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恐怖悍刀行 > 【148】造畜

【148】造畜

        月上枝头,夜幕降临。

        秦月生坐在吉祥镇内最高的吉祥客栈屋顶,俯视着镇内各方各处。

        在他面前摆放着一地的食物,有烧鸡、卤牛肉、红烧鱼,全都是秦月生买来后带上来的。

        通过白天的到处询问,秦月生基本确定下来每一次孩童丢失的情况,都是在夜晚发生的,没有一次例外。

        如此一来,秦月生就又得做起守夜这种苦逼且劳累的事情了。

        将所有食物狼吞虎咽的吃光,秦月生随即开始了对玄天真经的修炼。

        自从冲破了三个纳气大穴以后,秦月生这修炼的速度却是大大提升了不少,纳气大穴对于内力武者的作用,就相当于是抽水泵,要从天地间吸取灵气摄入体内。

        一个冲开的纳气大穴就是一个抽水泵,由此可见这些纳气大穴对于内力武者的重要性有多么大。

        在秦月生修炼的过程当中,时辰一点一点过去,很快便夜深,来到了丑时。

        这个时辰,基本上除了那些为了孩子还在守夜的父母以外,其他人都已经睡熟了。

        随着知道手铐脚铐锁着都无法阻止孩童的丢失以后,有很多父母便想出了一人醒着一人睡,然后轮流换班守夜的办法。

        由于日子太短,还不好明说这个办法到底好不好用,反正每晚吉祥镇该丢多少孩子还是得丢多少孩子,并不会因为你想出各种针对办法,而减少孩童丢失的情况发生。

        吉祥镇某处。

        两名穿着夜行衣的神秘人翻身跳进院内,径直朝着亮着烛火的那间屋子走去。

        他们的脚步极其轻盈,没有一点声音,很快便摸到窗边,互相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人率先伸手拉开窗户一条缝,张嘴便对着屋内吹进了一口黄气。

        不出几息,屋内接连响起噗通倒地的声音,此人点点头,另一人立马就拉开窗,灵巧的爬了进去。

        房屋里共有四个成年人,皆已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而在床上正躺着一对同龄同貌的孪生兄弟,看起来不过七八岁左右。

        进屋这人相当娴熟的拿出一根发簪在这二人手脚上的铁铐锁眼里一顿乱撬,随着咔一声响起,铁铐顿时解开,再不复锁人之效。

        一手一个扛起二童,此人立马走到窗边递了出去,随即自己也爬出窗外,顺带着关上了窗户。

        神不知鬼不觉的一次行动,恰恰验证了吉祥镇里那些丢失了孩童父母的说辞。

        二人一经得手,不再滞留,当即迅速离开了此地。

        吉祥镇某处。

        一名黑衣人抱着一个昏迷的孩子从屋里跑了出来,快速消失于夜色之中。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地方都在发生。

        ……

        自从秦月生把自己的精神属性给加到100以后,他就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疲惫了,守望了大半晚的吉祥镇,虽然一点异状都没有发现,但秦月生的精神却是依旧振奋,这使得他可以拥有更好的工作效率。

        正当秦月生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该换个地方看看的时候,突然间远处街道上闪过的一抹黑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什么东西?

        没有犹豫,秦月生立马就踏步飞跃了出去,朝着那抹黑影出现的地方靠近。

        “难得给我找到一个够俊的娃娃。”朱武一边飞奔,一边邪笑的抚摸着自己肩上这个女娃娃的柔嫩小脸。

        借着月光,这的确是一个长得非常可爱俊俏的女娃娃。

        朱武的同伙们都知道的,他这个家伙有点变态,好端端的女人不喜,偏偏好未长大的女娃娃这一口,这些年来缺德丧良心的事情也是没少做。

        看着经过的一条乌漆嘛黑的小巷,朱武突然心头一动,想都不想立马就扛着自己抓来的女娃娃跑进了小巷当中,很快就没了身影。

        “嘿嘿,不行,忍不住了,直接就在这吧。”

        幽黑的小巷里发出一阵????的声音,秦月生从墙头上一跃而下,便见在数步之外,一名黑衣人正脱着裤子,打算往地上跪去。

        秦月生左眼一动,顿时一道淡蓝光芒从他的眼中散发而出,纵使夜色漆黑、小巷无光,他眼前的景物依旧变得清晰可见,亮如白昼。

        这也是秦月生最近摸索出来的碧落瞳能力之一,黑暗视物。

        当看清楚那人正在做什么的瞬间,秦月生脸色瞬间一变,表情充满了怒不可遏的愤怒。

        眼前此景,简直可当为人间大极恶。

        人性的丧失、人性的丑陋在这一刻全部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唰!

