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赘婿 > 8:罗亮回来了

8:罗亮回来了

        和安瑶结婚这么久,庞飞连她是具体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刻意报复,哪来的说辞?

        他庞飞还不至于卑鄙到那种地步。

        安瑶骂他也好看不起他也好,但这误会必须得澄清。

        双手抓着车门,两双赤红的目光撞击在一起,“不管你信不信,我并不知道那家酒楼是你的,打他们是因为他们先欺负人。”

        “呵,这么说我还得给你搬个英勇无敌的奖状了?”

        这嘲讽的语气让庞飞很是恼火,说话很冲,“你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我要真想报复你,直接到酒楼说我是你老公不就完了,何必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那是因为你窝囊,不敢说,怕我以后不给你钱了,用这种方法既能报复我还能摆脱你的嫌疑。”

        妈的!

        这女人天天把窝囊挂嘴上,有病!

        懒得跟她说了。

        “你干什么去?”

        “你管不着。”庞飞转身就走。

        安瑶突然推开车门,撞在庞飞屁股上,“不许走,你得先送我回去。”

        庞飞冷笑一声,“我这个窝囊废何德何能能跟你坐在一起啊,你的员工还在呢,不怕被她看见?”

        “你到底送不送,不送我就去医院……”

        又来!

        你都不怕,那我怕什么!

        上车、打火、车子启动……

        一路无话。

        安瑶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声。

        庞飞注意到她的脚背肿的很高,这疯女人在有脚伤的情况下居然开车,真是疯的够可以的。

        到了安家,庞飞二话不说将安瑶从车上抱下来,这一次他早有准备,将女人两只手死死压制着,让她没法再动手。

        安瑶挣扎大喊,他全当没听见。

        进门之后,他将安瑶丢进沙发里,就去拿药箱。

        家里没人,庞飞找了半天才找到药箱。

        “别乱动了,除非你想以后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庞飞这招还真管用,安瑶立马不动了,没有哪个女人想变成瘸子,一辈子穿不了高跟鞋。

        庞飞将安瑶受伤的脚抬起来放在腿上,抹上药酒,轻轻揉捏,让药酒尽快渗入。

        揉捏的过程中,两个人都不说话,安静的气氛饭让庞飞有点不适应。

        他本想抬头跟安瑶说两句话,目光还未移上去,就意外地看到了安瑶裙底的风光,隐隐约约,诱的他喉咙发干。

        安瑶痛苦地闭着眼睛,没发现自己已经走光了,这让庞飞更加大胆了。

        只是,还未等他好好欣赏,手中的香足突然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直接踹在他脸上。

        “臭流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安瑶抱着抱枕,将自己挡的严严实实。

        “你觉得我要真想对你怎么样,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我一根手指头就够了。”庞飞伸了根中指。

        不知为何,安瑶的脸突然“刷”的一下就红了,嘴里还喃喃骂着,“流氓!”

        “切,不让我管我还不管了。”好心没好报。

        安瑶瞪着他,“哼,说的好像你很委屈一样,你自己刚刚做什么了你心里清楚,流氓,你就是个流氓。”

        “老子要不是怕你赖我,我才懒得管你呢。”

        不欢而散,庞飞回了楼上。

        没多久,张婶和曹秀芳回来了,免不了询问,安瑶没做解释。

        她这人好面子的有点让人难以理解,在家人面前也要逞强。

        五点多,安露也回来了,三个女人叽叽喳喳的,没完没了。

        吃饭的时候庞飞才从楼上下来,无声无息的,把背对着他的曹秀芳吓了一跳,“要死啊,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跟鬼一样。你不是今天上班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肯定是没上成呗。”把柄没了,安露又恢复了那副不良少女的嘴脸。

        庞飞的目光都在安瑶身上,因为她发现那女人坐姿很奇怪,身子往一边倾斜,像是怕垫到屁股。

        想不到他那几下竟然将安瑶打成这样,这女人也太细皮嫩肉了。

        想笑不敢笑,兀自盛了饭菜端到一旁去吃。

        “什么态度嘛,瑶瑶,你看看,这现在是越来越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连声妈都不叫了。”曹秀芳气鼓鼓地将筷子放下。

        安露跟着添油加醋,“姐,你男人这是要统治这个家的节奏啊,你可得小心点,别成为咱家的罪人啊。”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安瑶心情不好,吃的很少,“安露,吃完饭上来给我抹药。”

        看着安瑶一瘸一拐的,屁股翘的高高的,那怪异的走路姿势,庞飞嘴角不由得扯出一抹微笑。

        吃完饭回到房间,庞飞调配了能快速去肿的药给安瑶送过去。

        屋子里安露的大嗓门隔着门都很清晰,“姐,你屁股上全是巴掌印啊,是不是我罗亮哥打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你跟我罗亮哥多久没见了,久旱逢甘露,玩的疯狂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安露,你是不是见过罗亮?”安瑶的声音突然亢奋起来。

        安露恍然大悟,“你不知道啊?哎,我还当你知道呢。前两天我还见着他了,话说,我罗亮哥现在是越来越帅了,看他那身打扮,肯定是功成名就了。”

        “姐,你后悔不,要是没跟那个窝囊废结婚,你现在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跟罗亮哥交往了。”

        “有一件事我跟妈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非得找那个窝囊废结婚啊?”

