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迷踪谍影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真相大白

第二百二十二章 真相大白

        “孟爷,抽烟。”

        “哎哟,孟爷,您这水都凉了,我给您换热的去。”

        “孟爷,这是我媳妇做的老鸭汤,我特意给您带来尝尝的。”

        坐在典狱长的办公室里,几个狱卒围在孟绍原的身边,不断侍候讨好。

        而典狱长吴耀祖,则哭丧着脸站在那里,随时等候召唤。

        “老吴啊,别那么拘束。嗯,这老鸭汤的味道不错,好吃。”孟绍原赞不绝口“老吴啊,这个站队很重要,你说你也是当官的,虽然当的是公共租界的官,可当官的不帮当官的,你说你在那想什么呢。”

        “是,是,孟爷教训的是。”吴耀祖连连点头。

        办公室的门推开,祝燕妮拎着一只小包走了进来,一扭一扭的,再加上她的曼妙身材,让那些狱卒一个个看的双眼放光。

        可只有吴耀祖才知道这女人有多可怕。

        “哎,我说小祝,这里好歹是监狱,你不能说来就来啊,把这里当家了啊?”孟绍原居然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这么说。

        “就这地方,让我来我还不来呢……哎,你吃的什么啊。”

        “老鸭汤,味道不错,老孙媳妇做的,你尝尝。”

        祝燕妮吃了一口“好吃,真好吃。老孙,你媳妇的手艺可以啊。”

        “谢谢夸奖,谢谢夸奖。”

        祝燕妮从小包里拿出三块大洋“赏你的。”

        “哎哟,您就是我的祖奶奶,我谢谢您了啊。”

        其他的狱卒一个个懊丧不堪。

        三块大洋啊,能买多少只鸭子啊。

        脑筋转得快的,开始考虑晚上弄点什么好吃的来孝敬这位孟爷了。

        祝燕妮看了一下脸色苍白的吴耀祖“老吴啊,别担心,你老婆孩子好着呢,等事情结了,我就给你送回来。”

        孟绍原随即接口“再给老孙一笔钱,压压惊。”

        “不敢,不敢。”吴耀祖连声说道。

        “别假惺惺的了。”孟绍原笑着说道“千里当官为发财,你说你当这个典狱长,从犯人身上捞了多少油水?给钱的,住的吃的条件好些,没钱的,那可就苦了吧。老吴啊,你这不对。

        那些土匪恶霸流氓,你不妨多敲诈敲诈,可是那些个贫苦的百姓呢?本身他们有的是被冤枉进入大牢的,有的是被逼无奈犯了罪,你再敲诈他们,那就似乎不合适了吧?

        他们畏惧你的权势,明里不敢说,可是暗地里,不知把你骂成什么样了。没准啊,你将来倒霉,失势了,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你落在他们手里怎么办?”

        “是,是,孟老板教训的是。”

        吴耀祖一句话不敢回,只敢频繁点头。

        孟绍原也不管他是不是能够听进去,总之,自己该说的已经全都说了。

        ……

        “孔山先生,依你之见,现在该怎么办?”

        杜月笙的方寸有些乱了。

        一连串持续而精准的打击,以及内外压力,舆论压力,已经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样一个结果。

        就因为得罪了一个特务。

        “杜先生。”黎北业一声叹息“我虽然身无长物,一介白衣,可我终究也是有些朋友的。我在南京的朋友告诉我,孟绍原这个人,日本人都不怕,焉能怕我们啊。

        现在非常时期,杜先生是有骨气的人,坚决不和日本人来往,我是极为佩服的。可是,我们身上的利用价值,已经被榨的差不多了,国民政府用不着我们了。

        自古以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当年先生为委员长办事,委员长自然容许先生为所欲为,即便是得罪了孔祥熙,他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呢?委员长站稳脚跟了,双十二事变那么大的事,他也依旧能够安然渡过,中日摩擦不断,委员长乃中国唯一之领袖,像我们这样的人,他是看不在眼里了。

        而且,过去我们帮他做了很多脏事,都是见不得光了,万一泄露出去怎么办?杜先生,你再换一个角度想想。

        先生的确是得罪过孔祥熙,但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忽然来找你的麻烦?究竟是他要找你的麻烦,还是有人想要警告你不要乱说话?”