        秦月生拔刀一挥,身影如风。

        不知何时他已出现在了那黑衣人身边,又不知何时,他的刀刃上出现了一抹血迹。

        “啊!我的!我的!”黑衣人双手捂着裆部在地面上疯狂打滚,可以看到他的下体某处正在不停出血,地上也是多出了一坨形状很奇怪的棕肉。

        一脚踩在此人嘴上,顿时强行让他闭上了嘴巴。

        秦月生看了那躺在地上还昏迷不醒的女娃娃一眼,非常庆幸,一切正常。

        这女娃娃的手腕和脚踝上都有一道很清晰的勒痕,看着像是先前戴过什么类似于铁铐之类的东西,并且戴的时间还不短。

        秦月生忽地脑海当中灵光一现,这是被偷走的孩子!

        “此事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人。”秦月生用刀划开此人脸上的黑色面巾,顿时一张粗犷的男人脸便暴露在了他的眼中。

        “这人……”秦月生皱眉,此人他虽然是第一次见,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些熟悉。

        刹那间,秦月生想到了自己今天去过的那家客栈,顿时恍然大悟。

        此人当时就站在那堆人群当中,他与苏航是一伙的。

        “原来是你们。”秦月生暗道。

        朱武又是痛苦又是痛恨的盯着秦月生,他本想反抗,但无奈于对方踩在自己嘴上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他根本无力反抗,朱武毫不怀疑,只要秦月生脚上再加一把力,他的两排牙齿就会瞬间全部脱落,甚至脸部这一片骨头也得碎的个稀巴烂。

        虽然下体很痛,但为了活命,朱武还是强忍着不敢挣扎。

        但他显然是想多了,像他这种人,秦月生怎么可能会手下留情呢。

        “你们在吉祥镇里抓孩子,究竟是为了什么,给我老实回答,不然就一刀宰了你。”秦月生将铁刀抵住对方的脖子威胁道。

        随着秦月生稍微松开脚,朱武顿时就有了可以说话的机会,他连忙老实回答道“有人,有人花钱找我们,让我们在江南四处偷抓十二岁以下的孩子,十两黄金一个人。”

        “那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啊,这事一直都是我们老大去跟主顾接头的,像我这样的人,一向只负责干活。”

        “你的老大是苏航?”

        “不是,他也是老大的手下,不过地位比我们高,我们尊称他为一声二哥。”

        “明白了。”秦月生话音刚落,便在朱武难以置信的目光当中挥下了刀,顿时人头落地,在地面上溅出一条半丈多长的血痕。

        “你这种连小孩都下得去手的人渣,我一刀了断你已经算得上是仁慈了。”秦月生不屑的对着朱武的尸体吐了口痰“成年人就好好去跟成年人玩,对弱小出手,你太越界了。”

        将朱武分解,秦月生提起那个小女孩的身体便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吉祥镇孩童丢失事件的幕后黑手是谁,那就没有必要再耽误下去了,直接杀向对方老巢,直捣黄龙便是。

        秦月生将小女孩藏在一间房屋的高处,便立马动身往白日去过的那间客栈飞奔去。

        ……

        苏航扛着两个小孩跳入后院,与其他人一样,他此刻也是一身的夜行衣,同时将脸部给蒙了个严严实实。

        此刻在客栈后院里,早有一名身着劲装的光头大汉在等待着他了。

        见到此人的瞬间,苏航当即将孩子放到地上,恭敬的走过去抱拳道“大哥,你从扬州府那边回来了。”

        “嗯,你们这边情况怎么样,没被人发现吧。”光头大汉瓮声瓮气的问道。

        “一切正常,就是早上突然来了一个官差说是要调查,让我有些担心。”

