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恶魔出山 > 46.葵花宝典

46.葵花宝典

        秦大少的广告和喇叭还是起作用了,有人小心翼翼去拿简历。

        孙仲平看向周一山,周一山点了点头,于是孙仲平故意把所有简历放在一边,对来拿简历的人也故作不知道。

        有人坚定。

        有人犹豫。

        有人头也不回。

        先前围在摊位前的人也走了大半。

        ……追求更高的职位薪水,本就无可厚非。

        可是那些刚刚入职,就立马跑路的,怎么说都有点过分。

        忠诚虽然不一定是员工必要的品格,但是没有那个老板愿意使用一个心怀二心的人。

        忠诚这两个字,无论在哪儿,都是被人看重的一个品质。

        特别是在周一山眼中,他更看重的就是这一点,能力反而是次要的。

        聂语萱淡然。

        焦孟冷笑。

        孙仲平面无表情。

        周一山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副要走的样子。

        秦大少紧张地嘀咕着。

        周一山笑了笑,又坐下。

        秦大少赶忙掏出手机又发了一条信息。

        周一山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副要走的样子。

        秦大少又紧张地嘀咕着。

        笑了笑,又坐下。

        “你干嘛呢?屁股……”李乘雪瞪眼道。

        “耍猴玩呢!”周一山笑道。

        “我还以为你腰有问题呢?”李乘雪没好气地玩笑道。

        “我腰有什么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就没过正经的时候啊!”李乘雪羞红了脸。

        不是你引的话题吗?

        周一山笑道:  “这怎么又不正经了呢?你啊……”

        果然啊,果然!

        老大,好歹我在旁边啊!

        苍蝇眼观鼻鼻观心,腹诽不已。

        “苍蝇,你先过去,到时候听我指挥。”周一山传音道。

        苍蝇松了口气,向李乘雪弯腰行了个礼,说道:“嫂子,我过去一下!”

        李乘雪脸又红了,不过却很高兴地说道:“小心点,注意安全!”

        周一山微笑不语。

        “怎么?你有意见啊?”李乘雪嗔怪道。

        “没有,没有!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周一山讨饶道。

        “哼——”李乘雪傲娇地皱了皱鼻子。

        “好戏来了,看门口。”周一山突然说道。

        “什么?”李乘雪转过去,吃惊地说道,“是他?”

        只见大门口,病虎带着十多个汉子气势汹汹而来。

        “可不是嘛!”周一山笑道,“你猜接下来会怎样?”

        “我怎么猜得到?”李乘雪撇了撇嘴说道。

        “我猜他要跑!”

        “干嘛要跑?”

        “要不我们赌一下,如果跑了今天晚上……”

        李乘雪呸地一声:“我才不赌……”

        “真不赌啊?”

        “不赌,输了赢了还不是你要怎样就……”

        娇媚得不行,周一山吞了吞口水,说道:“要不我们先回去!”

        咦——

        “要不我猜不跑?”

        不等李乘雪回答,又给苍蝇传音道:“快回来。”

        “怎么了?”李乘雪不解地问道。

        苍蝇也一脸不解地看着周一山,不过却没有询问。

        “病虎后面第三个人,我看不透。”

        李乘雪和苍蝇相互看了一眼,虽然没有见过周一山真正出手,但是听到一个能够神识离体的大高手说看不透,还是很吃惊的。

        不过看周一山还是悠闲地坐着,随即心也就放下了。

        特别是苍蝇心下温暖,他明白周一山是不想他吃亏。

        病虎带着人来到秦大少面前,微微弓着身子,说道:“大少!”

        “去把那两个小子做了,女的给我带回去。”秦大少一指周一山,嚣张地说道,“这人要慢慢杀,让他尝尝蚂蚁上树的滋味!”

        所谓蚂蚁上树,就是在人身上划出无数的伤口,并且给伤口涂上蜂蜜,再将人,扔到蚂蚁窝里。

        蚂蚁上树,最终被蚂蚁慢慢地肯吃干净,最是阴狠毒辣。

        病虎很吃惊,顺着秦大少的手指看过去,却呆愣住了,怎么会是她?

        当下嗫嚅地说道:“大少,我做不到。”

        “怎么?是你熟人下不了手?”秦大少怒道。

        “不是,那个女的我打不过,除非……”

        秦大少很吃惊,对着周一山注意到的那个老者一弯腰,说道:“请白爷爷做主!”

        原来这个老者是秦家长老白松动,潜伏在病虎身边,是准备吞并“汉子”的码头帮。

        现在却被秦大少叫破了身份,不由得恨铁不成钢地怒道:  “胡闹——”

        “白爷爷,你是不知道那个小子有多可恶,他不但天天骚扰唐清霞,还打过我好多次,呜……呜……呜……他下手可狠了……”

        白松动闻言大怒:“反了个天了,病虎去给我刮了他。”

        秦大少大喜,他知道白松动很爱护自己,自己说得越惨,白松动越怒,周一山就会真正越惨。

        而病虎却是一脸懵逼,他虽然跟秦大少有些交情,但曾经的手下突然发号施令了,他一时还转不过弯来。

        “嗯——还不快去?”白松动瞪眼喝道。

        病虎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尾巴骨升起,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定了定神,说道:“是!”