        杜月笙一怔“难道是……”

        “是最上面的那个人!”黎北业一声叹息“当年杜先生和法租界关系恶化,于是亲近国民d,但四一二中,你把工农党的人都得罪了,委员长于是给了你一个少将参议,可这官不好当啊。

        长江水灾,你杜先生出钱出力,本是好事,可委员长赠你‘乐善好施’牌匾,你收了,悬挂在最醒目处。汪精卫赠你‘仁民爱物’牌匾,你也收了,又和委员长的牌匾共同并列,此乃大忌啊。天无二日,不能共存那。

        你本来和工农党有仇,可是后来他们找到了你,寻求你的帮助,你又答应了,给钱,给物,帮他们转移人员,你以为力行社的那些人不知道?你以为委员长不知道?这又是一忌。

        双十二事变,你急电张学良,愿意拿自己当人质去换委员长,尽忠尽到了这个地步,委员长总是该感激的吧?可等他平安回到南京,有功人员都得到了表彰,可是先生这里呢?竟然连一句勉励的话都没有。

        先生啊,你想过这是为什么没有?

        黄金荣聪明啊,以前委员长拜他为老头子,可等委员长成了北伐军总司令,拜师贴被黄金荣当着他的面烧掉了,然后人前人后,一口一个‘总司令’的叫着,谁要提及过去的事,黄金荣立刻就会翻脸。这才是真正的尽忠啊!

        这以后只要黄金荣过寿,委员长一定会派人送上一份寿礼。这其实也是在告诉先生和张啸林,你再大,也大不过天去!

        先生呢?慷慨豪爽,不拘小节,和人聊天,总会聊到委员长和戴笠等人当年在上海如何如何。这是第三忌啊。大凡大权在握的人,他自己说过去如何潦倒可以,但别人不能说啊。

        币制改革,先生亏损不少,亏了,那就认命了,投机哪有稳赚不亏的?可是先生气盛,竟然强迫孔祥熙赔偿你的损失。

        孔祥熙代表的是谁?不是他自己,也不是国民政府,而是委员长啊。

        先生,你糊涂啊。你怎么敢要孔祥熙赔偿?你这不是用另一种办法告诉委员长,币制改革可以,但不能让你杜月笙有任何的损失,否则你杜月笙谁的面子都不给?”

        杜月笙忽然之间全身都是冷汗。

        黎北业微微摇了摇头“我若料的不错,孟绍原代表的不是戴笠,也不是孔祥熙,而是委员长!总算委员长念着旧情,只是派个人来警告你一下。要不然可就不好说了啊。”

        杜月笙冷汗连连“我几乎误了大事,黎先生,我现在该怎么办?”

        “想想吧,孟绍原为何如此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为何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一点面子不给你留?他是在警告你,甚至提醒你。他来了,一个小小的特务,敢在上海滩老大面前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他是带着任务来的,而且给他任务的这个人非同小可。任何一件不正常的事后面,隐藏的都有深意在内,只可惜杜先生当时并没有看出来。”

        黎北业苦笑着“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孟绍原不是敌人,反而是朋友,不,是盟友啊。杜先生,你能不能够保住命就看这位盟友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孟绍原已经给你留了台阶下了,就看你杜先生是够能够抓住。按照他说的去做,无非就是丢些面子而已,但杜先生目前拥有的一切却全部可以保住了。”

        “我懂了,我懂了。”

        杜月笙喃喃说着,然后他立刻站了起来“快,和我一起去提篮桥。”

        ……

        “孟科长,我真的不太明白,杜月笙在上海滩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这么对他,未免太不给他面子了,他肯定下不来台啊。”

        办公室那些狱卒都出去了,祝燕妮实在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孟绍原双脚翘在办公桌上,笑笑“孔祥熙当年在上海吃瘪,但他现在是国家重臣,你当他真的有空来搭理杜月笙?是另外有人指使他这么做的。不是想要杜月笙丢多大的脸,而是要警告他管住自己的嘴,不要做不应该做的事。”

        “另外有人?谁啊?”祝燕妮不太明白。

        “那个人,谁也得罪不起。”

        “戴先生呢?”

        “他想要戴先生的命,弹指之间。”

        “难道是……”

        “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孟绍原阻止了对方“戴先生和我说这次是旅游,其实哪里是旅游?戴先生知道,我孟绍原到的地方,都是波涛汹涌,不弄出一点大动静来都不像我孟绍原的为人。

        你看看,上海站的那些同事,为什么如此全力配合我?不是因为我孟绍原有面子,而是他们早就得到了上面的指示。杜月笙如果聪明的话,很快就会来了。要不然啊,嘿嘿,恐怕他过不过正月半了。”

        祝燕妮懂了“万一他……”

        “不会的。”孟绍原很肯定地说道“就算他想不到,身边也会有人帮他想到的,要不然,我怎么知道贺锡全会来抓我,会把我和刀胡子关在一起?”

        。

  https://www.65ws.com/a/136/136425/49093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