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赘婿 > 55:暂时不离

55:暂时不离

        “燕子,爸,你们……真巧啊!”安瑶结结巴巴,脸红的跟火烧一样。

        今天是庞燕出院的日子,庞飞昨晚就提醒过她,没能让庞燕去酒楼也就算了,竟然还跟他们撞上,关键自己还跟别的男人一起。

        辩解,如何辩解,只怕是会越描越黑罢了。

        庞金川到底是给了她面子的,没有当场为难,“瑶瑶,这是你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吧?”

        安瑶顿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是庞金川在给自己台阶下,连连点头,“哦,是啊,这是帮我贷款的罗先生,也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庞金川道,“那你快去招呼人家吧,我们就是在这吃顿家常便饭,你不用管的。”

        安瑶尴尬至极,留下来,这顿饭能吃安心吗,不留下来,岂不是显得做贼心虚了?

        罗亮特地选了最角落的位置,中间有墙挡着,两桌人谁也看不见谁。

        但你明知道身后有你熟悉的人,哪里还能吃的安心?

        庞飞这会子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了,他想到了安瑶今天是跟罗亮见面,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失落、绝望、难看……

        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一直以来自己极力隐瞒的事情就这样赫然暴露在父亲和妹妹面前,且不管父亲和妹妹会怎么想,自己该如何再去面对安瑶呢?

        怕是这一次想不离婚都难了,想到这些,他就心烦意乱。

        庞燕虽然是个小丫头,还不懂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但也能从庞飞脸上察觉出来不对劲。

        好端端的一顿接风喜宴,上好的牛排三个人都没吃几口。

        “燕子,吃饱了没?”庞金川在给旁燕递话。

        庞燕乖巧地点点头,“吃饱了。”

        “吃饱了那咱们就走吧。”庞金川让服务员将没吃完的东西打包,回去了热给旁燕慢慢吃。

        庞飞结的账,花了多少他压根没听清,只知道服务员说那边的罗先生已经帮他们结过账了。

        无名的怒火从庞飞胸腔里一下子蹿了上来,那小子抢自己女人也就罢了,还要用他的臭钱来为自己的良心买单,到底是买单还是奚落,只有他心里最清楚。

        出了餐厅,庞飞让妹妹和父亲在车里等自己一会,然后他去银行将卡里的五千多块钱全部取了出来,转身回到西餐厅,将那五千块钱尽数砸到罗亮脸上,一句话也没说,霸气离开。

        庞燕好奇,“哥,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庞飞轻笑一声,“东西落里面了,去取了一下。”

        这话能骗得了庞燕,却是骗不了庞金川的,不过他也不打算说什么,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了,出口恶气怎么了?

        介于时间还早,庞飞又带着妹妹去逛了公园,看了一场电影,父亲庞金川说什么也不肯去,庞飞只好将他先行送回去。

        兄妹二人一直玩到天色暗下来,庞飞才将庞燕送回去。

        “哥,你今晚就别回去了,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庞燕挽着庞飞的胳膊,亲昵地说。

        庞飞正有此意,“好,那哥哥今晚就不回去了……”

        “结了婚的人还整天住在外面,成何体统。”父亲庞金川不同意,已经将他的行李收拾好了,“赶紧拿上你的东西回去吧,有问题就解决问题,男子汉大丈夫,又是当过兵的,别总是用逃避解决问题。”

        庞燕不舍地看着他,却也很懂事地说,“哥,爸说的对,你要不回去,嫂子家人该要胡思乱想了。”

        庞飞伸手在庞燕的脑袋上摸了两下,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懂事,懂事的让人心疼。

        留下来是不可能的了,以父亲的脾性,是绝对不允许他留下的。

        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既然躲不过去,那就坦然面对好了。

        回安家的路上,庞飞接到安露打来的电话,“姐夫,你跟我姐又怎么了啊?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能坐下来好好沟通一下吗?”

        难得安露还能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庞飞甚是欣慰,“没怎么,你别瞎操心了,我一会就到家。”

        “你要回来啊,太好了,那我可等你啊,你要不回来,我就等你一晚上。”

        安露的蛮横无理和霸道,有时候其实还是挺可爱的。

        回到安家是晚上九点多,客厅里坐着安露和曹秀娥两个人,楼上安瑶的房间亮着灯,房门紧闭。

        听见庞飞回来,安露第一个冲过来,夺了他手中的包包抱在怀里,“姐夫,赶紧进来,我让张婶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呢。”

        都九点了他们还没吃饭?这是等庞飞回来一起吃的节奏?

