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清贵人 > 第四一七章、蕙纕之死

第四一七章、蕙纕之死

        十月的寒风呼啸,镂月开云殿中烧了足足的炭火,被烘得火热。饶是如此,皇后仍然披着一件里貂的斗篷,手里端着一盏黑褐色的苦药汁。

        掌事姑姑蕙纕端了一盘上好的蜜饯,那是皇后最爱吃的海棠果蜜饯,腌制得色泽金黄,十分入味。

        皇后正吃着蜜饯,压下口中的苦味,首领太监胡忠良快步走了进来,打千儿道:“主子娘娘,慎刑司首领太监王守贵求见。”

        皇后眉心一拧,“他来做什么?”

        “奴才不知。”胡忠良低着头道。

        蕙纕心下没由来地一慌,兰椒溺死,贵妃命慎刑司查处,可是——她没有留下把柄啊!

        皇后不由瞥了蕙纕一眼,心下有些烦躁,“本宫不想见他,让他退下吧!”

        胡忠良小声道:“王守贵说……他是奉旨前来的。”

        听得“奉旨”二字,皇后喉咙一噎,咬牙切齿道:“让他进来。”

        王守贵也是个一脸忠厚像的太监,只不过手段却极狠厉,进了慎刑司的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王守贵笑呵呵上前请安:“皇后娘娘金安!”

        皇后压下烦躁,露出端庄和气的面貌:“皇上遣你来,有什么要事吗?”

        王守贵笑得灿烂,“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说着,王太监从袖中掏出一只织金仙鹤纹的香囊,看向侍立床头的蕙纕,“此物,蕙纕姑姑可觉得眼熟?”

        看到那香囊,蕙纕本能朝着腰间一摸,却摸了个空,她看了自己主子皇后一眼,沉默了片刻,心下不安地道:“这应该是我不慎弄丢的。”

        王守贵笑呵呵道:“姑姑也太不小心了!香囊这种贴身物事,可是关碍到姑姑声誉的!”

        蕙纕忙挤出个笑容:“是我运气好,没想到竟叫王公公给捡到了。这点小东西竟劳烦公公亲自送来。”

        王守贵笑容里带着冷意:“这香囊,可不是老奴捡到的——而是从兰椒紧攥着的手里掰出来的!”

        听到这话,蕙纕脸色煞白!这怎么可能?!难道是兰椒临死前挣扎的时候……

        蕙纕姑姑强装镇定,“那定是兰椒捡到的,想着立刻回来还我,结果一是心急,竟不慎失足落水了。”

        王守贵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两声,“奴才是奉旨彻查兰椒落水一事,此事既然与蕙纕姑姑有关,就烦请姑姑随老奴走一趟吧!”

        蕙纕脸色惨白,身子一软,噗通倒在了地上,哀求的眼睛看向榻上的皇后主子:“娘娘……”

        皇后眼中带着恼色,这个蕙纕,怎么办事缕出纰漏!!让她拷问兰茝,竟活活给打死!让她处置兰椒,好生吓唬吓唬贵妃!没想到随身香囊竟被摘去而不自知!!

        虽说也的的确确达成了惊吓姚佳氏的目的——哼,兰茝是被姚佳氏收买的,这个兰椒与兰茝关系匪秘,只怕也是背主的!所以姚佳氏见了浮尸,才会受惊见红,险些小产!

        可是——蕙纕这个废物!

        王守贵笑眯眯道:“皇后娘娘请放心,奴才也只是带蕙纕姑姑去问问话而已,断断不敢污蔑蕙纕姑姑。”

        皇后深吸一口气,王守贵如今手持无证,她若包庇,皇上肯定会疑心她的!

        想到这些,皇后别过头:“带走吧!”

        蕙纕愕然失色,“不!皇后娘娘!您救救奴才!奴才对您忠心不二啊!!”

