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宠而骄:刁蛮小道士 > 第128章 怒极的楼阴司

第128章 怒极的楼阴司

        听罢,非离脸色不太好地说道,“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死了。”

        “那他死之前说了什么?你既然说是‘话还没说完’,那总归有说些什么吧?”夏侯渊这个时候脑子非常灵光。

        “他说‘吱喳’。”非生的脸色难看。

        “啥?吱喳?这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听错了吧!”什么人或者地方会叫‘吱喳’?这也太奇怪了吧!至少在他的印象中,帝京里没有一个角落是叫‘吱喳’的,除非宁子初已经被带到了帝京城外的地方!

        “他死之前就只是说了这两个音,但,是哪两个字,我们也不知道。”非生摇了摇头。

        夏侯渊看了看木架上已经死透了的人,眼睛往上看了看,作沉思状,“只扎?纸渣……帝京里有什么会念作‘吱喳’呢?”

        一下子要将这两个音节迁移到帝京的地点或者是某个人的名字上,不管是对于谁来说,都是具备了一定的难度的。

        “少卿大人!正卿大人正在回来的路上!”忽然,之前非离等人见过的一个衙役从外头匆匆忙忙跑进来,对夏侯渊说道。

        “不是说他要晚上才过来吗?!”夏侯渊此刻也是惊了,他看了一眼木架上的犯人,咽了咽唾沫。

        “这、这人是死了吗?”那衙役顺着夏侯渊的视线看过去,先是一惊,然后疑惑地脱口问道。

        夏侯渊摸了摸鼻子,迅速吩咐道,“你去让人将这具尸体抬出去。”

        “需要买些纸钱吗?”虽说一直以来,犯人的死活根本没有什么人关注,尸体也会直接扔到乱葬岗。但是一般情况下,至少也都回去买一些纸钱。

        夏侯渊道:“买吧买吧!”夏侯渊的态度显然有些着急。

        “那小的先让他们把尸体抬出去,再去纸扎铺买些纸钱回来!”那衙役点头应道。

        可他忽然发现,他这一句话说出来之后,室内的三个人顿时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眸子看向他。

        “你方才说什么?”非离上前一步追问道。

        那衙役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重复方才的话语,“那小的先……”

        “后面那一句!”这次说话的是非生。

        “去纸扎铺买些……”衙役咽了咽唾沫,怎么感觉少卿大人和宁府的人的眼神像是要将自己活吞了一般?自己做错了什么?衙役此刻是一头雾水,他也没做错什么事儿啊!

        “纸扎铺!”三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从嘴里吐出来这么三个字!

        原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吱喳’‘纸扎’,而是‘纸扎’!

        那个衙役此刻已经乱如麻了,他压根不知道自己的话语有什么奇怪的,会让这三个人露出这样‘恍然大悟’的表情来。

        “好了,你下去办吧。”夏侯渊这时候才注意到呆怔在一旁一脸懵圈的衙役,摆手让他下去准备方才的事情。

        等衙役一脸莫名其妙的出去喊人来抬尸体之后,夏侯渊又赶紧儿地带着非离和非生走出了大理寺。

        他们前脚刚走,大理寺卿后脚便回到了大理寺。

        看着大理寺卿走近了大理寺,夏侯渊这才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呼!幸好幸好!不然被那老头儿追到,被骂死那都算是轻的了!”

        非离和非生听着夏侯渊称呼那不过四十岁出头的大理寺卿作‘老头儿’,顿时为大理寺卿默哀了几秒钟。

        “对了,你们知道子初丫头之前与什么纸扎铺有过接触吗?”吐槽了大理寺卿一番,夏侯渊立马切入正题。

        两人一听,也立即陷入了沉思。

        按理说,一个闺中小姐怎么可能会与纸扎铺有联系?

        可他们家小主子根本不是寻常人啊!

        那她为什么会与纸扎铺有联系呢?

        纸扎铺……纸扎铺……

        纸符!

        小主子的黄符纸是在纸扎铺里买的!

        “我知道了!”非离和非生不约而同的开口道。

        两人对视一眼,非生示意非离开口。非离便说道,“之前小主子提到过纸扎铺的事情,但是因为都是些小事儿,所以才会忽略掉。”

        “那你还记得她说的纸扎铺位于哪儿吗?”夏侯渊一听,立即追问道。

        不过,还未等非生回话,他便忽然叫了一声,“啊!”

        两人顿时看着他。

        “之前我与子初丫头在归林居吃饭的时候,她当时对归林居的掌柜说起他的孪生弟弟就是纸扎铺的东家!”夏侯渊几乎要嫌弃自己这记性,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归林居掌柜姓陈名平……他的弟弟姓陈名……安!”

        夏侯渊猛地一拍脑袋,“我现在立即去查陈安纸扎铺的位置,你们通知其他人,随时等候我的消息!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将你们的小主子救出来!”

        “多谢夏侯大人!”两人是真心地感谢夏侯渊,给他行了一个礼儿。

        “不用客气!快去吧!”夏侯渊本就是不拘小节之人,只是摆了摆手,便往衙门跑去。

        查户籍名册还是得到县衙去,这些资料都不归大理寺管。

        一时间,三人兵分两路,用着最快的速度去寻找宁子初的下落。

        ……

        另一侧,楼阴司原本打算今日离开帝京,可没曾想,在出宫门前,忽然一手下出现,告诉了他宁子初失踪被劫的事情。

        他顿时脸色大变,浑身气息阴冷至极,“几日?”

        楼阴司看着底下跪着的人,他的目光阴晴不定,压根不想是看着一个活物。

        站在楼阴司身侧的顾月一心底不由得发毛,糟糕了!

        他同情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玩忽职守,这条小命怕是保不住了!

        “两、两日。”跪在地上的人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后背上的衣裳已经被冷汗湿透,就算他不抬头看,也能清楚地感受到来自上位者的冷视。

        倏尔,他怒极反笑,嘴角的笑容让人更是不仅打了一个冷颤,“人呢?”

        “方、方才夏侯公子已经查到了宁小姐可能是被一家纸扎铺的东家给绑了。”跪在地上的人连呼吸都在颤抖着。

        听罢,楼阴司便拂袖跃起,身影倏忽消失无踪。

        跪在地上的人只感觉落在身上的威压瞬间消失,他瘫软在地上,求救似的扯住了顾月一的裤脚,“大人!求您……”

        “杀了吧。”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道冷冽至极地嗓音。

        站在地上的顾月一同情地看了一眼地上惊恐的人,将自己的裤脚从他的手心扯出来,而后长剑出鞘,朝着他的脖子一抹……

        鲜血顿时溅了满地。

        “处理干净。”顾月一对着空无一人的宫苑道了一句,然后便长剑入鞘,随循着楼阴司的方向而去。

  https://www.65ws.com/a/135/135724/46459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