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赘婿 > 94:家乱了

94:家乱了

        “要不我看还是算了吧,他们两都那样了都不肯在一起,就算强行让他们做了那种事,只怕也不会有好结果的。”曹秀娥颇为担忧。

        连安建山也动了放弃的念头,“露露,实在不行就算了。”

        安露想了想,“咱们再坚持一会,要是他们还不那个,那就放弃。”

        十几分钟后,情况一点转变也没有,安露只要将门打开。

        安瑶连忙冲到楼下的浴室,“砰”的一声将门关上,没多久,浑身湿漉漉的庞飞也跟着冲了出来。

        安露喜出望外,以为庞飞是要去找安瑶,却发现他竟然大踏步出了安家,外面的车灯闪了两下,看样子是驱车离开了。

        安露急的大喊,“姐夫,姐夫你回来啊……”

        庞飞以这样的姿态这么晚出去,总让安家人心里不踏实,怀疑他是不是去外面找女人去了。

        他们还真没猜错,庞飞就是去找女人去了,而这个女人就是林静之。

        林静之刚洗完澡出来,就听见开锁的声音,以为是有小偷,拿了扫把躲在门后。

        大门打开,浑身湿漉漉的庞飞红着脸看着她,林静之大惊,“你……你怎么来了?”

        庞飞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手中的扫把夺了去扔在一边,另外一只手已经不安地楼上了她的腰肢……

        安露真是太狠了,不知道放了多少种鞭进去,害的小庞飞一整个晚上都昂首挺立的,没办法,庞飞只好折腾林静之了。

        直到黎明时分,二人才停止了战斗,庞飞浑身汗津津地躺在林静之怀里沉沉睡去。

        他倒是舒服了,可安家的人却彻夜难眠,庞飞一晚上不回来,谁都能想到他是去干嘛去了?

        原本是想促成他和安瑶的感情,现在倒好,把人给推出去了。

        “你呀你,出的这什么馊主意啊你。”曹秀娥用手戳着安露的脑门子,气愤不已。

        安露一脸委屈,“我还不是为了某个人好嘛,难道这件事不该怪她,都那样了,还不肯跟我姐夫同床,真当自己是贞洁烈女呢。”

        安瑶无力说话,身子到现在还很不舒服,“闹吧,你们继续闹吧,我累了,要去休息了。”

        安瑶起身离去,留下安建山等人大眼瞪小眼。

        安建山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露还在那叽叽喳喳,说这件事就怪安瑶,直接从了不就行了,非要把庞飞逼的跑出去找女人,而且她一点也不觉得庞飞找了女人就是他的错。

        血气方刚的男儿,谁没点那方面的需求,更何况中了安露如此猛烈的药,总不可能把他给憋死吧。

        “行了,你少说两句吧,赶紧回去睡觉去。”曹秀娥没好气地朝她翻了个白眼,今儿晚上这事,算是彻底把庞飞推出安家了。

        日后会怎样,谁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庞飞在林静之这睡到十一点多才醒来,昨晚连续作战实在太累了,这玩意可比打仗累多了,消耗的都是精华啊。

        林静之被折腾了一晚上,竟然也能早早起床,将早餐准备好了,只等庞飞醒来放进微波炉里面热一热就好。

        她还留了爱心纸条,提醒庞飞营养搭配,不许挑事不许不吃东西云云……

        娟秀的字体,如同那个娇小的可人儿一样。

        林静之心情大好,能跟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哪怕累点也是幸福的。

        而安瑶就和她恰恰相反了,无精打采的,好像丢了魂一样。

        “静之,陪我聊聊天吧。”真是意外,安瑶竟然会在上班时间谈论私人事情,林静之也没拒绝,在她对面的椅子里坐下。

        “遇上什么麻烦事了?”

        安瑶双手扶着额头,神情很是痛苦,“我爸回来了,他不许我和庞飞离婚,哪怕他知道庞飞或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也一样觉得是我的错。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对于安瑶现在的处境,林静之不好发表任何言论,她倒是希望安瑶能坚定一点和庞飞赶紧把婚离了,这样,她就能正大光明地和庞飞在一起了。

        但她不会劝说安瑶去早点离婚的,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

        她能做的,就是帮助安瑶看清自己想要什么,想做怎样的选择。

        “你是因为伯父的原因无法和庞飞离婚,还是因为你对庞飞还有点眷恋,所以不想离婚?”

