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赘婿 > 219:过度重视

219:过度重视

        “安露,你瞎胡闹就算了,怎么还要带上你姐夫?你把电话给他,我要跟他说。”这情况和安露想的完全不一样,本以为姐姐会豁达地答应自己的要求,没想到换来的却只是一顿斥责和埋怨。

        安露瞬间就不高兴了,“姐,我这不是胡闹,是我的事业。上次在罗家年终总结上会上我的功劳你也看见了,我为这份事业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和努力,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你是我的姐姐,应该支持我才对,怎么能说这种打击人的话呢。”

        “我不管,你要胡闹是你的事情,就是不能带着庞飞……”

        眼看着庞飞拔了身上的仪器要过来了,安露赶紧将电话切断,然后编了个谎话骗过庞飞。再假借自己手机没电要用庞飞电话给室友回个电话暂时让他没法去找安瑶质问真实情况。

        她还想着一会要是庞飞要电话跟安瑶核实情况该怎么办,结果叫完护士再回病房,只见庞飞已然睡着了。

        这让安露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也省的自己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圆谎了。

        姐姐安瑶的电话跟催命符一样不断地打过来,安露没法子,只好躲在外面接了,“你让庞飞接电话。”

        安瑶语气中带着怒火。

        “姐,你至于吗,姐夫跟我在一块呢,又不是跟别的女人在外面鬼混,难道你连我也不相信吗?”安露实在想不通,安瑶这一个接着一个的电话到底什么意思,就那么不信任自己吗?

        胡闹?

        她对这份事业的热爱甚至达到了愿意付出生命的地步,搜集罗亮证据,在年终会上向着罗大海提出各种尖锐的问题,这些不都是在帮她嘛,怎么在她嘴里,这些事情就变成胡闹了?

        还有安瑶这一个接着一个的电话,分明就是在说“我不信任你”,自己可是她的亲妹妹,找姐夫帮点小忙难道不行?

        “安露,你现在是个学生,应该以学业为准,别总是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这话安露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没有意义的事情,她做的哪一件事情是没有意义的?再说,她只是利用业余时间在做这些事情,学业一点没耽误。而且,她现在的学习成绩大幅度提升,恐怕这些安瑶根本就不知道。

        她只知道忙自己的事业,忙完了事业就把心思全都花在庞飞身上,哪里有时间关心她这个妹妹。

        从小到大,除了物质上的生活,她什么时候像个姐姐一样保护过自己照顾过自己?既然没有,现在又有什么理由来指责自己的不是?

        “安瑶,你太过分了!”安露气愤难消,“我告诉你,这是我的事业,是我的理想,是我的灵魂,我不许你侮辱它。还有,我告诉你,这不是胡闹,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甚至比你还成功。别总是拿你那套成功人士的说辞来批评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还有,我现在靠着自己赚的钱够养活自己,没有从你那里再拿过一分钱,也请你别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指责我的不是。哼。”

        气呼呼将电话挂了,安露索性将自己和庞飞的手机都关机了。

        真没想到安瑶竟然会跟她说那种过分的话,简直不可理喻!

        安露就是这样,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关系再好再亲密,你一句话说不对头了她也是说翻脸就翻脸,从来不把心思藏在心里。

        不过她也是个不记仇的,事情过去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可今晚,她注定了是要生一晚上的气的。

        安瑶对她来说不仅像姐姐,更像母亲,像榜样,像老师,像朋友……

        是她的坚强、努力奋进的形象给了安露很大的鼓舞和动力,她一直在心中将姐姐视为学习的榜样,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像安瑶一样成功的人士。

        可是,当这个偶像批评你的理想是胡闹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管她呢,反正今晚就这样了。

        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落在洁白的床上,庞飞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安露爬在病床前睡着了,口水都流出来了。

        昨晚那一觉睡的可真是舒服,一觉到大天亮。

        他有些口渴,想自己下床倒水,这一动,惊醒了爬在床头上的安露。

        “姐……姐夫,你醒了。”安露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她是后半夜才睡下的,实在太困了。

        休息了一晚上,庞飞感觉身体好多了,至少能下床走路了,执意要自己去倒水。

        喝了水,他竟然在窗户前活动身体,值班的护士早早来给他做体温检测,看到这一幕没好气地训斥起来。安露偷笑着,庞飞只好乖乖躺回床上。

        护士一走,庞飞就把体温计取了,脱衣服换衣服,说不想再呆在这了,太拘谨了。

        “那你不治疗了?”