        安瑶的语气颇为无奈,“我本想找个家庭贫困又老实的男人和我假结婚,好让罗亮死了那条心。他的前途不该因我而止步,我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那现在罗亮哥回来了,你还等啥呢,赶紧跟那个窝囊废离婚啊。”安露兴奋的大喊大笑。

        庞飞的心莫名紧张起来,离婚,不是没想过,但绝对不应该是以这种方式。

        这无异于在践踏一个男人的尊严!

        “安露,你在哪里见到罗亮的?”安瑶的询问,彻底燃爆了庞飞的怒火,这女人分明是明目张胆地要给他戴绿帽子。

        送药,送个屁的药。

        转身回了房间,将调好的药酒扔进垃圾筒,躺在床上,可脑子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没多久,房门被人推开,安露出现在他房门口,得意洋洋,“偷听别人说话的行为很可耻的,不过你这种人可能都不知道可耻两个字怎么写。”

        “哎呀,刚才我跟我姐的话你全都听见了吧,我姐是为了她爱的男人的前途才和你假结婚的,现在她爱的男人回来了,你马上就要被踢出安家了。哎,男人做到你这个份上,我都替你悲哀。”

        落井下石!

        呵!

        “还真是够窝囊的,我都这么说了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怪不得我姐瞧不起你。”

        庞飞双手枕在脑袋下,嘴里叼了根牙签,笑嘻嘻地说,“我欣赏风景呢,没注意听你说什么,诶,你刚才说什么了啊?”

        “神经病吧,这哪有什么风景?”安露不明所以。

        庞飞也不提醒她,让她继续走光吧。

        粉红色的,比安瑶的风骚多了。

        “安露,你……你裤子拉链开了。”这几日庞飞的表现让安瑶越来越看不透那个男人,安露说要来奚落奚落他,安瑶为她担心,这一出来就看到安露牛仔裤拉链大开着,然后再听到庞飞说什么欣赏风景,她就知道完蛋了。

        果然,安露捂着脸发出堪比杀猪般的惊叫,“流氓……”

        庞飞转动嘴里的牙签,斜着眼睛瞟了安瑶一眼,“怎么,你也想被我欣赏啊?”

        “你除了嘴上逞能还会干什么。”安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一瘸一拐回了房间。

        待她们都走了,庞飞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

        刚才还以为安瑶找过来是说离婚的事情,结果她之字未提,什么意思啊?

        难道良心发现了?

        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翌日,庞飞照常上班。

        一进部门,庞飞就被围拢起来,纷纷问他昨天六楼发生的事情。

        “你真把杜老板打了啊?”

        “那个杜老板可不是个好惹的主啊!”

        “要倒霉喽,要倒大霉喽。”

        “庞飞,你出来一下。”林静之特意来找庞飞。

        昨天的事情多亏有庞飞在,不然她免不了要遭杜鹏的毒手。

        “那个……昨天的事情谢谢你!”

        “林主管客气了,那种时候换成别人也会那样的。”

        林静之没在这件事情过多纠结,很快转了话题,“庞飞,你真是安总的老公啊?”

        “嗯。”

        “搞不懂,真是搞不懂,安总什么时候结的婚啊?哦,你们的事情我不该打听的,可我不明白,你既然是安总的丈夫,为什么她不帮着你,反而……”

        “林主管,有事直说,我承受得起。”

        林静之咬了咬嘴唇,“哎,我还是直接跟你说吧,今天早上安总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安排你去后勤做代驾。”

        经常有客人喝醉喝多,酒楼会安排专门的人将客人安全送达。

        别以为就是开车那么简单,那些喝醉酒的人骂人的、打人的、发酒疯的啥都有,更有一些过分的,欺负他们也是常有的事。

        不管受多大委屈都得忍着,这才是这项工作的可怕之处。

        “我知道了。”庞飞坦然接受,反正都是工作。

        林静之越发不解,“你和安总真是夫妻啊?感觉一点不像,倒像是仇人一样。”

        嗯,庞飞也这样觉得。

  https://www.65ws.com/a/136/136145/46520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