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恐怖悍刀行 > 【277】普仁大仙师

【277】普仁大仙师

        “霸道,呵。”秦月生一把将五阳真人从地上提起,“看你实力不凡,还带了这么多人夜潜此城,定是别有用心,宁杀错不放过,你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今晚来错地方了。”

        随着秦月生一刀斩出,五阳真人项上头颅瞬间就高高飞起,在天火神刀的烈焰之下灼热如火球。

        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紫光忽地从五阳真人脖子断口处飞梭而出,此物甚小,眨眼间便已遁入地里不见踪影。

        秦月生皱眉“什么东西。”

        由于这道紫光速度太快,他在反应过来以后,即使靠着碧落瞳去视线捕捉,也只能看到一抹紫影而已。

        赶紧将五阳真人的尸首分解,由于这家伙不是内力武者,秦月生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内力丸,反而得到了一些没有什么太大用处的宁心神用的道经,不免显得鸡肋。

        见师父死于秦月生刀下,首级还滚落在地上噗滋噗滋的被火烧个不停,他那三个徒弟各持铁伞,心里蓦然就变得好生心寒,拔凉一片,额前冷汗直冒。

        秦月生持刀杀来,再没了五阳真人的叠甲保护以后,这三人哪里还能是他的对手,不出几个回合便被秦月生一一斩落,沦为刀下亡魂。

        与此同时,凤雏城外五里地。

        一道紫光猛地从泥土底下钻了出来,待他稳定住身影,竟是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紫色小人,再仔细一看,便可发现这个小人竟然是五阳真人的形象。

        “倒霉倒霉,不仅肉身被毁,这下连神魂都被人给打了出来。”五阳真人望月哀叹。

        如今天下以武道为主,却是鲜少人入道修炼。

        道者,修真气也,如武者内力境十重方可有机会触碰到宗师之境。

        道者也得温养己身神魂,方才有成仙之机会。

        与武者被人一杀就会死相比,道者却是多有一线生机,可神魂脱体,转为魂修,日后依旧有机会转为魂仙。

        “那人凶猛,想必我那几个徒弟也不是他的对手。”五阳真人叹气。

        如今肉身被毁,他单靠神魂已是无法再去扶持吴豹,大难临头先保自己,五阳真人立马就朝着北方飞去,却是要返回自己的洞府,闭关一段时间,温养己身神魂。

        吴豹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五阳真人竟然会身死于秦月生手中,他若能预想到此事,断然不会让五阳真人去招惹秦月生这个煞星。

        这晚的事情秦月生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此次来的五阳真人一行人都是道者,体内压根没有内力,自然压榨不出内力丸,却是让秦月生感觉有些白浪费力气了。

        失去了五阳真人,吴豹自是宛若断去一臂,哪里还可能再是曹孟达的对手。

        当他将五阳真人留下来的手段耗尽,吴豹势力已是有如风中残烛,彻底败下于曹孟达军队手中,从而吴豹的土地和军队也是被曹孟达一并吞并,曹军势力疯狂暴涨,俨然已有江南第一之势。

        如此一来,身为另一个巨头的刘贤不免就感到压力巨大了,吴豹一死,曹孟达下一个要打的肯定就是他,想到自己的实力早已和曹孟达不在同一个水平上,刘贤这心里不免就忐忑不安,已有心生投曹之意。

        与此同时,三黄势力更显猖獗,这段日子以来吞并了刘贤与吴豹那边的不少地盘,算得上是后起之秀,仅次于曹孟达和刘贤之下。

        吴豹大本营被破,曹孟达亲自骑马入城,将吴豹在城门口施以五马分尸一刑的消息,秦月生第一时间就从太岁盟成员的口中得知。

        虽然秦月生一心全在提升实力上面,但对于这江南局势还是十分清楚的,他的目地是要让三黄成为江南王,但是现在的三黄,其势力还是太弱了。

        如果没有一股全新力量加入,根本敌不过曹孟达,秦月生便亲自动身,再一次前往了扬州府。

        刘贤这块早该吃下去的肥肉,现在是时候该交待出来了。

        ……

        日早。

        刘贤站在自家院子里打着一套养生拳。

        此人虽然不会武学,但这套养生拳法却是打的有板有眼,极其熟练。

        突然间,一名身着枣红袍的青年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刘贤寻思着有些不对劲,刺史府里防范森严,怎么会没有人通报一声,就让一位自己从未见过的人来到此地。

        他当即警惕的看着此人问道“阁下是谁。”

        “哈哈哈,刘大人,久日不见啊。”青年笑道。

        一听到这个声音,刘贤脸色瞬变,虽然他不认识眼前这人,但是这声音却是印象再深刻不过了。

        江南黄巾仙教地位最高之人,普仁大仙师!

