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天启预报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钱

第一百七十一章 钱

        翌日,艾晴的办公室。

        办公桌之后,少女以手托腮,端详着桌子后面的槐诗:“所以你这个扮相是怎么回事儿?”

        “说来……话长……”

        槐诗闷声说。

        带着覆盖式头盔他的声音肯定清脆不起来。

        实际上不止是脸被罩住了,从头到尾他都被裹在一层密不透风的衣服里,除了表层的防割层以外,中间还有流淌着液态乳胶的填充层和最内部的密封层,几乎是生化级别的防护。

        浑身上下没有一寸皮肤露在外面。

        看上去十足见鬼。

        走在街上就被警察拦下来好几次,要不是有特事处的标牌,否则他都走不到艾晴这里来。

        “说来话长?”艾晴的眉头挑起:“那就长话短说。”

        槐诗吭哧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解释。

        “呃……我有病。”

        “嗯。”艾晴点头,面无表情:“看出来了。”

        槐诗有苦难言。

        实际上,他真的有病。

        甚至现在他只要呼吸,从皮肤和肺腑之中就会有无数菌株扩散在空气里。

        由于进阶之后生命力过分的旺盛,导致山鬼的天赋二十四小时开启——不止是走到哪里草种到哪里,就连劫灰之雾和新得到的瘟疫光环也在随着呼吸向四周散播。

        放着不管,等他在公众场合坐上十分钟,就没有几个能喘气儿的可以站着了,连Icu都不用送,普通人遇上边境流感,死定了。

        而且不但负责杀人夺命,顺带还提供坟头长草一条龙服务……

        想到这里,他就头疼。

        但奈何这事儿没办法,应该说它不是一个彼端,反而是一个好处,现在他相当于全天二十四小时都挂着一个精力旺盛的BuFF。

        想要解决,只能用水磨工夫,等他习惯了山鬼的圣痕,消化了就好。

        但时间上就难说了。

        长则半月,短则两天,谁都说不准。

        因此只能这个样子出门。

        进阶这事儿,老瞒着也不是个办法,况且艾晴是自己的上司,于情于理自己也不应该遮遮掩掩。

        他干脆坦白了。

        “我进阶了。”

        “嗯?”

        艾晴愣了一下,似是震惊于他的度和坦诚,旋即缓缓点头:“这样的话,你消失半个月的事儿也解释的通了。”

        除此之外,她再没有说什么,甚至没有其他的问题。

        “山鬼。”

        槐诗补充道。

        “……”

        艾晴沉默许久,错愕,“听名字,是东夏谱系的圣痕么?”

        “是啊。”

        槐诗点头。

        于是,她的神情就变得古怪起来,狐疑地看了槐诗半天,试探性地问:“……东南亚的天气最近还好么?”

        “什么东南亚,我不知……”

        槐诗说了一半,忽然想起某个某个变性大国,顿时面罩之下的脸都绿了:“我是男的!纯的!24k的!”

        “……切。”

        艾晴似是遗憾地摇了摇头,让槐诗顿时百脸懵逼:你遗憾个什么劲儿啊!我没去变性你究竟有什么可不爽的啊!

        办公室里顿时充满了一股被迫害的气息。

        槐诗隔着头盔挠不着头,只能无奈叹息,努力地尝试着把话题重新拉回正轨,干咳了两声之后,正色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又要出差。”

        “紧急动员。”

        艾晴说了一半,就忍不住不屑地撇了撇嘴:“实际上也不怎么紧急,形式主义而已……但为了赶上陪太子读书的时间,我们需要在晚上之前六点之前赶到金陵。

        到了那儿之后……你多半会另有任务吧。”

        说着,她出示了来自金陵的通知,推着轮椅从办公桌后面出来:“东西都带好了么?”

        “如果你是说防化设备的话,都在这里了。”

        槐诗指了指自己椅子旁边那个过分庞大的行李箱,无奈叹息。

        “那就出吧。”

        艾晴似是压抑着不快,阴沉地说:“真希望这一趟能够快去快回。”

        在窗外,直升机的轰鸣响起,自席卷的飓风之中降落在后院的花丛里,将园中精心打理的花草碾压成了烂泥。

        “这么赶时间么?”

        “当你有一家子人盼望着拖你后退的时候,就不要嫌时间过得太快。”

        艾晴沉默片刻之后,低头看着手背上凸起的青筋,神情阴沉。

        她说,“我有不好的预感。”

        .

        .

        三个小时之后,下午四点钟。

        金陵天文会支部的休息室里,槐诗忽然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原本他还会以为天文会的部门会建立在某个人迹罕至的神秘地带,或者要具备某种资格经历某种仪式之后才能够进入,却没有想到这一栋硕大的写字楼就建立在金陵繁华的商业区。

        在寸土寸金的老街口地段里有一整栋大厦。

        堂而皇之地挂着国际天文会的招牌,人来人往,做个电梯就能上去,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来。

        不,对槐诗来说应该是下来才对,他是直升机直达的。

        由于在支部并没有给其他地区的部门的干员设立工位,槐诗在正式登记走个流程之前,只能呆在巨大的休息室里。

        说是休息室,其实就和酒吧和咖啡厅差不多。

        环境优雅,气氛和煦,更重要的是饮品免费供应!

