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099章:拉开序幕,各家闲聊

第099章:拉开序幕,各家闲聊

        六点四十过后,所有前来观看此次音乐艺术节的人绝大部分都已经进入大礼堂,只有极少部分的人还未入场。

        顾?莹手里的邀请涵是宇文校长亲自做主给的,因此,但凡拿着顾?莹给的邀请涵来观看音乐艺术节的人,他们所占据的位置都在礼堂的正中央,视野非常的好不说,并且他们的座位还既不很靠前又绝对不靠后,坐在这个范围内观看整场音乐艺术节的演出可比坐在其他地方要舒服得多。

        “我瞧着人都差不多坐齐了,是不是到时间要开始了?”自打穆奶奶从顾?莹的嘴里听到她认同了姚如意的话,也开口喊了姚如意妈妈之后,她老人家也就不再避讳姚如意,随之对她也亲近了几分。

        原本穆奶奶对姚如意的感观就一点不差,以前她疏远不理会姚如意也是因为要顾及到顾?莹的感受,不想将本来就处于叛逆阶段的顾?莹推得离他们更远,与他们更离心,再导致性格养成得越发的偏激,穆奶奶这才不得不那么冷漠疏离的对待姚如意。

        对于穆家人而言,他们疼爱宝贝了十多年的顾?莹自然就是自家人,而姚如意哪怕跟顾青锋结了婚,那她相对而言也是一个外人,如果一定要在她跟顾?莹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的话,他们当然会选择顾?莹,这跟公平不公平没有关系,也跟姚如意是不是一个好人没有任何关系。

        好在顾青锋跟姚如意都是明白人,也知晓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不然穆奶奶夹在中间其实还真挺为难的,毕竟她一直都把顾青锋当成是自己亲儿子的,而她本身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对儿媳妇不好的恶婆婆。

        这一点从穆奶奶能跟她的四个儿媳妇相处融洽,亲如母女就能瞧得出来。

        现在顾?莹想通了,懂事了,她认同了姚如意这个继母以及陶嘉海跟陶嘉洋两个兄长的存在,说实话不管是穆奶奶老两口也好还是穆家其他人也罢,他们的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于他们而言,多了姚如意母子三人也顶多就是多了几个人来同他们一起疼爱顾?莹罢了。

        只要是真心对顾?莹好的人,他们倒是不介意再多几个,那样更能说明顾?莹讨人喜欢。

        “是差不多了,莹莹之前说过这音乐艺术节七点会准时开始的。”顾青锋的父母早逝,他也算得上是在穆爷爷穆奶奶的跟前长大的,在他的心里穆爷爷穆奶奶也是他的父亲跟母亲。

        当初他决定跟姚如意结婚,也是带着姚如意去穆家让两老看过的,这也算是见家长了。

        是以,姚如意自打跟顾青锋结婚后,哪怕她已经没了亲的公公与婆婆,却也是将穆爷爷穆奶奶当成亲的公公与婆婆来孝敬尊重的。

        以前因着顾?莹她跟穆家的人相处起来是挺尴尬的,对于他们心中的顾忌姚如意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接受起来还是觉得很难堪。

        不过她早知道只要顾?莹一天不真正的接受她,穆家人对她的态度就会有所保留,心里倒也没多少的失望,她只能坚持做她自己的同时,尽可能的让顾?莹接受她。

        只可惜那时还没有重生回来的顾?莹对她仍是各种不待见,彼此关系更是形同水火越弄越差,让得姚如意完全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甚至一度令她觉得这辈子她跟顾?莹就个继女之间的关系也就这样了,不会更好只会更差。

        谁又曾想顾?莹重生了。

        然后前世顾?莹所走过的路,顷刻之间全都有了逆转。

        随着顾?莹态度的转变,穆家人接受起姚如意来就容易了,两家人可不就变得和和美美了。

        “还差十分钟就七点了,莹莹要一直呆在后台?”