        普仁这人非常怪异,你每次见过他以后,不出三日便会将此人的相貌给遗忘的一干二净,怎么都无法再回想起来。

        刘贤自是知道如此,赶紧走上前去行礼道“仙师远道而来,大驾观临。”

        “刘大人,现在江南的情况可不太对啊。”普仁笑看着刘贤“大人本来起点就凌驾于那曹孟达,我教可是很看好你的,特意为你派去多名高手保护,任你调动,但为何会有今日之局,大人可否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虽然普仁一脸笑意,但刘贤的表情却是变得惨白如雪,面容失色。

        对方这是上门怪罪来了啊!

        黄巾仙教和白莲圣教天生不对付,凡事都要争个高低输赢,如今江南大势已去,刘贤怎么看都再翻不起什么浪花来,真若是让曹孟达做了江南王,该让普仁如何回去面见‘天公’。

        所以今日亲自前来,普仁心里可是携带着满腔的怒意。

        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势,刘贤额头顿时就不禁渗出了冷汗。

        “仙,仙师,这情况也非我所愿啊。”刘贤苦丧着脸道“我也是被逼无奈。”

        “噢,那你是因什么被逼。”普仁追问。

        若今日刘贤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普仁在离开江南之前,肯定要将刘贤此人掌毙当场。

        刘贤看了看四周,有些心虚,但是又被逼无法,只好将秦月生这个煞星的事情全给抖搂了出来。

        听到秦月生竟然杀了自己派给刘贤的所有高手,甚至是两名黄巾力士在他手下都毫无抵抗之力,普仁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惊讶。

        “莫非是白莲妖人派过来的高手不成。”普仁皱眉。

        他乃是黄巾将军‘黄天公’的第十弟子,师承‘黄天公’学了一身的好武艺,却是实力不凡,在江南此地,他唯一忌惮的对手就是白莲圣教那边,其余人却是从未被他放在眼里。

        早先刘贤跟他说那十余名内力高手都被一个人给杀了时,他还不太在意,但这次连黄巾力士都挡不住,问题可就大了。

        “那人现在在哪,你知道吗。”普仁问道。

        “仙师,他离开扬州府已经很多日,我也有一段日子没有见过他了。”

        “此人坏我教在江南的布局,不杀此人我怎能甘休。”普仁强压着怒气说道“近日我就在你府上住下了,你记得瞒下消息。”

        刘贤一听又忧又喜,忧的是普仁如今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是一颗定时炸弹,对方随时都有可能会动手杀人,而喜的则是有这么一个高手坐镇,那若是曹孟达派人来暗杀他,却是有人能帮忙抬一手了。

        三日后。

        正逢秦月生打算前往扬州府见一见刘贤,此人如今留在江南也发挥不出什么大用了,出不了多久,只有被曹孟达大军吞并这一个下场。

        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接让刘贤投降于三黄,将大好地盘乖乖奉上,免得三黄日后再从曹孟达手里夺回来方便。