        奶茶、冰沙、酒品……

        全!部!免!费!

        恨得槐诗想要把头盔摘了把便宜占完,戴着这破玩意儿连个奶茶都喝不了,只能看着其他人爽。

        好气啊!

        这一次金陵的紧急动员看起来相当的紧要,可以说大部分东南地区的干员几乎已经66续续的赶到了。

        粗粗一看,差不多有七八十个升华者,好像彼此之间都已经很熟了,三五成群地坐在一处闲聊着,等待上方的会议结束之后传达调令。

        老肖和岳俊他们似乎还没来,槐诗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连杯喝的都没有点,看着面前桌子上的绿植怔怔呆。

        奇特的造型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毕竟在这种地方还全副武装的干员确实少见。

        不少人在看过槐诗的造型之后,都在猜测槐诗究竟是哪个部门的干员,看上去好像生化防卫部队的人一样,带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厉气势。

        而槐诗心里苦啊。

        隔着黑色的面罩,他装作没有现其他人好奇的神情,悄悄咽下苦水继续装逼。

        值得庆幸的是,很快就有人走上前来,主动搭话。

        “哥们你好啊,认识一下,我是支部的干员陈砚。”

        上来的是个年轻人,虽然梳着一个略显朋克的莫西干头,可微笑的时候却满是不令人厌烦地爽朗。

        他指了指槐诗对面的位置:“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请随意。”

        沙上,棱角锋锐的覆盖式头盔微微颔,沉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听上去就肃冷冷漠。

        实际上槐诗已经快要闷坏了。

        热死了!

        他想吹空调啊!

        扑面而来的逼格让陈砚愣了一下,可槐诗身上如假包换的隐隐威慑感令他丝毫没有怀疑这一份逼格的真实度,只当做是不习惯和人接触的怪癖。

        可以理解。

        陈砚也知道这些特殊部门的人常年需要应对各种可怕威胁,而为了保密,也往往很少与人交流,并不是有意冷漠。

        当下和煦一笑之后,他就坐下来和槐诗攀谈起来,并没有贸然询问槐诗的名字和工作,只是闲聊。很快,槐诗的反应就让他确信了自己心中的判断。

        很快,两人就熟稔了起来,看得出陈砚是一副热心肠,还介绍了几个朋友一起坐过来闲聊,将槐诗成功地从尴尬之中解脱出来。

        热闹一点好啊。

        虽然造型依旧见鬼,但至少没有刚刚那么扎眼了。

        “哎呀,第一次来金陵的话那可就要好好逛逛,支部这边也有不少好地方,待会儿等我换班之后可以带你看一看。”

        就在谈话之间,陈砚对槐诗热情地说道:“不少工坊在我们这里都开了分店,好货不少!哪怕不买,看看也赚的!”

        “好啊。”槐诗对此也颇为感兴趣:“那就一起。”

        就在谈话之中,槐诗的动作却忽然一滞,听见坐在旁边的那几个人的声音。

        “诶,你们听说没?”

        叫做洛铭的干员停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最近的干员里出了一个槐诗的变态,专门喜欢找那种刚刚过十四岁的小女孩儿表白。”

        啥玩意儿?

        槐诗愣住了。

        “岂止!”陈砚冷哼了一声,“我听说那个家伙简直胆大包天,当着玄鸟的面还敢骚扰未成年人,现在好像已经上了社保局的黑名单了,好多社保局的人说见了他一定打断他的腿!”

        “真的假的?”其他人不可置信。

        “打断腿都是轻了的!”有人的神情阴沉起来,“要让我抓住谁给我们天文会的干员这么丢人,我肯定打死他。”

        “是啊是啊。”其余的人义愤填膺,“算我一个。”

        “也算上我!”

        “鸡儿给他打断!”

        不至于吧!

        槐诗在面具后面瑟瑟抖,猫猫流泪。

        只是口误而已啊大哥,为什么我风评已经变成强奸犯一样了啊!

        “那个……我觉得吧……”

        槐诗鼓起勇气张口说话,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都看了过来,郑重又仔细,想要倾听一下这位蒙面大佬的高论。

        可看着那一张张杀气腾腾的面孔,槐诗忍不住吞了口吐沫,吭哧了很久,只能狼狈地感慨:“是啊,真下流啊。”

        一看冷淡如斯的蒙面大佬都怒了,其他人顿时赞同地点头,纷纷骂道:“简直是畜生!”

        “人渣!”

        “败类!”

        “衣冠禽兽!”

        “猪狗不如!”

        我没有我不是……

        在面具后面,槐诗已经看到自己社会性死亡的结局,只想要捂脸泪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来到金陵,第一次认识了这么多友善的同事,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

        就在他默默流泪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了身后一个声音。

        明明如此轻柔礼貌,可阴森地却仿佛来自阴曹地府一样。

        “请问槐诗先生在这里么?”

  https://www.65ws.com/a/134/134060/48719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