        “这个莹莹也没说,我可就不知道了穆婶。”姚如意性情温和从容,却也是个爽利的女人,说话做事从来都不扭扭捏捏,若非如此穆奶奶也跟她说不到一块儿去。

        “刚才有没有人找你聊天?”穆奶奶在礼堂坐下之后,旁边就有两个女人在她面前夸自家的孩子如何如何好,怎么怎么优秀。

        其中一个说什么那么多人竟争六个主持人之一,就只有她家的闺女成功拿到一个名额;

        另一个又说她家儿子学校那么多人报名参加音乐艺术节,各种各样的节目几百个,唯独她的儿子脱颖而出能够站到这个舞台上。

        两个女人互相吹捧完之后,就齐齐问穆奶奶是单纯来观看音乐艺术节的,还是来看自家孩子上台表演的?

        穆奶奶心里憋着一口气,倒也没对那两个女人说什么,只平静的对她们说等她家孩子上台的时候,她就指给她们看一看。

        这不一听穆奶奶这话,姚如意就嘴角微抽了抽,她抿着唇小声道:“有的穆婶,不过我一点都不紧张。”

        穆奶奶:“......”

        是她老了?

        这话她怎么听不明白。

        一瞧穆奶奶满脸懵的模样,姚如意就不好意思的跟她说了在家时顾?莹对她说的那番话。

        听完,穆奶奶直接就乐了,她点着头不住的笑说道:“哈哈哈...是这么个理儿,你别紧张,就像莹莹说的那样,那些个人真要拉着你八卦或是炫耀的话,你就告诉她们,我家儿子闺女都要上台表演的,尤其是我闺女,我相信今晚过后你们谁都不会不认识我闺女的。”

        嗯,就是这么狂拽炫酷。

        “噗——”

        穆奶奶这话一出口,坐在她周围的穆家人全都笑喷了。

        “哈哈哈...妈,您说得真是太逗了。”冷月华笑得小肚子直抽抽,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是挺逗的,不过咱妈可真没说错。”

        “就是,若非咱们家莹莹为人低调不肯接受采访也不肯上电视的话,帝都还有不认识她是谁的?”

        “二嫂说得对,莹莹出国前要是肯接受采访的话,别说是咱们国内的电视台她要天天上,就是国外的电视台她也能上的。”

        这要真上了电视,不说顾?莹的名字在帝都家喻户晓,至少看到她的人总有能叫得出她名字的。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你们这些个女人呆在一块都不知道要搭多少台戏了。”

        “老头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穆奶奶怒瞪穆爷爷,一脸的你不把话说清楚就不许走的模样。

        “没啥意思,老头子就是想坐到我大孙子的身边去。”

        突然又被点到名的大孙子穆其铭:“......”

        没被点到名的其他四个孙子:“......”

        “你们女人坐一块儿方便说话,我们男人坐一块儿也方便说话。”穆爷爷在老妻的瞪视之下小小声的嘀咕,谁说只有女人才八卦的,他老人家也有一个熊熊八卦之心的。

        若问这世上谁最了解穆爷爷,那人自是非穆奶奶莫属。

        “你们三个赶紧跟你们爸换个位置,让他也找人炫耀炫耀去。”

        一听穆奶奶这话,被她点到名的儿媳妇都含笑点头出声道:“是,妈。”

        媳妇儿一点不给面子的穆爷爷?辶?澹骸?.....”

        “咳咳...那个穆叔,咱们坐边上点去,这几个位置就空出来留给穆婶的姐妹花坐您看怎么样?”顾青锋眼见穆爷爷要炸毛,赶紧出声递个台阶给他。

        正巧这个时候玉龙山里跟穆爷爷和穆奶奶平时私交非常不错的几个老头儿老太太走了过来。

        “成,我们男人坐一起,她们女人坐一起。”

        闻言,穆奶奶倒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招呼她的姐妹淘过来坐下,然后新一轮的八卦就此展开。

        看到这一幕,姚如意跟冷月华她们四人都默默对视一眼,嘴角微抽,彼此相对无言。

        话说,您之前不是挺不待见夸自家孩子的人?

