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廷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锁城

第一百六十九章 锁城

        有些人要给周正冠上‘勾结建虏’,‘通敌’的罪名,这种罪名太大,足以毁彻底毁了周正。

        与田珍疏分别后,周正打算着明天要去见一见黄维怀。这个人,将会是这件事的关键。

        周正回府的时候,京城里的一些暗潮在涌动。

        魏希庄的回来,对很多人来说是一场危机。尤其是魏忠贤震怒,阉党那些大佬齐齐息声的时候!

        何齐会在官场中最能感受到这种变化,以往对他很热情的刑部侍郎,甚至是尚书都对他避而不见,衙门里甚至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

        何齐会一脸阴沉,出了衙门就急急的找到了杨七少。

        天色已经黑了,杨七少现在住在一个‘朋友’家里,何齐会也是费了一番手脚才找到的。

        何齐会神色焦急,慌乱,道:“七少,你知道了吧?那些人变脸了,不肯继续帮我们了。”

        杨七少倒是从容自如,坐在亭子里,喝着酒,慢悠悠的道:“慌什么,魏希庄怎么说也是九千岁的孙子,被从淮安府逼回来,那是在打九千岁的脸,震怒也正常。”

        何齐会看着杨七少的神色,心里越发不安,道:“七少,锦衣卫现在在满城的找人,城门口都是锦衣卫的人,你的那些人现在就被吊在诏狱不远处的一棵树上,魏希庄是绝对不会放你离京的……”

        杨七少依旧淡定的喝着酒,笑着道:“不用那么紧张,坐下,喝杯酒。”

        何齐会在官场中深刻感觉到了那种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一时的,可能会一直影响他的仕途,当然,最关键的是,杨七少必须立刻,马上离京!

        只有杨七少离京了,何齐会才能安全,不然杨七少落到魏希庄手里,他肯定要被牵累!

        何齐会坐在杨七少对面,道:“七少,魏希庄现在是恼怒之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又有九千岁做靠山,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杨七少见何齐会如此慌乱,心里不屑,嘴上却是笑着安抚道:“不用那么紧张,京城这么大,我要想走有的是办法,至于我那些人,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一挥手有的是。”

        魏希庄没回来之前,杨七少咽不下这口气,想着从周正手里救回来,但魏希庄回来了,他就不会为了一些打手而让他自己冒险。

        何齐会听着,心里多少有些放松,道:“七少,安排好了?”

        杨七少端起酒杯,道:“明天有个镖队要离京。”

        何齐会顿时松口气,只要杨七少离京,他就没事了,其他都能慢慢消化。

        何齐会脸上有了笑容,端起酒杯道:“那我就祝七少天高任鸟飞,飞黄腾达。”

        杨七少端着酒杯与他碰了下,继而双眼有些阴冷,道:“虽然那十几个人不值钱,但怎么说也是我的人,等我走后,你要想办法给我捞出来。还有,那个周征云,你要想办法给我弄死!不出这口恶气,我睡觉都不安稳!”

        何齐会喝了口酒,放下酒杯,道:“这个你放心,小小的监察御史,过了这个风头,我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弄进牢里,让他来个暴病而亡!”

        杨七少这才满意,道:“我现在不方便露面,你再去告诉其他人,稳住不要怕,魏希庄又不是九千岁,不敢胡来,等风头过了,他们还是一样的升官发财!”

        何齐会现在是彻底放松了,神态有些恭谨的道:“七少放心,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事,他们都知道该怎么做。”

        杨七少脸上笑容更多,道:“好,等你哪天有空了去扬州,我带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我大明真正的繁华!”

        何齐会去过江南,那里的纸醉金迷,简直令人难以自拔!

        他想着昔日的场景,心里大为意动,但很快收敛表情,道:“那到时候就要劳烦七少了。”

        杨七少看着他的表情,心里越发得意,同时鄙夷,这些做官的,想要高官厚禄,也想家资万贯,想着声名显达,更想着骄奢淫逸。

        世上那么多的好事,怎么就能让你们全占了!

        魏希庄虽然连夜赶路,屁股磨的血肉模糊,但精神却奇好,毫无困意。

        客栈里,有五个锦衣校卫,站在他床前。

        魏希庄小心翼翼的坐在床上,看着五人,道:“平日里我待你们不薄,我现在要你们做点事情,你们能不能尽力?”

        其中一个立即抬手,笑着道:“都督说笑了,就是平时,我们何尝有不尽力的?”