        “官差?就只有一个吗。”

        “是的。”

        光头大汉摸着下巴想了想“我们现在距离那边的要求还差七个孩子,临时再转地方偷抓的话,难免耽误时间,不管了,继续办事,如果那个官差对我们来说有威胁,你就立马带人做了他,不要留下痕迹。”

        “我知道了。”苏航点头。

        他们这伙人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杀人有如喝水下饭一般轻松,杀个官差和杀个普通人相比,除了事后官府那边的影响以外,并无任何差别。

        在二人谈话间,一个个扛着孩子的黑衣人从院外翻了进来,很快院子里便多出了十二个孩子。

        “先操办起来吧,动手。”随着光头大汉一声令下,苏航等人瞬间便开始各自行动了起来。

        只见苏航走到一头正在睡觉的牛犊旁边,只见伸手抓住它的背脊皮,用力便是猛地一拽。

        顷刻,牛犊整张牛皮都被苏航给扯了下来,原地顿时只剩下一副完整的牛骨架。

        原本还是生活可动的牛犊一眨眼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其情形令人看着着实感到有些惊悚。

        苏航拖来自己抓回来的一个小孩放到骨架中央,随着他将手中牛皮重新盖在牛骨架上,瞬间就见一块块肉、一条条筋络豁然从小孩体内长了出来,顶碎了他的衣服,覆盖了他的身体,最后长满了整副牛骨架、

        随着这张牛皮完整无缝的一贴合,便见小牛犊双眼睁开,摇头晃尾的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牟牟直叫。

        小孩没了,他与这头牛犊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

        见惯了这种场面,苏航随即又云淡风轻的提着另一个孩子往旁边一头山羊走去。

        不只是他,此时此刻,后院里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在做类似的事情,将各种抓到的孩子与院中的畜生合为一体。

        光头大汉双手置于身后,满脸淡然的目睹着这一切的全过程。

        突然,他耳朵微微一动,直接头也不回的说道“既然来了,就别躲着,出来。”

        顿时苏航等人立马停下手中活,拔出随身携带的武器注视起了四周。

        趴在墙外的秦月生一愣,自己的行踪竟然被发现了?

        “此人也是内力境武者,并且实力还不低。”秦月生紧盯着那光头大汉暗道。

        苏航等人做的事情,全都被秦月生看在了眼中,对于他们这神乎其技的手段,秦月生是深深感到了震撼。

        之前他在白豪赠予他的那本《七星宝鉴》上曾看到一段文字的描述,讲的是北方有种名为‘造畜’的邪门行当,只要将一块畜生皮盖在人的身上,便可将一个大活人在眨眼间变为活畜,口不能言,脑不能想。

        从外表上查看起来完全发现不到丁点差异,若无造畜之人的施法解除,那人就得顶着这层畜生皮活上一生。

        秦月生一直以来都是在书上听闻,完全没想到今晚自己竟然能够看到现成的。

        “鬼鬼祟祟,哪来的鼠辈。”光头大汉猛地跃出,直接往秦月生躲藏之处奔去,只见他单臂举起,手掌如刀的便对着那堵墙面劈了下去。

        一道绿色长气从此人手掌当中激射而出,足足丈长,劈中墙面的瞬间,整堵墙即刻就崩裂开来,眨眼坍塌。

        秦月生以自己内力拍出,顿时撞上对方手上那绿色长气,彼此交触在了一起。

        轰!

        地面瞬间凹陷下去一大块,秦月生双脚陷入泥土当中,有些诧异的看着对面那光头大汉。

        这绿色长气,竟然是内力!

        “是他!”苏航看到秦月生的模样顿时一惊,不禁立马喊道“大哥,此人就是我说的那个官差,没想到他已经发现到我们了。”

        “那就饶你不得了。”光头大汉双臂高举,只见他全身瞬间迸发出大量绿色内力,形态仿若烟雾般的将他层层笼罩了起来,秦月生自踏上武道以来,一直讲究正面破玩法。

        直接双刀拔出,刹那便施展了崩山霸刀。

        两道二丈长的刀气瞬间爆发,劈天斩地的对着那层层绿雾砍了下去。

        。

  https://www.65ws.com/a/136/136788/493199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