        怎么您现在夸起自家孩子来,那简直不叫人?

        咳咳...您这样的双标貌似大概不太好吧!

        然而,此时正跟她的姐妹淘们炫耀她家乖孙女儿顾?莹的穆奶奶,竟是丝毫没有瞧见她家儿媳妇们看她那古怪的眼神跟不断抽搐的嘴角。

        晚七点整,先是由帝都大学的校长宇文维新上台针对此次音乐艺术节做了简短的开场致辞,然后就依次介绍了坐在最前排的十三位来自不同大学的评委教授,紧跟着就宣布了音乐艺术节正式开始。

        每三年一届的音乐艺术节轮到在哪所大学举办,开场舞就会由哪所大学准备。

        是以,今年音乐艺术节的开场舞就由帝都大学选送,与前两届的热辣现代舞不同,这是一场端庄大气却又不失清越悠扬活泼的古典舞,倒也算是成功的将这场艺术节绚丽点燃。

        十所大学选送的各个节目都是通过抽签的方式决定的出场顺序,没有哪所大学凌驾于哪所大学之上的说法,这样的方式非常的公平,也最是能被大家所接受。

        开场舞后,六名主持人先后依次上台跟大家打招呼,当看到廖红雪的身影时,顾青锋的脸色变了变,好看的双眉也皱了起来,不论他心里有什么想法嘴上却什么都没说。

        随着廖红雪一次又一次触犯到他的底线,顾青锋对她的感观就越来越差,也越发怀疑曾经的他到底是为什么那样相信她而去怀疑自己女儿的?

        每每回想到这些顾青锋就有种想要抽自己几巴掌的冲动,那时的他大概是脑子里神经搭错了线,要不他能蠢成那样?

        跟顾青锋一样脸色不太好看的还有穆家的众人,不过他们也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时候他们能说什么?

        不管说什么都是在顾青锋的心口上插刀子,完全影响不到什么都不知情的廖红雪好吗?

        既然如此,他们干什么要做那种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只是能站到这个舞台上的人都非常优秀,可惜就可惜在廖红雪这个人所有的聪慧机敏,心机城府全都没有用到正道上,否则她将来的成就怎么都不可能低的。

        但偏偏她所有的心眼都用到了算计顾?莹,甚至是取代顾?莹上面,这让穆家人如何能看得上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穆家人不出手打压她就算是好的,又怎么还可能让她借穆家的势?

        也怪廖红雪对自己太过自信,太过自负,自以为一切都在她的算计掌控之中,觉得她设计顾?莹坠崖一事天衣无缝,就算摔不死顾?莹也不会让那件事情牵扯到她的身上,可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顾?莹身体里的‘芯子’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

        当然,顾?莹还是顾?莹,只是这个顾?莹却已然不再是前世那个处处被她牵着鼻子走,处处被她算计陷害逼迫的顾?莹了。

        有道是一步错,步步皆错,廖红雪对此应该是有着切身体会的,倘若时光能够倒转再让她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想来她一定会隐忍着不算计顾?莹坠崖一事的。

        只因她处处受阻,处处受挫,开始不断走霉运就是在她设计顾?莹坠崖之后才开始的。

        若是早知道会这样,以廖红雪的心机深沉,她是断然不会让自己陷入此等窘境的。

        “爸,别想那么多了,她能上台做主持人凭的是她自己的本事,可她若是还敢不要脸的往莹莹跟前凑,我相信莹莹定会让她尝试到令她终身都难以忘记的教训的。”虽说陶嘉洋跟廖红雪同在一所大学,但他们彼此间是一点交流都没有的。

        哪怕他们有时候在学校遇到了,陶嘉洋也是当不认识廖红雪,而廖红雪自然也不可能拿她的热脸来贴陶嘉洋的冷屁股。

        因此,只要廖红雪没在学校败坏顾?莹的名声,传顾?莹的是与非,陶嘉洋跟陶嘉海就不会站出来找她的麻烦,毕竟他们兄弟对廖红雪那个女人简直就是避如蛇蝎的。

        当然廖红雪在帝大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抹黑败坏顾?莹的名声,只是她目前势弱,万一就因为她想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而引发了她不能承受的后果,那样的得不偿失可不是她想要的。

