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赘婿 > 86:办理离婚

86:办理离婚

        庞金川这一躺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醒来的,安瑶尽心尽力地照顾了几天,也算是尽了一个媳妇的本分,毕竟生活还要继续,酒楼一旦忙起来,她也就没什么时间经常过来了。

        庞飞也得回中泰上班,虽说时峰给他批了长假,让他多多陪陪父亲。

        一个人守着和两个人守着的效果是一样的,庞飞不想拿着高额薪水却不干活,白天还会照常来中泰上班,下班后就会去医院替换妹妹。

        生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只是躺在病床上的人从妹妹换成了父亲。

        这场较量中罗亮胜利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生意上的能力已然得到了父亲的认可,唯一还让他不满意的就是安瑶了,总觉得得不到安瑶,就始终证明不出自己的价值。

        这段时间,他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安瑶身上。

        毕竟曾经相爱过,安瑶所有的软肋她都清楚,毛老师、熟悉的校园林荫小道、熟悉的图书馆、熟悉的在食堂排队打饭……

        这一件件事情加起来,总能将安瑶记忆深处的美好回忆勾勒起来。

        “瑶瑶,你看,那里就是我向你告白的地方。”罗亮伸手指向一棵柳树,多年不见,这棵柳树都长的很粗壮了,枝繁叶茂,现在正是绿意盎然的季节。

        安瑶望向那棵柳树,记忆也随之被勾勒出来。

        眨眼间都过去五六年了,时间过的还真是快。

        突然,抓着包包的手被罗亮轻轻牵了起来,那双漆黑的眼眸中带着含情脉脉,罗亮再次重复当初告白的那些话,“安瑶同学,我喜欢你,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睫毛,喜欢你长长的头发,喜欢你认真看书的样子……我喜欢你的一切,你,愿意让我做你男朋友,一生一世照顾你吗?”

        安瑶的眼眶湿润了,这番话总是能轻易地触动她柔软的心房。

        那个青葱少年明媚的眼睛始终印刻在她的脑海里,还有那番青涩又带着十分认真的告白,始终是她记忆深处最美好的画卷。

        “我愿意。”她鬼使神差地说出这番话,后悔在下一秒接踵而至,只是罗亮不给她后悔的机会,一把将她涌入怀里。

        “我就知道,你还是我的瑶瑶,是我一个人的瑶瑶。”

        安瑶竟然有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好像背后就站着庞飞,在死死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连忙将罗亮推开,却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伤了罗亮的心。

        手足无措,安瑶慌乱极了。

        “怎么了?”

        “周围都是学生,咱们这样不好。”安瑶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

        罗亮走至她跟前,附在她耳边低低地道,“那咱们就去找个没人的地方,这附近就有一家酒店……”

        酒店!

        孤男寡女地去酒店,能发生什么,会发生什么,用脚指头也能想到。

        这事来的太突然了,安瑶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况且,一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庞飞,她就惶恐不安。

        若是罗亮知道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会不会……

        不会,罗亮肯定不会嫌弃,但是,她会嫌弃,嫌弃自己的不忠。

        “罗亮,你给我点时间好吗,我……我接受不了还没离婚的前提下和你……”安瑶咬着嘴唇,艰难开口。

        “瑶瑶,之前你说庞金川出事,你不忍心跟庞飞提离婚的事情,可若是庞金川一辈子醒不来,你难道打算一辈子不跟他提离婚的事情吗?”

        “长痛不如短痛,早点做个了断,解放了你,也解放了他。”

        安瑶知道他着急,但有一件事她必须先弄个清楚,“罗亮,你老实告诉我,老城区和新房坍塌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罗亮做发誓状,“老城区拆迁的事情,公司承包给了外包公司,是外包公司惹了麻烦,和我们罗氏地产没关系。我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后,第一时间就做了解决,老城区的那些居民不是都拿到了新房和补偿款嘛。”

        “至于新房墙壁坍塌的问题,这个我也了解过了,因为三号楼是两家建筑公司合作完成,其中一家的包公头偷工减料,被发现之后才换了第二家。之前遗留的问题部分得到了解决,也有部分成了漏网之鱼,这才有了墙壁坍塌的事情。”

        “后来我让人把每层楼都做了一遍检查,有问题的都处理了,现在我敢拍着胸脯调整,三号楼的每一栋楼,都是合格的。”

