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279章:

第279章:

        “主人。”煞血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扶住于卫智,以免他狼狈的摔到地上。

        “废物。”话落,于卫智狠狠的煽了煞血一巴掌,哪怕刚刚才吐了两口血,他手上的劲儿依旧大到吓人。

        只见煞血脸上的面具直接被打落在地,他的脸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连带嘴角都流出血来。

        “属下该死。”

        “你的确该死。”她怎么敢,谁给她的胆子竟然骂他是蠢货,于卫智咬牙切齿的强迫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万不可再被顾琇莹给激怒。

        “待杀了她,属下甘愿领罚。”煞血没有替自己辩解什么,只恭敬的低头认错,旁的一律不说,迁怒什么的还有谁比他更深有体会。

        “咳咳咳”捂着嘴又咳出一口血,于卫智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可他知道现在不是发脾气迁怒的时候,便只得嗓音沙哑粗厉的道:“她绝不能留。”

        “是。”一个让他家主人接连吃亏受挫的女人,主人怎么可能让她活命。

        “我不用你管,你只要记住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杀了她就行。”

        煞血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也没捡回地上的面具再次隐藏自己的身份,他目露凶光的紧紧盯住顾琇莹,然后又一次向顾琇莹发起攻击。

        “你可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听到这话煞血下意识的微微一抖,特么这句话应该是他说给她听才对,明明他跟主人联手将她一次又一次的打倒在地,好几次她连爬都爬不起来,可眼见每次他们要取她性命的那一刻,她又顽强的站了起来。

        以至于让他跟主人一次又一次的打脸,偏愣就是怎么弄都弄不死她。

        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不说话?”

        煞血无视顾琇莹,同时也生怕自己再次掉进顾琇莹给他挖好的坑里,同一个地方他绝对不要跌倒两次。

        “你觉得同样的办法我会用两次。”

        “”别跟他说话,他也真不想跟你说话,就不能好好的打一场么!

        “你想拖延时间?还想给你的主人制造偷袭击杀我的机会?”

        “”什么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说什么,煞血埋头进攻,进攻,不断的进攻,反正不管顾琇莹说了什么,他都选择无视。

        只当自己听不见也说不出,好像这样他就可以不受顾琇莹魔音洗脑了似的。

        “你瞧,你家主子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怨灵一个都没有了。”顾琇莹全然不在意煞血是否理她,只自顾自轻松愉悦的说着话,也好似看不到于卫智就在一旁对她虎视眈眈,随时随地准备收割她的小命。

        “虽然我的阴兵损失也不小,不过到底还是我赢了,你主子输了。”

        “冥界的阴兵要多少就有多少,我想召唤多少就能召唤多少,哎,就只是可惜了你家主子的一番心血,短短时间之内就损失掉那么多的怨灵,啧啧啧想必你的主子一定相当肉痛,心都在滴血吧!”

        明知煞血是仆不是主,也明知于卫智就站在煞血的身后准备以静制动打她一个措手不及,顾琇莹却好像瞎了根本看不到于卫智一样,什么都对煞血说,全然无视了于卫智的存在。

        “我知道你们想要耗着阴气散尽,阴兵退回冥界,等姑奶奶我没了帮手再来下杀招,可天不从人愿,往往事与愿违呀,不信你们就瞧仔细了。”

        煞血:“”

        于卫智:“”

        尼玛,他们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就又被她牵着鼻子走。

        “你疯了。”

        “是啊,你姑奶奶我疯了。”

        煞血:“”一开口就被怼,他都快要怀疑人生了他。

        “送走阴兵,你想”

        不等于卫智把话说完,终于再次开启

        地狱之门的顾琇莹果断的将阴兵全给送了回去,紧接着她似真似假的接过于卫智没说完的话笑说道:“我想找死啊,拉着你们主仆一起去死。”

        “”这个女疯子,弄死她,必须弄死她,她若多活一天,于卫智就觉得他会少活一天。

        地狱之门开启后,所有剩余阴兵接到顾琇莹的指令就全部都退回门内,前后加起来不过三五几秒,随后地狱之门就关闭消失。

        等于卫智回味过来顾琇莹到底做了什么之后,一切已成定局,他再想阻止什么都晚了。

        他的极阴阵法要破了。

        他的猎物也即将失去。

        这一刻的于卫智竟然气到失声,也气到怒极反笑,整个人看起来疯癫十足,“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得很,你真好。”

        “你姑奶奶的确很好,非常好。”目的达成之后顾琇莹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不枉费她挨那么多的打,流那么多的血,缓了缓神儿她捏着眉心开始慢慢的数数,只等极阴阵法破开那一刻的到来。

        “主子。”距离于卫智最近的煞血最为直观的感受到了他家主人身上肆意流窜的熊熊怒火,完全就是硬着头皮开的口。

        “你是什么时候算到阵法会破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于卫智愤怒归愤怒却没有失去理智,他看着顾琇莹的目光不断加深,突然觉得这一次的失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所谓传承遗迹根本就是他设下的一个局,他在前面种下那么多的因,保不齐遇上顾琇莹就是结的那个果。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倒是要好好瞧瞧,是不是输了这一局,他就真败给顾琇莹了。

