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旺夫小哑妻 > 378、我丢了个娘(2更)

378、我丢了个娘(2更)

        陡然间听到这话,芳华面上所有的表情都像被冻住,许久没反应。travelfj

        温婉并不逃避生母震撼的眼神。

        问出来,她反而觉得身心放松。

        放松的同时,又有着一丝小小的期待。

        她无法将眼前与自己有着相似容颜的生母当成无关紧要的人,也希望对方不要无视自己,逃避自己。

        周遭沉寂了将近一刻钟,芳华突然开口,“婉婉,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温婉面色平静地说:“我丢了个母亲,她姓陆,京城人氏,二十二年前在宁州平江县下河村生下我,没等我长大,她就不见了,我因为出意外,忘了生母的模样,此后十多年,一直去给她的空坟扫墓祭奠。再后来,我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她其实并没有死,仍旧活着,只不过跟别人成立了新家,那个家里,没有我,我想知道她是原本就不喜欢我这个女儿,还是有不得已的理由非要离开我。我还想知道,倘若某天见了面,她还肯不肯让我叫声娘。”

        平和的声音,却声声发自肺腑。

        芳华心里一阵一阵揪紧,某些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婉婉,娘不是不要你,而是当年没办法带你一块儿走。”

        说着,她上前几步,泛红的眼圈里,是道不尽的悔意,“都怨娘年轻时候犯下错,让你成了不能见光的孩子,这些年,是娘对不住你。”

        温婉没有急着问当年的起因经过,只是看着她,“如果我不主动提及,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打算认我?”

        “不!”芳华不住摇头,“娘不是不愿认你,而是不敢。”

        “不敢?”

        “我怕你接受不了自己有这样一个娘,怕你会因此心态大崩,怕扰乱你原本平静的日子,所以一直不敢认你。”

        这番话信息量有些大。

        一个皇室公主,在乡下生了孩子又回京另招驸马,给人的第一印象,多半会往“荒唐”二字上联想。

        尽管史料上记载的荒唐公主并不少,二嫁,三嫁,甚至是养面首。

        可当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感触自然完全不一样。

        得知自己是公主年少荒唐之下的产物,温婉心里像被针扎。

        她再度开口,声音尽量地压抑着,“所以,我的存在是不被允许的,对吗?”

        没等对方开口,她又说:“你解释吧,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个怎样不被接受的存在。”

        芳华想告诉她,自己从未认为她的存在多余,可眼下除了解释,别的话说再多都是徒劳。

        重拾情绪,芳华转眸看向湖中被画舫带起的白色水花,将回忆追溯到很多年前。

        “此事要从你外祖母那一辈说起,她在入宫前有个竹马,是陆家四郎陆丰,也就是现如今的陆老侯爷。梅陆两家是世交,门当户对,这桩亲事更是得了双方长辈的认可,都已经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

        你外祖母十七岁那年,碰上先帝选秀,为了避免入宫,两家商量好了将婚期提上日程,然而陆家上门提亲的前一夜,陆丰却毫无预兆地突然离京,没人知道他去了哪。

        亲事作废,你外祖母被迫入宫,成了先帝的女人,从那以后,她怨上这个毁了自己一生的男人,甚至于在此后的几十年里,不计一切代价,疯狂地报复他。

        有了这层恩怨在先,我和陆家二郎陆行舟的相爱便不被允许。

        你外祖母知道以后,没少勒令警告我不准再和陆行舟有往来。

        我那时正年少,春心开了道口子就再也堵不上,我无法掩饰自己对他的倾慕。”

        在女儿面前说这些,芳华有些难以启齿,可为了让女儿知晓整个真相,她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坦白出来。

        “有一年陆丰的夫人,也就是现如今的陆老太太设宴,请了不少女眷,我趁机假扮成婢女去了陆家,原本只是想见陆行舟一面,却因为疏于防备,被人设局下了药。之后的事我不记得了,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躺在身旁的人是陆行舟。

        得知自己失身的不是旁人而是他,我心头的恐惧慢慢散去,想着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你外祖母就算再不乐意,这下也得同意我和陆行舟的婚事。

