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赘婿 > 56:*烦

56:*烦

        总之事情顺利解决,就是件好事,往后要是事事都能这么顺利就好了,这个部门也就可以解散了。

        下班后庞飞犹豫着要不要去酒楼,他和安瑶的事情像是解决了又像是没解决,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自己妥协的也太容易了,安瑶一句话他连辩解的机会也没有,会不会让她觉得自己还是软柿子那么好捏呢?

        不过现在再去计较好像只会显得蛮不讲理,左右这事反正是说不过去的。

        酒楼庞飞是不打算去的,反正现在庞燕已经出院了,也不用安瑶再资助什么了,赔钱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她若喜欢就拿去吧。

        自己的态度首先要摆明,不能让安瑶觉得他是那么好欺负的,要不然这往后鬼知道她会不会光明正大地和罗亮约会,甚至把人带到安家去?

        庞飞没去酒楼的事情,安瑶没来电话,倒是林静之将电话打了过来,询问他怎么了?

        他和安瑶的那些事情实在难以启齿,家长里短的,总让林静之搁中间费心思,实在过意不去。

        即使不问林静之也能猜到其中的缘由,偏偏她装作不知道,以酒楼很忙为借口,让庞飞赶紧去上班。

        安瑶近期将重点都放在了转型的事情上,对酒楼的生意并不上心,能赚一个是一个,倒是这几日的生意出奇的好,很多稀奇古怪的人,一看都是身份不凡的。

        旁人看不出来,庞飞却是能看出来的,且这些人大多都是官场上的。

        大抵他也能猜出来这些人是因谁而来的,对方倒是用心良苦。

        官场上的人吃饭喝酒可以,但不会喝醉,不像生意场上那些人,只图个高兴,喝醉都是常有的事。

        庞飞虽被叫来上班,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整日闲着看书看报纸,倒也乐的逍遥自在。

        林静之叫他来还有一个目的,前些日子她参加了一个网上的命题短篇小说大赛,文章倒是写好了,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想让庞飞给看看。

        “看不出来啊,林姐你还是个才女呢。”这倒是很符合林静之的气质,才女,有才又有貌!

        这个称呼林静之颇为高兴地接受了,自己打小就喜欢写点东西什么的,后来迫于家人的威逼利诱报了管理专业,再后来毕业后一心忙于事业,写作的事情被搁浅了。

        终归是个爱好,闲来无事就喜欢写写画画的,这些年倒也没少参加一些文学作品的比赛,偶尔还能得个奖品什么的。

        庞飞是抱着读者的心态去看的,通篇五千字,文笔细腻,、行文流畅,其文中的中心和论证点都很新颖,是一篇不错的文章。

        当然,缺点也是有的,“林姐,你引用的这几个论点都是小说中的例子,说服性不强,如果能换成真人认真是,那就好多了。”

        林静之点头称是,“可我平日里看的大多都是小说,列举真人真事,这个脑子里还真想不出来。”

        这个可难不倒庞飞,从古今中外的经典名著中挖掘出一些符合条件的名人来,对庞人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经验也是在做卧底的那段时间积累下来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超强度的学习和锻炼,竟然都是一种财富。

        庞飞不仅能准确找到符合林静之所需要的名人真实,连其在那本书中都能准确说出来,之后林静之再要去查询的时候,就方便多了。

        这可着实把林静之给惊着了,“真看不出来,你才是真正的才子啊!”

        平日里只觉得庞飞很man很男人,没想到竟也有这样文质彬彬的一面,这要是换上西装戴上一副眼镜,可不就是“文质彬彬”大代言人了嘛。

        二人有说有笑,没注意到身后来了人。

        安露双手叉腰,气哼哼地瞪着林静之,最后将目光落在笑容满面的庞飞身上,“姐夫!”

        林静之和庞飞同时回头,就看见安露背着个书包站在后勤部门口,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林静之笑着收了平板,道了声“你先忙”,就带着东西离开了。

        安露目送着林静之的背影远去,气哼哼跑进去,质问庞飞和那林静之是什么关系?

        “你怎么来了?”庞飞答非所问,点燃一根烟慢悠悠地抽起来,适才林静之在的时候,他连烟都不敢逃出来,生怕被没收了。

        安露跺着脚,“我问你跟那个林静之什么关系呢,你别转移话题。”

        “同事关系啊。”庞飞懒洋洋地回答。

        安露才不相信,嚷嚷着警告庞飞别打歪心思云云。

        庞飞装没听见,不想和她拌嘴。

        “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个忙。”安露终于说到正题了。

        庞飞“嗯”了声,示意她接着说。

        安露道,“明天晚上是于莹莹的生日,她邀请我参加她的生日宴,我想了想,不去的话好像显得我太无情了,去的话我又怕她纠缠我,所以我就想让你陪我一起去。”

        “我都跟我姐说过了,她说明天晚上可以放你假。”

        先斩后奏啊!

