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襄武大帝 > 第118章 难楼心思

第118章 难楼心思

        就在拓拔睿整军朝上谷郡治沮阳城开拔之际,刘和等到了阎柔拜访乌桓大首领难楼的结果。

        “顺之!那厮欺人太甚!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居然一副训斥的模样对待汉军使者!”阎柔气冲冲地挥着马鞭。

        “办法总比困难多。”刘和无奈的叹惜道:“不把上谷郡的乌桓人搞定,这仗还打个什么劲啊,直接把上谷送给鲜卑人算了。”

        阎柔很不好意思:“顺之,我未尽使命,惭愧啊!”

        刘和无奈的摆摆手,示意阎柔不要自责,他考虑了片刻道:“你把你们对谈的详要讲与我听听,我要了解一下整个经过,再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随后阎柔把前往白山和难楼说判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难楼这个老狐狸,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眼见上谷汉军被鲜卑人压制的不行,既不出兵救援,也不制止侄子提脱和鲜卑人军事行动。

        其实来之前父亲刘虞告诉过刘和,几个乌桓酋长之中,难楼是和州府走得最近的,他常说,他的先辈中有一位是汉朝的公主,他的血液里有汉人的血液,而刺史刘虞也是汉室宗亲,因此他们天生就比别人亲近。为了这个理由,他一方面大力支持刘虞,同时也从刘虞那里得到了最多的利益。

        上谷乌桓是诸郡乌桓中实力最大的,也是足迹最深入汉地的,远至桑乾河一带,几乎都有乌桓人的帐篷。

        这次刘和让阎柔奉命前往诸乌桓酋长处做安抚工作,第一站便是难楼处,目的便是希望在得到难楼的支持去镇服其他诸部,没想到一见难楼的面,话还没说几句,难楼就翻了脸,说阎柔是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是上谷太守用心险恶的寻衅滋事。

        这话一出口,旁边的乌桓人一个个拔刀舞剑,大声唾骂,阎柔再也没有开口机会,只得灰溜溜的离开白山。

        刘和静静的听完,看着有些懊丧的阎柔,安慰道:“子玉兄辛苦了!咱们先礼后兵,既然这老家伙不给你子玉面子,就是打我刘和的脸!这厮怕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这件事,恐怕看来由我亲自走一遭。”

        阎柔犹豫了一下,还是谨慎的说道:“顺之,你可不要大意,难楼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不好说话那就打到他好说话为止!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刘和旋即对关羽、张飞道:“云长、翼德随我去白山会会那个老狐狸。”

        “主公可要带多少兵马前去?”韩猛询问道。

        “军令:现在诸部归阎柔节制!一切行动听指挥!违令者军法处置。”刘和严肃道。

        “顺之!这……你就带云长、翼德……”阎柔还想劝道。

        “无碍!再让德然、无双带一什亲卫即可。”刘和主意已定。

        “诺!遵将令。”关、张、刘、潘四人异口同声道。

        “我离开两个时辰后,你立刻率部赶到白山脚下,做出讨伐的势态。”刘和对阎柔吩咐道。

        “讨伐乌桓?”阎柔眉梢一挑,眼神变得凛冽起来:“顺之你……有没……把握?”

        “公孙伯?说的对!这些胡人就是欺软怕硬只认拳头的禀性。”刘和平静的说道:“能说服当然是好事,可是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动武的决心,我想他们不会那么听话的,否则的话也毋需我亲自去了。”

        这时韩猛眉毛耸动,忍不住开口:“主公居然真要用武力逼难楼低头,不怕难楼因此杀了主公?”

