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赘婿 > 85:持久战

85:持久战

        其实庞飞一个人可以应付得过来,叫了安瑶一起,不过是图个心里踏实。

        路上,安瑶主动提起罗亮,并承认这几日她都和罗亮在一起。“我知道在这个时候跟你说这些事情不合适,但我不想欺骗你,也不想隐瞒你什么。”

        庞飞握着方向盘的手颤抖了一下,他倒宁愿安瑶什么也不说。

        人就是很奇怪,以前总希望安瑶有什么事情都能说出来,不要总是遮遮掩掩的,现在她真的那样做了,自己反倒希望她什么都不要说了。

        归根究底,终归是不想接受安瑶和罗亮在一起的事情,可逃避又能逃避到什么时候呢?

        庞飞沉默了片刻,用微笑缓解尴尬。

        安瑶和庞飞一样,心中更多的也是不安。

        罗亮跟她求婚的事情,好几次想说出来,但话到了嘴边,始终无法说出口。

        庞金川昏迷不醒,庞燕身体又没完全恢复,家里家外都靠庞飞一个人忙碌,自己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的要求,是不是也太薄情了一些。

        算了,还是等过段时间吧。

        对于罗亮的求婚,安瑶到现在还是一头懵的。

        本来她是找罗亮谈老城区和新房坍塌的事情的,谁知罗亮突然就跟她求婚了。

        求婚现场是罗亮精心准备的,当记录着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点点滴滴的相册投影显示在大屏幕上的时候,隐藏在安瑶心中的往事被一点点勾了出来。

        那些和罗亮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始终是她最眷恋的,也是最珍贵的,便在这时,罗亮将象征着承诺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她就那样稀里糊涂地答应了罗亮的求婚,事后等她反应过来,慌忙将戒指摘下,还给罗亮。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于什么心理摘下那颗戒指的,怕被庞飞发现,还是怕给不了罗亮承诺?

        好像都有,又好像都没有。

        总之,安瑶的心里很矛盾。

        罗亮轻轻抱着她,说戒指已经戴上了,就当她接受了,不过她会给安瑶时间去处理和庞飞之间的关系。

        等到安瑶坐在回家的车上,才想起今天来找罗亮的目的,很可怕,罗亮在不知不觉中就将她的目的改变,而她竟然丝毫也没察觉。

        这几日和罗亮在一起,其实也是为着老城区和新房坍塌的事情的,可每次都被罗亮打断,一拖再拖的,安瑶对结婚的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些话她同样没跟庞飞说,因为不知道怎样开口。

        说是一起照顾,其实都是庞飞在忙碌,安瑶就在一边坐着。

        到底是庞飞的父亲,很多事情不太方便,她能坐的,也就是打打水,买买饭什么的。

        期间安瑶的手机响了好几遍,无一都是罗亮打来的,安瑶都给挂断了。

        “叮咚!”

        是罗亮的短信息:瑶瑶,怎么了,不方便吗?

        安瑶回:我今天有点事情,看婚纱的事情改天再去吧,对不起,害你白等那么长时间。

        罗亮看着短信中的内容,脸上的肌肉跳动着,表情因为太过狰狞也变得十分吓人。

        他哪里能猜不到,安瑶没来,肯定是因为庞飞。

        对不起……

        这样见外的字眼竟然在他和安瑶之间出现。

        或许连安瑶自己都没发觉,她对罗亮的态度越来越冷漠,反倒是对庞飞的态度,越来越亲热了。

        她自己没发觉,罗亮却是发觉了,这让他分外气恼,自己竟然会输给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不可能,他绝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努力按压住心中的怒火,罗亮再次拨通安瑶的电话。

        安瑶见实在躲不过去,只好在外面接了电话。

        罗亮说,“瑶瑶,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告诉你的话实在不妥。其实我今天给你准备了惊喜,毛老师你还记得吧,我找到她了,本来打算今天带你一起去拜访毛老师,而且我也跟毛老师说好了,她还特地准备了拿手好菜招待我们呢。”

        “你要是不去,毛老师那我也不好交代。而且她老人家现在身体很不好……”

        毛老师是安瑶的一位恩师,可以说,有毛老师的帮助,才有今天坚强毅力不倒的安瑶。

        安建山和曹秀娥的事情在安瑶上大学的时候就被安瑶发现了,从小就懂事的安瑶心里压力特别大,一度因此影响到学业,是毛老师耐心地开导她,像家长一样给与她温暖和鼓励,才使得安瑶走出了那段最灰暗的日子。

        毕业后安瑶有一段时间的工作,每日忙的昏天暗地,也没什么前途,也是毛老师鼓励她创业的。

        之后因为酒楼的事情,一忙起来就没日没夜,等到酒楼日渐步入正轨,她再回学校去拜访毛老师的时候,却被告知毛老师因为身体原因离职了。

        这些年她也没少四处打探毛老师的消息,但一直没什么进展,如今听罗亮提到昔日恩师毛老师,她激动不已。又听说毛老师身体不太好,安瑶的心早就飞走了。

        “毛老师身体一向很健康,怎么会不好呢?”