        这丫头是越来越把庞飞当自己的家人使唤了,好事,好事!

        虽苦却甜!

        “行。”

        安露高兴地抱着庞飞的胳膊,“姐夫你真好,要不你跟我姐离婚,咱两结婚吧。”

        “吸……”烟灰掉到手上,差点烫出个包来。

        安露“哈哈”大笑,松开庞飞的胳膊,边走边挥手,“逗你玩呢,看把你吓的,今晚你不用接我了,我出去逛逛一会自己回家了。”

        女孩子家家的,一遇到聚会什么的就爱?意涟?虬纾?且?炎约鹤蠲雷铞?龅囊幻嬲瓜殖隼矗?源锏窖扪谷悍嫉男Ч?

        安露为了晚上的聚会早早地就在挑衣服,挑配饰,这丫头以为把名贵的东西摆一块就是最好的搭配,对于美这个词好像误解的挺深的。

        庞飞有必要提醒她两句,毕竟明晚二人是一起出现的,安露打扮的太另类,自己脸上也不好看。

        经庞飞这么一指点,安露还真觉得好看又顺眼了许多呢,“姐夫啊,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时髦的姐夫呢。”

        庞飞笑笑不说话,好歹自己也是见过大世面的,这点欣赏水平还是有的。

        “你换身衣服啊。”安露嫌弃他这身衣服太过普通。

        庞飞不想换,一群学生聚会,自己穿那么拉风干嘛,又不是去相亲。

        安露不同意,扒开他的衣柜……傻眼了,里面就两套衣服,一套西装,一套休闲装。

        她们安家的女人哪个衣柜里不是塞的满满的,可怜的姐夫竟然只有两套衣服,“安瑶也太抠了,就给自己老公穿这些呢,不行,她不买,我给你买。”

        这丫头说风就是雨,可不能任由她的性子来,“别买了,我这不是有一套西装吗。”

        这是林静之给他买的,好几万呢,一直舍不得穿。

        安露不记得庞飞有穿过西装,不由得好奇,问这衣服哪里来的?

        有了昨天的教训,庞飞哪里敢说是林静之买的,便撒谎说是时峰给买的。

        以为安露跟时峰那茬子已经过去了,谁知安露听到时峰两个字就跟抽风一样,嚷嚷着不准在她面前提那个人云云,隔了一会又问庞飞时峰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提起自己云云。

        庞飞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只能装作不言语来逃避问题。

        于莹莹的生日宴选在一家小型ktv里,人挺多的,一群热血沸腾的学生们在一块总是热闹异常,唱歌的跳舞的,偌大的包厢挤的满满的。

        安露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水花,因为人太多了,疯的疯闹的闹,谁关注你穿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安露拉着庞飞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两个人倒是可以悠哉悠哉地喝酒,没人打扰也挺好。

        这坐的久了,也就无聊了,眼见着大家伙热情高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散会,安露萌生了提前离开的念头。

        将礼物送给于莹莹,安露说自己还有事,就先走了。

        于莹莹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一会又哭哭啼啼的。

        安露心软,见不得别人掉眼泪,便也就没急着走了。

        包厢里的人陆续减少,也有不少喝爬下的,安露就是其中之一。

        这丫头,明明酒量不行,偏偏还爱逞能。

        眼见着时间不早了,庞飞将安露架起来,跟于莹莹道了别,便离开了。

        于莹莹站起来,欲言又止的,神色不太自然。

        庞飞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此地不宜久留几个字快速蹦出脑海,直接将安露公主抱起,拔腿就往外走。

        从ktv里出来,赫然发现那辆比亚迪的车轮子被人卸掉了,这一带又比较偏僻,车子不好打,看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怪只怪自己掉以轻心了,竟然没有事先察觉。

        庞飞拿出手机,准备给时峰打电话,而这时,一道劲风从脑后传来,他下意识低头闪躲,只见一根钢棍直直地从脑门一侧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个个手中拿着家伙什。

        庞飞一连后退几步,暗暗在心中想着法子,单是他一人怎么都好说,偏偏还有个不省人事的安露,只怕今晚是遇上*烦了……

  https://www.65ws.com/a/136/136145/46521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