        可我没想到,给我下药的那个人动作比我还迅速,她在我前头去面见太后,求太后为她和陆行舟赐婚,太后为了拆散我们俩,几乎都没怎么考虑就点了头。

        正当苏陆两家商议亲事时,我发现自己怀了身子,你外祖母知道以后,更是不让我出去,成天将我软禁在宫里,对外只说病了,又告诉我,陆行舟已经点头答应要娶苏仪,让我歇了对他的那份心思,她会想法子让这个孩子悄悄流掉而不被人察觉。

        我不相信陆行舟会背叛我,你外祖母便在他们大婚那一日让我出去看。

        我坐在高处,一眼看到他身着喜袍,骑在高头大马上,接受着满城百姓的祝福去接新娘。

        回宫以后,我万念俱灰,甚至想过一死了却残生,可每次孕吐,都让我意识到自己即将为人母,我一死,等同于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是那个小东西的存在,让我对生命产生了敬畏之心。

        为了让它健康,我不再闹绝食,不再成天郁郁寡欢,我甚至答应了你外祖母,以养病为由,去外庄上养胎,悄悄把孩子生下来。

        可我去了才知道,你外祖母是铁了心要把我的孩子做掉,她认为那是见不得光的种,皇室不允许它的存在,更不能因为它而损了天家颜面。

        我不肯落胎,几经生死逃到宁州,某回因为吃错东西腹痛,疼得满头大汗,靠坐在巷子里就起不来,紧要关头,碰上了那个叫温广平的男人。

        是他及时将我送去医馆,孩子才得以平安保住。

        那时候外面到处都是追杀我的人,我在宁州人生地不熟,不敢随意出去,无奈之下跟着他回了村,却被他娘以为我腹中孩子是他的。

        事后温广平也跟我说,倘若实在没地方去就让我留下,至少先把孩子生下来。

        我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能上哪去,只好假借他妻子的名义留下。

        足月后,我一朝分娩诞下女儿,取名婉婉,我当时是让她姓陆的,心里到底没能放下陆行舟,我幻想着他没有娶苏仪,幻想着他能来找我,将我接回去,只要他来,不管以后会承受多少非议,我都不在乎。

        可我等了一年,等到我的婉婉周岁了,他始终没有出现。

        我开始心灰意冷,不是没想过带着闺女直接走人,但我不想闺女将来问我,她为什么没爹,更不想让人嘲笑她是个来路不明的孩子。

        我辗转反侧几个晚上,终于向现实妥协,我不再做梦他会来,不再把自己当公主,就在婉婉周岁那年,我真正成了温广平的女人,让闺女有了名义上的爹。”

        说到这里,芳华的眼眶再次不受控制地湿润,语气里,更多的是痛悔。

        “婉婉三岁那年,我被太后强行绑回京城,要以长公主身份下嫁给驸马。

        新婚夜掀开盖头我才知道,我的驸马不是旁人,正是与我分隔三年的男人陆行舟。

        他告诉我,他当年没有娶苏仪,之所以答应太后,是因为太后用我和我腹中孩子作为威胁,他在不得已之下点了头。

        然而等花轿到苏家大门外,他就后悔了,脱下喜袍直接跑路,一路逃到边境投了军,三年内,他凭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往上爬,为大楚打了无数胜仗,被军中封为‘大楚战神’,功高震主。

        你外祖母性子刚烈,眼里容不得沙子,她不允许陆家坐大,想要收回陆行舟手里的兵权,所以把我推出来作为筹码。

        太后跟他谈判,只要他愿意放弃那三十万兵权,马上就能找到我并接回京赐婚。

        陆行舟没有犹豫,心甘情愿上交兵权,也因此,成全了我和他迟到三年的夫妻缘。”

        深吸口气,芳华接着说:“我在听他讲故事的时候,腹中已经有了温广平的孩子。

        得知真相,我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谁活活挖走了一块,见他一回,我煎熬一回,最后干脆躲着他,避开他,成天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见。

        尤其是生下晏清以后,我越发陷入了抑郁的死胡同里走不出来,忽略丈夫的感受,忽略对儿子的调教,以至于最后亲手把儿子逼上绝路,落得个流放三十年的下场。”

  https://www.65ws.com/a/134/134068/49129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