        遂,在帝大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校园里才没有跟顾?莹有关的任何传闻与八卦是非。

        想来廖红雪也清楚,如果她在帝大抹黑顾?莹被陶嘉海和陶嘉洋回去说给顾青锋听了,那么她还能不能继续留在帝大念书都是一个问题。

        这是廖红雪不给顾?莹挖坑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廖红雪以为顾?莹会在布利蒙特至少呆四年,那她根本就没有在帝大抹黑顾?莹的必要,没得还要鱼没吃到反惹自己一身的腥气。

        哪知道这才过去一年多顾?莹就回来了,而且她不但回来了还很有可能留在帝大继续念书,这让猜测到这个事实的廖红雪整个儿都快抓狂了。

        可就像陶嘉洋说的,现在廖红雪要是还敢算计顾?莹的话,谁收拾谁还说不准呢,有什么可担心的。

        “嘉洋说得没错,我们这么多人还能让她欺负了莹莹去,真当我们是摆设呢。”

        听到这话顾青锋的目光就落到穆其铭的脸上,他笑着摇了摇头才沉声说道:“莹莹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被廖红雪牵着鼻子走的小丫头了,我自相信她不会被欺负,只是看到她仍旧不免会心生感叹,明明她的父亲......”

        话说到这里就没说了,廖红雪的父亲是烈士,可廖红雪却一点都没有学到她父亲的优良品质,在座的都是明白人哪里还能不懂顾青锋心里为何会生出那样的感叹。

        “行啦,只要她不去招惹莹莹,谁都不要再管她。”穆爷爷可不乐意提到廖红雪,不是他一个长辈要跟一个小丫头计较,而是这个小丫头心太大了让他着实不喜。

        至于以前顾?莹在廖红雪手里吃的亏,遭的罪,穆爷爷并不一味认定是廖红雪的错,顾?莹本身也是有错的。

        “赶紧的看表演,不许再讨论那姑娘的事儿。”今个儿他们可是冲着顾?莹和看陶嘉海表演来的,会影响心情的人还是别提的好,穆奶奶拉了拉坐在她身边的姚如意跟冷月华,满脸笑容的说道:“刚才又唱歌又跳舞的姑娘跟前面跳舞的那个男孩子,你们觉得他们谁的评分会更高?”

        “妈,我觉得那男孩子的舞跳得更好。”

        “如意你呢?”

        “穆婶,我更喜欢又唱又跳的那个女生。”

        “对了,你家小海那那什么舞台剧该是什么时候上台?”

        闻言姚如意摇了摇头,小声道:“穆婶这我不知道,小海他也没说。”

        “不知道也没关系,咱这还可以保留一点悬念。”穆奶奶拍了拍姚如意的手,又看向她的大儿媳妇跟二儿媳妇问道:“你们说莹莹那演讲莫不是要等到艺术节结束的时候才压轴上台?”

        不怪穆奶奶会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演讲这样的事,一般不都是在什么活动之前就开始的?

        “咦,那是韩绍棋?”正当赵红袖和钱如画都不知该怎么回答穆奶奶的时候,她老人家的注意力突然就转移了。

        “是韩绍棋和苏木然,还有他们的父母。”都是一个大院住着的人,姚如意就算跟刘美铃还有温明欣谈不来也成为不了好朋友,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哪有互不认识的道理。

        “韩绍棋他是什么时候回的国?”

