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198章:她要变强,近步接触

第198章:她要变强,近步接触

        从铭悠会所出来廖红雪只觉整个人如坠冰窖之中,她不敢去细想孙启明为什么在她面前反复提及那一年高考前后的事情,她更不敢去想孙启明又为什么在她面前提及那个让他无比厌恶,又让他无比丢脸的顾琇莹。

        在廖红雪的记忆里,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任何原因的孙启明就是不待见不喜欢顾琇莹,哪怕没有她在其中挑拨离间,孙启明就好似格外的讨厌顾琇莹。

        即便在她做下那些抹黑顾琇莹名声的事情之前,不管是大院里也好,还是外面的也罢,只要见过顾琇莹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喜欢她疼爱她,他们的目光也总是都集中在顾琇莹的身上,比她大的孩子跟比她小的孩子也都喜欢跟她一起玩,但孙启明就是属于那种不会在明面上欺负顾琇莹,可绝对会在背地里死命欺负顾琇莹的人。

        起初在她还没有对顾琇莹生出什么不好的心思之前,廖红雪对孙启明是不喜是厌恶的,她认为孙启明不是一个好人,他在欺负她的妹妹。

        可是当她对顾琇莹生出那些心思之后,廖红雪就觉得孙启明会是她最佳的拍档,有他在她可以对顾琇莹做好多她只敢想却不敢伸手去做的事情。

        有了孙启明在她前面挡着,她利用着他背后对顾琇莹搞的那些小动作就不会有人发现,甚至于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抹黑污蔑贬低顾琇莹,无声无息将她毁得干干净净。

        孙启明之于顾琇莹,又或是顾琇莹之于孙启明,这就好比孙启明自己说的那样,大概他跟顾琇莹就是天生八字不合,命里犯冲,不管他们谁遇到谁都不会有好的事情发生,他对她的不喜就是天生的。

        反之,纵然从小一起长大顾琇莹也不见得有多喜欢孙启明,哪怕她不曾在她面前明摆着说她讨厌孙启明,可廖红雪还是知道顾琇莹有多厌恶孙启明的。

        以顾琇莹的脾气性格,若非那个时候她喜欢韩绍棋,为了韩绍棋可以容忍很多的事情,而孙启明又是韩绍棋的好朋友,不然她会给孙启明好脸色瞧才怪。

        尤其在孙启明因她而对顾琇莹各种欺辱伤害之后,她一直强忍着还不就是为了一个韩绍棋?

        可自从顾琇莹将韩绍棋摒弃在她的世界之外,你且看她还容不容忍孙启明,她没直接上手揍孙启明一顿都是轻的。

        没了韩绍棋来牵制顾琇莹,约束顾琇莹,又还能有谁能让她受欺负,受委屈,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廖红雪想不明白,她不知道孙启明是真的知道些什么还是他有意在试探她什么,可不管是哪一样都让她心慌发虚,心惊胆战,完全就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如果说孙启明他真的知道些什么的话,那他早在高考前就有了威胁她,让她听他话的资本,那他为什么不用?

        又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等了那么久,又使了那样下作的手段来算计她,让她不得不委屈求全的屈服在他的身下,这是廖红雪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大概她所有的疑问也只有孙启明他自己心里才清楚,而如果她的猜测都是对的,那孙启明又会在哪里等着她,等着她‘心甘情愿’的听他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知何时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廖红雪孤身一人穿着单薄的站在雨里,也不知她脸上流下的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廖红雪,你是不会被打倒的对不对?”

        “只要坚持下去就没有任何困难是不可以被攻破的对不对,廖红雪你会成功的对不对?”

        “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你前进的道路,只要谁挡了你的路你就会一脚把它踢开对不对?”

        “你会成功的,你会变强的,曾经那些欺压过你的人往后通通都会跪在你的脚下向你摇尾乞怜的对不对?”

        随着一句句‘对不对’在廖红雪的心里炸响开来,她仰面朝天狠狠的吸了吸鼻子止住不断往下掉的眼泪,而后又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咬唇哽咽着喃喃低语道:“我一定会变强的,我会变得很强很强,强到再没有人可以欺负我,强到再也不用依靠任何人,廖红雪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对不对?”