        电话的另一端,罗亮露出一抹阴笑,“毕竟是上了年纪,人老了,各种病症就出来了。瑶瑶,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今天就一定要跟我去探望毛老师,只是想告诉你,人老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说是不施加压力,其实分明就是。

        安瑶一心牵挂着毛老师的身体,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很纠结该怎样跟庞飞说这些事情才不至于让他误会。

        “你去吧,这里有我照顾。”庞飞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碰巧路过这里,听到了一些话而已。

        安瑶匆匆挂了电话,神色有些尴尬,“我……”

        “去吧,爸这里有我照顾呢。”庞飞很大度地说。

        安瑶“嗯”了声,低着头离开。

        天没黑,安瑶就又来了医院,还为庞飞带了一床被子。

        彼时庞飞正靠在床边休息,感受到身上有东西轻轻落下,下意识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安瑶正在给自己盖毛毯。

        他问,“你怎么来了?”

        “从毛老师那走的早,想着回去也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安瑶拉了一张凳子坐下。

        庞飞道,“那毛老师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都是一些老年人经常得的病。”

        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

        安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一趟,可不来的时候,心里一直惦记着,来了,那颗心也就踏实了。

        至于原因,她想大概是不想在庞飞这里落下什么话柄吧。

        傍晚庞燕来换班,叫二人一起回去休息。

        依旧是庞飞开车,安瑶坐在副驾驶座上,怀里的包包滑了下去,拉链没拉,一个红色的盒子掉了出来。

        这是戒指盒。

        庞飞和安瑶结婚的时候没有买这些东西,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戒指盒里的戒指,是罗亮送给安瑶的。

        从时峰那听来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为避免安瑶醒来时看到戒指盒二人之间太过尴尬,庞飞将戒指盒捡起来塞进安瑶的包包里。

        一路上脑海里都是幻想的画面,安瑶和罗亮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罗亮是否已经跟安瑶求婚了等等……

        还有安瑶,老城区和新房坍塌的事情她都知道,为何还是愿意和罗亮在一起,难道在她心里,爱一个人就可以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的吗?

        “嗯……到了吗?”安瑶睁开迷蒙的双眼,神色见满是疲惫。

        她下车,庞飞望着她的背影,突然没来由地叫了一声,“安瑶。”

        安瑶停下脚步,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庞飞犹豫片刻,终究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没事,咱们走吧。”

        其实庞飞是想问安瑶是否还爱着罗亮的,又怕问了之后得到的答案自己接受不了,索性也就不问了。

        现在父亲昏迷不醒,自己应该多把心思往调查罗家的事情上放一放,而不应该被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所困扰。

        感情的事情应是双方自愿,强求不得,一切都该顺其自然才是。

        “庞哥,罗亮那小子底子很干净,没有任何把柄可抓啊。”

        “一个礼拜了,我们把罗氏地产能查的线索都查了一遍,真的没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有问题。”

        时峰和刑侦局都带来了噩耗。

        庞飞预料到罗家不好对付,可没想到竟然这样难对付。

        一点线索都没有,当然不可能,只能说他们太会办事了,将事情处理的不留一点痕迹。

        越是这样,越是说明罗家人的厉害之处,这上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罩着护着,想动罗家这座大山,怕是要费些功夫。

        一天、一个月、一年、就是十年,庞飞也会跟他们死磕到底!

        “庞哥,庞叔叔怎么样了?”时峰关心地问。

        庞飞摇头叹息,“医生说醒来的可能性很小。”

        其实不然,医生说要是恢复的好的话,快则一个月,慢则半年,庞金川就会醒来,之所以没跟时峰说这些,是怕这小子嘴巴不严实走露风声。

        一旦父亲醒来,罗亮的行为将会彻底曝光,难保罗亮得知父亲有醒来的迹象,不会对父亲下黑手。

        为了父亲的安危着想,庞飞还是能谨慎就谨慎一点吧。

  https://www.65ws.com/a/136/136145/46521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