        对于扬州府,秦月生已是轻车熟路,直接就踏着逍遥游天法来到了刺史府内。

        他抓来一名家丁,待问清楚刘贤这会在哪以后,便直接走了过去。

        普仁在刺史府里居住多日,等了多时却依旧不见秦月生主动来找刘贤,不免心里暗暗着急,没办法之下只好走出屋子打算找个干净地方散心一番。

        但就在这时,普仁突然不可思议的抬头目视苍穹,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

        “命星?!”看到那两颗环绕的金色星辰,普仁立马在刺史府里寻了个高处,一跃而上。

        命星之人罕见至极,据普仁自己所知,整个黄巾仙教里也就两个人身具命星。

        一个乃是他的尊是,黄巾将军黄天公,第二个便是大师兄。

        命星之人拥有不凡威力,这点普仁自是非常清楚,眼下见得扬州府内竟然出现了命星之人,一时间心里不禁浮生出一丝嫉妒。

        天才往往都不愿差之于人、弱之于人,大师兄身具命星,所以深受师父喜爱,连培养都多下了几分工夫,这让普仁这些年来心里一直都感到颇有怨气。

        就恨自己不是命星之人。

        此人站在高处如此明显,行走于空中的秦月生哪里能看不到,当即二人一天一地,远远对望。

        杀机!

        秦月生皱起眉头“刘贤这里怎么又来了一个高手,这家伙想找死啊。”

        普仁盯着秦月生,浑身枣红袍微微迎风颤抖。

        无话间,他身上的气势已经弥漫起来,一股黄气瞬间朝秦月生涌去。

        秦月生后手内力反震,一股内力体内反冲,抵挡上了普仁的气势。

        二者力量相冲,秦月生对着普仁便是一掌,内力大手印呼啸而出,笼罩向普仁所在。

        普仁一指点出,便有一道赤芒点出,正中秦月生的大手印。

        砰!!!

        强大的气浪呈四方扩散,亭台楼阁,假山凉亭皆在气浪当中崩塌。

        秦月生一招小试,已知对方实力不亚于自己之下,当即反手往背后一抓,就将天火神刀从玄冥金睛兽制成的软刀鞘里拔出,一刀斩向普仁所在。

        火焰刀气飞斩,呈弯月状划出。

        普仁自是有手段对付,只见他红袍一抖,一片黄雾扩散,一只金黄神雕瞬间从中展翅飞出,双爪直接抓碎了火焰刀气,继续朝着秦月生脑袋啄来。

        天地七大限崩山!

        秦月生一刀再斩,正中神雕首级,整颗神雕脑袋瞬间炸裂,化为黄雾弥漫秦月生四周,一时间却是阻碍了他的视线。

        杀机乍现。

        秦月生猛地回头看向身后一个方向,就见那里的黄雾豁然划出一道人影,十道剑气如开花一般悄然绽放,笼罩秦月生全身而来。

        这十道剑气具蕴含极致锋锐,秦月生眼睛微缩,只见每道剑气之后,又浮现出一个普仁身影,像极了十个普仁持剑围杀。

        “黄道十众杀!”普仁暗喝一声,十把剑刃刺向秦月生全身十个致命死穴。

        普仁带给秦月生的压力,却是要比袁无敌稍弱一些,不过他这剑招极其精妙,饶是白岳剑圣的剑冢密藏当中,也没有存在类似的剑法。

        待看到时,却是让拥有极深剑道造诣的秦月生感悟良多,心里惊喜万分。

        好一个磨刀石!

        秦月生横刀一扫,便在身边扫出一条火焰刀幕。

        砰砰砰!

        刀光碰剑,铿锵有力。

        秦月生突然皱眉,一道剑锋已从他的肩头刺入,从后背洞穿。

        竟是漏了一剑。

        不过好在秦月生体魄惊人,这对于常人来说本该是致死一剑的伤势并不能影响到秦月生太多。

        普仁微微一惊,自己这剑法乃是师父亲赐,一直以来百战百胜,罕逢敌手。

        今日不光被秦月生挡下九剑,最后一剑都已经刺中对方,竟然还无法将其当场致死。

        此人是何等妖孽啊!

        普仁浑身红袍膨胀,鼓鼓作响,气势愈发凝实,竟隐隐形成了一道人影。

        虽受了一剑之伤,但这点伤势连秦月生的不败战躯都逼不出来,他以内力控制住出血的伤势,脚下一踏,顿时赤云瞬生,托着秦月生飞天而起,迎向普仁。

        随着秦月生将内力灌入,整把天火神刀火光大盛,烈火焚天,染红了扬州府的半边天空。

        眼看着火势即将升华到极致,秦月生耳边突然听到一个提示。

        【是/否——将天火之力与天地七大限融合?】

        。

  https://www.65ws.com/a/136/136788/506940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