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囚龙九变 > 第440章 我快要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很长,是因为无眠,心里藏着许多的心事。

    湘瑜阁的浪漫气氛被一个不速之客破坏,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枯腐的气息。

    只是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君临,而是神木宗的三少爷柳溪河。此刻的他正搂着念茹卿卿我我,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与颜面。

    柳湘瑜对柳溪河的突然堕落甚是不解,一个只会摆弄禁灵阵的榆木脑袋,是什么时候对女人产生了兴趣?

    如果只是普通的情窦初开,柳湘瑜自然不会说什么,甚至会为对方感到高兴,但是她从柳溪河的身上看到了梅笃的影子,也担忧自己的弟弟会落得一个死在女人身上的下场。

    “二姐,什么时候弟弟来湘瑜阁吃个饭喝个酒,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啊?”柳溪河的声音很尖锐,十足的纨绔子弟模样,怀里搂着的念茹也像是一个傀儡,不再有往日的灵动。

    “我们姐妹不是三少爷的对手。”就在柳溪河踏上二层楼之时,一个受伤的女子也跟了上来,对柳湘瑜解释道。

    柳湘瑜挥了挥手,漠然道:“自己去治伤,不要落下病根,这里我自会处理。”

    “是,小姐。”那个受伤的女子望了柳溪河一眼,脸上尽是愤怒。

    柳溪河朝着受伤的女子笑了笑,道:“二姐,你湘瑜阁的女子就是好看,比起弟弟的流木居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柳湘瑜闻言眉头一皱,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若是换作从前,她定会好好教训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一番,但是由于林忘尘的存在,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包括所谓的姐弟之情。

    “三少爷,念茹姑娘国色天香,比起湘瑜阁的胭脂俗粉,你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林忘尘对柳溪河行了礼,可是礼中却让人看不到半点尊敬之意,尤其是在神木宗这样一个以力量论尊卑的地方。

    “忘尘师兄,你这是在说我二姐也是胭脂俗粉么?”柳溪河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随后便又吆喝着美酒佳肴,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林忘尘摇着头笑了笑,对这样一个问题,还真不想多说什么。

    柳湘瑜却说道:“这些日子,你就像变了一个人,要是被父亲知道了,你可就要遭殃了。”

    柳溪河不以为意,反倒笑道:“这敢情好,正好遂了二姐的愿。”

    柳湘瑜心里很生气,但同时也很迷惑,到底是什么变故把柳溪河变成这样,还是说这其中牵扯到了什么隐秘?

    “二姐,有些事不该想就别想,大姐被父亲囚禁,而我也不想和你争,只要给我几个美艳的女子琴瑟和鸣,夜夜鱼水之欢,此生足矣。”柳溪河说这话的同时,眼睛一直停在念茹的某个部位上,一脸猥琐模样,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梅笃。

    柳湘瑜深呼了一口气,在望了林忘尘一眼后,点头道:“这样也好,若有什么需求,你就和二姐说,只要不过分,二姐会帮你。”

    柳溪河闻言大笑,也跟着深呼一口气,道:“二姐,弟弟还真有一事相求。”

    柳湘瑜说道:“什么事?”

    柳溪河将念茹从怀中推出,道:“弟弟希望二姐能为我照顾好念茹,还有她肚里的孩子。”

    柳湘瑜听着柳溪河这话有点像临终托孤,当下便惊疑一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溪河笑道:“因为我要死了。”

    柳湘瑜闻言大惊,立刻从座位上弹起,近到柳溪河的跟前,为其把脉听诊,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一份关爱与担忧。

    “三少爷可是前些日子挑战镜离师弟和云梧师弟受了伤?”林忘尘仔细打量着柳溪河,不由得生起一丝好奇之心。

    柳溪河任由柳湘瑜为自己诊断,笑着回答道:“是受了些伤,但都不碍事,药师叔的一剂良药便可药到病除。”

    林忘尘听这么一说,当下好奇之心更甚,问道:“那三少爷为什么说自己快要死了呢?”

    柳溪河直视着林忘尘,十分严肃道:“因为与忘尘师兄一战,只有生死,不论成败,想必忘尘师兄不想死,所以我就得死。”

    林忘尘很无奈地笑了笑,道:“为什么到我这,就变成了生死之战,况且我还没有答应你,也不会答应你。”

    柳溪河摇头道:“由不得你答不答应,你也不会不答应,因为你不战就会死,我会杀你。”

    林忘尘根本没想过柳溪河会这般针对自己,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索性就应了这场战斗。

    “你为什么要和林师兄决斗?”柳湘瑜有些生气道。

    柳溪河笑道:“如果我和林师兄之间注定死一个,二姐想让谁活着?”

    柳湘瑜在这个问题上肯定会左右为难,可是他们几个人的心里都清楚,她为了林忘尘可以斩断所有的情丝,自然也包括亲情。

    一直没有说话的念茹终于开口说道:“少爷他已经死了。”

    这句话更是让人不解,好端端的一个人就在眼前,为什么要说已经死了,难道只是隐喻,说柳溪河失去了自我,虽然人还活着,但是心已经死去?

    然而,从念茹的眼中可以看到生无可恋的悲哀,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柳溪河活生生站在眼前,任谁也不会怀疑她所说的话。

    事实上,柳溪河确实是死了,被柳云天转魂夺舍而亡。至于念茹为什么会知道,大概是因为柳云天想让她知道。

    如果不是念茹的肚里怀了孩子,以她对柳溪河的忠诚与爱慕,恐怕已是殉情跟随。

    “二姐,念茹就拜托你了,肚子的孩子也拜托你,”柳溪河站了起来,对柳湘瑜躬身施了一礼,“你放心,最后死的人一定是我,不会是林师兄。”

    柳湘瑜很想拒绝,可是她又找不到理由拒绝,道:“你非战不可吗?”

    “非战不可。”柳溪河回答道。

    柳湘瑜强忍着怒气,道:“为什么?”

    “因为我要死了,而我又不想这样平淡地死去,我要在这个世界留下属于柳溪河的传说,所以我需要一战成名的机会,而林师兄是最好的选择。”柳溪河继续回答道。

    林忘尘说道:“我会满足你的心愿,与你痛快一战,不论成败,只讲生死。”

    “多谢林师兄,地方你选,”柳溪河对林忘尘行了抱拳礼,“越瞩目越好。”

    林忘尘点头道:“就定在成亲当日,让所有的宾客见证。”

    柳溪河很满意林忘尘的提议,道:“二姐,我就快要死了,应该为我们家多留几个种,湘瑜阁的几位小姐姐很不错。”

    这么赤裸的暗示,已经到了不要脸的境界,要是柳湘瑜还不明白柳溪河话里的意思,那就是在拒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