        顺着穆奶奶的目光,除了顾青锋等知道韩绍棋是因何而回国的之外,几乎穆家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谁让韩绍棋是顾?莹曾经喜欢的人呢,也不怪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

        “穆婶,韩绍棋是在莹莹还没有回国的时候就已经回来了的。”别看顾青锋在顾?莹的面前不待见穆其琛,说顾?莹护着穆其琛是胳膊肘往外拐,但他绝绝对对是不想他的女儿再跟韩绍棋扯上任何关系的。

        在他看来韩绍棋从来就不是他闺女的未来另一半,这从他以前对顾?莹的种种态度上就能瞧得出来。

        你若真不喜欢一个女人,不想一个女人缠着你,除了践踏贬低那个女人之外,你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顾青锋也是一个男人,他又岂会不知。

        更何况自那次坠崖后,顾?莹就将韩绍棋完全摒弃在她的世界之外,跟他可谓是断得干干净净,如此,身为顾?莹亲爸的顾青锋,哪里还能让其他人误会顾?莹。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完顾青锋向他们叙述的,顾?莹在家对他们说的那番话,穆奶奶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道。

        这番话不仅解了穆奶奶心中的疑惑,同时也解了穆家其他人心中的疑惑,可算是没有造成什么误会。

        “哼,我瞧着那小子现在的模样像是后悔了的样子。”

        “妈,就算他后悔了,莹莹也是瞧不上他的。”

        “就是。”

        “他才配不上我们家莹莹呢。”

        “......”穆家的女人们你一句我一句说得热烈,看得旁边穆家的男人们那嘴角是齐齐一抽。

        话说,有时候女人敏锐的直觉真的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韩绍棋可不就后悔了,只是他后悔了,却无人会站在原地等他。

        “穆婶你是不知道,莹莹就是个说一不二的性格,说是往后余生再见不识就是往后余生再见不识。”

        “如意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明白?”

        “莹莹回国那天不凑巧在大院外碰到廖红雪了,也不知那廖红雪对莹莹说了些什么,反正最后她没讨到半点便宜还被莹莹给甩了一巴掌。”顿了顿,姚如意接着又道:“当时韩绍棋跟苏木然都在,莹莹看到他们也当没看到,跟他们面对面的错肩而过,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给韩绍棋。”

        虽说当时姚如意没赶得及到现场,顾?莹也没有详细跟她说当时的情况,但大院里议论顾?莹打人,还有顾?莹不理会韩绍棋的人可是有很多的,这一来二去的也足够姚如意还原当时大院外的所有情景了。

        “哈哈哈...嗯,这果然是我家乖小猫的行事风格。”穆爷爷听了这话直接就乐了,好在他还知道在这样的场合要压低自己的音量,不然搞不好周围的人全都要看向他。

        “咳咳...也只有莹莹那小丫头才干得出那样的事儿。”不过她老婆子的心里怎么就那么幸灾乐祸呢。

        即便穆奶奶从来都没有盼着顾?莹放下韩绍棋,能够在韩绍棋的面前立起来,但她也不否认如果顾?莹不喜欢韩绍棋了,而韩绍棋却后悔喜欢上了顾?莹,他被顾?莹狠狠打脸的时候,她不能在心里乐呵乐呵。

        天知道在以往的那几年里,她的宝贝孙子就因为他而遭受了顾?莹的多少厌恶。

        老太太是个护短的,顾?莹是自家孩子她不能打不能骂也不生气,可不就只能是自己心中憋气了么。

        如今全然被顾?莹给放下的韩绍棋后悔了,穆奶奶虽说不至于对韩绍棋做什么,但这真的不妨碍她看韩绍棋的笑话好吗?

        全当是给她的孙子报仇了,她老太太的心眼也是挺小的。

        “有些男人就是喜欢犯贱,莹莹那么好的姑娘他以前不知道要珍惜,现在就算他后悔了,谁还会傻乎乎的呆在原地等着他呢?”别说冷月华了,大概在所有认识顾?莹的人的眼里,韩绍棋那就是她的初恋。

        都说初恋是最令人难忘的,别看顾?莹说是放下了韩绍棋,但除去顾?莹本人,其实包括顾青锋在内的几乎所有人还是免不得要担心顾?莹还不能完全的放下韩绍棋,没得韩绍棋再回过头来顾?莹就又动摇了。

        这就无怪乎冷月华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只她愿意相信顾?莹,也愿意相信她的儿子付出的真心会得到回报,是以冷月华有理由相信,在她的儿子跟韩绍棋之间,顾?莹肯定会选择她的儿子穆其琛。

        “我说错什么了?”