        “当真?”安瑶其实已经信了七八分了。

        罗亮用自己的人品做保障,这下安瑶就信了八九分了。

        “你不用再发毒誓了,我相信你。”安瑶道,随后,针对她和罗亮之间的事情,安瑶也终于做出决定,“我答应你,会尽快和庞飞办理离婚手续,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之所以在最后关头确定那些事情,是想确定一下罗亮是不是还是自己曾经爱着的那个人,如今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罗亮还是那个罗亮,那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有一句话罗亮说的对,长痛不如短痛,和庞飞这样吊着,始终不是办法。

        晚上回到家里,安瑶很少见地来到庞飞的房间,说有事情要和他谈。

        庞飞已然猜到她的目的,心中颇为烦躁。

        “爸的事情我已经跟罗亮确认过了,他是无辜的,那些事情他并不知情。我知道你一直在找人搜罗罗亮犯罪的证据,可都这么久了,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吗,你就不能相信他是个好人吗?”

        庞飞没说话。

        安瑶看了他一眼,继续说,“庞飞,我知道你一直看罗亮不顺眼,但他是我爱的男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别再给他找麻烦了好吗。”

        “爸的事情,罗亮答应给一定的赔偿,还有……还有我和罗亮的事情,他也愿意用经济来补偿你。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办一下手续……”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安瑶有一种长舒一口气的轻松感。

        庞飞缓缓睁开眼睛,问了一个问题,“假如罗亮并不是个好人呢,假如他是个十足的坏蛋呢,你还会爱他吗?”

        “你都说了是假如了,那是不可能的……”

        “我要你正面回答我。”庞飞迎上她的目光。

        安瑶想了想,重重点下头,“会。”

        庞飞连最后一点坚持的理由也土崩瓦解了。

        算了,别再坚持了,没意义的。

        “明天吧,明天咱们去办手续。”

        “哦,好。”安瑶转身离开。

        安家的最后一晚,庞飞一夜未睡,盯着窗外发了一夜的呆。

        听着安瑶那边传来响声,他也跟着起床。

        大清早的,本该是最舒心的时刻,两个人却开着车子前往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因为来的太早,前面没什么人,他们是第一对。

        安瑶没有想象中的快感,反倒有点纳闷,庞飞为何突然之间就同意了?

        “之前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好像到了这一刻,也没什么可隐瞒可遮掩的,庞飞大胆承认,“是。”

        安瑶的脸在不知觉间红了起来,“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我的吗?”

        “谁知道呢,讨厌着讨厌着就喜欢上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谁说的请呢。”庞飞可以尽情地将心中的话都表述出来。

        安瑶又问,“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吗。”

        安瑶无话可说。

        现在轮到庞飞提问了,“你对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吗?”

        安瑶摇头,“不,我现在很佩服你,你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只是我发现不了你身上的好。”

        是啊,对于不在意的人,又怎么会用心思去发现呢。

        一时无话,工作人员陆续上班,很快就要办手续了。

        安瑶的心突然莫名其妙加快速度,当被叫到名字的时候,竟然有一瞬间的愣神。

        “走吧。”庞飞率先走过去。

        工作人员按照流程需要询问他们离婚的理由,二人异口同声,“感情不和。”

        “我看你们两不像是感情不和啊,刚才我看你们还有说有笑的聊的很开心的样子呢……”劝和不劝分,也是流程的一部分。

        庞飞不想在这浪费时间,“请你尽快给我们办手续吧。”

        “哎,好吧,可惜了你们还挺般配的呢。”

        工作人员将一份离婚协议书递给二人,待他们签字之后,只要将结婚证回收回去,换成绿皮的离婚书,他们的夫妻关系也就解除了。

        “稍等一下,盖章的机子出了点问题。”

        还真是巧,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偏偏今天出问题。

        等了十多分钟了,还不见好,安瑶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安露打来的,劈头盖脸就是一阵咆哮,“安瑶,家里的户口本呢?你和我姐夫的结婚证呢?你该不会强迫我姐夫去跟你离婚了吧?”

        安瑶捂着嘴巴,“这是我们夫妻两的事,你别多管闲事。”

        “你你你……我警告你,你要敢跟我姐夫离婚,我……我就敢跟我姐夫在一起!”

        安瑶翻了个白眼,将电话挂了。

        神经病简直!

        回到座位上没多久,庞飞的手机又响了,是妹妹庞燕打来的电话,“哥……哥你快来医院,爸醒了……”

  https://www.65ws.com/a/136/136145/46521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