        皇后立刻露出了冷厉狰狞的面孔,“那就给本宫继续忠心下去!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你亏待了你的家人!”

        蕙纕呆住了,她如何听不懂,皇后这是让她守口如瓶,否则——她全家都会不得好死!

        蕙纕不禁落下泪来,她对皇后忠心耿耿,没想到竟落得如此地步!

        两个五大三粗的太监上前,毫不怜香惜玉地将软在地上的蕙纕给生生架了起来。

        蕙纕悲凉地看向皇后,“娘娘!奴才无能,但至死都不会背叛您!”

        皇后暗暗送了口气,贵妃已经动了胎气,这一胎怕是已经有些不妥了,她的目的已经达成。牺牲蕙纕还是值得的。

        “但是——”蕙纕露出了悲凉的笑容,“您身边再不会有比奴才更忠心的人了!!”

        这是蕙纕最后一句话。

        让皇后心下陡然有些不安,但皇后素来凉薄,岂会为一个奴才的生死而难过?她很快恢复如常,当夜,当蕙纕畏罪自尽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皇后也只是吩咐底下人赏赐了蕙纕家人而已。

        蕙纕的死在姚佳欣的意料之中。

        蕙纕当然不是不慎被兰椒抓走了香囊,因为姚佳欣对兰椒遗体的状况记得清楚,兰椒双手是微呈爪形,并未攥紧,手里自然不会有任何东西。

        所以说,是有人偷了蕙纕的香囊,伙同慎刑司一起嫁祸蕙纕。

        嗯,其实也不能算嫁祸啦!

        的确是蕙纕将兰椒推下后湖的,兰椒不会水,就这样生生溺死了。

        溺死之后,蕙纕才趁着夜色,将尸体运送到了碧桐书院外的湖畔。

        蕙纕是进了慎刑司才想起兰椒的遗体,当时兰椒手上并无攥着任何东西!只可惜,她想起来太晚了!

        慎刑司的首领太监没有对蕙纕用刑,当夜就叫人勒毙蕙纕,挂在房梁上,装作畏罪自尽的样子。

        蕙纕死后,眼睛依然瞪大老大,一幅骇人的模样。

        首领太监胡忠良还特特来看过,不由啧啧摇头,“这也不能怪我,我也是奉旨办事啊!若怪就只怪你三番五次唆使皇后娘娘加害贵妃!皇上怎能容你活命?”

        胡忠良留下了一锭银子,嘱咐慎刑司好生安葬蕙纕,便回去复命了。

        皇后叹了口气,她忽的想起了昨日蕙纕的话,本宫身边再不会有比蕙纕更忠心的奴才?

        皇后看了一眼刚刚从慎刑司回来的首领太监,“胡忠良,你是忠于本宫的吧?”

        胡忠良笑着说:“奴才打潜邸就伺候您了,足足二十年了!娘娘还信不过奴才吗?”

        皇后揉了揉发沉的太阳穴,许是她太多心了吧?胡忠良伺候她的年份,比蕙纕更久,甚至早在姚佳氏入府之前便伺候她了,断不是姚佳氏所能收买的。

        “本宫最信赖的便是你与蕙纕了,只可惜蕙纕最近办事总是这样疏失!本宫这回也护不住她了!”皇后露出了怜悯的神色。

        胡忠良忙道:“娘娘您已经尽力了。”

        皇后露出微笑:“好在你办事素来周密,用不着本宫操心。”

        “奴才不会辜负娘娘信任的!”胡忠良赶忙跪下,指天发誓:“奴才若是背主!但叫奴才天打五雷轰,死后下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

        一边发誓,胡忠良暗暗道,只可惜他效忠的主子,从一开始就不是皇后娘娘。其实若娘娘不做那些对不住万岁爷的事儿,或许他如今也跟王以诚一般,既忠于万岁爷,又忠于自己伺候的娘娘。

  https://www.65ws.com/a/135/135033/49139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