        众人:“......”

        “既然我什么都没有说错,那你们干什么都用这样一副表情看着我?”冷月华撇了撇嘴,她一丁点儿都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

        那韩绍棋就算曾经是顾?莹心中的白月光,是她奋不顾身不惜一切都要去追求的爱情,但在坠崖历经生死彻底明悟之后,他在顾?莹的心里怕是连根草都比他重要。

        一个女人的心,可以很软,却也是可以很硬的。

        尤其还是一个被狠狠伤过的女人......

        虽说冷月华并不知道上辈子的顾?莹因韩绍棋而遭受过什么罪,经历过什么苦,但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她从来都不认为韩绍棋后悔了,顾?莹就会再次回头。

        当然,如果冷月华知道了顾?莹的前世,她肯定更会坚持自己心中所想。

        “嗯,月华你说得一点都没错,我们家莹莹眼神儿好着呢,才不会再上韩绍棋的当。”穆奶奶重重的点了点头,以此来肯定她说的没错。

        “哼,我家小猫儿性子傲着呢,那韩绍棋要敢凑过来,看不被我家小猫儿给挠死。”好不容易他家孙子的追妻之路就要看到希望了,穆爷爷绝对不允许某个人跑出来坏事的。

        这要是穆其琛处理不好韩绍棋,看他老头子不拿拐杖抽他。

        “要我说你们就别瞎操心了,别莹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人,你们反倒是记得牢牢的。”

        “爷爷奶奶,大哥说得一点没错,莹莹素来说话算话,既然那韩绍棋跟咱们家莹莹之间的关系断得是干干净净的,往后你们甭管看没看见韩绍棋也千万别把他跟莹莹放在一块儿说这个说那个的,他根本就不值得你们对他那么关注和在意好吗?”

        继穆其铭跟穆其寒开口之后,穆家三少穆其旭也淡定的说道:“借用莹莹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往日你对我爱搭不理,来日我就让你高攀不起,那韩绍棋配不上咱家莹莹。”

        穆家除了穆其松跟穆其浩之外,其他四兄弟可都是看着顾?莹出生的,在他们的心里顾?莹即便跟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顾?莹就是他们要捧在手心里疼宠的宝贝妹妹。

        从穆大少到穆三少,那是真把顾?莹当亲妹子来疼爱跟维护的,独独穆四少对顾?莹的疼爱也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喜欢,甚至是至死不悔的深爱。

        自打顾?莹喜欢上韩绍棋,开始死缠烂打的追着韩绍棋跑,作为妹控的穆家几位少爷怎么可能不把韩绍棋查个底朝天。

        换成别的姑娘那样追着一个男人跑还满口都是如何如何喜欢,如何如何爱那个男人,不顾一切要成为那个男人女朋友的话,他们心里或许会不舒服,也会不待见。

        可谁让顾?莹是他们的妹妹,只要顾?莹没有违背什么原则,他们做哥哥的能怎么着啊,自己的妹妹就算再不省心,那哭着也要继续宠下去啊!

        天知道当他们知道韩绍棋是如何对待顾?莹,羞辱践踏顾?莹的时候,他们有多想明里暗里的收拾韩绍棋,再不济给韩绍棋套麻袋下黑手的法子他们也是有想过的。

        只可惜顾?莹护韩绍棋护得紧,甚至还哭着威胁他们要是敢动韩绍棋一根头发的话,她就再也不认他们了。

        能怎么办呢?

        见不得自家妹妹眼泪的穆家几位少爷只能什么都不做,还得担心韩绍棋千万不要被其他人给揍了,不然顾?莹还不得都算在他们的头上。

        真要那样他们还不得冤死。

        穆其铭穆其寒跟穆其旭那几年虽说心里憋屈吧,但他们再怎么憋屈也赶不上四弟穆其琛呀!

