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囚龙九变 > 第465章 我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圣境强者之间的战斗无休止尽。

    只见往生歇栈掌柜大当家站在往生石碑上,傲然俯视着整个大地,丝毫不将黎元阳放在眼里。而黎元阳即便是匍匐在地,那颗倔强的头颅也没有低下,双眼中的愤怒就如同他身上燃起的凤凰之火。

    “落凤,做我的坐骑,可饶你一命。”往生歇栈掌柜大当家的语气很戏谑。

    然而,此刻的黎元阳并不是那头凤凰,所以无论往生歇栈掌柜大当家对他进行怎样的言语侮辱都无济于事。

    “把穹妃还给我。”黎元阳歇斯底里地发出一声长啸,或许是在宣泄自己的情绪,又或许是在为自己提升气势。

    随后,黎元阳整个人在燎燎的火焰中拔地而起,手中的血屠刀变化成了一柄巨大的火焰长刀,朝着往生歇栈掌柜大当家以及往生石碑狠狠劈斩而去。

    往生歇栈掌柜大当家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既然非要堕落至此,我就再成全你一次。”

    面对血屠刀的疯狂一击,往生歇栈掌柜大当家依旧没有离开往生石碑,只是祭出手中的巨剑很随意地格挡,风轻云淡。

    “往生歇栈的那柄剑,好像是那块天道残碑。”小虬距往生歇栈越来越近,强大的压迫让他清晰地感受到天道残碑之力。

    “不对,天火教的天道残碑怎么会在往生歇栈手里,是把赤龙山给杀了么?”君临比小虬想得更深层一些,因为在很多小事情背后,往往藏着一个很大的阴谋。

    就在君临和小虬想着前因后果的同时,那柄巨剑无限放大,遮天蔽日一般向黎元阳镇压而去,就如当年的场景一样,天道无情。

    黎元阳望着石碑无动于衷,挥动着血屠刀疯狂劈斩,不顾一切地向前冲杀而去。

    然而,事情的结局和当年如出一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奇迹发生,黎元阳被压在天道残碑之下,生死未卜。

    “这是怎么回事?”小虬还在考虑要不要去搭救的瞬间,那头凤凰便已是气息全无。

    “小虬,那头凤凰就这样死了么?”君临疑惑地问道。

    小虬摇了摇头,惊愕道:“不应该的,可他的气息却消失不见了。”

    这里面绝对有猫腻,小虬可不相信那头凤凰会如此不堪一击,而且还消失得如此彻底。

    “君临小子,我们得赶紧进往生歇栈查查,这个老小子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阴谋,而且本神怀疑,那头凤凰一直在骗我们。”小虬把黎元阳想得十分狡诈,而他自己就是被欺骗的人。

    君临闻言后并没有说些什么,或许小虬是对的,但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一切都还只是猜测而已。

    小虬的神色变得十分凝重,总感觉这件事不是一群刚入圣的老小子与上界对抗那么简单。

    可是他们之间到底在谋划什么,小虬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一种合理的可能性。

    或许这一切要在找到妖穹妃之后才会有一个答案。

    一步两步,小虬离往生歇栈越来越近,鬼魅的气氛也越来越浓,丝毫感受不到当初的勃勃生机。

    “往生歇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小虬避过了往生歇栈掌柜大当家的视野,偷偷潜进了往生歇栈。

    这里面没有一个人存在,尽管桌椅板凳都十分干净,但依旧隐瞒不了已有很久不曾来过人的事实。

    “往日里,这到处都是人,”小虬拿起几个酒壶摇了摇,“也不见有人从这里离开,可是那些人呢?”

    往生歇栈的内部很大,而且还有几个独立的空间。

    小虬用最快的速度围着往生歇栈绕了数圈,依然是一无所获。

    “小虬,可还记得丁承钧带我们去的酿酒池?”君临稍稍加以提点一下,小虬便已是领略到了意思,二话不说便是朝那个地方冲去。

    当日丁承钧说过,这个酿酒池的酒是用往生丹酿制而成。但是仔细想想,这些往生丹又是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以君临的认知,往生丹是从往生山脉的火山里喷出来的,每一粒都无比珍贵,是治疗伤势以及提升实力的天材地宝。

    “不知道姐姐怎么样了?”君临看到那汪酿酒池的时候,不由想起自己在往生山脉深处的那些日子,以及那个可爱少女夜星。

    狗娃子,狗妞,这几个称呼在君临心里已经遗忘了很久。

    “我答应过姐姐,三年后回去帮他们治疗身上的脓包,可是我却忘了这件事。”君临自嘲了一声,若不是看到这汪酿酒池,想到了往生丹,恐怕他还无法记起当年的承诺。

    忽然,一道剑光疾速而来,速度之快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好在是小虬掌控身体,区区一道剑光还无法造成威胁,稍稍侧身一避便是躲开了袭击。

    “丁承钧?”小虬在闪避的同时,转身便是一个回旋扣杀,扼住了偷袭者的咽喉。

    是的,这个偷袭者正是丁承钧,尽量他的精神有些萎靡,衣衫很是褴褛,但是那张多年未变的容颜还是很好认的。

    “被控制了?”小虬一个甩手将丁承钧按在地上,随后挤出一滴燃烧的龙血输入其眉心。

    丁承钧在强大的焚灼下渐渐清醒起来,但是清醒下的状态依旧有些迷茫,应该是受了很大的刺激。

    “喂,小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虬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丁承钧脸上,十分霸气地问道。

    本来就比较迷茫的丁承钧在一巴掌过脸后,似乎整个人变得更懵。

    “小子,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小虬见丁承钧还是处于迷茫状态,差点又是一巴掌甩了上去,好在君临阻止了他,否则在没有任何图腾之力的加持下,丁承钧绝对会被打成傻子。

    丁承钧晃了晃脑袋,在看清楚君临那张脸时,疑问道:“你是君临兄弟?”

    小虬松开了扼住丁承钧咽喉的手,道:“君临小子,这事你来处理,本神帮你看着四周。”

    君临透过身体说话,就好像在说腹语一般,道:“丁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丁承钧悲哀地叹息道:“我一直在这里,还不曾离开过,好好一个歇栈,怎么会这样,一个人都没有。”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君临疑惑道。

    丁承钧摇头道:“我什么都不记的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君临耐心地解释道:“有人入圣,上界降下天罚,要杀我们。”

    丁承钧眉头微皱,用确定的语气问道:“我们?”

    君临回答道:“我们,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灵。”

    其实这样的对话很诡异,每个人所关注的点也不相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