        刘和笑了笑:“只有你们在山下集结,露出鱼死网破的讨伐势态,一副有动武的决心,我才更安全。我要告诉难楼汉军虎威仍在,让他们知道我大汉虽然以德立天下,却不仅仅只有儒生口中的经术,还有咱手中锋利的环首刀。不仅可以德泽四海,还可以横绝大漠,大杀四方。”

        这些话诸将虽然听着舒心,却依然有些狐疑,因为真要开战,仅凭这两三千兵马根本不可能打败难楼,难楼就算不动用其他在外游牧的部落,仅凭在白山的常备亲卫骑就足以和他们拼个不相上下。

        “顺之你是知道的,咱们手下撑死了就三千多骑。”阎柔提醒道。

        “我知道。”刘和点点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而此刻的难楼却很纠结,自从阎柔被他轰走之后,便有些不安,这么多年来,他和汉人的关系一直不错,那点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血脉固然帮了他不少忙,但归根到底还是他的圆滑和世故,他知道什么人可以欺负,什么人可以依赖,什么时候该强硬,什么时候该谦逊。这样的本事别说草原上的人不擅长,就连汉人也未必比他出色。因为有这些本事,十几个乌桓酋长中,他得到的好处最多,他过的日子最滋润。

        可是这也让他对汉人的依赖更强,他习惯了汉人的美酒,习惯了汉人精美的衣服,习惯了汉人工匠制作的各种物件带来的舒适,他舍不得再次放弃这些,回到衣皮饮酷的游牧生活。

        难楼想了好久,觉得现在的大汉可能真不是以前的大汉了,从那些官员的身上,他看到了明显的变化。几百年前对付匈奴人的时候,边郡太守一旦遇到匈奴人入侵,无不勃然大怒,带兵出击,哪怕是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那位威名赫赫的飞将军就是无岁不战,而现在的汉人则软言温语,很客气的送上大量的钱物,让他们可以不用打仗就获得安逸的生活以换取平安。

        这样的大汉,也许欺负一下也没什么事,说不定还能换来更大的好处,更何况这样的事情已经有过无数的先例,每次叛乱之后,汉人不仅不敢处罚他们,而且会变得更加客气。

        这让难楼有些心动,所以他上次才没给阎柔好脸色,当面让他下不了台。

        可是阎柔走了之后,难楼又有些患得患失,他不怕刘虞会把他怎么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刘虞很快就会再派一个使者来,带来更多的礼物,和更客气的笑容。他担心的是那个什么叫刘和的,对于这个把乌延这个倒霉鬼以及东部鲜卑人杀得血流成河的讨虏校尉,大半年来声名鹊起,与那公孙瓒齐名幽州。虽说他知道这刘和是刘虞之子,但是父子俩政见不同,一个主张安抚各族,一个主张作乱者剿杀。

        难楼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得罪了刘和。

        他还在做着美梦,在预计的时间内,刘虞肯定会派新的的使者来——刘和之前让阎柔提刘虞的名头去拜访的。

        可是两三个时辰过去了没有出现,难楼开始不安起来,他派出大量的斥候深入上谷,甚至远入渔阳、广阳一带打听情况,得到了消息让他更加不安。

        汉人正在大量调兵,大道上到处都是运送粮食的民?负统刀樱?瞎染谘羧找辜庸坛欠溃?奘?牧髅癖徽薪?顺悄冢?然鸪?斓慕?斜刚焦ぷ鳌

        但愿这只是为了对付鲜卑人的,慕容复和拓拔睿两个白痴野心那么大干嘛?非要占领土地,抢掠一波不行么?

        汉人这么紧张,自然是为了防备鲜卑人,不会在这个时候招惹乌桓人,让自己落得两面受敌的境地。

        一定是的。难楼这么安慰自己,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忐忑不安,每天派人到山谷察看有没有汉使出现。

        当他得知刘和等人出现在山外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即又变得紧张起来。

        刘和?就是那个讨虏校尉!他不应该在白檀么?

        难楼又担心不已,刘和来了,他肯定不是代表幽州刺史刘虞的意思?那刘和又是什么意思,他是要和还是要打?

        难楼站在山坡之上,看着缓缓而来的刘和一行,心里不住的盘算着。

  https://www.65ws.com/a/136/136651/480037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