        在他们穆家谁不知道穆其琛一颗心就扑在了顾?莹的身上,可偏偏他对顾?莹的感情得不到半点回应不说,顾?莹还喜欢爱上了别的男人。

        你说那男人若是也爱顾?莹还好,只要他对顾?莹是真心的,穆其琛说不准还真的会选择就此退让成全。

        又岂料顾?莹喜欢上的男人对她何止是不喜欢,简直就是厌恶跟嫌弃了好吗?

        若是如此顾?莹能对韩绍棋死心也就罢了,偏生顾?莹是个认死理,不撞南墙都不带回头的那种,一门心思认准了韩绍棋,有如飞蛾扑火一样的扎了进她所以为的爱情里。

        以前穆其铭兄弟几个还有将韩绍棋抓到暗处套麻袋狠狠收拾几顿,发泄发泄心中憋闷之气的想法,现如今知道顾?莹看都不看韩绍棋一眼,从头到尾只当他是陌生人,他们几兄弟连出手收拾韩绍棋的心情都没了。

        假如就像他们猜测的那样,韩绍棋现在后悔了,他察觉到他自己是喜欢顾?莹的,而顾?莹却再也不可能喜欢上他,这无疑就是对韩绍棋最大也最狠的报复。

        求而不得的滋味,他们相信足够韩绍棋痛苦品味终身的。

        “就是就是,把他跟姐姐放在一起都是侮辱了姐姐。”

        “对,那瞎眼的东西就连给姐姐提鞋都不配。”

        随着穆其松跟穆其浩两兄弟异口同声说出来的话,顾家人默了,穆家人也默了。

        咳咳...韩绍棋再不济那也是一优秀青年啊?

        怎么到了这两兄弟的嘴里,特么的他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绍棋,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韩绍棋听到母亲刘美铃的话赶紧将目光从顾青锋等人的身上收了回来,就怕他的母亲又在他的面前念叨顾家怎么怎么样,顾?莹又怎么怎么样。

        从很久以前开始他的母亲就不喜欢顾?莹,但甭管刘美铃对顾?莹有多不喜欢,她却从来都不会表现出来。

        直到顾?莹向他表白,给他写情书,死缠烂打追在他的身后跑,没脸没皮的说要做他的女朋友开始,他的母亲就再也不肯掩饰她对顾?莹的厌恶与不喜。

        甚至为了打击羞辱顾?莹,明明他的母亲也不是很喜欢廖红雪,却总不会忘记要在顾?莹的面前称赞夸奖廖红雪聪慧美丽,温柔乖巧,女孩子合该就要像廖红雪那样才讨人喜欢,惹人怜惜。

        也正因为如此,原本他父亲韩城跟顾青锋是非常好战友的,结果他们之间的友情也越来越淡漠,越来越疏远。

        近段时间刘美铃性情越发的偏激厉害,要是让她知道他刚才在看顾家和穆家人所在的方向,想要看看顾?莹在不在的话,谁知道她会闹出什么事来。

        “那里坐的是顾家的人跟穆家的人?”刘美铃是个很势利的女人,她也不是不知道顾家跟穆家的关系,但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左看右看就是不喜欢顾?莹,自然更是反感顾?莹纠缠她的儿子。

        因此,哪怕知道交好顾家可以抱上穆家那条粗大腿,她也不乐意用自己的脸面去讨好顾?莹。

        虽说在顾?莹追求韩绍棋期间,根本不需要她怎么去讨好顾?莹,只要她给顾?莹一个好脸色,说几句软和话顾?莹就能帮她大忙,可她愣是没有那么做。

        话说刘美铃这脑回路也是够清奇的。

        “他们怎么会来?难不成顾?莹那个小...她也要上台表演?”好在‘贱人’两个字没有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否则别说儿子韩绍棋不会给她脸面,怕是丈夫韩城也会当众落打她的脸。

        听到刘美铃这话,又看到韩绍棋难看的脸色,苏木然的太阳穴跳了跳,他沉声开口道:“今年我们学校大一的新生还没有举办迎新晚会,之前因为发生一些意外,迎新晚会不会再刻意举办,是以校长邀请了顾?莹来校给大一的新生做一次演讲。”