        “不治了,我这伤没什么大碍的,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嘛。”庞飞当着安露的面再次活动身子,只是这一动腰上顿时传来刺骨的疼痛,尽管他努力咬着牙忍了下来,但还是被安露发现了。

        今天不管安露说什么庞飞也不可能再住了,让自己安安静静躺在那被人伺候着,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安露拗不过,只好作罢。

        “那你回去好好歇着,别乱跑了,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想起昨晚的事情,安露觉得还是有必要把实情告诉庞飞,“那个……其实昨晚我跟你撒了谎,我姐并没有说让你跟着我去吧,我怕你们回去闹矛盾,所以还是事先跟你说一下。”

        “要是我姐责问起来,你就实话实说,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吧,反正我现在和她已经闹僵了,她爱怎样就怎样。”

        庞飞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昨晚也是太累了,没想那么多,本来想给安瑶打电话确认一下,结果后面睡着了。

        安露撒谎也是为了自己好,说到底也不能怪她的不是,但她说的她跟安瑶闹僵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鄙视我的职业,说我是在瞎胡闹,还说我不学无术,哼,她怎么说我都可以,但不许说我的努力和付出都是瞎胡闹。反正我现在还是很生气,她要是不跟我道歉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

        突然想起来手机还关机着呢,或许安瑶曾经给她打过电话想道歉来着……

        想到这里,安露赶紧把手机拿出来开机,真是失望,安瑶根本没打过电话,甚至连个短信也没有。

        “我就知道,在她眼里我永远就是那个不懂事只会惹麻烦的小屁孩。”安露气呼呼将手机装进口袋,再次闷闷不乐。

        庞飞也将手机开机了,“叮叮叮”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短信息,未接电话,全都是安瑶的。

        凌晨一点。

        凌晨三点。

        凌晨五点。

        早上七点。

        安瑶一晚上都没睡觉!

        庞飞赶紧将电话拨了过去,只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起来了,应该是电话一直被拿在手里。

        “安瑶,你怎么一晚上都不睡觉啊?”庞飞心疼又自责。

        “我在等你给我回电话,等了一晚上,整整一个晚上。你说过如果下次再这样,肯定会亲自告诉我一声的,所以我就一直在等。可是我等啊等,一直等不到,从天亮等到天黑,从天黑等到天亮。我等不到你的电话,就忍不住给你打了,可是你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的。庞飞,是你说的我可以给你打电话的是吗,可是你为什么要关机啊?”

        即使隔着电话,庞飞也能感受到来自安瑶的不安和忐忑,他无法想象安瑶在那个黑漆漆空荡荡的房间里是怎样度过一个难熬的晚上的,那样的日子他也曾经历过,每一分钟都像是一种煎熬。

        他说过要给安瑶一个安定安稳的家,却每一次都在说完那些许下的诺言之后就说话不算数,这让他很是内疚。

        “安瑶,对不起,我食言了。”他不敢再保证了,怕再次食言。

        哪怕明知道有些事情是现实的无奈。

        安露瞧着他一脸愁云的样子表示很不理解,“姐夫,我姐真的一晚上没睡都在等你的电话啊?我的天,我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该怎么形容呢?

        说重视庞飞吧,安露又觉得这重视的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倒更像是一种压力!

        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这样说就有点过分了。

        “那我姐有没有提到我?”安露抱着一丝希望询问,换来的,却只是失望,安瑶一个字都没提起她,对于昨晚的事情,她不觉得是自己的错,也或者说,她根本没心思去想那是不是自己的过错。

        安露这小脾气也上来了,“轻易蔑视别人的事业和理想,她还觉得自己有理了。不道歉,那我就不回安家,什么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再回去。姐夫,你回去转告我姐,就说我现在很生她的气,让她自己看着办。”

        庞飞被她的样子逗乐了,失信于安瑶带来的不快也在那一刻轻松了不少。

  https://www.65ws.com/a/136/136145/480276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