        “唐清霞是谁啊?”李乘雪似笑非笑地说道。

        苍蝇也一副疑问的神情。

        周一山感慨,“我才来京都多久啊?”

        既然你喜欢颠倒黑白、搬弄是非,那就别怪我加把火了。

        突然的,秦大少拉住病虎的手,哭泣着说道:“白爷爷,我其实根本不喜欢唐清霞,我喜欢的是他啊,唐清霞要偷人就偷,其实我也不大在意的,只是她要偷人也应该先告诉我啊!偷了人居然还要奸夫打我……白爷爷,唐家算什么东西……”

        说着又拉过病虎,“我只喜欢他啊!”

        病虎彻底不好了,岂是一个懵逼能够形容的,简直就是行尸走肉一般。

        白松动也目瞪口呆,他是非常喜欢秦大少,他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后代,几乎是把秦大少当成自己的后代关爱。

        可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够了!”白松动喝道。

        “白爷爷,你不喜欢我了吗?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可是你太老了,菊花也多半要谢了,白爷爷你就成全我们吧!”秦大少一手拉着病虎,一手拉着白松动,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白松动只觉得一口老血即将喷出来。

        “砰——”

        打向秦大少脸的巴掌打在了病虎脸上。

        病虎一疼,从懵逼状态中惊醒过来,挣脱秦大少的手,惊慌地跑了。

        “病虎,不要走,我爱你啊!”秦大少拉着白松动的手,“白爷爷,我不活了,我不要唐家的婊子,我就要他那样的,我今天来招人,也是为了找几个备用的啊!”

        看热闹的人也瞬间不好了,特别是刚刚从周一山他们这边过去的人,后悔到了极点,惊恐万分,哗啦啦地跑了。

        真是日了狗了,来找个工作居然遇到变态。

        “哦,我唐家的女人是婊子?”这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非常非常漂亮的男人,穿上女装绝对比女人还漂亮,但是却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声音虽然冰冷,却出奇的好听。

        眼神更冷,是那种目中无余子、除我皆蝼蚁的冷傲。

        他的确有骄傲的本钱,因为他就是唐家天骄唐龙,四大家族中唯一上榜的男性天骄。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就像天上的太阳,一出现,自是焦点,众星暗淡无光。

        就连被周一山控制的秦大少都被吸引,突然扑过去说道:“白爷爷,我要他,我要他……”

        “嘭——”

        唐龙一脚就把他踢飞了,远远地落在大门口,可怜的秦大少鲜血飞溅,晕了过去。

        “唐龙?”白松动冷酷地说道。

        “唐家唐龙。”语气平淡,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不过那种傲然之意直冲云天。

        天下叫唐龙的多了,但是大家记得的绝对只有一个,唐家唐龙,他也以此自傲。

        “你不觉得你下手太重了吗?”白松动双拳紧握,慢慢地说道。

        “被人算计而不自知,愚蠢!”唐龙看也不看白松动,转过身对周一山说道,“你就是那个奴隶!很好!”

        “你就是那个唐家那条爬虫?”周一山还没有说话,李乘雪就受不了了。

        “不,嫂子你错了,哪儿是爬虫啊,明明是被牛逼飞上天的蚯蚓。”苍蝇一本正经地说道。

        “奴隶就是奴隶,身边的人都一脸奴隶样!”唐龙冷酷地说道,“今天你不死,我就亲自来了结你,尽管有失身份。”

        “我肯定不会死,不过你千万不要来找我,我不喜欢男人,更不喜欢不男不女的人,如果……”周一山微笑,“你也别穿女装来,那样我会更恶心。”

        “你找死——”唐龙声音还是很好听,哪怕是威胁人都很好听。

        “呵呵!”

        周一山不屑地一笑。

        “雪儿,苍蝇,我跟你们说,天下什么人都可以结交,唯独有一种人不能,那就是人和妖的结合体,简称人妖。这种人妖看不出性别,其实是雄性阉割了的,特别是苍蝇,你还没有女朋友,一定要仔细看看,像他那样的就是人妖……”

        语速很快,声音很大,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不时有胆大的人去偷看唐龙的身体。

        李乘雪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苍蝇一副受教的样子,不时拿眼镜去扫唐龙,嘴里念念有词:“像,真像,那个身材,那个脸蛋……啧啧,可惜没胸……”

        周一山没想到他今天的一席话,直接在火星创造了一个流行语——人妖。

        唐龙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青,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作为唐家天骄,走到哪儿不是对他客客气气、小心恭维,没想到一个小小奴隶居然敢肆意辱骂。

        手一扬,一篷闪烁着幽蓝光芒的飞针,笼罩着周一山这边摊位上的所有人。

        大慈大悲千叶手——

        这是周一山了解了唐家后特意学习的一门武技,本是佛门功法,不过由他使出来,效果一样的好。

        只见他随手一挥,就把漫天飞针拢在手中,嘴里喝道:“最讨厌你们这些耍针的了,以为你是东方不败啊!难怪不男不女的,原来你修炼的真是葵花宝典啊!”

        不过可惜无人听懂。

        看来要早点让金老大在火星出现了,周一山无奈,装个逼就这么难吗?

        葵花宝典?

        白松动默念,唐家什么时候有这样一部功法了?

        难道是……

  https://www.65ws.com/a/136/136832/47464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