        “我对他眷恋,不可能!”安瑶否认的干脆利索,“就是因为我爸从中阻挠,否则,这婚我早离了。”

        “可伯父是近期才回来的,之前你不一直也没离嘛。”

        安瑶语塞,想了好久才说,“之前那不是罗亮没跟我求婚嘛……”

        “安瑶,你应该问问自己的心,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庞飞,不管旁人怎么反对,你都不会动摇。办法都是人想的,不是吗?”

        安瑶头更疼了,和林静之的聊天让她更加迷糊了。

        “好了好了,你去忙吧。”

        林静之起身离开,唯有一声叹息。

        晚上回到家里,庞飞竟然还在,林静之大为吃惊,“你该不会今天没去上班吧?”

        “说对了。”

        林静之将包包放下,换上拖鞋,“那你别告诉我,你今晚也不打算回安家了。”

        其实她心里是期待的。

        见庞飞点下头,那种喜悦再也掩饰不住地出现在嘴角,“不怕安家人误会你啊?”

        “我昨晚一夜未归,他们肯定猜到我去干什么了,误会不误会的我已经不在意了。若不是安建山突然回来,我和安瑶早离婚了,对那份婚姻我也已经死心了,倒是在你这,让我感觉无比的舒心,所以就厚着脸皮留下来了。”

        林静之从冰柜里拿出菜,“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想吃你!”庞飞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林静之脸红不已,“昨晚一夜没睡,你还没折腾够啊。”

        “在你这,永远没个够的。”庞飞的头深深埋进她的胸膛……

        与此同时,安家人坐卧不安了,安露不停地看时间,“都九点多了,姐夫怎么还不回来,该不会今晚又不回来了吧?”

        曹秀娥哀叹一口气,“庞飞这样也太过分了吧,还没离婚呢,就在外面找女人了。”

        安露反驳,“那还不都是你大闺女逼的,结婚这么久了也不让人家碰,换成是我我也在外面找女人。”

        曹秀娥差点吐血了,“你呀你,真是中了他的邪了,都这种时候了还帮着他说话。庞飞要真在外面有女人了,你姐和他的婚就离定了,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了,这样你高兴啊?”

        “啊,是啊!”安露狠狠一拍脑袋,懊悔不已,“都怪我,那现在怎么办?”

        安建山看向安瑶,“庞飞是你丈夫,你倒是说句话啊。”

        “哼,他有本事最好永远别回来,即使回来了,我也不会再让他进这个家门了,无耻!”

        安瑶气哼哼转身离开。

        安建山命令她站住,“庞飞为什么在外面找女人,为什么不回家,难道你心里没点点数吗?我看这事就不怪人家,要怪就怪你!”

        安瑶无语至极,“爸,什么就怪我了,我哪里做错了。”

        安露跟着帮腔,“你错就错在不该跟那个罗亮纠缠不清,姐夫就是气你跟罗亮总是黏在一起,才被你一点点从安家推出去的。原本姐夫是很好的,我跟妈那样针对他他都没离家出走过,每次都是因为你。”

        “是啊,都是因为我,我不该和罗亮纠缠不清,酒楼爱倒闭就倒闭,我就不该那么拼命。这个家散了也就散了,大家爱喝西北风就喝西北风吧!”安瑶也很委屈。

        安露不领情,“哼,你就是打着为酒楼着想的幌子和罗亮谈恋爱,那天晚上你们两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姐夫是看见你和罗亮先进的酒店才生气不回家的。”

        “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都能知道孤男寡女进酒店是去干什么去了,你竟然还想让姐夫大度地认为你们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你说,这事不怪你怪谁?”

        “还有,我翻你包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枚戒指,别告诉我那是你自己给自己买的,肯定是罗亮送给你的吧。你能保证姐夫没看见那枚戒指吗?”

        “戒指,酒店……这些难道还不能说明你和罗亮的关系匪浅?正是因为你先有了这些越轨的行为,姐夫才气不过在外面找女人的!”

        安建山怒气冲冲站起来,一双眼睛几欲从眼眶里掉出来,“安瑶,露露说的是不是真的?”

        安瑶心虚不已,“爸,你听我说……”

        “啪!”话还没说完,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打的她半张脸火辣辣的烫。

        安建山捂着胸口,呼吸艰难,“我……我安建山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来,你……你马上给我把庞飞找回来,立刻马上,否则,你就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我安建山没你这种女儿。”

        那一巴掌把曹秀娥和安露都是吓了一跳,大家生气归生气,可叶没气到动手打人的地步。

        安露劝慰着他让他别动怒,曹秀娥暗暗冲安瑶做手势,让她赶紧走。

        “不许走!”安建山怒吼。

  https://www.65ws.com/a/136/136145/465217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