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嫁:蛊妃惑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情有可原个屁

第三百六十九章 情有可原个屁

        第三百六十九章  情有可原个屁

        蓝珠一愣,微微点头。

        姜使君也点头道:“是有矛盾,但是并没有口舌争执。我没有给她和我争执的机会。”

        刑部尚书问道:“这是何意?”

        姜使君说道:“你们西兆的公主太不检点,跑到栖梧殿来,说要见我家王爷。我这个人啊,善妒。能动手解决的事情,绝不瞎哔哔。所以我直接叫顺天把若霖公主丢出栖梧殿了。”

        姜使君顿了顿,又说道:“至于你说的口舌争执,我把她丢出栖梧殿以后,若霖公主倒是单方面对我进行了一刻钟的人格侮辱才离开。”

        刑部尚书一愣:“人什么?”

        他也算是学识渊博,但还没听过这个词。

        姜使君解释道:“她骂我。”

        骂她就说骂她,弄这么一个文绉绉的词干嘛?

        刑部尚书不满道:“厉王妃是东周使节家眷,怎能做出将公主丢出大殿这等无礼的事情。若霖公主骂厉王妃,也是情有可原。”

        姜使君乐了,刑部尚书不是管刑罚案件的吗,怎么不问案情巨细,净说一堆不着边的屁话。

        情有可原个屁啊!

        姜使君说道:“那若霖公主作为东道主,都敢明目张胆的来勾搭我家王爷了,我把她丢出去都算是给她留面子了。刑部尚书难道不知道这种骚妹子,在民间都是要被扒光衣服关驴棚的吗?”

        如果她不是使臣之妻,而是一身轻松的来,若霖公主敢这么挑衅她,说要招呼她的男人见面,她都不会让若霖公主完好地走出栖梧殿。

        没想到她没下手,倒是有人在她之后下手了,还让她背了黑锅。

        这仇她得报啊,此仇不报非使君!

        等三日之期一过,她就去把那个幕后黑手揪出来!

        姜使君继续道:“如果说若霖公主单方面骂我,也算是口舌之争的话,那我可就太无辜了。大人还请明查。”

        刑部尚书又问道:“那若霖公主从栖梧殿离开以后,当夜就蛊发一事,你又当如何解释?”

        姜使君看着他说道:“我为何要解释?大人是不是糊涂了,所谓定罪,是由你们证明一个人有罪,而不是要我证明自己无罪。”

        在他们没拿出一点实际有用的证据之前,她不需要解释。

        刑部尚书见姜使君这块硬骨头啃不下来,就想要给她施加一点压力:“蓝珠,你说。”

        蓝珠说道:“厉王妃自从住进栖梧殿以来,就神神秘秘的,常常躲在大殿里不曾出去。就算是有事禀告,也要得了准许,才能进寝殿。”

        姜使君淡淡道:“我厌生,想要点私人空间怎么了?”

        刑部尚书却说道:“你的行踪诡异,难说是不是你在暗中养蛊,所以才不敢示人。”

        姜使君皱皱眉,反问道:“难道宅也是罪?”

        如果宅是原罪,那这全天下的死肥宅岂不是都有罪了?

        刑部尚书你这样办案,是要得罪不少人的!

        刑部尚书说道:“宅居一处当然不是罪,但是有人从宅居的人那里出来,之后就中蛊了,这个人就有了嫌疑。”

        “大人还知道这只是嫌疑啊,本王妃听大人的语气,好像已经给本王妃定罪了呢。”

        刑部尚书见状,又给蓝珠使了个眼神,似乎要她再说点什么。

        蓝珠是栖梧殿的管事,如果能从她的嘴里吐出一点什么对厉王妃不利东西,他们就有了继续调查的理由,他们也就可以再拖延上两日。

        但是刑部尚书看了蓝珠半天,蓝珠也没有任何的表现。

        于是刑部尚书只好自己问道:“蓝珠,你在栖梧殿,可有见厉王妃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

        蓝珠看了刑部尚书一眼,又看了姜使君一眼。

        她知道刑部尚书想要她说什么,但是她不敢……

        刚才厉王妃给她的警告现在还在她的脑海里盘旋不去,厉王妃不是好拖下水的,如果她一步踏错,那死的一定是她。

        再说厉王妃除了不见人以外,的确没有什么错处可以给人拿捏。刑部尚书之前让她所说之事根本就没有依据,现在要她当着众人的面将那件事说出来,那不是要她做伪证吗?

        哪怕她做伪证,将厉王妃暂时扣下了,那以后又该怎么办?

        厉王妃不会因为有下蛊之嫌就立刻被定罪,她身后还有厉王给她做依傍。

        但是自己一定会因为做伪证诬陷厉王妃下狱,而被厉王对付的。

        厉王要碾死她,那真是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的事情。

        一个宫女死在宫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有人会为她鸣冤。

        她的死不到一个月就会被所有人遗忘,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她们的命,从来低贱。

        刑部尚书久久没有等到蓝珠的回答,拍下惊堂木说道:“蓝珠,本官问你话呢!”

        蓝珠看了姜使君一眼,最后说道:“厉王妃在栖梧殿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厉王妃只是不好见人而已。”

        刑部尚书一愣,怎么会是这样?

        姜使君微微一笑。她没有看错,蓝珠果然是个聪明人啊。刚才说的那番话还是有用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蓝珠这样的聪明人,不会想要成为阴谋下的冤魂。

        刑部尚书顿时急了,“你之前不是告诉过本官,厉王妃在栖梧殿的花园里偷偷埋了东西吗?”

        姜使君不屑一笑。

        蓝珠不给他做伪证,刑部尚书就自己给她强加罪名?

        蓝珠解释道:“奴婢才想起来,那是厉王妃在埋花瓣,之前厉王妃从花园里摘了不少花瓣做香囊,多余的花瓣,厉王妃便埋了。”

        姜使君看着刑部尚书问道:“大人也听清楚蓝珠的解释了,还有何话说?”

        连蓝珠都倒戈了,你就不要再挣扎了,没有意义的。

        他们的调查里找不到一点关键线索,能捕捉到的只有这些碎片化的东西。仅凭着这些东西,想要将她定罪,是不可能的。

        她之所以敢这么大大方方地跟着他们来,就是因为她确定他们不能拿她怎么样。

        如果他们能找到和蛊有关的线索,他们早就破案了,也不用这样破釜沉舟,寄最后的希望于她是一个傻子能让他们随便拿捏上。

  https://www.65ws.com/a/135/135487/477825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