和富所有士族有什么区别?”

        “父皇觉得,是镇压一个人的叛乱简单一点,还是镇压全天下所士族的叛乱简单一点?”李世民反问道。

        闻言,李渊点了点头,又道,“于秋此人,既然能叛出家族,弑父杀兄,可见心中是个没有三纲五常的人,有妙物,却不知道敬献君主,可见亦不是个忠君爱国之人,似这等样人,需要防止其做大,大郎此前只怕是有此考量在。”

        李建成立即点了点头,回应李渊说的正是。

        而李渊没有停嘴,接着道,“可是二郎刚才说的对,亏我李家的钱,去富那些士族,让他们做大,亦是对江山社稷有害之事,大郎今后断不可如此行事。”

        李建成抱拳点头行礼道,“儿臣受父皇教诲。”

        李渊左右活动了一下身子,觉得这不薄不厚的羊绒大氅,正适合自己这个时节穿,便也不脱了,走回自己的榻上入坐之后道,“二郎行事向来有远见卓识,但是想法归想法,做事的时候,却是要先求稳,再图其它。

        眼下我大唐四处叛乱未平,需要仰仗各地士族的地方甚多,绝不可与他们交恶,你常年征战在外,对有些情况不太了解,应该体谅你大哥的良苦用心。

        今天有很多大臣上折子说,西域胡商迟迟不肯采购我大唐产出的货物,是因为他们怕沿途有人抢劫他们,朕看这样吧!二郎你也别去庆州了,直接领着新招募的三万府兵护送这些胡商们往西,这样,那些西域胡商们便不用再担心安全的问题,会尽早上路,长安城内各家竞相折价出售丝绸,导致其价格下跌,连累两市关停交易的现状,也就解除了。”

        从李渊对李建成一夸一贬的话一说出来,李世民就知道他这个老爹又准备在自己两兄弟之间和稀泥了。

        不过,他来皇宫的目的,就是为了捞这个出兵的机会,便也多说,直接抱拳领命而去,倒是让后知后觉的李建成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又中计了。

  https://www.65ws.com/a/137/137094/497425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