        “张婶,张婶,端饭了。”安露冲厨房里大喊。

        张婶应了一声,一道道美味的饭菜端上桌子,还真是特意等庞飞回来吃的。

        饭菜端好了,张婶往楼上看了一眼,询问安露,“要不要叫大小姐……”

        “不要,她爱吃就吃,不吃拉倒!”

        曹秀娥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你姐真是养了个白眼狼,有你这样当妹妹的吗?”

        说完,放下筷子,自己亲自去叫安瑶了,结果吃了闭门羹,又黑着脸跑回来。

        安露得意地笑,“热脸贴了冷屁股吧,你看我,就不给她长那个脸,哼。”

        曹秀娥冷着脸看着庞飞,问,“你们两个到底又怎么了?”

        安露也很好奇,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庞飞,“是啊姐夫,你和我姐又吵架了?是不是她又欺负你了?没关系,一会我帮你骂她,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可不许再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他有那么幼稚吗?

        安露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竟然点头道,“幼稚,你真是太幼稚了,还跟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离家出走的。”

        “你别打岔,庞飞,你老实说,你们到底怎么了?”

        他要说了,那不就是告状吗,女人才会告状!

        “妈,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您就别操心了。”庞飞端起碗,巴拉巴拉几下就给吃光了。

        吃完饭就上了楼,安瑶的房门适时地打开,像是特意在等着他,“我有话要和你说。”

        “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庞飞说完,转身进了房间,安瑶也跟了进来。

        安瑶急于解释白天的事情,“那会子银行的人没来,我便和罗亮去那家西餐厅坐一会,没想到会碰上你们。罗亮结账的事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帮你多省点钱而已。”

        话里话外的意思,始终没有觉得愧疚,也没有觉得罗亮那样做有什么不妥。

        庞飞将包包丢在床上,转过身看着她,很多质问的话到了这一刻却跟长在肚子里了一样,始终说不出口。

        想想还是算了吧,安瑶和罗亮迟早是要在一起的,自己从中阻碍也没用,到最后难看的始终是自己。

        “你不是想离婚吗,我同意!”

        安瑶脸色一僵,“你还是觉得我和罗亮是故意的?”

        “不,我相信你说的,但我也相信,你心里没我的家人是真的。”庞飞不想再浪费唾沫了,“今天晚上回来,我就是告诉你这些的,明天咱们就去把手续办了吧。”

        安瑶怔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离婚,这不是自己一直很向往的事情吗,怎么当庞飞轻而易举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反倒不想离了呢?

        误会,对,就是误会,要是就这么离了,庞飞将永远带着对她的误会,这个深深刻在他脑海中的印象永远都无法磨灭。

        不行,安瑶不允许自己以这样不堪的形象留在一个男人脑海中一辈子。

        “我现在又不想离了。”

        庞飞皱眉看着她,“有意思吗?”

        “是没意思,但离了不就更没意思了吗?”说完,转身离开。

        庞飞仔细品味着她的那句话,貌似是在说喜欢现在的生活?一定是理解错了,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昨天的事情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安瑶该上班还上班,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安露始终好奇庞飞和安瑶昨晚都说了些什么,赖在车子上不肯下来,纠缠无果,她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安瑶身上,“我姐现在像变了个人一样,你觉不觉得啊?”

        庞飞心道,天天跟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满面春风的,当然像变了个人一样。

        不过这些话他也就在心里说说而已。

        将安露送到学校,他照常去中泰上班,新部门已经初具规模,眼下就有一笔任务要去做。

        小业务,可要可不要的那种,时峰说是借着这次机会让他先练练手熟悉一下。

        庞飞对待工作那是十万个认真,去之前把能想到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甚至连对方不同意之后的路子都想好了。

        结果去了,人家一看他们那架势,瞬间就怂了,无条件将业务退还给他们。

        时峰听了差点笑出眼泪来,“庞哥,还是你厉害啊,对方那公司总共人员加起来不过十个,你带的人都比他们整个公司的人多,他们能不害怕吗?”

        汗,庞飞带那么多人是奔着学习去的,又不是去闹事的,这算是事半功倍吗?

  https://www.65ws.com/a/136/136145/465216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