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宠而骄:刁蛮小道士 > 第386章 您该陪子初用膳了

第386章 您该陪子初用膳了

        接下来的几日里,九王府恍若始终有一层叆叇的乌云布在上方,所有人不管是做什么,都不敢大了声去。

        顾月一和囚风站在那大门紧闭的寝宫前,手里端着饭菜,却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几日了,王爷不吃不喝的就守在房间里,恐怕再强悍的身子也撑不住!”囚风着急地来回踱步,仿佛下一刻他就会再忍不了直接破门而入。

        顾月一也是心烦意乱,看着囚风这般着急,他又何尝不明白囚风所说的?

        “要不……我进去打晕王爷,然后你去吩咐厨房做些流食,然后我强行给王爷灌下去!”囚风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好主意了,他猛然停在顾月一面前。

        “不是已经试过了么?”顾月一微微蹙着眉。

        是啊,昨日他们就已经试过这个法子了,只是,他们还未靠近王爷,就已经被王爷给拍飞了出去,顺带还受了些罚,后背现在还是火辣辣的疼。

        若是这个法子可行,他们就算受点儿法也没什么,可显然,未到极限他们的主子就连他们也不让踏进这寝宫!

        “可是再这么下去,王爷这……哎呀!”囚风急得脑门上热汗都冒了出来,“而且,这几日,宁姑娘的尸体……也发臭了。”

        说到这个,顾月一也是脸色微微一变。

        要知道,一到夏天,他们就会忘地窖里存放冰块,王爷的寝宫内即便是夏季也是十分凉快的。尤其是顾月一知道自己家王爷将宁姑娘带回了寝宫之后,更是让人多添了些冰块。

        按道理说,尽管这尸体怎么都会开始腐烂,但是也不该这么快啊!

        所以,想来想去,顾月一只能将这个可能归咎为那邪祟的身上了。

        被邪祟杀死的人,恐怕与普通死亡的人的情况总归有些不一样吧。

        只要一想到那个活泼好动的宁姑娘已经……成了一句冷冰冰的尸体,就连顾月一和囚风都不免眸色一暗。

        他们深知宁子初对自己家王爷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在这件事情之后,他们都没有阻止王爷这在其他人看来像是疯了一般的举动。

        两人都没有办法了。

        “楼九王还是不肯吃喝?”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顾月一和囚风回头,看到来人,才点了点头。

        来者正是夏侯渊,因为夏侯府和宁子初的事情,他们都暂且在九王府暂住下了。

        听闻这几日,夏侯府满门惨死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就连他们在九王爷这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地方,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些许传闻。

        这几日来,夏侯渊整个人都不知道比以往沉寂了多少,他那怎么都减不下去的一身肉竟然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消瘦了一大圈。若是宁子初看到了,恐怕会受到一阵大惊吓。

        现在的夏侯渊,哪儿还有之前那大胖墩子的模样,瘦了许多的他脸上虽然还是能看到一些肉,但是,已然有了几分俊朗的感觉了。

        夏侯渊脸色也不太好看,“把饭给我,我有办法。”

        闻言,顾月一和囚风都是一愣,“王爷现在的情况……有点儿糟糕,就算是我们也无法靠近。”

        顾月一的这番话,无疑是在提点夏侯渊。

        夏侯渊无所谓地直接将饭菜碰在手上,然后没再多说,一脚踹开门便走了进去。

        顾月一和囚风见状,都是吓了一大跳。他们真没想到,这平日里一见王爷就犯怂的人怎么今日胆子竟然变得这么大了!

        若是平日里,夏侯渊确实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就算是借给他十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踹楼九王的门啊。可今日,众人真不知道夏侯渊到底在想些什么,连胆子也变得格外的大了起来。

        夏侯渊走进寝宫,先是打了一个冷颤,接着一股淡淡的腐臭味便悄无声息地钻入了鼻翼之中。他的脸色微微一白,看向那个始终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男人,和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女子。

        他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九王爷。您该吃些东西了。”

        坐在床边的人没有反应,似乎连他这么一个大活人的靠近都没有察觉到。

        越是靠近,那一股腐臭味便越是浓郁,就连室内低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温度都没办法阻止床榻上那尸体的腐烂。

        见楼阴司没有任何的反应,夏侯渊咬了咬牙道:“九王爷,即便您不饿,子初……也饿了。您身子骨好,饿几日不会出什么问题,可子初丫头身子骨本就茶,再饿这么几日,恐怕容易出问题。”

        越说,夏侯渊便觉得自己的呼吸越加艰难。

        夏侯渊早就听说楼九王一连几日待在寝宫内,不吃不喝地陪着那个已经死去了的人。而这个法子,是他偶然想到的。因为他知道,楼阴司恐怕……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夏侯渊其实很清楚,楼九王既然这般,恐怕……也是不打算活了。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父亲一察觉到自己的念头,便以死相逼。他可以死,但是不能连累了父亲也跟着自己撒手去了。

        这几日,他也想清楚了,子初丫头既然用这样的法子救了他们,那也一定不希望他们寻死,否则,子初的牺牲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夏侯渊一想通,立马就来找楼九王了,他们不能死,楼九王更得活着!

        所以,他干脆就顺着楼阴司的思维来,他觉得子初还活着,那自己也以此为突破口,先让楼阴司吃些喝些,不能让他的身子就这么垮了。

        那原本一动不动的男人在听到了夏侯渊的这句话之后,终于有了些动作,他缓缓回过头去,眸子底却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死寂。

        若非这男人还有呼吸和动作,恐怕没有人会把这人当做是一个活人。

        以前夏侯渊便十分惧怕和楼阴司对上,这会儿和楼阴司对视,他更是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脚底迅速窜起,让他生生顿了几秒,然后才回过神来,咽了咽唾沫,将手里的饭菜慢慢地端到了楼阴司的面前。

        “九王爷,您该陪子初用膳了。”夏侯渊的声音带着微微颤抖的颤抖。

  https://www.65ws.com/a/135/135724/500027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