        她发誓等她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时,她第一个想要除掉的人不再是顾琇莹,而是孙启明。

        她一定要孙启明死,他必须死。

        饶是顾琇莹都不曾带给她那么深那么重的屈辱,凭什么是他让她感到那么屈辱,那么不堪,唯有他死方能泄她心头之恨。

        或许她应该现在立刻马上就打电话同意那个人对她的提议,她完全已经不需要再考虑什么了,现在的她要什么没什么,她的人生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去呢?

        对,她要回去。

        回去之后她就立即给那个人打电话,她愿意听他的话,只要他可以如他所言的那般让她变强,强到再没有人可以胁迫她。

        “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看来你在帝都也玩得挺开的,哪怕没有我作为你的向导,你的日子也过得特别的潇洒。”顾琇莹从s市回到帝都就忙得团团转哪有时间搭理亚瑟,也就由着他自己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左右她是不相信亚瑟会把自己玩丢的,怕只怕这家伙掉进温柔乡里就出不来,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咳咳她在说什么呢,怎么说得她好像是那拉什么条的人,简直也太有损她的品味了。

        “有你这样的搭档我也忒吃亏。”

        “华语学得不错。”

        亚瑟:“”

        “可别在我面前拉耸着一张脸,这会让我觉得你是在那什么什么不满。”

        “”我说姑奶奶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你这样说话绝对会没有朋友的,你要相信我。

        “她怎么会在这里?”原本只是好奇的顾琇莹就扭头回去看了一眼,没曾想就这么一看便让她瞪大了双眼,好看的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

        果然她跟她天生八字不合,命里犯冲么,明明一点都不想遇到她,却偏偏不管做什么就总是会遇上。

        “是queen你认识的人?”亚瑟紧紧的盯着顾琇莹,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面部表情,生怕自己会错过什么。

        虽说身为情场老手的亚瑟早就瞧出来廖红雪不是一个简单干净的女人,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廖红雪会有那么大的胆量敢跟他撒谎玩心眼。

        大家都是出来玩的,既然敢玩自然也就是玩得起的,亚瑟从来都不曾将廖红雪视为他的所有物,因此,即便廖红雪在跟他发生关系的时间段里也跟其他男人保持着亲密的联系,亚瑟其实也没多大感觉。

        能让他真正在意的其实是廖红雪对他撒了谎不说还敢跟他玩心眼,这样的女人很难让他高看一眼。

        “我怎么觉得你也认识她。”顾琇莹不答反问淡淡的扫了亚瑟一眼,神色无波的对他说道。

        平心而论廖红雪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既然是美人儿那就不会缺少追求者,亚瑟素来是个喜欢美人儿的,不管是东方美人儿还是西方美人儿,只要入了他的眼,同时也是玩得起的,那他完全没有理由去拒绝不是吗?

        哪怕顾琇莹从来都没有去调查过廖红雪,可从她几次碰到廖红雪,以及她的穿着打扮上来看,那般模样跟状态的她,要是没有足够丰富的物质条件作为支撑,她是怎么也不可能过得那般潇洒自在的。

        换句话来说自离开顾家后就没有出去找过工作赚过钱的廖红雪要如何才能保持自己的生活质量完全不下降,她除了想方设法从男人身上弄钱花以外,她压根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因此,顾琇莹毫不怀疑当亚瑟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廖红雪无论如何都会将他牢牢抓在手心里的。

        “咳咳咳那什么我的确认识她。”至于他跟她是怎么认识的亚瑟就没有说了,反正在他看来即便他不说,顾琇莹也是明白的。

        此时此刻论有一个聪明绝顶的搭档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亚瑟只能揉揉隐隐作痛的脑门道上一句:这特么谁试谁知道。

        “明白。”

        亚瑟:“”你知道就知道了呗,干什么还特意对他来一句‘明白’,这不存心让他尴尬么!

        “依你对女人出手的大方程度来看,她应该特别喜欢你。”

        “你说她喜欢我?”亚瑟对此嗤之以鼻,他虽然从来都不跟女人谈爱情,但他可不是什么傻子,他还能分不清楚一个女人到底是喜欢他的人还是喜欢他的钱?