        苏木然会知道顾?莹要上台做演讲其实是一个意外,那天凑巧他有事去校长办公室找宇文维新,没曾想就意外听到了他在给顾?莹打电话谈论邀请她过来做演讲的这件事。

        他素来是个不管闲事的人,即便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一没放在心上,二也没四处去说,哪怕就是对韩绍棋他也没有开口提过。

        还是看到顾家人跟穆家人都在礼堂观看艺术节,他才猛然想起这事儿。

        “毕竟顾?莹出国前的成绩就摆在那里,而且她还已经从布利蒙特顺利毕业归国,能邀请到她来学校给大一的新生做演讲,别说其他九所大学的老师们不会反对,要是有机会的话他们还巴不得请顾?莹去他们的学校也给他们的学生做一次演讲呢。”

        不是苏木然不给刘美铃这个伯母脸面,而是她那样的说话语气着实叫人喜欢不起来。

        “这首歌唱完之后,下一场就是一出有陶嘉海作为主角之一上台表演的舞台剧,顾家跟穆家的人出现在这里一点都不奇怪。”

        刘美铃听着苏木然一句接一句的话只觉得心里堵得厉害,偏偏又是在这样的场合,她纵使心里气得发狂,也不敢做出什么有失仪态的事来。

        心堵。

        心塞。

        心累。

        ......

        她怎么就从来都不知道苏木然这样的能说会道?

        “绍棋,你看我们要不要过去打过招呼?”

        “怎么那边有你们认识的人?”韩城此时也是尴尬窘迫的,心里越发觉得刘美铃是个拎不清的。

        你丫的以为这是自己家吗?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帝大的校园,帝大的礼堂,你能来别人就不能来了?

        一想到刘美铃总因为顾?莹而疑神疑鬼,韩城就感到无比的心累。

        人小丫头招你还是惹你了?

        你若真看不惯人家,那你就隔得远远的,谁也不招谁不就成了,干什么非得不积点口德的给自己找不痛快。

        “韩叔,就那边坐在顾叔身后第四排的一个男同学,他是我跟绍棋的初中同学,以前我们玩得很好的。”说完这话苏木然就对韩绍棋挤了挤眼,那眼神儿仿佛在说‘兄弟,哥们儿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这话一出口,可不就是在直接的告诉刘美铃,刚才她儿子看的是他曾经的初中同学,压根不是她以为的顾家人或是本就不在场的顾?莹。

        苏木然的父亲苏奇东跟母亲温明欣虽说明显感觉到此时笼罩在他们周围的气氛不对,但他们却聪明的什么都没说也当什么都没瞧见。

        大家都是人精,本着看破不说破的原则相处得份外的融洽。

        “木然你有他的联系方式没有?”

        “好歹我跟他也在同一个学校,哪能没有联系方式,等会儿我用微信发给你。”

        “嗯,今天就不用过去打招呼了,反正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多。”

        “绍棋你说的也对。”成功将话题给转移开,苏木然也是松了一口气。

        但转念一想到韩绍棋现在对顾?莹的心思,尼玛的,以后肯定还有得烦。

        “这出舞台剧表演得还不错,木然可知是谁写的剧本?”

        “具体是谁我不清楚,要是韩叔叔好奇的话我可以去打听一下。”

        “我就那么一说,不用那么麻烦。”韩城笑着摆了摆手,就他个人的喜好来看,无论是歌剧,音乐剧还是舞台剧他都非常喜欢。

        无奈平时工作太忙,他倒是很少能抽出时间去好好欣赏一出歌剧或是舞台剧什么的。

        “我倒是很喜欢这背景音乐。”

        “嗯,我也挺喜欢。”话落,韩城看着苏奇东又道:“老苏,要不咱俩来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这出舞台剧能拿个什么样的名次你看怎么样?”

        “成,咱就赌这个。”

  https://www.65ws.com/a/134/134050/470896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