        魏希庄到底是魏忠贤的族孙,多少人想要巴结,也就是魏希庄不懂得培养势力,也不喜欢乱来罢了,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狗腿子。

        其他人纷纷附和,要为魏希庄拼力效命。

        魏希庄从边上拿出一份厚厚的文件袋,道:“好!这里面的人,都给我抓进诏狱,一个不准漏!还有,我在淮安府的事,你们大概也听说了,那个杨七少,给我挖地三尺找出来!”

        锦衣卫抓人,哪里需要什么证据,当然了,有证据就更好了。

        一个校尉接过来,抱着拳头道:“都督你放心,只要在京城的,今晚就给你抓回去!那个杨七少,我们在找了,城门都有我们的人,连棺材我们都给撬开好好的查!”

        魏希庄十分满意,忍着屁股的痛,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包裹,道:“里面是一千两,你们五人拿五百两,其他的分给兄弟们,就告诉他们,我魏希庄不亏待为我做事的兄弟!”

        那校尉神色一喜,还是道:“为都督做事,哪里能要钱,我们这就去给都督抓人!”

        魏希庄道:“拿去!本都督绝不亏待为我做事的人,事成之后,我请大家去醉仙楼!”

        那校尉脸上有犹豫之色,还是拿过包裹,道:“那小的就替兄弟们谢过都督!”

        魏希庄绷着脸,道:“要是有什么人与你们为难,直接给我抓了!我明天就搬去千岁府,看谁敢去告状!”

        千岁府,也就是魏忠贤的府邸。

        有了魏希庄这样的话,五个校尉更加底气十足,领头的那个沉声道:“都督放心,我们一定为你做好这件事,谁拦着都不行!”

        有权有钱,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到他们?!

        魏希庄很满意,看着他们离开,转向侧门道:“那杨七少的位置还没查到吗?”

        孟贺州从侧门出来,道:“他们在京城势力虽然不大,但关系非常多,想要藏匿,一时间不容易找出来。”

        魏希庄冷笑一声,道:“他肯定在想着逃跑,你给我盯住城门,就这一两天,肯定会铤而走险!”

        孟贺州也是这么判断的,道:“好,我去把他找出来!”

        魏希庄忽然疼的抽搐了下脸角,忍着痛,咬牙道:“找到了直接送到诏狱,我要扒他的皮!”

        孟贺州知道魏希庄愤怒,应了声就出去了。

        这一夜的京城非常的热闹,有些人忐忑不安,恐惧难眠;有些人作壁上观,等着看好戏;更有些人在谋划着,想要在这件事上浑水摸鱼,赚取好处。

        魏希庄相对位置高,一般人还不容易找到,说客迅速分流向周正。

        一个晚上,周府接待了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不熟悉的,各种关系,杂七杂八,大大小小有十几波。

        周清荔,周方自然不沾染分毫,都是在周正在应付,凡是能不见的,一律被打发走。

        不得已见的几拨,周正一手太极打过去,将事情给推了干净。

        第二天一大早,周正就迫不及待的出门。

        他没有去周记,九江阁,也没有去找魏希庄,而是直奔刑部大牢。

        黄维怀的牢房是一个整洁的单间,他穿着干净的囚服,坐在床上,正在看一本书。

        余光看到周正走过来,他目光从书移开,打量周正一眼,道:“是为了那所谓的‘通敌’来的?”

        这件事周正不能大意,道:“我想知道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黄维怀又将目光放到书上,淡淡道:“虽然我不大喜欢你,但凭空捏造,构陷的事情我还做不出来。”

        周正看着他,想了想,道:“我昨天打听到,冯嘉会要被抓了。”

        冯嘉会被弹劾,被要求不得出京,但一直没有被抓入大牢。现在要被抓入大牢,预示着这件事已经没有翻案的可能了。

        黄维怀顿时冷笑一声,道:“他们除了构陷,也玩不出别的花样。放心,我跟他们不一样,不会拉你下水的。”

        周正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暗松口气,道:“外面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黄维怀眉头皱了皱,转头看向周正,旋即又转回去,道:“不用了。”

        周正嗯了声,道:“告辞。”说完,他就转身欲走。

        黄维怀这个时候忽然转骨头,道:“对了,李恒秉就在不远处的牢房,你要不要见见?”

        对于这个人周正已经不在意,仿佛没有听到,大步离去。

        与此同时,杨七少等人却在城门口不远处停住了脚步,杨七少身边的人看着城门口的严密盘查,不由得面色凝重。

        杨七少身前站着一个半百老者,为难的道:“七少,城门盘查的太严了,别说箱子里了,就是马车都要被翻过来,只要是能藏人的地方都会被插几刀,不好过啊。”

        杨七少一笑,道:“我早就料到了,你们走吧。”

        半百老者一怔,道:“那七少?”

        杨七少神色自信,道:“我自有办法。”

  https://www.65ws.com/a/134/134644/485196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