        廖红雪那个女人或许对他是有好感,也的确曾生出过想要跟他谈恋爱的心思,但跟他所能给予她的物质条件相比起来,她定是更喜欢他的钱多过喜欢他的人。

        “啧啧真是没看出来在这一点上面你还拎得很清。”顾琇莹轻扯红唇笑了笑,倒是没有开口说廖红雪怎么怎么样,在她看来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那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看你是怎么认识廖红雪的?”直觉告诉亚瑟,顾琇莹跟廖红雪之间是有故事的,他明明不是一个很八卦的人,但如果这个八卦是关于顾琇莹的,那他真的特别想听一听。

        “想听故事?”

        “当然。”

        “一般来说听我的故事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你还确定要听吗?”

        “什么代价?”亚瑟小心翼翼的瞥了顾琇莹一眼,就怕这女人下手太狠。

        “你猜?”

        “我”

        “哈哈哈不得不说你刚刚的表情取悦到我了。”顾琇莹稳稳的握着方向盘转了个弯,接着就道:“如果我说我跟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信不信?”

        亚瑟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他就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信。”

        “那如果我又说以前的我特别愚蠢,特别的眼瞎,以至于被某人耍得团团转,你又信是不信?”对于自己的过往顾琇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谁让那个时候的她是真的特别特别的蠢呢,真的是蠢到没救了呢。

        “你特么在逗我?”

        “对你,我可没有那样的闲情雅致。”

        亚瑟:“”不怪他不敢信啊,实在是顾琇莹说的那个她自己跟他所认识的顾琇莹简直就是两个人,他真没办法将顾琇莹说的那个她跟他所认识的那个她重叠在一起。

        “很难相信?”

        “嗯。”亚瑟诚实的点了点头,面部表情特别古怪的看了看顾琇莹,又看了看顾琇莹,好半晌后他才喃喃道:“queen,你认认真真的告诉我,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她真有那个本事把你耍得团团转?”

        “嗯。”

        “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请你原谅我,我是真的不敢相信那个人是你。”

        顾琇莹:“”

        “我是认真的。”

        “嗯,我相信。”

        “那你”亚瑟直勾勾的瞅着顾琇莹,那张帅气的脸上只差没直接写着‘那你还不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这样大写加粗的字样。

        “想听详细的故事?”

        “嗯,想听。”

        “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告诉你。”

        “”

        “你可以放心,我提出的条件你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保证不会让你有任何的为难。”

        “确定你丫没有挖坑陷害我?”

        “我保证。”

        “那行,你说。”同为圣西尔亚十二指挥官之一,亚瑟很清楚顾琇莹是如何进入圣西尔亚的,但让亚瑟甚至是整个圣西尔亚的高层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顾琇莹这一身的本事到底是怎么练就出来的。

        无疑顾琇莹是强大的,出色的,并且她无论任何一个方面的实力都是顶尖的,令人畏惧的。

        他们不是没有通过自己的手段去调查顾琇莹,但无一例外调查到的东西都是顾琇莹想要让他们知道的,至于有关于她更为深层次的东西则完全是一片空白。

        她的神秘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也让得他们越发想要知道有关于她的一切事情。

        因此,难得眼下有一个如此光明正大听她说自己事情的机会,亚瑟哪里舍得就此错过。

        “成,讲故事我在行。”顾琇莹倒也半点不含糊,直接张口就说起了她跟廖红雪之间的事情,当然她只重点说了她跟廖红雪之间的事,期间对于她的家庭背景却是简洁明了的一言带过,还让亚瑟根本反都反应不过来。

        五六分钟之后亚瑟一脸神色复杂的表情看着顾琇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吧又说不出口,这可真是憋死他了。

        “敢情我还招惹上了一条心如蛇蝎的美女蛇,啧啧啧我真应该感叹我没对她动真感情,她也还没有开始算计我,不然我的后果很是堪忧啊!”

        “呵!”顾琇莹冷笑一声,她可从来都不觉得亚瑟会对哪个女人动真感情,即便他就是对谁动了真感情,那个人也绝对不可能会是廖红雪,这一点自信顾琇莹还是有的。

        其他普通男人也就罢了,廖红雪在他们的面前作戏或许会非常的成功与完美,但她想要长时间完美的骗过亚瑟,那必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亚瑟真有那么好骗,那他活不到现在,也绝对成不了圣西尔亚顶级存在的十二指挥官之一。

        “她要有那个本事能忽悠到你,我倒是可以答应替你做一件事绝不反悔。”

        亚瑟:“”我想让你替我做一件事情怎么就那么难,我又怎么能假装被那样一个女人给忽悠,那不是打我自己的脸,“你说她怎么那副模样站在铭悠会所的大门外面?”

