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一昭升仙 > 第八章 含苞待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赶到梨花树下的时候,天方大亮,东边的太阳已经升起,明媚的阳光开始笼罩整个大平村。

    树下无人,程昭昭依旧冲着天空轻唤了两声:“黄仙师!清木仙师!”

    下一刻,树下就显出一人,正是清木。

    “你来了呀!”清木面带微笑:“我还担心你不敢来了呢。”

    毕竟师傅已经说的明白,入修仙界可不是什么享受生活的事。

    “我来了。黄仙师呢?”程昭昭淡笑。

    “师傅在树下打坐呢,哦,你是看不到的。”清木转身,对着树下一处行礼,道:“师傅,她来了,我们可以走了。”

    微风袭来,梨树枝丫轻摆,在黄老道出现的同时,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架灰色的飞舟:“上来吧。”

    这就是爹爹说过的飞行灵器?

    程昭昭身子未动,却被一股无名力量托了起来,直至落到这飞舟之上。

    “这是飞行灵器,可是我师傅的宝贝,等闲不舍得拿出来用。”清木小声说道:“等下你可要坐稳了,否则很容易被甩下去。”

    程昭昭点点头,飞舟已是缓缓升空。

    “孙媳妇!”

    “昭昭姑娘!”

    升到高处,整个村子都尽收眼底,那些熟悉的村民纷纷朝她摆手,他们眼中是羡慕和不舍。她看到院子里的铜钱树下,姬老头仰举着一只签冲她喊道:“孙媳妇,上上签!我给你抽了上上签……”

    “姬爷爷,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程昭昭强撑着微笑跟他挥手告别。

    姬老头、铜钱树、篱笆小院、沿途的村民,直至整个大平村都变成了黑点,被郁郁葱葱的高大林木吞没,再看不到踪影。

    飞舟上的程昭昭才抱着千里轻声呢喃。

    同样的,直到飞舟消失不见,姬老头才回神,轻叹一声,负手就要回屋。却在余光中瞥见一点桃粉,不由得望了过去。

    铜钱树下,枯桃枝上,一朵小桃花含苞待放。

    ……

    苍芜山脉在天楚大陆中是西北至东南斜向,这一片一望无垠的山脉,是隔绝了东岭和南境之间的天然屏障,两境边缘灵气稀薄,少有修士会来此历练。

    从前想要来往两境,修士大多会选择附近城池的传送阵,可不知为何百年前这附近的城池都关闭了前往南境的传送阵,让许多修士叫苦不迭。

    自然,高阶修士有的是办法自行前往,可他们这些低阶修士,大多也就只能在苍芜山脉外围打转了。因为进入苍芜山脉腹地都是九死一生的事。

    清木担心刚离开大平村的程昭昭会不适应,是以沿途都在跟她搭话。给她普及了许多基础的修仙常识。

    “这么说,你们也是无意间进了大平村?”程昭昭问道。

    清木点头,顺手将一张符贴在了飞舟上。

    “因为有我随行,所以师傅接的都是一些小任务,我们在苍芜山脉采摘了一些灵植,就等着去了昊山城交接任务。可没想到遇到了邪修。”清木又小声道:“师傅和邪修斗法,受了伤,所以我们不得已要在飞舟上打上这隐形符。”

    “隐形符?所以我们的飞舟外人是看不到的?”程昭昭好奇的打量四周,快速倒退的景致,在她眼前都是一闪而过。

    清木点点头,又道:“说来也不是全部人看不到,我们是散修,买不起上品隐形符,这个品阶的也只不过能蒙骗过筑基后期以下的修士。”

    “那若被筑基后期之上的修士发现踪迹了呢?”

    清木无奈一笑:“高阶修士有他们的自持,大多是看不上我们这点行头的。若真有,那也只怪我们时运不济,自认倒霉吧。”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不过是明哲保身,若是再遇到心怀不轨的修士,恐怕黄老道未必能保护得了他们。

    这对于程昭昭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她现在刚随着黄老道进入真正的修仙界,虽然有灵根,可是尚未有自保的能力,对于他们很多修士来说,一个凡人的性命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程昭昭抱紧怀里的千里,这感觉像极了三年前她被埋在大雪里的时候,生死不由己。

    好似察觉到程昭昭不安的情绪,千里扑通了一下,展开翅膀回抱她。

    程昭昭拍拍它的脑袋,至少还有千里陪着她。

    “不过你放心,师傅说了我们刚碰到了邪修,之后一段时间应该不会一直那么倒霉。还有师傅有件隐匿灵气的灵器,也会派上用场。”清木生性乐观,一边安慰程昭昭,也一边自我安慰。

    “你能跟我讲讲如何修仙么?”

    自怜自艾不是她现在该做的,进入修仙界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哪怕是死,她也不会轻言放弃。

    面对程昭昭的问题,清木显得有些为难:“其实,你身具灵根,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引气入体。可是你不知道,这些大门派收徒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我们送过去的弟子必须是还未引气入体的凡童。”

    “为何?”

    难道不应该是争分夺秒早日修炼?

    “修仙界中的大门派对于门派传承格外看中,自是都希望弟子因得了门派的《引气决》引气入体,那样也算是让弟子自幼对门派有归属感。还有一点,就是最大程度的杜绝了其他门派送来的奸细。嗯,这些大门派条条道道多的很,哪是我们散修能弄的明白的。”清木突然笑道。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么?她爹曾是个修士,可是自幼并没有和她说过太多关于修仙的事,她所知不过寥寥。

    “难道就没有散修想入那些门派?都说大门派传承好,散修难道就不能接受很好的……清木,我不是说散修不好。”程昭昭解释道。

    清木无碍的摇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当然是想的,虽然散修行走自由,可要面对的危险也是成倍的增长。就好比我这样的低阶修士,若是独自在外行走,稍有不慎就会身死道消。若不是我有师傅庇护,恐怕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而大门派的低阶弟子就大大减少了这样的顾虑,他们有师门庇护,有门中师兄弟们的照拂,出去历练也多是结伴而行。若是与人结怨,就算那人实力强悍,也该掂量掂量这背后的门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