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 > 第19章 绝望

第19章 绝望

        卷卷顿时不解,“但那应该是蒙县的天降吧?和斜阳庄有什么关系?”

        “这你们就不懂了。”月狩叹气道:“天降和天降之间若是离得太近,是会合二为一的。”

        阿黑瞪大了眼睛,“您的意思是……!?”

        “情况可能更糟糕。”月狩抬手揉了揉眉心道:“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些星之子不止能感应到天降的预兆,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感应到是普通天降还是天降雨。而若是天降雨,还能够辨别是否是自身属性的天降雨。”

        卷卷心里一个咯噔。

        果然,就听月狩继续道:“明光感应到了蒙县有天降雨,他第一时间判断天降雨并不是和他一样的水系天降雨,我赶到蒙县感应了一番,确定了也不是土系天降雨。”

        顿了顿,他道:“明光之后又找了临近的几位镇守者,确定不是木系天降雨。冰系星之子和风系冰之子便是在族中也比较稀少,所以一时半会我们找不到,火系金系那些就更不要说了。”

        “虽说也有可能是冰系和风系,但这两种属性的天降雨极为罕见。因此,更大可能,是火系或是金系天降雨。”

        三兄妹这会都有些回不过神,天知道他们就只是出一趟非常普通的任务,结果从普通难度一下子过度到地狱级别的难度……

        许久,阿秀才开口问道:“是什么属性……有意义吗?”

        至少对于他们而言,不管什么危险,都一样危险。

        搞不好,他们仨都要把命丢在这里了。

        “当然有意义。”月狩苦笑道:“若是冰属性和风属性的天降雨,星科那边或许会派人过来争夺,但人数肯定不会很多,更甚至可能会一直按兵不动,只探查一下情况。但若是其他属性的天降雨,星科家族一定会出动大部队。就像星科的领地内,一旦出现水土木这些属性的天降雨,我们星率也一定会志在必得。”

        闻言,卷卷三人纷纷竖起了寒毛。

        对于星科家族的人,他们在星耀之谷就打过交道,那根本就是不可掉以轻心的对手。那会双方虽然是敌人,但是说实话,等他们成为老油条,双方交手多多少少都会有所保留,不会拼死拼活。毕竟,双方说是敌人,但还真没有生死大仇,更没有利益争夺。至于芽苞星能之石这一类,虽也会引起争夺,但只是少数情况,而且谁都珍惜自己的小命。

        但是遇上天降雨不同,这东西对一个家族而言实在太重要了。

        更不要说,即便没有敌人,像他们这样的小角色在天降雨中的生存率也非常低。

        若是再有了敌人……

        卷卷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月狩自己也是从普通战士过来,所以一下子便看出了三个小家伙的绝望。

        他叹了口气道:“我已经给家族传信了,相信很快就会派人过来支援。”

        卷卷犹豫了下,开口问道:“我们可以放弃任务撤走吗?”顿了顿,她道:“像我们这种实力,天降雨有没有我们都没差不是吗?”

        月狩倒是没想到小姑娘这么干脆,然而……他摇了摇头道:“家族规矩,接了任务只有失败,是不能放弃的。”

        这却并不是家族残酷,而是为了避免一些心性不足的年幼战士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原因放弃任务,置民众安危于不顾。

        “如果我硬要如此,会受到什么惩罚?”卷卷又问道。

        “从族谱除名,成为战奴。”见小姑娘的脸一下子白了起来,月狩心下忍不住有些怜惜。

        也难怪这些孩子想要撤走,实在是天降雨这东西,对普通人而言太过危险了。

        战奴……

        卷卷死死咬住唇,战奴不同于寻常仆人,说到底就是战场上的炮灰。一旦在战场上有什么危险的活,几乎都是战奴去送死。他们是比仆人还没有尊严的存在,只有犯了重罪的族人才会被贬为战奴。

        阿秀安慰地摸了摸妹妹的脑袋,转头对着月狩问道:“大人,我们现在还需要搭建天蓬吗?”

        “不用了。”月狩道:“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留守,你们将斜阳庄的民众疏散到附近的领地。”

        “大人您不走?”阿黑惊讶道。

        按照他们所知的情报,这位大人对上天降雨可同样没有什么胜算,留下的话估计也要把命留下。

        “我是斜阳庄的镇守者。”月狩淡淡一笑,对着卷卷三人道:“你们之所以怕死,是因为你们还是孩子,等到你们和我一样的年纪,就不会怕死。”

        这个时候,卷卷对于这话是不置可否的,怕死这种事是不分年龄的。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这话有多么对。

        ——在一个这样的世界,活得越久,便也越能够抛开生死了。这甚至和义薄云天舍生忘死什么的没有关系,只不过是……战场成为日常,前方看不到希望,生与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而若卷卷这般曾经生活在和平世界过的人,到时候会比谁都绝望。因为她深切地感受过,真正美好的和平。

        月狩对他们并没有旁的要求,只是道:“你们把大江也带走吧,我保护了他半辈子,终究要抛下他了。”

        一旁的大江已经涕泪横流,忍不住失声喊道:“大哥!”

        月狩却是笑了,“早跟你说了,我不爱听你叫我主人。”

        很久以后,卷卷才知道,大江是月狩同胎的亲弟弟,因为他天赋太差,担心他会死在战场上,所以才让他自愿在族谱上除名,成为他的仆人,被他护在羽翼下。

        ——在星率家族,若是真的厌倦了战场,是可以自己要求在族谱上除名,沦为仆人的。不过这般选择的人很少,即便有,也多是大江这种情况。

        卷卷三人带着一步三回头的大江走出了镇守府。

        一行四人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民众的居所,阿黑本来想要上前交涉一番却被卷卷拉住了,她转头问大江道:“这里除了月狩大人,还有其他比较有威望的人吗?”

        大江这会也平复了情绪,“大人您是指几位镇老吧?你们跟我来。”

  https://www.65ws.com/a/136/136522/473888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