        “不知道。”

        “你就不能假装沉思一下在回答我?”

        “不能。”

        “好吧,你赢了。”亚瑟冲顾琇莹扬了扬眉,论斗嘴这门功夫他真不是某人的对手,“queen,说真的你恨她吗?”

        换作他是顾琇莹的话,他肯定不会让廖红雪过得这么好,他必然会竭尽所能的让廖红雪能怎么凄惨就怎么凄惨,毕竟现在的顾琇莹的的确确有那样的实力,哪怕她不依靠自己的原生家庭,她依然具备让廖红雪完败于她的资本。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不记恨她,明明就是她让你”

        顾琇莹打断亚瑟没有说完的话,她很是平静也很客观的开口说道:“你难道不觉得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蠢很天真,被欺骗被算计被污蔑被抹黑都是活该的吗?”

        “”听着顾琇莹的话,他竟觉得无言以对。

        “站在我的立场来看,她对我是特别特别的狠,丝毫没有念及我父亲对她的养育之恩,同样也丝毫都没有顾及我对她的信任与依赖,我是应该恨不得她去死的。”话说到这里微顿了顿,紧接着顾琇莹又道:“可站在她的立场来看,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羡慕并嫉妒的,我既然挡了她的路,那她用心良苦使尽手段的想要除掉我也是应该的对吧。”

        “”再次被顾琇莹说得无言以对的亚瑟,他怎么就觉得他在顾琇莹的面前那么傻那么呆呢。

        “可饶是事实如此,我依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过她,以我现在的本事想要弄死她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但我怎么可能让她那么轻易的去死,有时候活着比死去更痛苦,而我想要做的就是将她捧得高高的,然后亲眼看着她摔得粉身碎骨才能泄我心头之恨。”

        “咳咳”越听顾琇莹的话亚瑟就咳得越厉害,果然是他太单纯了好吗?

        如果真的只是把顾琇莹之前说的都当成一个故事来听的话,亚瑟是觉得顾琇莹挺蠢的,但现在亚瑟突然觉得招惹上顾琇莹这样的主儿,绝对会是廖红雪此生做得最错的选择。

        “吓着了?”

        “没没没有。”

        “现在我们言归正传。”

        亚瑟一听就立马坐直了身体,然后表情严肃的道:“你是任务的总负责人,你说,我听。”

        “行动之前你负责跟米洛教官联系。”

        “成,这个没问题。”

        “同时既然你现在跟廖红雪打得挺火热的,我觉得不能浪费你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我觉得”

        “不,不行。”亚瑟想也不想的拒绝,他现在可是一丁点儿都不想跟廖红雪扯上什么关系。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

        “你只要服从命令就好。”

        “是。”

        “嗯,真乖。”顾琇莹满意的点了点头,完全无视他看向她的白眼,“你近一步跟廖红雪联系,如果能从她的嘴里探听到更为有用的情报就好了。”

        “她能有什么情报?”

        “亚瑟,小瞧她可是会付出惨重代价的。”

        “我”

        “请端正你的态度,我的直觉告诉我,在她的身上或许会有我们想要得到的某个情报。”

        “你你竟然说直直觉?”

        “没错,就是我的直觉,毕竟我的直觉至今都没有出过什么差错,所以我相信我的直觉这一点毛病都没有。”

        “好吧,我会尽我所能从她嘴里探听到可用情报的。”

        “嗯,我相信你的实力。”

        亚瑟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转念一想他就算说了也是说不过顾琇莹的,索性他还是闭嘴比较妥当。

        野战营

        “队长,那个消息确认了吗?”

        “已经确认过了。”

        “来人真真真是圣西尔亚的人?”

        “嗯。”

        “那队长你知道是谁吗?”

        穆其琛眸色淡淡的扫了眼狐狸,好半晌后才开口说道:“我只知道她是圣西尔亚十二指挥官之一,代号queen。”

        ();

  https://www.65ws.com/a/134/134050/49779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