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囚龙九变 > 第436章 残碑之威

第436章 残碑之威

        君临在听到两个曾经差一步就要走过神道天路的人一番沮丧的对话后,心里也不由认真地想了想,如果换作是自己的话,站在那条路的起点会怎样做呢?

        此时此刻,君临给不出答案,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番热血与仇恨,现在的他只想保护好慕初晴,找个安全之所带着她隐居起来。

        然而,君临心里又同样清楚,要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就无法保护任何人,即便是与世无争也没用,事情到了一定的程度,你不争也会有人与你争。

        那条路很难走,只要走过了便能到达神的境界,反之,就会成为一具具腐化的白骨。

        忽然地一阵热浪之风迎面扑来,打断了君临沉入神道天路的想象。显然,这是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而在这个祭坛空间里,只有一人能做到这点,那就是烈焰使者。

        君临用意识呼唤着小虬帮忙,可是小虬却没有接过身体的控制权,而是袖手旁观的看着这一切。对此,君临很是无奈,当即便释放着极阳龙炎,随时准备着出击。

        可黎元阳却阻止了君临,飞身站在热浪来袭的前端,道:“虬龙,这次你可不能插手,本座要亲手斩断这份恐惧,一刀劈了那块残碑。”

        君临收回外放的火焰之力,点了点头道:“你要小心。”

        黎元阳凝重着神情,紧握的双手似乎要捏出汗来一样,内心深处正在天人交战。

        君临鼓励道:“既然做出决定,就拿出勇气来,可别丢了凤凰一族的骄傲,我去找玲火。”

        黎元阳没有说话,但是他紧握的双手在慢慢地松开。

        君临也没有再说什么,纵身闯进了热浪之中,想要突破烈焰使者的围堵。

        “你的对手是本座,这次我是认真的。”黎元阳挥手一掌击溃了烈焰使者对君临的偷袭,背后凤翼的颜色变得比之前更加艳丽,火焰的温度也更加灼热。

        烈焰使者现身在黎元阳的跟前,露着结实的胸膛,可是之前的那道疤却变成了火焰的印记。

        “那块残碑在你的手里?”黎元阳没有立即攻击,此刻的他有太多的疑惑。

        烈焰使者却没有回答,也没有出手攻击,而是毫无波澜地盯着黎元阳。

        “你到底是什么人?”黎元阳不敢再小觑眼前这个人半分,毕竟能够使用神道残碑的人绝不会是普通人,很有可能是上面派来潜伏的强者。

        烈焰使者的眼中闪烁一丝贪婪之光,道:“我正缺龙凤之血做药引,你们来得正是时候。”

        黎元阳闻言眉头一皱,但这倒不是因为这句话,而是觉得眼前的烈焰使者有所不同,或许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不由让他更加警觉。

        “先杀落凤,再除囚龙。”烈焰使者话音一落地,便就是身形一闪,一柄巨大的火焰巨枪对着黎元阳横撩而至,威力巨大。

        黎元阳也是纵身一闪,祭出血屠刀便是挥斩出无数道刀光,想要以进为退,以攻为守,对烈焰使者发起了进攻。

        显而易见,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黎元阳被火焰巨枪击中了胸膛,烈焰使者也被血屠刀的刀光给劈中了肩头。

        可是在这样的一招下来,黎元阳的伤势却比烈焰使者要严重许多。

        紧接着又是互相一轮的攻击,凤凰羽扇与血屠刀的频频撞击,每一次都在他们的身上加重了几分伤势,体内翻涌的气血也时时在燃烧,给人一种同归于尽的假象。

        “来到这个世界近千年,与人类寄生而存,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一点也没有学乖。”烈焰使者挥着凤凰羽扇,席卷着烈焰成凤,朝着黎元阳贯击而去。

        黎元阳听着这话,立即勾起了当年的经历,心中愤怒之火熊熊而言,在大喝一声后,将血屠刀朝着烈焰使者掷出,以流星横贯山川之势向其袭杀而去。

        “或许当年的我真的很愚蠢,可是本座……乐意。”黎元阳似乎没有后悔当年的决定,在掷出血屠刀之后,纵身化作凤凰真身而现,直接横断了整个空间。

        “知错不改,本就是愚蠢,乐在其中更是无可救药。”烈焰使者抛去凤凰羽扇以阻挡血屠刀的来袭,随后在黎元阳幻化出真身之时,祭出一块残缺的石碑在手中,可是在重重火焰的包围下,刻在上面的字迹显得十分模糊。

        能清楚落凤这段过往的人,显然不是等闲之辈,而且还能操控这块石碑,难道烈焰使者就是当年镇压他的强者,或者是那个强者遗留在这个世间的一个分身?

        黎元阳不愿去想这些,当再次面对那块残碑时,他的所有心神都集中在其上,不能再重蹈当年的覆辙。

        只见那头火焰凤凰发出嘶鸣之声,先发制人,不等烈焰使者催动残碑的力量,便是向其发起最猛烈的攻击。

        然而,结果似乎在千年前就已是注定,无论过了多久,那头落凤的心境有了怎样的变化,那块看似不大的石碑,却总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在瞬间脱离了烈焰使者的掌控,自动朝着火焰凤凰狠狠砸去。

        随即又是一阵凤鸣惊声而起,只不过听起来却满是悲哀之意。与此同时,寻找到玲火先生与赤燃媚的君临在听到凤鸣声后,不由而然地产生一阵不详的预感。

        “我过去看看。”君临留下这句话后,便以最快的速度向黎元阳赶去,且心中不断念道,“不知道那头凤凰能不能挺过来。”

        玲火先生依旧还背着赤燃媚,在君临离开后也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

        “父亲,你从告诫我不要碰这块石碑,说是会给天火教带来灭顶之灾,可是属于我们的天火圣教在你离开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现在留下的空壳早已是腐烂不堪,就让女儿结束这一切。”

        这是玲火先生的心声,也同样用十分细小的声音念了出来,断断续续地传到君临的耳中。

        若是放在以往,君临必定会回头确定一下,可是此刻是黎元阳生死之际,容不得半点拖延。

        因为在他心中,黎元阳的命远比玲火的秘密要重要。

        “小虬,我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比界之熔炎还要强大的火焰,和囚龙石一样沉重的压力,靠你了,小虬。”君临的气息渐渐变得虚弱,身体在每每踏前一步时,身体所受到的压力都在成倍的增长,同样还有比极阳龙炎还要痛苦的焚身之痛。

        “你要本神救那头凤凰?”

        “可本神为什么要救?”

        “我们从落凤山到葬灵冢再到天火教,一起相互照应,朋友有难,怎能不救。”

        “那是你,本神可与他不熟。”

        此时此刻,小虬的气息明显比君临要好很多,可是能用囚龙石来用作比喻,足见小虬也同样会受到了影响。

  https://www.65ws.com/a/136/136870/475030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