        “姑奶奶为什么要告诉你,你问我就要答,那我多没面子。”顾琇莹撇撇嘴,眸光幽深似海,脑子转得飞快。

        “虽然我的极阴阵法在你我的打斗之下变得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破开,但事实上除非你与我拼死一搏,否则阵法是不会破开的,你也无法救出阵中那些人。”

        从顾琇莹跟于卫智对上开始,他们两个人就是针尖对麦芒,因着不同的立场,他们就是水火不容的敌人。

        你想要我死,我也想要你死,根本没有第三个选择。

        老话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就是你的敌人,于卫智短暂的怔愣过后猜测到顾琇莹的最终目的一点也不奇怪,即便他没能猜中十成十,七八成却也是有的。

        “我一直防着你的最后一击,想在那之前就解决掉你,不曾想你的主意却一直都放在那些阴兵身上。”是他想差了,也是顾琇莹的心思太难琢磨,他以为他将她看透了,实则她的演技完全骗过了他,“地狱之门大开之时,大量浓郁纯净的阴气猛地聚集在阵法之上,阴兵全部退离之时,不但开启地狱之门带来的阴气,连带着阵法自带的阴气也会随着阴兵的离开被抽离绝大部分,你还真是算无遗策。”

        顾琇莹没说话,算是默认了于卫智的说法,事实上顾琇莹选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启地狱之门,除去时间到了她必须要送离阴兵之外,也的的确确是打着这个主意的。

        毕竟一切就像于卫智说的那样,极阴阵法再如何摇摇欲坠,那它也还没到能破开的时候,她如果硬要强行破开阵法的话,就唯有借助她抛开所有退路跟于卫智拼命那一个办法。

        但是,顾琇莹活得好好的,她干什么想不开要去死,就算她要救阵中那些人的性命,她也从没有想过牺牲她自己小命的。

        救他们活命,是必须建立在她自身安全的前提条件之下,否则她管他们是死是活。

        从一开始顾琇莹就说过她不是一个好人,她也不是心怀天下救苦救难的菩萨,旁人的生死与她何干,力所能及的时候她当然愿意去助人为乐,可要她以命换命凭什么。

        别人的命是命,她的命就不是命了

        ?

        如果要她以命换命救的人是她在意的人,那她没什么好说的,她肯定会救。

        可如果要她以命换命救的人跟她都不认识,那凭什么她要牺牲那么大,难道就只为了博一个好名声?

        既然极阴阵法里面那些人不值得她拿命去救,那没办法顾琇莹就不得不选择另外一条路。

        这条路显然顾琇莹是没有多少把握的,毕竟她在于卫智跟煞血的联手攻击下已然伤得不轻,计划过程中只要出现一点点的失误,那她就会失败。

        索性于卫智大概真的是被她气昏了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她险中求胜赌赢了。

        “这一战,你赢了。”

        “呃”不用怀疑,听到这句话顾琇莹整个人都傻眼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按照交手这段时间她对于卫智的了解,那老男人不该暴跳如雷发疯发狂,叫着嚷着要她小命么?

        他这么突然承认自己输了,她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她。

        “你是觉得我输不起?”

        顾琇莹嘴角微抽,她淡淡的道:“你的确是个输不起的人。”

        “”贱女人,嘴真毒,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自己输不起的。

        他怎么就输不起了,他不当众承认顾琇莹赢了。

        “小胜一局不算什么,就算你输了,想来你也不会放过我。”对于卫智这个人,顾琇莹从来都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对她下黑手。

        地狱之门关闭那一瞬,聚集在这片天地间的阴气被大量抽离,强压之下造成阵中与阵外两股强大的气流相互挤压,相互碰撞,极阴阵法如顾琇莹所预料的那般发生剧烈晃动,好几个地方隐隐有了裂痕。

        “你说得没错,我的确不可能放过你。”这一次即便不能杀了顾琇莹如他所愿,于卫智也是万万不会让顾琇莹捡到便宜的。

        他活到这么大,自他出师以来,他所有的挫折与屈辱都是顾琇莹给他的,不杀了顾琇莹如何遏制她成为他心魔的所有可能性。

        顾琇莹是万不能留的,纵使杀她不易,她也得死。

        “今天,你便是不死,也休想全身而退。”极阴阵法被破既已是不可逆改的定局,于卫智也就没了去补救的那个心,由着它破开,眼下最紧要的是要让顾琇莹为此付出代价,不然他的损失谁来偿还。

        “呵,跟你们交上手,我也没想能全身而退。”即便是处于极致的下风,随时都有丧命的风险,顾琇莹也不愿在嘴巴上吃半点的亏,“这次你们给我上了以多欺少这样一门极具教育意义的课,下次本姑奶奶一定多带点人来也给你们上一课。”

        一旦极阴阵法破开,顾琇莹跟被困阵中那些人之间的因果牵扯也就随之断了,她便不用再担心他们的死会有损她的功德,阻碍她的修行之路,逃跑的途中能救一个就算一个,不能救的只能说是天意如此。

        没了阵法对被困那些人的束缚,顾琇莹也就用不着再跟于卫智去拼命,这次弄不死他,她还可以等下一次机会。

        左右屿山之行不结束,早晚他们都还会遇上。

        一个帮手都没有的顾琇莹实力也很有限,在两个高手的强攻之下她还能保证自己没断手没断脚,她觉得她挺厉害了,可也仅此而已了。

        真要跟于卫智硬碰硬的来,顾琇莹绝对讨不到半点便宜,显然这个时候如何保命才最紧要。

        原是打算趁极阴阵法破开那一瞬抓住机会逃命去的,但明显她的意图于卫智是猜到了,如此,他就越发不可能放过她。

        “你有这样的认知,很好。”

        “彼此彼此。”

        “还想再次激怒我?”

        “瞧你那样也是不会再被我激怒了,我又何必做无用功。”顾琇莹似

        是无语的摊了摊手,有面具的遮挡,她也不担心于卫智会通过她的表情变化来猜测她的内心活动。

        要说面具这玩意儿还真是个好东西,有了它省去她不少麻烦,可瞧着敌人的脸上也戴着面具,顾琇莹心里就有点不得劲了。

        她很想知道于卫智的身份,于卫智想必也很想知道她的身份,只是他们谁都不会说。

        即便说了,也不可能是真的。

        “你是谁?”虽然心里明白这个问题他问了也是白问,但于卫智还是问了。

        “那你又是谁?”

        “我先问的。”

        “也没哪条法律规定谁先问的,谁就要先回答。”

        “你该知道在我们的世界里法律算个屁。”

        顾琇莹:“”不用这么较真的,她就打个比喻,打个比喻懂不懂?

        “你是鬼修?”

        “哦。”顾琇莹也不回答是还是不是,表情很无辜的看向于卫智,直气得对方想揍她。

        “你与冥界有何关系?”想到顾琇莹似是能随意开启地狱之门,还能召唤数量庞大的阴兵,若说她与冥界没有一丁半点儿的关系,于卫智是不信的。

        “你的问题太多了。”

        “好歹你我也交手一场,就不能坦白一点。”

        “呵——”顾琇莹笑了,还不是冷笑的那一种,“你问我那么多问题,我问你一个如何?”

        “你想知道什么?”深吸一口气的同时于卫智也对顾琇莹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之心,就怕一个不小心掉进顾琇莹挖好的坑里。

        “你既不属于四大隐世家族,也跟奇门几大家没有半点关系,更不属于奇门江湖的其他势力,你是谁?又或者说你的身后都有谁,能培养出你这样高手的宗门不可能默默无闻,还是说”

        没等顾琇莹把话说完,于卫智便冷了脸,他对顾琇莹怒目而视嘲讽的冷声道:“你不想暴露,我也不想暴露,你我之间的试探就到此为止吧!”

        “我无所谓啊!”倘若于卫智不是有面具作为遮挡,身上又带着可隐藏身份的法宝,他在拥有一双鬼瞳的顾琇莹面前其实就跟透明的差不多。

        为了摘掉于卫智脸上的面具顾琇莹不是没有努力过,而是于卫智压根不允许顾琇莹近他的身,否则顾琇莹也不至于被打得这般狼狈,说到底还是她自身实力太弱,要是她的实力强一点,她完全就是可以碾压别人的存在。

        “但愿下次遇见,你还能活蹦乱跳。”

        “承你吉言。”

        于卫智:“”

        两人你来我往看似说话的时间挺长的,其实也就一分钟不到,当极阴阵法‘砰’的一声巨响破开那一瞬,于卫智跟煞血一前一后咬死顾琇莹,让她完全找不到机会脱身。

        “该死的。”阵法破开那一瞬,顾琇莹只来得及低咒一声,便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于卫智和煞血缠斗到一起。

        早猜到他们不会轻易放她离开,但她着实没猜到他们主仆两个会将她咬得这么死,这可真是造孽了。

        “我会拖住他们主仆,你们抓紧时间逃命,逃得越远越好,切忌不可回头。”离开前,顾琇莹留下的传音回荡在水月剑派苍雷宗跟白月氏所有人的耳边。

        她的声音是云淡风轻的,却又自带一股慑人的不容他人拒绝的狂霸之气,让人不自觉就对她心生臣服之意。

        “月师妹。”

        “雷少宗主”

        “月师妹,好歹我们也这么熟了不是,我叫你月师妹,你得叫我一声师兄吧!”

        “那雷师兄你们的人都准备好了吗?”月诗忆也不去计较那么多,雷盛辉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早准备好了。”该死的极阴阵法总算是破开了,不然就真得死这鬼地方了。

        
        r    />  “准备好了就成,我们走。”此地绝对不能久留,哪怕极阴阵法已经破开了,但为免发生其他意外,还是抓紧时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最为妥当,“大师姐。”

        “小师妹不用说了,我走最后面,我来断后。”

        “嗯。”点了点头,月诗忆红唇轻启,道:“走。”

  https://www.65ws.com/a/134/134050/52786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